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0章 毛里求斯

“嗷呜……”

离的近了,景袖北云霄这才看清,是昨日的两只豺狼,这会依旧被铁链紧锁着脑袋,两个气息雄浑的粗犷大汉牵着锁链另一头。

豺狼不断低唔挣扎,发起攻击,鲜血不断从裂开的皮肉里流出,周围十几人举着尖刀,不断朝它们四周挥动,以防被豺狼咬上。

渐渐,众人额上渗出豆大的汉粒。

“里卡……”一手擒尖刀的男人喊道。

景袖听懂,是“要不杀了”的意思。

周围人渐渐点首,这豺狼实在不好控制,他们本想让它们精神疲惫后,寻个方法送走它们,没想到这么顽强。

草原族民一般不会杀狼,只会驱逐驯服,实在没有办法时,才会下杀手。

景袖清澈的眸子往包围圈的两只豺狼望去,它们应是听懂了意思,獠牙更加森然了,瞳孔里迸发出血光,身子却突然一缩,瘫倒在地上,仿佛力量用尽一般。

正打算下杀手的众人齐齐一愣,举着尖刀眸光茫然,这是没力气了?

擒铁锁链的两人对视一眼,缓缓上前,似要确定下。

“嗷呜……”一瞬,两豺狼猛扑而起,森然的獠牙直逼两人脖颈。

这突兀的一下,吓的周围的人惊慌后退,两个粗犷大汉也是一脸惊悚,忘记反应。

“嗷呜……”

獠牙,颈脉,就要逼上。

千钧一发之际,两人身子被一扯,猛抛下后方。

砰的一声落在草地上,性命无恙,还是惊悚未定的样子。

这方,即使依旧拖着铁链,但少了人束缚,两只豺狼的攻击力依旧不容小觑。

刚刚还围拢的众人,唰的散的更开,紧握着手里尖刀,一脸惶恐紧张。

景袖北云霄挺立在这方,一个双手环胸在左,一个背负双手在右,同样的衣袂飘飘,风华灼然。

清澈的水眸里满是兴味,这豺狼果真是聪明,居然还懂得退而攻之。

环胸的手拿下,指尖血刃一出,唰的一身飞射出去,就见两豺狼脖颈上的铁链叮的一声碎裂,彻底得了自由。

周围的人齐齐一愣,这是……

两气势汹汹的豺狼眼里也是错愕,瞳孔里的血红淡了些。

“走吧,可别再被人拷上了。”景袖云淡风轻的道,指尖粉末一弹,落在两只豺狼身上,皮开肉绽留了这么多血,若是不用点药,熬不过三个时辰就死了。

似感受到身上痛意减轻,两豺狼眸尖的诧色更是浓郁,半响,它们对视,低唔,对着天空一声狼啸,转身,一头扎进草色里,急速远去。

“就这么解决了?”周围人面面相觑,错愕,他们折腾了半天都拿这两豺狼没有办法,这两人只是一个拂手,外加说两句话就解决了。

惊讶,却也挡不住高兴,为勇士高兴,在他们草原族民的世界了,有力量的人就是强大的勇士。

吆喝声不断,景袖淡笑不语,向北云霄打个眼色:“走吧,去告个别该离开了。”

琥珀色的眸子尽是流光,浅笑:“袖袖说去哪,我

就去哪。”

两人正无声交流,颇有些情侣心有灵犀的感觉。

路过格桑时,景袖指尖源力微出,刚刚摸上小丫头背脊时,又是针扎般的痛楚。

格桑挥舞着手足,小脸竟是兴奋,连连夸着景袖威武。

景袖面无异样,笑笑,揉着她的发丝,满脸温柔:“走吧,跟我一起去。”

“嗯嗯……”

秋风中,草渐露枯黄,像是一条条金线,绣在大地这张地毯上,勾勒出一幅金晖草原图,远处,两豺狼立在高坡,向这方再看了一眼,才彻底离去。

帐篷前,浅言两语,景袖微微惊讶:“你们也要去?”

“是呀,女王的登基礼嘛,我们做为图尔腾境地第一家族当然要去,不仅如此,还得准备丰厚大礼和骁勇儿郎呢,到时候女王的选夫赛挑中我们图尔腾境地的儿郎,那可光荣了。”黑丽莎用生涩的汉语说道,穷学了一晚上,这人的学习能力倒是很强。

“选夫赛?”景袖微微惊讶,这可是没听说过啊,红妖登基时,还要选夫?她心上人不是叫什么南羽承吗?回去吗?

一看景袖讶色,便知她想着什么,一旁的布思亲王迅速热情解释道:“对,选夫,我们川澜的规矩,若是继承王位的子嗣是女子,就必须在接管王位的时候,选取一位王夫共同辅佐女王管理川澜。”

“哦。”景袖浅喃,心不在焉,眉羽间带着忧色,那样红妖一定很不开心吧。

黑丽莎布思不解,却也没有细问。

因为黑丽莎他们也要出发,景袖北云霄的告辞便延迟下来,精美货物装车,勇士整装,牛羊马匹随行……一直忙活到暮色再临,整支队伍才缓缓出行。

景袖坐在马车上,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货物队,心头感慨,光一个图尔境地第一族就如此阵仗,她这个红妖的姐妹,外加半个主子的云景袖是不是太寒酸小气了些,两手空空,连带来的货物都半路被血狼搅了,不该不该啊。

心头思量着,想着沿路一定要找机会寻点东西送上,否则太没面子了。

而北云霄望着一眼见不到的货物队,却时摸着下颚思量,光一个女王登基选夫就整的如此隆重,那他跟袖袖的婚礼定不能输了这架势,回头,必须得传令朱雀,让她该准备的得好好准备了,暗楼的敛财力度必须提升提升了。

此时正在千盛暗楼里忙的昏天暗地的朱雀一个喷嚏打响,丝毫不知自己的休假路越来越漫长,狠狠一戳手中毛笔,指着桌边三人大吼道:“你们吃的稀饭呢,这都能给老娘整差了!”

粗话,被骂的三人却早已习以为常,一人一边扯着朱雀手边的宣纸,一边连声道:“副楼别生气,别生气,小的这就重办,这就重办。”话落,啾的一声没影。

另两人也瞬间遁逃。

待面前空空如也,朱雀一扔手中笔毫,拍桌痛哭:“呜呜,王妃呀,我的英明神武王妃呀,属下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呀。”

“阿啾……”

“怎么了?袖袖。”北云霄紧张问道。

揉揉鼻尖,景袖毫不在意的

道:“没事,定是哪个想我了。”

北云霄瞬间瞪眼,煞气,哪个该死的敢想他媳妇。

“对了,云霄,你给我说说源力的事,它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啊,这东西感觉跟内力不太一样啊。”指尖一边跳出团白息,景袖一边问道。

“哦,这个啊。”被话声打断,北云霄连忙解释道:“源力是银月洲一种纯粹的力量,传言最早的源力是从玉石中提炼出来的,银月洲的人不修炼内功,就是练这种源力。

当从玉石中提炼出源根,种到人身上,人便有了修炼这种源力的力量,其实这源力跟内力也差不多,只是更纯粹些,至于副作用,这倒是没听说过,整个银月洲也没有听说过呀。”

“哦,那有没有什么是这源力的抗体?就是源力拿它无恙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源力是银月洲的神力,堪称天地本源,足以劈山断海,哪有源力搞不定的。”北云霄又道,忽又想到:“袖袖,你问这些干嘛?”

景袖眸光闪烁,半勾起唇角,袖里银兰血刃落出,在指尖泛光:“云霄,你不是说银月洲的事你无从下手么?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呢。”

“呃……”瞪眼,眸光闪烁,冷汗唰唰流淌。

冷风恻恻,在一场威逼与利诱的探讨中,北云霄终于还是守住了自己的秘密。

收了手里的银兰血刃,景袖瘪瘪嘴:“爱说不说,你不说我还不爱听呢。”哪个男人没有秘密,她就原谅他了,再说了,她云景袖还一大堆秘密呢,这么想着,景袖心头那点不适感,彻底消散,比秘密,她云景袖还略胜一筹呢。

看着景袖不像生气,北云霄又瞪着两眼凑上去:“袖袖,其实我不是不告诉你,只是……”

“北云霄,你从现在开始叫毛里求斯吧。”

“啊!”突兀的声音,打断北云霄,疑惑:“毛里求斯?”

清澈的水眸亮着幽光,景袖点首:“嗯,毛里求斯,菁华女王的追求者,图尔腾境地的第一勇士。”

“什么!”

细语落如秋风中,半响:“不要,我不要,袖袖,你太过分了,居然让我去争什么王夫,有你这么当人媳妇的嘛,不要,我就是不要。”耍赖,撒娇,外加不满,那样子有些得了小三病的模样。

风徐徐吹着,队伍缓缓向前,又是五日,草原上终于不再空旷,大片城池连建,望不见头。

拂开车帘,景袖极目远望,看着无数的人头攒动,马匹前行,精美货物,心头微微感慨,这草原民族的豪情。

三境十九州七十二落,这川澜也当强国。

“呵呵,耀天若再不加油,可就要被超过了哟。”景袖转身打趣道。

北云霄眸光一闪,正想出口,忽又想到什么,傲娇一哼。

这人,从景袖提出争王夫的想法后便一直不爽,跟景袖闹着脾气呢。

景袖翻个白眼,爱理不理,反正这帮红妖解决王夫的事情就这么办了,作为主子,总不能见着自己属下往火坑里跳吧,再说了,不是假的么?到时候拍拍屁股还不是一样走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