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5章 打个商量呗

这些人,景袖额上挂满了黑线,脚下生风,狠狠的朝他们踹去:“假正经个屁呀!”

北云霄红尘三仙一个吃痛,呲牙咧嘴。

邪美人一怔,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里的光变得晦暗莫名,这世上敢踢他的,好像还是第一个吧。

景袖也意识到做了什么,神情一闪窘色,她跟这人又不熟,人家还是债主,咋就踢上去了呢。

“袖袖,多吃点,瞧这几天,都饿瘦了。”一脚踢回原形,北云霄开启秀恩爱模式。

“呀呀呀,小袖袖,瞧瞧,我这脸是不是变粗糙了呢,还有我这胭脂都不红了呢……”照着小镜子,红尘三仙开启美娘模式。

“呵呵。”景袖扯扯嘴角,无视,眼珠一转,看着对面的紫衣邪皇道:“邪美人,咱打个商量呗?”

紫眸波光流转,嘴角勾起个邪邪的笑:“嗯?”

“嘿嘿,就是你那神羽阁,咱可不可以改天再去,我有个姐妹要登基做女王了,我想去给她捧场。”利用了白衣疯子那么久,景袖自觉亏欠,这说话也变得客气几分。

袖口上的紫鸢花拂过酒杯,玉指轻转酒盏,眸光盯着景袖,似乎在思量,过了好半响他才开口,说的却不是去神羽阁的事,而是:“那纸上的东西你真能做出来吗?”

兵王拿着那图纸回来要器料时,他只看了一眼,便知其中利害,惊讶,同时忍不住尝试,只是他试了无数次,造出的东西甚至有九分像,都不尽如人意。

似乎那图纸上刻意少了什么,虽然细微,却是那神兵的关键。

所以,他忍不住带着华容出了神羽阁,他想看看,能画出那副图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同时,他更期待,期待那画上的东西变为实物,因为清楚,那东西若出,当真是天下第一神兵了。

景袖微怔了怔,眸光闪烁,心思剔透如镜,怎猜不出这人的心思,半响,嘴角生起浅笑,面上忽地多了自信狂傲的风韵,她道:“那画上的东西不过是凤毛麟角,若是我想……”

她话未说完,邪美人的瞳孔连着另一桌的华容白衣疯子瞳孔齐齐收缩了起来。

她说是凤毛麟角,她居然说是凤毛麟角!

他神羽阁鉴定能成为天下第一神兵的利器,她居然说是凤毛麟角!

“唰!”白衣疯子突地冲了过来:“神兵,神兵。”嘴里喃喃念道,眸里更是痴狂的血色。

这一刻,景袖好想把白衣疯子弄到现代的军研局去,那里有最先进的武器模拟,器械建造,这样一个痴狂者加入,定会造就非凡的成绩吧。

安慰似的,将袖中一个三角锥形的小物件放在他手中,示意自个研究,白衣疯子唰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即使没有神兵,景袖偶尔拿出的防身利器也够他研究好久,景袖在他眼里就是个移动兵器库,不仅拥有各种各样神兵,还都是他从未见过的。

“怎么样,同意吗?”景袖又道,指尖把玩着一枚银兰血刃,轻轻一滑,桌面上开出道口子,血刃消失,这口子肉眼不可见,邪美人却清楚的知道血刃已穿桌而过,再望

时,薄如残翼的血刃已经回到景袖手中。

她五指在血刃上一滑,像变戏法般,血刃分成三枚,再一滑六枚,食指在血刃上的兰花上一挑,那兰花竟脱刃而出,一朵银兰,一朵血兰,交替生辉。

不过巴掌大的利器,竟然做的这般精艺,众人眼里满满的惊讶,心震撼着。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个要求。”邪美人道,邪魅狷狂的气息萦绕在这处,让人移不开眼。

“说。”收了银兰血刃,景袖指尖叩在桌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咚。

“我要你事完后,给我制一件图纸上的神兵。”他就是想见见那东西的厉害,非常想。

景袖的瞳孔忽地变得深邃,深处的光芒流转着:“那你保证这世上只有一件它的存在。”她不想把枪支火药带到这个世界,更不想它们泛滥,一个时代,就应该按照轨迹一步步走,若是走的太快,太慢,会破坏了规则。

“好。”一口应道,他本来就没想大量制造,他只是想让他的神羽阁更加名副其实些。

就要达成共识,一口北云霄忽地开口:“我那债务也两清了,所有,包括银霄长枪的。”

银霄长枪是神羽阁做的?景袖正纳闷这个消息,对面邪美人眼皮一抬,望着北云霄不冷不淡的道:“你有打算还过?”

“呃……”北云霄一窘,好吧,他还真没打算还过,否则当初也不会提出赊账的说法了。

秋,一如既往的觞色,让人总有种道不尽的落寞感。

战事未起,天下陷入短暂的安静。

川澜,茫茫草原,草色连天,自成一线,望不到尽头。

一只三十人队伍向着川澜国都缓缓靠近,精装良马,布匹美饰,八角银铃在车角上清脆作响,远远看去,这应是一支商队,因为最前首的马车上的商旗正迎风飞舞,商旗烫金色,上面绣着两个正楷大字,青云。

这天下能用“青云”做旗的只有一处,青云九庄,这竟是青云九庄的势力,所过一片通畅,连边境上亡命的流寇见了都礼让三分。

马车最前,景袖依旧一副普通妇人的打扮,服了枚黑雪丹,周身皮肤变的黝黑,所谓一黑生百丑,若是周身狂傲气息收敛,放在人堆里,很难引起人注意,当然,除了那双耀如星辰的眼眸。

此时,精美的马车里,坐着三个男人,三个互看不顺眼的男人。

反正景袖是没弄明白这三人怎么就愿意凑一起了,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是一起赶路了。

“小黑子,爷要吃葡萄,给爷洗一盘来。”车里,红尘三仙呼嚷道。

景袖心血一呕,黑你大爷,顺手就把手里的马鞭扔进去,身子一个飞掠,落到后方装货的马车上,身子一躺,享受这草原风光。

反正没人,她也用不着装,也不知道,风扬他们收到消息没,有没有派人来接她们?

正想着,前方马车里一声砰,景袖白眼一翻,早已习以为常,嘴里哼着小调,难得搭理三个招人眼的家伙。

“Blest are those who love you,hap

py those who follow you……”

奇怪的歌声回荡在天空,不自觉的血霄众人放慢了速度,驾马随在景袖身边的马车,聆听那悦人的旋律。

不知何时,连前方马车里的打斗声都小了,似乎能看见三人端坐,闭眸享受的画面。

“may the peace and the love of God,live always in your heart。”

一曲过后,天边云雁飞过,轻风吹来,满鼻草香,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偶像,你这唱的啥呀?我怎么听不懂啊,可这感觉好舒服呀,就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云彩里,特别宁静。”傻大个白峰说道,用他最直白的感受描述着这首歌。

景袖微抬起头,浅笑:“圣歌,能带人去天堂的。”

“圣歌?天堂?什么地方?”天翼转首问道,他怎么没听过这么个地方。

景袖又笑:“一个极美的世界,没有烦恼的。”

众人听的更加迷糊,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地方?

马车里,邪美人随意撩撩身上的衣袍,身子半倚在软榻上,瞧着北云霄兴味的道:“霄王妃真是见识广博,弄得我都心痒了,我那神羽阁还缺个阁主夫人也不知道霄王妃愿不愿意?”

北云霄眉峰忽地一拧,冷道:“你阁主夫人不是华容么?怎么?打算休妻?”

眼里紫光流转,紫美人邪邪笑道:“不打算休妻,打算再娶,这两妻同堂,我可是还没试过呢。”

两妻同堂没事,可这两妻是一男一女,天下如此不受礼教的怕也只有此人了。

北云霄琥珀眸子一沉,忍不住煞气直冒就想拍死这人。

一道粉光先他而出,红尘三仙舞着桃花扇,煞气汹汹的朝邪美人削去,嘴里还狠嚷嚷:“阁主夫人?奴家我的族母都还没当呢,还阁主夫人!”

邪美人身形一低,避开。

马车就算再精美,再宽敞,打起架来还是很拘泥的,所以当景袖看着那玉石制的马车顶被力量震碎时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有些肉疼银子啊。

天边流影飞舞,三人打得火热,光芒横扫,破竹劈天之势,血霄众人却无一人搭理。

“哎呀,哎呀……”忽地,假半仙呼嚷的声音至队伍最后方响起。

这人也不知怎么回事,说是要去川澜找个人,就硬赖上他们要一起走。

景袖打了个眼色,谷玉唰的飞了过去,还没出口的话卡住,只余不断的呜呜挣扎声。

乌鸦嘴,就该少说话。

即使这样,景袖的眼皮还是跳了起来,这种感觉很不好,似乎瘟神要来,躲都躲不过。

“咚咚……”下一瞬,大地颤抖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大部队正朝这边冲来。

众人勒马停下,还没站稳,身下的马匹齐齐仰头嘶鸣起来,马蹄不断乱动,身子乱摇,似乎要挣脱马缰逃跑。

“怎么回事?”惊呼。

马车上,景袖忽地坐起身,灰裙一甩,飞掠到半空,极目远眺天边的情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