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6章 血狼追逐

茫茫天边,马,无数马匹正朝这方奔来,晃眼望去,竟有上万只。

这么大规模的马群,显然不是人为驯养,野马,全是野马。

这些马在跑什么?景袖正纳闷时,忽地瞥见马群中的一道红影。

眯眼细看,瞬间惊讶起来,那竟是只狼,一只通体黝黑带红的血狼,它张扬着锋利的獠牙,即使隔的很远,景袖也能感受到它浑身的暴戾气息。

血狼,狼族中的战斗之王,景袖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传言,血狼是一种极富战斗力的狼种,它们拥有强爆发,强耐力,及强韧力,属于草原种族大敌。

景袖正想着,神色忽地变得凝重起来,黝黑的皮肤似白了些。

“跑。”她只说了一个字,一直还观望的血霄军连着正打得火热的三人齐齐一怔。

下一瞬,也不看前方到底何种情形,缰绳一拉,纷纷架马狂奔,那神情颇有一种地狱求生的感觉,呜呜……又跑,他们这是倒了几辈子霉了啦。

手心银兰血刃飞出,断了几辆马车前束缚的马匹,健马得了自由,瞬间撒蹄狂奔,景袖飞身匐在其中一匹上,也不管那些精美的商货,宛如离弦之箭,瞬间冲了出去。

身后,一声狼啸已至。

一声起,瞬间接二连三回应,密密麻麻,景袖心中数着,已到千只,却仍然未停。

万匹马,千只狼,他们这是赶上狼群追击万马阵了,更重要的是这追击的还是血狼,血狼呀。

驯养的马,总不及野马奔跑的快,瞬间,他们的队伍已经圈入万马阵营里,瞧着奔跑在万马阵营边缘的几个血霄军,景袖银牙一咬,换马,冲上去。

几个呼吸间,她已落在他们身边,手里劲力一拂,将他们齐齐托起,往阵营里甩去,口里大呼:“换马,所有人给我往阵营中心跑,快点!”

马蹄轰轰,其声可震山河。

这一声夹着源力,灌入众人耳里。

正为眼前形势慌乱的血霄众人齐齐一怔,似得了主心骨,纷纷依言行动。

草原,野马,血狼,是他们没深刻接触的,可是,没接触不代表不行!

身如狡鹰,开劈路线。

而景袖在一呼后,身边忽地多了只血狼,它牙口蹭亮,血眸凶色,速度奇快,以着诡异的角度瞬间朝景袖扑去,那势,似要把景袖撕碎。

源力刚散,还没来得及凝聚,银兰血刃又来不及露锋,情形危险至极。

就在景袖打算蛮力徒手直迎时,一道银光突至,身后温暖胸膛拥紧,他一撩马背鬃毛,身下的枣红大马一个嘶痛,飞扬着蹄子,唰的冲了出去。

速度宛如惊虹,瞬间躲开血狼的攻击。

“云霄。”景袖轻唤,这感觉来得踏实,从没有一个人会护在她的身后。

“嗯。”北云霄轻应,他凝望着天边,手臂紧拥住她,景袖抬头只能见他弧线优美的轮廓,这一刻她却觉得他极帅。

狼群的袭击是极久的,对于猎物它们不仅会吃饱,更会选择性吃,它们是血狼,自然有更狂傲的选择,它们不会选

择弱者,反而会选择强者。

所以这是一场耐力与时间的游戏。

景袖感慨着,忽而很庆幸将妖妖们教给笑天虎带着了,否则这会又得折腾了。

三十名血霄军加上景袖谷玉等五人,一共三十五人在万马阵营中心穿梭着,假半仙和邪美人那几个不知道被队伍冲击到了哪里,看狼阵,还没开始进食,应是无事。

“王妃,我们这是要跑到哪啊?”隔了二十几米远,谷玉呼声传来。

在北云霄怀里的景袖翻了个白眼,她怎么知道,真当她万事通啊,这万马阵营是被狼群在驱逐,他们又只能留在万马阵营里,鬼知道会跑到哪里去,不过再跑都是川澜境内,就当免费欣赏草原风光了。

景袖如此阿Q的想到,总不能告诉他们真正的危险还没开始吧。

回望远方密密麻麻的血狼,景袖倒抽口凉气:“阿弥陀佛,菩萨呀,你就保佑我们这次平安无事吧,回去我一定给你老上柱香。”省得老被和尚诅咒。

马匹不歇,狼群不离,两个草原之族,正用它们的方式进行着一场生死较量。

渐渐,天边金阳西下,金黄色变成了火红色,染的云霞如翡,嫣红。

众人的身子早就被颠簸的近乎散架,只是此时站一下都是奢侈。

果然,霉运神马的最讨厌了。

望着渐渐慢下的万马阵营及一两只开始下口的血狼,景袖的心缓缓变的凝重,这样下去,若是再晚上血狼发动攻击,他们要想乘空逃走也是不易的,马族的眼哪比得上狼族的夜视力。

拧眉,忽地眸光一横,高呼:“所有人注意!”

本疲倦的血霄军齐齐精神起来,景袖清澈的眸子一扫战场四周情形,脑中迅速分析:“待会,所有人向西边撤移,六个数后,给我排成一字冲出包围圈,你们只有三秒时间,今晚活不活得了,只有这一次机会。

向西,不准丝毫停歇,即使你们身后看不见狼群了也不能停歇,这是血狼,是能半月之内都能寻到气味找到你们的血狼,它们更具有复仇精神,所以你们给我……记住了没有!”

这一瞬,众人齐齐震撼着,也不知道是为景袖的呼喊还是这狼族的血性。

“是!”齐声高呼,声破苍穹。

景袖眸眼微眯,手中血刃蓄势待发,既然你们还不攻击,那我就逼你们攻击。

身后北云霄默契的飞到另一匹深褐大马上,手中源力凝聚,随时待发,两人要为血霄军众人开出条生路。

天边火红的太阳只露一线,景袖口中的呼声兀起。

“走!”两方齐动,一方驾马西撤,一方踏马东上。

“轰!”大地似在颤抖。

“一!”血刃在手,驾马向外围冲去。

“二!”

“三……”

血刃飞舞,银光化刃,瞬间斩杀三头血狼,景袖没有留情,因为知道即使它们身残留着性命,也不会苟延残喘活着。

血腥顺着风一吹,刺激着狼眼,仰天一声长啸,似乎在告诉这里的情形。

“五!”血狼移动,只余一队维持着西方驱逐阵营。

一舔刃上狼血,此时景袖一身血性。

“六!”血霄军动了,北云霄动了,景袖动了。

杀伐真正开始,生路劈开。

“冲啊!”吆喝声,大呼声,他们不杀狼,他们只需冲出去,王妃说他们的身上不能沾上狼血的气息,否则这些血狼会记住他们,一辈子不忘。

而这个成为狼族之仇的便是北云霄景袖二人。

血刃飞舞着,满眼鲜红。

不知何时脱离狼群,得了些许空隙的邪美人与华容站在天边。

“皇,我们要帮忙吗?”华容问道,这刚到川澜就动了狼族,到时候这一路可就休想太平了。

“我想想啊。”邪美人道,紫眸里流光溢彩,也没有说不帮,也没有说帮,这人本就是个率性而为的人,可以理解。

忽地,邪美人眉梢一挑,望着阵营:“那人呢?”

华容一愣,不用详说,就知道问的是那粉袍男人:“不知道,应该还在阵营里吧,没见着出来。”

“哦,这样啊,那就不帮忙了,他们三个绝对干得过血狼一族。”笃定的道,拂袖,转身离开,目标川澜国都,直接在终点等着就好了,不用再同路麻烦了。

这方正杀的一身血色的景袖偶地瞥到天边紫影,眸眼微眯,说不清何种情绪。

一拎马背鬃毛,驾马冲到北云霄身边:“走。”一捞,北云霄瞬间落到她身后。

不能一直杀,得歇着杀,否则永无止境。

两人都是一身血色,眉羽间却依旧精神气十足。

忽地,就听,景袖身后的北云霄大笑响起:“哈哈哈,该死的灯泡全走了,老子终于可以跟媳妇约会了。”

这灯泡,约会两词还是景袖教他的,如此情形这人居然一直想的这事,景袖又是无语又是好笑,心境忽地一松,竟被他感染一般,忽地觉得身后追击的狼群也不算什么了。

草原的圆月下,马匹狂奔着,因为知道停下便是死,血狼不舍追击着,因为要为它们的伙伴复仇。

哒哒声不断,震透草原,传得老远,似乎能听见远方得号角声,在召唤族人回营。

两人颠簸在马背上,一人杀戮,一人驾马,配合得天衣无缝,一路血腥,现在就是运气的较量了。

景袖觉得自己运气一直都挺好,至少没有和尚时是极好的,此时没了和尚,她的好运也会再来。

她要寻找一种人,一种再草原上猎狼而生的人,这种人叫凶达,是一种以挑战精神存在的族群,她不知道这个草原狼国有没有,她只能碰着运气。

天渐渐深了,身下的马匹早已负重不了两人,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同时选择飞身而下,没了两人在背上,马儿像是得了短暂的活力,撒着蹄子向天边奔去。

银兰血刃飞舞,银袍带起劲风,此时追击而来的血狼还余近三百只,毕竟这次的狼族活动是有目的进行,不可能全拥而上,一部分继续追逐万马阵营,一部分追击天翼等人,一部分为复仇出战。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