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1章 狗眼看人低

傍晚时分,夕阳西落,满天绯红云霞,图尔腾境地的车马终于开始进入川澜国都的郝里城。

百米多的高的城墙,耸入天际,足有五六米宽,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磅礴大气感,城墙上图着一层红漆,上面描绘着三境十九州七十二落的各种族纹,生出些古朴的历史文韵感。

一批批精神抖擞身穿兽甲的士兵不断巡视着各处,庄重肃穆。

马车里,景袖又一次感慨:“没想到这被你们誉为蛮人之地的川澜居然有如此气势。”青丝掉落些许,随着轻风在耳畔缱绻飞舞着。

北云霄终于耐不住,薄唇微启,道:“川澜就是地偏土脊了些,这个民族本身很有实力的。”所以以前的古临才会与川澜结盟,一个物资富饶,一个兵力强盛,两者结合,与他们千盛耀天共争天下。

“站住!郝里城禁止身份不明者出入!”景袖转首,正待说话,一道洪亮男声不远处响起。

透过帘缝瞧去,是个身穿兽甲的士兵,他手里握着把锋利长矛,拦在最前面黑丽莎的马车前,冷冷的目光看着马车上的布思族旗透露出几丝挑衅。

川澜共分四境地,图尔腾,雅古巴,阳封尔,弄荒,其中前三境地受命于汉尔王族,弄荒属于散民境地。

各境地中又册封了第一二三家族,每位家族长称为亲王。

郝里城属于雅古巴境地,整个郝里城除开汉尔王族,就是塔里族最大,此时拦在轿前的士兵身上带着塔里的族徽。

各境地间的家族都是互看不顺眼的,尤其是第一家族间的比拼。

拦架的士兵盯着后面布思亲王的马车哼哼想着,图尔腾第一族的人,可算是被我逮到了吧,今儿就让我们塔里族的人教教你们什么叫第一族。

士兵的心思,布思家族的人自是心中了然。

一脚踹开马车门,黑丽莎火气森森的冲了下来:“狗东西,什么身份不明,你是眼瞎脑残了是吧!敢拦我们布思家族的马车,赶快给老娘放行,否则我捅到汉尔亲王那,要了你狗命!”

拦架的士兵脸色一僵,露出惧色,他一个小兵当然没资格拦布思家族的马车,若是真要捅上去,他这脑袋塔里家族都保不住。

“喲,这图尔腾境地的人还是这么嚣张呢,果然是来自穷乡僻壤,一点规矩都不懂。”一道娇呼声响起。

周围正等候进城的目光齐齐落了过来,那塔里家族的士兵一瞧来人,大松口气,眸光更是挑衅轻蔑。

景袖黛眉不着痕迹的一挑,向出声地看去。

来人一身绣满杜鹃纹的红裘裙,昂着脖子,像只傲娇的鸭子,带着一群人走过来,其中一同样眼高于顶的灰裘民族服饰的男人与她并肩,余下的十几人尾随在后,胸口间都别着枚徽章,写着“塔里”。

“千桑雅,我们懂不懂规矩,用不着你说,管好你的臭嘴,少在这耍嘴皮子,有本事咱们拳脚功夫说话。”黑丽莎哼道,挥舞着拳头眉眼硬色。

被黑

丽莎挑衅的女人眼睛一眯,浑身煞气就要冲上去。

“桑雅,别跟她一般见识,咱们办正事要紧。”一把拉住千桑雅,身边的男子眸闪精光说道,话落,对着身后的士兵又呼:“来人,清城门,所有车马移开,等待贵客到来。”

“不好意思,布思亲王,麻烦你们稍等了,今日公主贵客将到,只有先迎了贵客,再清点你们人马了。”一边说着,一边向城门口的塔里士兵打着眼色,士兵领命,迅速驱逐着车辆,连检查过的车马都往外赶。

千桑雅嘴角勾起,脸上的笑更加得意轻蔑,嘴里呼嚷道:“出去,都给我出去,耽误了我们迎接贵客,唯你们是问!”

队伍大幅后退,整个城门口都开始乱套。

“什么贵客呀,搞的这么隆重,不至于吧。”

“还要等先迎贵客,这贵客啥时候到啊,咱们总不至于一直再这等着吧。”

渐渐抱怨声出,一些个开始大声呼嚷。

千桑雅鼻子一哼,手里鞭子挥舞:“我们女王陛下的贵客,耀天的霄王霄王妃,岂是你们能比的,让你们等就等,哪那么多废话,耽搁了我们迎贵宾的事,要你们狗命!”

她话一出,空气静默,众人又是气氛又是惊讶。

耀天的霄王霄王妃?这可是如今的风头人物啊,女王陛下居然请了他们,一时间,众人满腔怨气渐渐消散,能在这等等看看当今天下的风头人物好像也不错。

马车里,景袖北云霄的眉梢挑起。

“哼,知道了吧,还不快滚一边去!”一挥手中鞭子,千桑雅对着黑丽莎呼嚷道。

黑丽莎知晓这些人是乘机给她们难堪,可又不能忤逆了女王的命令,一时间气的胸腔起伏。

布思眼里慧光一闪,望后面的景袖的马车瞅了一眼,瞧见没有动静,拉了拉黑丽莎衣袖,示意稍安勿躁。

白皙修长的指尖撩开半边帘幕,景袖向着车外的格桑道:“去,告诉他们,霄王,霄王妃到了。”

小丫头一愣,不明白意思,却也听话的瞬间蹿下马车,撒着脚丫子迅速跑到队伍最前面,吱呀唔咦的对着黑丽莎一阵比划。

黑丽莎喃喃:“霄王,霄王妃到了?什么意思?”

格桑又指指远处景袖马车,示意姑娘让交代的。

只有布思眼里慧光一闪,狂傲笑道:“塔里家族快让行吧,我们已把贵客接来,可别让女王陛下等久了。”

“老东西,你说什么胡话呢,人老了,脑袋也痴傻了么?贵客?你们能接到贵客?”千桑雅不客气骂道,很是目无尊长,霄王,霄王妃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跟这些粗鄙不堪的布思家族接触。

布思亲王脸上生起寒色,若不是这地不适宜,他一定断了这丫头两根肋骨,教教她什么叫尊重长辈。

“到底是他痴傻呢,还是你有眼无珠呢?”一道悠语声响起,帘幕掀开,景袖缓缓走了下来,一身灰罗裙,面色黝黑,看起来明明普通至极,清冷

的气质却让人忍不住侧目。

若说景袖是气质出众,那么她身后的男子就是样貌气质堪称完美了,他拖曳着银光袂然的长袍,尾随在女子身后,明明什么都没做,一举一动已生出万千风华,让人惊艳,久久无法呼吸顺畅。

千桑雅也看得呆滞,好俊美的男子,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她想着,不自觉念出,眸光变得羞涩痴恋。

景袖黛眉一拧,心头感觉极不爽,灰色裙袖一甩,一耳瓜子直接扇上,洪亮的一声啪,惊醒了城门前正陷入呆滞的每一个人。

这……这是……

黑丽莎身体一颤,不自觉摸上自己脸颊,她真应该庆幸,那晚上自己没陷入太深,偷望下因为景袖动怒,嘴角噙笑的北云霄,一个激灵灵的寒颤,咦,这高冷男她还是不喜欢得好,简直不是她的菜呀。

这方。

千桑雅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眸光充血,神色狰狞的厉害:“你你……敢打我!”

揉一揉手颈,景袖眸子异常冰冷的扫去,犹如千把霜刀猛地扎进千桑雅心脏,红唇一启,寒色的道:“他是我男人,谁给你的胆子看的,还看的这般痴迷,塔里家的人都是这般不知羞耻么!”

不客气的话,句句戳上女人心脏。

千桑雅脸上一闪尴尬,忽地狰狞了起来:“丑八怪,你敢骂我。”同时,手里流鞭一甩,在空中炸响,直接朝景袖脸蛋抽去。

清澈的眸子微眯,源力灌上脚踝,想打她,还差的远呢!

这一脚,景袖没有丝毫留情,誓要踢断她三根肋骨,敢痴想她男人,都该死。

“桑雅!快闪!”身边男子一看情形不好,反应极快,手里力道急出,一把住扯千桑雅就要扑上去的身子,向后猛地摔去。

“砰!”力量交错,地面的大理青石猛地绽开道口子,烟尘肆起,而千桑雅的身子被男子一扯,避开要害,身子一跌,皮肉与青石磨开,生出些血色。

“哥,你干嘛啊!”不满呼道,千桑雅猛地爬起,就要再动手。

塔里由见势极快,一把拦下,厉喝:“住手!”

千桑雅被一吼,性子微微收敛,咬着唇死死的盯着景袖,恨不得把这人撕下层皮。

景袖眸子更是冰冷,呵,居然躲过了呢。

塔里由微凝着眉,对着景袖北云霄问道:“敢问两位是?”态度说不上尊敬,反而带着点傲慢,眼高于顶的时候久了,早已成了毛病。

景袖眉色一冷,比傲,能傲的过她歃血暗王,连跟这人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对着身旁一布思家族的护将呼道:“整理队伍,进城!”

护将一愣,身体不受控制的听令行事,这一瞬,似乎觉得这女子更像他们族长。

“站住,你们这群狗东西,给我站住!”

千桑雅哪肯,挥舞鞭子立马冲上去拦。

塔里由微拧了下眉,也没去拦,景袖的态度实在是损了他面子,给点教训也是好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