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7章 抢我男人

狼族,一个景袖心中万般佩服的种族,因为它们的不屈不挠,若是可以,景袖真的很不想与它们交手。

“喲罗呜呜……”正待出手,远处似一种号角声传来,号声回荡在夜空,由远至近,便见无数火光在夜色中闪烁,逐渐向这处靠近。

“哒哒……”地面开始颤动,似部队踏马奔来。

“喲罗呜呜……”号声不断,越来越亮。

“嗷呜……”伴着的还有猎犬的警告声。

烟尘蔓起,远处的队伍越来越近。

本准备发动攻击的狼群一滞,没有立马扑上,它们露着森森獠牙,血眼森森,似乎在评估着眼眼前形势,喉头低唔,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交流着。

看着它们渐渐退移的脚步,景袖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今夜应是无恙了。

果然,在身后的队伍离的还有差不多五百米远时,狼群中一只头上一撮火云纹标致的血狼仰天长啸,身后是皎洁的圆月里。

暗夜里,它血色森然的眼眸扫了景袖一眼,转身没入草原。

景袖一怔,不知为何竟为刚刚那眼心跳加快,似乎……似乎它在宣告她,仇恨没有结束,我们还会再见。

“啾……”正走神间,夜空中,一根尾带黑光的箭矢破空而至,呜呜呼啸,惊若龙吟。

反映过来时,那箭矢竟已擦上她眼眸三寸处。

“唰。”银袍一舞,结实的手臂一揽,景袖落在北云霄怀里,身子随着他的动作在半空转了两圈,才稳稳停下,同时,远方的人马也到了。

鬓角青丝随风舞动,清澈的眼眸扫一眼地上的黑箭,景袖神情冷淡,无绪,才缓缓抬首向来人看去。

队伍大概有五六十人,有男有女,他们身穿绣着各种图腾的铁甲细绸,重重叠叠,身上还绑着金带,铜铃,看上去跟现代的藏服类似,他们混身一股草原儿郎特有的英气,眉羽间豪爽逼人,他们手执火把,将这片天空照的透亮。

“嗷呜……”十几条棕色猎犬围在队伍两侧,深毛长腿,一看就是战斗力不凡,它们蹲在地上,看着陌生人并没有冒然冲上来,只是嘴里不断低唔警告,等待着命令。

就在景袖观察他们时,这些人也观察着他们。

图尔腾境地居然有陌生人出现,这是哪来的两人?到这想干嘛?

正想着,身后一声大呼。

他们的民族语言,生涩难懂,从声音的气势来,像是在骂咧着什么。

队伍缓缓散开,两边分站,露出来人。

这是个眉羽间带着厉气娇横的女子,她一身精致黑罗裙,裙上蚕丝绣的黑色莲花图纹在月光下泛着光,周身铃铛叮铃脆响,头上带着黑色花银冠,脚上穿着短马靴,腰间别着一把弯月刀,背上背着个箭带,手里拿着弯弓,正坐在一匹全身黝黑的健马上看着他们。

眸光在扫过北云霄时,一闪惊艳。

“……”民族语言,一边看着地上的箭矢一边问着什么。

身旁一身着青服的男子立马恭敬回道。

叽里呱啦了好半响,反正

北云霄是一句没听懂,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眼前的袖袖身上,感慨这约会计划又泡汤了。

“唰。”黑弓一抬,圆月下,女子指着景袖这方,一句宣誓的语言,景袖两人正莫名着,整支队伍忽地爆发出热烈的呼声,笑声,兴奋,不断吹着口哨呼嚷,似乎在庆贺什么。

这一瞬,那黑衣女子眸光傲然,笑容如夜昙花开,又带着点羞涩,手腕一挥,转身没入人群中,带着部队迅速离开。

刚刚的青服男人翻身下马,他手腕伸出,做了个请的动作:“卡……”

景袖北云霄瞪眼,这是……

天蔚蓝如云,茫茫青色接天,马匹,牛羊,猎犬……近百顶圆拱帐篷,无数来来往往身穿异服的人群。

昨夜被带回后,景袖便与北云霄分开了,此时景袖一个人坐在帐篷里,透过帘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形,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忽地,帘幕突地掀开,是个十三岁左右的小丫头闯了进来,她同样的一副粉色民族服饰打扮,样子秀气水灵,是昨夜带过来景袖认识的。

她看着景袖,迅速蹲下,挥舞着手不断讲着什么。

这是个哑巴,是这图尔腾境地的一个可怜小哑巴,待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从未见过父母,甚至连正式的名字都没有,她的记忆受损,不记得过去,但奇怪的是她听的懂景袖的语言和族语。

景袖为她取了个美丽的名字叫“格桑”,因为格桑会有幸福。

“你是说他在主帐里,没有危险。”比起语言不通的人,哑巴往往能更好交流。

“嗯嗯……”连连点头,脚上的碎铃铛不断发出声响,一边在地上画着,一边又开始描绘。

随着她的一举一动,景袖的瞳孔忽地一缩,唰的站了起来:“你是说那什么黑丽莎公主要招北云霄为夫,今日就要大婚!”

煞气吓的格桑一愣,忽又连连点头,布思亲王已经发布诏令了,族人正在准备喜物,晚上就会举行喜礼了。

清澈的眸子冷光流转,难怪她觉得昨儿那女子看北云霄的眼神不对,感情是看上他了。

她云景袖都还没嫁呢,就想抢她男人!

草原,午时的风小,阳光格外磨人。

主帐。

一身穿金丝虎纹的中年男人正坐上首,他身宽体健,棕色带蓝的眼眸里威光十足,浓重的鼻息呼出,似能感受到男人雄厚的力气,他捋着六寸黑胡,眸光打量着下面的北云霄,时不时与身边的黑丽莎交谈两句。

下方,还坐了五六个中年男人,类似的打扮,他们看着一直面无表情的北云霄,时而点首称赞,时而对黑丽莎竖着大拇指。

女子依旧一身黑裙,只是今日的更加精致些,少了些利落,多了女儿家的妩媚,看着北云霄的眸光几许温柔娇羞。

心头再叹口气,北云霄心不在焉的数着地上绒毯上的星星,也不知道袖袖睡好了没?这会去找她,会不会吵醒她,昨天折腾的那么累,今天一定得让她多休息休息。

叽里咕噜自个念叨着,眸光忽地一怔,光睡怎么行,得吃点

东西啊,这出门在外可不能饿着。

身上的银袍落在地上,端起手边的点心就往外走,全当这一帐人是空气。

本来就是空气嘛,呱啦呱啦,鬼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突兀的动作,使得帐里的人齐齐一怔。

“亲达。”黑丽莎的呼声传来,急忙下了软榻朝北云霄走来,修长的指尖就要摸上北云霄肩膀,银袖一挥,夹着源力的一下,瞬间拂开她的接触出了主帐。

黑丽莎一愣,眸光怔怔,瞬间追了出去。

琥珀色的眸子扫过四周情形,北云霄毫不迟疑的向着景袖住的营帐走去。

做为夫君,他媳妇的睡觉地他当然会查的一清二楚。

这方,帐帘一掀,景袖正一脸冰冷的往外走。

“袖袖,你醒啦。”喜色,瞬间迎上,递上手里的点心玉牒,自然而然的拥住景袖。

一个风华无双的俊俏美男,一个皮肤黝黑的普通女子,这画面实在不和谐。

周围窃窃私语响起,主帐的人也赶到这处。

看着眼前的情形,拧眉,面面相觑。

那气息雄浑的布思亲王眸色陡然一戾,指着眼前的情形对黑丽莎大呼,声厉,像是在骂人。

景袖并没听懂,但是也能猜中一二。

要招为夫婿的男人居然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搂着别的女子,这不是打自己脸么?

黑丽莎也是意外,顾不上王爹的训斥,腰间弯月刀一抽,瞬间朝着景袖冲去,她们草原自然有草原的规矩。

看这形势,这亲达已有妻主。

男人若是有主,自己还是喜欢,那就抢!

气势汹汹,劲风如洪。

危险袭来,北云霄眸色一戾,五指成爪,就要撕了这女人。

纤细的手腕一挡,景袖眸眼一眯:“我来!”敢肖想她男人,怎么也的教训教训,话落,身形一闪,直迎,不用银兰血刃,不用源力,徒手。

这是对于挑衅者的渺视。

顿见两道流影碰上,砰的一声,炸的地面烟尘肆起。

两人一个交手,弹开。

烟尘中,黑丽莎匍匐在地,手里的弯月刀泛着黝光,眸眼狠色,而另一方,景袖淡然挺立,双手环胸,灰裙迎风袂舞,傲色。

谁也未想到这其貌不扬的普通女子居然有如此气势,众人一愣后,齐齐高呼起来,脸上兴奋,腰间的武器一抽,举过头顶吆喝鼓掌起来,迅速围上,似乎要圈出个比赛场。

一旁的布思亲王眼中慧光闪烁,向着景袖北云霄再次打望,作为一境之族王,他当然有着非同常人的见识和敏锐力,这二人绝非池中凡物。

云雁在天空飞过,草色依旧青青。

三百平的战场圈开,众人吹着号角呐喊。

“咕里哇卡……”黑丽莎眸眼戾色,对着景袖呼道,似乎在下着战书。

景袖黛眉微皱,向人群着的格桑看去,小姑娘挥舞着手臂不断比划着。

大概看懂里面的意思,景袖柳眉一竖,道:“好,我应战!”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