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4章 天下为红颜

打了个寒噤,白峰一脸惊悚,实在是脑中的画面太过血腥。

华容望了望手中的鱼肉,思量再三,还是放下:“皇,这肚子开刀取石头还能活?”这么诡异的事他怎么没听说过。

紫眸凝望着景袖背影,还未得及出声。

“王妃,快看这里!”远处在林间探路的一血霄暗卫呼道。

众人一怔,迅速闪身过去。

借着月色,可以看清这片的情形。

是个身着青衣的男人,身子躺在斑驳的青石后,已没了生息。

景袖探了下他的鼻息,指尖拂过脖颈,脖子还温热着,显然刚死不久,银针插入身体穴位,检查着死因。

内腑轻微出血,应是重物击中所制,但这不至于要人性命,一一检查四肢,血脉,死因渐渐清晰,累死,居然是累死。

他四肢乏力,内力虚空,显然是经过一场无休止的奔跑,指腹摩挲着他发丝里的尘泥,轻嗅,景袖眸光变的深沉,水袖一拂,地上的青衣人面朝天仰起,果见,这人身上青袍边角的黑月。

黑月因为月光照上,一闪光辉,转瞬即逝。

像是确定什么,北云霄的眼忽地深了,那夜的画面又在脑里出现,袖袖狼狈不堪的躺在血泊中。

杀气不可遏制的外泄,景袖柔荑拂上他的手心,柔荑细腻光滑,指尖很是冰冷,北云霄却握的极紧。

银兰血刃飞出,在地上尸体上一划,也不知取了什么便回到景袖袖中,景袖转身,对身后的天翼吩咐道:“毁了,彻底点。”

“是。”天翼点首应道,很快这里便是浓烟蔓起,焦腥味刺鼻。

小插曲过后,气氛陷入短暂的静谧,许是因为有外人在,谁都没出声问些什么,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便好。

一夜赶路。

清晨,第一抹光线露在天边,众人站在山腰,终于看见远处的青烟寥寥,即使隔了好远,似乎都能闻见饭菜香。

“哈哈,偶像,属下先去点菜,布酒,你们快些来,快些来。”白峰呼道,也不等景袖回话,撒了脚丫子便往山下跑。

“属下也去,属下也去。”

“……”

顿见,一群男人毫无形象的在山道上奔跑,那样子哪像血霄军,倒像是土匪下山。

景袖眉眼生笑,也不阻止,对一旁的北云霄道:“走吧,咱也当一回土匪。”话落,身形瞬闪,只是两个呼吸,竟已落到奔跑的血霄军队伍里,再一瞬,竟与最先离开的白峰齐肩了。

“王妃!王妃!”

“偶像!偶像!”

呼喊,誓要追上去。

山腰上青草郁郁,几只云雀在树枝上晨鸣。

轻风一吹,银衣猎舞,紫袍飞扬,画面好不和谐,就在华容瞪了半响,思量着自己要不要也先闪时,北云霄开口了。

他转首看着邪美人,一身尘埃也挡不住由骨子里散出的尊贵之韵:“那一千万两你别问我媳妇要,我改天还你。”让媳妇帮自己还债,像什么话,他北云霄再不济,也是堂堂战神,家底还是有那么些。

邪美人转首,鬓角几缕紫丝飘扬,华光流转,袍上的紫鸢鲜活:“行,记得把你银霄长枪的钱也付了,我神羽阁现在不赊账了。”

瞪眼,北云霄俊颜似乎裂了裂,银霄长枪,那可是很多个零啊。

这方还讨论着“情债”的问题,景袖人已经到城门口了。

子云城,小城,属于川澜古临交接境内,虽小,酒楼茶馆衣坊等也算齐全。

就在景袖抱着妖妖准备进城时,几道流言落入耳里。

“你们听说没?咱祁华太子要跟耀天结亲了。”

“是呀,我也听说了,好像娶的是耀天那位第一才女云眉心啊,听说这女子是耀天云相的大女儿,长得可漂亮了。”

南宫祁华要娶亲了?娶得还是云眉心?

第一反应,景袖黛眉拧起,心中生出些膈应。

“哎呀,什么第一才女,第一才女可是霄王妃,就算再漂亮,也漂亮不过霄王妃呀,那女子,可是真正的绝色倾城,容貌似仙……”

“那你们说,这仗是不是打不起来了?古临示好耀天,这明显是休战的意思,前阵子千盛沐昭太子也送了三十二座城池给霄王妃,川澜就自不用说了,那即将上任的菁华女王可是霄王妃的姐妹……”

“真是红颜乱天下,天下为红颜呀……”

讨论不断,一会说着局势,一会赞着景袖才华,总之,中心永远离不了倾城红颜云景袖。

景袖淡扫一眼,默不作声,抱着妖妖向城门口走去,指尖不知从哪沾染上些许黑粉,拂过面上,顿见倾城容颜上多了几道黑印,气息收敛,变得暗淡无光,混在人群中,很难引起人注意。

守城兵的例行检查,一切顺畅,只是在进城的时候景袖无意识的向着城墙上一扫,这一眼,使得她一怔,心湖又起波澜。

那是几张尘旧的通缉令,雨水阳光化了它的边角,纸上泛着绣黄,却依旧能准确的辨别出这画上的人影。

而其中一张通缉令的人像竟与昨日那青衣尸体三分想象,虽只有三分,景袖却几乎肯定就是。

看着景袖一直看着画像,一热忱的守城兵过来提醒道:“姑娘啊,你最近可小心些,尤其是怀里的女儿可要保护好了。”

景袖抬眼看去,守城兵一怔,心神似陷入眼前这双星眸里。

“什么意思?”

一怔,守卫兵回神,指着景袖刚刚看着的画像又道:“这些人可是专挖小孩心脏的,城里的小孩已经遭殃了十几个,全死的惨不忍睹,虽然风声已过,这些人也一月未见,可保不定又突然出现,所以……”

他话未说完,景袖已经明白,挖小孩心脏,这不是跟耀天那恐怖杀童案一样吗?

摸摸小妖脑袋,替她正了正小墨镜,景袖轻声道:“嗯,谢谢提醒。”话落,径直往城里走去。

黑月人跟蛙人有关,难怪鬼帝庙里会出现那个蛙人袭击,黑月人又是从银月洲来,这么说这些怪物全是那里的东西了。

驯养这么诡异的东西,这银月洲到底是个什么深井险地?

红星酒馆,子云城最热闹的一处。

一楼,最靠边的六桌,摆满了美酒佳肴,红烧兔,捆子鸡,油酥鸭……连汤粥都备了好几样。

而景袖便坐在最角落的一桌,她面前不远处有根楼柱挡了些视线,若不走到楼里面,很难让人发现她的存在。

此时,景袖已换了套灰布裙,梳了个花髻,脸上依旧染着黑粉,怀里的小妖也换了套普通小裙,整个一普通百姓打扮。

敌人在暗,那她也在暗,从今儿起,景袖决定低调点,她霄王妃的身份就不用了。

刚想着。

“王妃,王妃……”一阵大呼,就见白峰摇着手兴奋的跑了上来:“王妃,俺可找到你了,杂坐这角落呢,我都在这瞅了好几圈了也没瞧见你。”

景袖揉额,头疼,这傻大个,杂这么二样。

“这呢,这呢。”感慨间,酒楼门口谷玉声音又起,似乎在招呼着人过来,很快一群浑身风尘的汉子唰唰立在面前。

“王妃。”

“王妃……”

一声声,只叫得景袖嘴角抽搐的麻木。

低调,低调个屁啊,这天下能被称王妃的有几个,瞅瞅,那些食客透过来的眼神,窃窃私语的样子。

下一瞬,景袖低调的想法彻底崩塌了。

瞧瞧那风华无双如神抵的银衣,瞅瞅那邪魅摄魂的紫衣美人,就连小三都不知道从哪爬出来,摇着那风情万种的小蛮腰一脸“哎哟,小袖袖,我可想死你了”的表情冲上来,当然,还有颗光头,闪着俩贼眼,瞬间冲到一张桌前,又是灌酒,又是鸡腿。

头疼的招招手,示意众人随意,瞬间面前一根根人桩子,唰的落在各桌,顶着一身邋遢,又是美酒,又是红烧肉,急了的,直接手抓。

看得正在柜台前打算盘的老板心咯噔咯噔的跳,瞄了眼抽屉里的银票:“还好,还好,给银子了的,不是土匪,不是土匪。”

“老板,再来盘红酥肉,快。”

“这女儿红也再上一坛……”

吆喝不断,怎挡得住饿鬼攻势。

北云霄等人也很快落坐,这几人虽然身上也染着尘埃,却没有一点邋遢的感觉,举止儒雅,连头上沾上的柳叶都似乎精致了。

三美男聚一桌,风景好不惹人。

筷子戳戳盘里的鸡腿,景袖埋头,自顾用餐。

“天啊,哪来的人啊,这一个个长得跟仙人似的。”

“是呀,看那银衣美男,好俊美呀。”

“还有这紫衣男人,好邪魅呀。”

“这粉衣公子也不错,就是怎么涂着大红胭脂,这到底是男是女呀。”

“……”

与隔壁一群粗犷汉子完全不同,北云霄品着手里薄酒,优雅的挑着面前的花生粒,似乎筷子多伸出去一点他就觉得不雅。

邪美人食着羹粥,明明只是个低头的动作,就是邪气灼人。

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优雅的一抿杯中青茶,忽又砸吧下嘴吐出,恼呼道:“小二,给我换杯漱口水,要碧螺春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