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2章 她是云景袖

一时间,两方人马在城门口呼嚷的厉害。

灰色裙角一甩,景袖戾声对着众人呼道:“都给我滚,你们不是来迎贵宾的吗,今儿谁要敢再阻拦一步,我要他人头落地!”

这一吼,场面似乎被震住。

塔里木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是来迎接贵宾,可迎的是霄王霄王妃,这银袍男子看起来倒跟传说的一样,银衣冷面,可这霄王妃……不像,非常不像。

绝色倾城的霄王妃哪是这般丑样。

景袖自然了解众人所想,但是她懒得跟这群长着狗眼的人见识。

依照这些人的目光,哪怕是她站出来喊她是霄王妃,也没一个人会相信。

所以,干嘛要解释?

“妈的,丑八怪,敢在这瞎呼嚷,我千桑雅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她话还没说完,一阵犬吠声忽地响起。

“汪汪……”

“嗷呜……”

犬吠由远至近。

青石大道上,一棕黄色,一黑白毛发相接的两只大犬正兴奋奔来,它们摇着尾巴,哈哧着舌头,犬眸里满是兴奋,恨不得多长出两只腿。

景袖眸光亮起,嘴角勾弯着,笑如水月花绽。

“汪汪……”下一瞬,将军美人已到,还离的老远,两只纵身跃起,直扑向景袖。

指尖凝出力量,就要稳稳接住。

一道银光唰的身边闪过。

再望,就见众目睽睽下,北云景一只手臂搂着两大犬呼嚷道:“好了,好了,亲热够了,亲热够了哟。”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去揉着两只大犬脑袋,像是久别重逢的安抚。

琥珀色的眸子亮着精光,众人不见的地方,北云霄瘪瘪嘴哼哼:“想要袖袖抱,这可怎么行。”

有时候动物智商比人高,美人一愣后,无所谓,将军怎么行,呲牙咧嘴,不断扭曲挣扎:“汪汪!汪汪……”死男人,你给我放开,放开!

看着这诡异的人犬相拥画面,景袖嘴角抽搐无语的厉害。

“暗主!”

“主子!王妃!”

“……”几道声音忽起,转移了她注意力,就见半空几道流影唰唰飞来,他们神色兴奋激动,眸光蹭亮。

“暗主!”风扬最先落下,一向冷俊的面上毫不掩饰的喜色,雷霆,惊拓,赤影等人依次呼道。

就连红尘三仙都摇着小手绢在人群中掩着面一脸感动戚戚:“小袖袖,奴家可想死你了,就知道你福大命大,不会遭了狼口。”

“王妃,偶像!”谷玉等人从人堆里死挤上来,仿佛要露个脸,让王妃看看他们没事。

景袖点首,似鼓励,似为相见高兴,似为众人平安放心,总之,眸光闪亮着,宛如九天星子。

这方,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可看呆了城门口的其他人。

这些人,不是女王陛下的贵宾吗?怎么全跑这里来了,还对这女子如此恭敬,叫她王妃?

黑丽莎拉拉身边布思王爹的衣袖,茫然道:“爹爹,我没听错吧,他们叫黑玫瑰什么?王妃?暗主?哪个王妃?哪个暗主?黑玫瑰怎么会是暗主王妃呢?”

摸摸自己胡须,布思矍铄的脸上光彩熠熠,眸光傲色,瞧着呆掉的

塔里族众人别有深意的道:“哪个王妃?你说哪个王妃,咱们布思家可是款待了霄王霄王妃好些日子,你还跟她学汉语来的,你忘啦?”

塔里由的身子僵住,千桑雅更加错愕着,忽地脸色一阴,顽固大骂:“什么王妃!你们喊谁王妃!这丑八怪怎么可能是王妃!你们这些人搞什么把戏!别以为在这里演出戏就想忽悠我们,惹毛了我,我告诉爹爹,治你们死罪!”

她依旧坚持着自己想法,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也不会相信。

在她眼中,或许女王陛下的权利还比不上她爹爹塔里木亲王的权利,这郝里城可是她们塔里家族控制,这雅古巴境地可是他们塔里家族称第一。

短暂的静默,融洽的气氛被破坏。

天翼众人齐齐看着她。

“哪来的疯婆娘,在这乱叫,是要死了么?”谷玉凶怒着脸哼道。

千桑雅一愣,一甩手中长鞭指着景袖鼻子又呼:“我问你们乱叫什么呢,这人是谁,什么王妃!你们全傻了吗!”

静默,气氛古怪的异常。

景袖本怒火冲天的心竟然诡异的安静下去,跟这女人斗气,简直侮辱她智商了,这么脑残还敢出来混,极品果然是又丑又要显的。

转身,从北云霄怀中解救下将军美人:“走了,给主子带路,肚子饿了,咱们去吃东西。”

喘着粗气,本想再扑的将军眼珠转悠两圈,思量一瞬,转身带路,亲热随时都可以亲,肉包子凉了就不好了。

北云霄打望一眼,立马跟上,袖袖嫌侮辱她智商,他当然更嫌了。

身后。

血霄风扬等人还立在原处。

“这是脑残了么?”赤影哼哼道。

“应该不止,是身体也残,没见着没长眼珠子和嘴吗?”谷玉悠悠接道。

“也是,就一废物,智障,典型的二百五。”

“……”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奚落,解释都难得解释,转身,尾随跟上。

过了好半响,众人都走的差不多没影了,千桑雅等人还呆愣在原处,一道黑影宛如流星唰的落下。

风云砍刀一舞,煞气森森的朝地上一劈,两条深深大壑,白峰狰狞的脸戾喝:“她是谁?她是云景袖!是我们的王妃!是霄王的爱妻!是老子偶像!”

话落,又是威虎出山一势,劲风宛如热浪扑上众人,马匹嘶鸣,各处族旗挥舞。

妈的,一群有眼无珠的狗东西,敢挑衅他偶像,找死。

风云砍刀一舞,煞气森森往回走,没走几步,又大踏着流星步猛地冲到布思亲王黑丽莎面前,粗着嗓子,吆喝:“对了,王妃说,让你们快点跟上,正好一起用个晚膳。”

“呃……哦哦……好的,好的。”被刚刚那两下实在震住,两人都半天没有反应,布思亲王愣头应道。

“哎呀,赶紧走呀,傻愣着干嘛。”一把夺过车夫马缰,白峰牵着马缰就往城里走,路过黑丽莎时,唰的扯住她衣袖拖拽:“走走,赶紧走,赶了这么久路饿了吧,这王都里可有好吃的,去晚了,血霄那些臭小子就抢完了。”

无意识的被白峰牵上,黑丽莎愣愣的,望着白峰拉她的手臂眸光闪烁,映着天边夕阳,

忽地觉得这轮廓刚毅的男人好有味道,嫣红悄然生在耳鬓,与见到北云霄时不同,这次心热的厉害。

夜一点点来,月悄然而上,醉美郝里城,塔里族的人自是无人搭理。

明日,便是汉尔·菁华女王登基,今日满城已是载歌载舞,灯火辉煌。

众人连着布思等人进入芙生宫,逐一安置,先一翻梳洗整理风尘,一个时辰后开宴。

芙生宫里只安置了景袖等人与布思族人,属于特别款待。

酉时三刻时,众人向着鸿月苑去。

在鸿月苑看见邪美人与华容,景袖一点也不意外。

他们正坐在苑中一张宽大的红木桌前,一身清爽无尘的样子,像是正在等他们。

桌子近十米宽,桌上边角铺着棉织的缎带,中间置着一个圆台,圆台分三层凹槽,凹槽上用薄木嵌着弧盘,有些像现代的转桌,不同的是,这工艺来得更精巧一些。

此时,弧盘上已放慢了无数珍馐美味。

苑子四周挂满了月灯,一旁的苑角还烧着堆木火,上面正架着两只肥羊,烤的滋滋作响,油滋大冒,香气铺满苑子。

邪美人举着盏琉璃杯,里面是鲜红的果酒,看着他们进殿,举杯道:“就知你本事通天,祝贺。”这话像是在解释上次狼群不出手的理由。

景袖点首,未语,无言胜有言,她与这人本就是交易关系,对于他狼群围击没出手之事,显得并不在意,有时候,陌生人还是算清楚的好,否则交往太多,多了情谊纠缠就不好了。

景袖招一招手,示意众人随意,很快众人落坐,许是知道这场晚宴特殊,布思家的人就出席了布思亲王和黑丽莎两人。

瞧着这些个个人中龙凤,饶是一向见过大世面的布思也显得拘谨。

很快,一个异服的小伙跑进,在门口跟天翼不知道说了什么,迅速离去。

“王妃,红妖姑娘让我们自个吃,说是今晚过不来了。”

景袖眸光闪烁,轻应。

一杯薄酒满上,向着对面的布思两人看去:“今日属于熟人用膳而已,布思亲王,丽莎公主不用拘谨。”既然红妖不来,那只有她撑一下这场子了。

“哦,好的好的。”瞧着景袖主动敬酒,布思跟显得拘谨。

这有时候呀,纸没捅破还好,一捅破了就回不到原样了。

还是,黑丽莎眸光闪烁,尽是好奇的道:“你真的是霄王妃?那个鼎鼎大名,享誉天下的霄王妃?”

景袖嘴角轻勾:“如假包换。”

不知道北云霄哪根筋不对,举着杯子接话:“我是霄王,她是我媳妇,绝对真实。”

“呃……”黑丽莎嘴角一抽。

邪美人与红尘三仙正拨弄美酒的指尖一滞,忽又一脸无视。

气氛陷入僵滞,似乎还没打开,还是谷玉拿着片肉刀,猛地兴奋呼嚷:“来来,谁要吃烤全羊罗,今儿这两只可是俺谷玉亲自腌的料,绝对美味正宗。”

本要举盘的白峰忽地收了爪子,心里念叨,算了,还是等他们尝尝再说。

“你能帮我弄些吗?”一道娇声响起,竟是身边的黑丽莎,也不知道这位子是有意还是凑巧,他们刚好坐在一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