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9章 灭寇

“妈的,臭娘们,是你出的手!”穷尔脸色阴沉的呼道,虽是问句,却态度笃定,因为景袖手中的血刃还泛着寒光。

景袖眼皮微抬,正打算削人,一道银光先她而出。

只听巨大的一声“啪!”

火辣辣的一下,穷尔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长高。

北云霄立在众人面前,双手背负,脸色异常冰冷:“骂她,谁给你的胆子!”

这突兀的一下,不仅是布思这方,连着对面也齐齐目露惊悚。

这穷尔是谁,可是川澜排名第三的恶寇,塔汉王想剿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人生性狡猾,身手又是了得,不仅在图尔腾境地为非作歹多时,还搅的这片混乱不堪。

这恶人不仅抢地盘,抢牛羊,连女人也抢,凡是被他盯上的,哪个没遭受荼毒。

其中这图尔境地的第二亲王夫人也遭过他的凌辱,后来被逼的刚烈自杀,气的第二亲王带着手下出战剿杀,结果第二日,第二亲王的人头就被挂在图尔腾境地的封祀台上。

如此一个恶劣,众人恨不得亲手屠之,却又惧怕他身手的恶人被北云霄抽了大耳瓜子,这……实在大快人心呀!

“索!”好!

“咔勒索!”

满场呼声,吹着号角,庆贺。

被景袖定住的黑丽莎整个脸还阴沉着,杏目血红的恐怖,誓要把这人碎尸万断。

“想报仇吗?”景袖悠语声落在她耳边。

不知为何,黑丽莎这一刻似乎听懂了,狠狠的点头,用生涩的语言回应:“要,我要!”即使打不过,她黑丽莎也要,他们布思家,他们图尔境地第一家,重来没有退缩的孬种。

薄唇勾弯起妖邪的弧度,景袖指尖在黑丽莎肩上拂过,也没有说什么,这一瞬,黑丽莎心头忽地涌出中莫名的热血,似乎全身的力量都在膨胀。

“去吧,你只有一刻钟。”民族语言,景袖却说的没有半点生涩感,听着周围的声音学习,看着他们的表情辨别,歃血暗王,总有非比寻常的学习能力。

黑丽莎愣了一瞬,身如煞鹰猛地冲了出去,莫名的,她就是信这个女子。

正朝北云霄扑来的穷尔攻击被拦下,晃眼一看,竟是黑丽莎,眸眼瞬间凶恶狰狞,骂道:“滚开臭娘们,老子这会没心情喂饱你,若是等急了,去找老子兄弟。”

他要杀了这男人,他要杀了这狗东西,敢抽他穷尔,他一定要把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生吃!

听着这话,穷尔身后的队伍唰的飞出五人,面上尽是**邪的光,嬉笑着,齐朝黑丽莎扑去:“来吧,小丽莎,哥哥们陪你,今儿一定把你你的身子喂的饱饱的。”

群战,他们可是最擅长的。

黑丽莎胸口火气更甚,手上动作更是狠辣,她黑丽莎发誓,今儿不废了穷尔,就不再做图尔腾第一武士。

武士信仰,在他们心中,往往比生命更加珍贵。

女子的傲骨,景袖自是看出,也感受到,手中银兰血刃飞出,刚刚飞出的五人唰的脑袋分家,骨

碌滚在地上,溅起一片血色,连正与黑丽莎纠缠的穷尔都心生诧异。

恶人自有审时度势的敏锐,一边与黑丽莎纠缠,一边向景袖北云霄扫来,两人挺立,深不可测的气息使他心思变的凝重,看来今儿是踢到铁板上了。

一边想着,一边给身后兄弟打着暗号,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他穷尔可不会顽固作死。

看着对方悄然退走的动作,景袖嘴角冷笑,转首,对着身边的布思道:“布思亲王,今儿咱们弄一场剿寇晚会如何?”她一边说话,一边向人群中的格桑使着眼色。

小丫头除了不会说话,人很是聪慧玲珑,看着对方人马的动作,也猜出一二,指着对面立马咿呀吆喝起来,手足舞蹈,这些族人与格桑相处多时,自然明白格桑的意思。

一看对方果然是要撤退的意思,一些个血性汉子,瞬间翻身上马,朝他们队伍最后冲去。

有如此厉害贵客坐阵,他们有何惧怕?

布思听了景袖的话,反应也是极快,手里铁锤一扬,一声鼓舞人心的呼号,身后人马立马冲了出去。

剿寇晚会,他布思喜欢!

两方立马交战在一起。

而穷尔这方被北云霄景袖一左一右架出道包围圈,看着黑丽莎与他缠斗,不让他退出包围圈半步。

渐渐,穷尔身上挂了些彩,脸上青乌着,眼前的黑丽莎像是变了个人,周身力量提升五六倍,挥舞着弯月刀,招招朝他要害刺去。

身后是两方交战,猎犬豺狼厮杀,景袖北云霄便站立在这方,神色平淡无绪,眸中却包含整个战场局势。

时不时一道银光拂出,帮布思挡掉身后人的偷袭,时不时银兰血刃飞出,断了一人脑袋,看似不在战场之心,却举手之间便改变着局势。

“呼呼……”粗重的喘息声,是穷尔被黑丽莎一个反踢逼到死处。

景袖身形忽地动了,她踏出步子,向左悠悠的走了一步,口里念道:“黑丽莎,你还有十个数,十……”话落,便数道。

黑丽莎不解十个数是什么意思,但又似乎明白,她身体的力量正变化着,一把拔起地上的弯月刀,瞳孔血红,生着破釜沉舟之势朝穷尔裤裆刺去。

敢侵犯她黑丽莎,狗东西,你给我去死!

唰!寒芒,利光,在地上喘着粗气的穷尔瞳孔放大,忽地,他狰狞的脸上露出道森红的血光,白光在众人眼前一闪,不知从哪拔出的匕首狠狠朝黑丽莎胸膛刺去。

“臭娘们,老子看你死,还是我……”

话声落出一半,戛然而止,他咽喉**着,一道细长如针的口子,鲜血涓涓飚了一地,瞳孔睁大,死死的瞪着景袖的芊白的五指。

血刃依旧透明,银兰栩栩如生。

“砰!”再无生息。

大地似乎瞬间禁止了,连周围的打斗这一瞬都停止了。

穷尔死了,穷尔真的死了,就这么死了……

震撼,惊讶,落在每个人眼里,过了好久,激烈的欢呼声响透夜空,而穷尔带来的队伍仿若知晓大势已去,不愿被

杀的,缴械投降,挣扎的,瞬间便被布思族人收了性命。

月如华,草生风,腥血一地,呼声惊空。

“谢……谢谢……”穷尔尸体旁,黑丽莎微弱的声音落出,此时她没有一点力气,就算这样半撑着身子,也废了她好大气力。

“丽莎,丽莎……”布思紧张呼道,揽住他心中的骄傲。

景袖眸闪羡慕,抬步上前,在黑丽莎颈上一拂,一枚银针落在她手心,还泛着光:“没事,力量透支了而已,休息两日便好了。”依旧清亮如泉的悦耳声音,看似冰冷,却带着常人不易察觉的温柔。

不知何时,北云霄立在景袖身后,眸光骄傲,呼道:“好了,我媳妇累了,要休息了,就不陪你们处理这些琐事了。”

冷淡的话出,断了布思刚想感谢的话,微张了嘴,还是打算说点什么,北云霄已经拥着景袖走了。

众人望着两人背影,眸光复杂,更多的是敬意和畏色。

远处,渐渐传来。

“袖袖,你可真厉害,瞧这一手血刃使的,真是天下绝无仅有啊。”一如既往的拍着马屁,眸光盈盈。

景袖嘴角生着浅笑,听的舒坦,时而回上两句:“你也不错啊,瞧那耳光甩的,把在场的人都震住了呢。”

“嘿嘿,那是,谁叫他骂我媳妇来着,要不是你要让那什么黑女人亲自报仇,我早再抽他两耳巴子了,抽完了,我就把他分尸,一刀一刀的,然后再撒点盐……”

声音渐远,月色依旧清幽。

白线露在天边,草原上的晨风格外舒心,让人有种无拘无束的自在感。

吃过北云霄自制的酱香牛肉饼,景袖悠闲的在晨阳下做着特殊早操。

踢腿,拉韧,锻炼手指力量……

北云霄则靠在一边的草垛上,吃着肉馕,眼冒星星注视着景袖的一举一动,他媳妇就是漂亮,怎么看怎么不够。

瞥见北云霄神情,景袖就知道这人想着什么,暗翻个白眼,懒得搭理这花痴,眸光又落在一旁的格桑身上,手里动作一收,招了招手,小丫头迅速跑过来。

“想不想练点拳脚功夫?防身。”挥舞下拳头,景袖道。

她今日就会离开,还有点舍不得这小丫头,怕她以后受欺负,所以……

格桑一愣,立马兴奋的点头。

景袖轻笑,即使皮肤黝黑,那笑容依旧自然,纯粹,迷人。

手腕抬起,想要过渡点源力给格桑,指尖突地一疼。

“嗷呜……”一声狼啸突地打断景袖动作,就见不远处,一群人举着狼头刀不知道在干什么。

被吸引注意力,格桑眸光一亮,迅速的冲了过去,十三岁,童心未泯,总喜欢看些热闹。

原处,景袖怔怔的看着指尖,那里还依旧酥麻的疼痛着,刚刚……

“袖袖,怎么了?”看着景袖发呆,北云霄立马走了了过来。

眸光一闪,回神:“哦,没事,走,我们也去看看。”疑惑的心思被景袖牵手的动作顷刻抛到九霄云外,袖袖,牵他手了,嘿嘿。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