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3章 惊变天灾

“妈的,你们怎么不出手,就让他们这么走了?那老子辛辛苦苦引诱他们过来,还赔了我那么多兄弟是为啥?”愤恨道。

脸上与北云霄交手留下的伤口已结出血痂,本就狰狞的脸更加恐怖,双耳圆环和尚混身的煞气,他鬼帝庙的心血全毁了,居然连丁点凤玉的消息都没得到。

恨呀,恨呀。

身边的青衣人转眸看了他一眼,这双眼底的光没有任何情绪,冰冷麻木的像是死人。

双耳圆环和尚一颤,不自觉收敛了煞气,这青傀行者说他们是银月洲的势力来寻找凤玉的,可到现在为止他还搞不清这些人是哪方势力?

北风皇?西苍皇?南帝东邪?还是三族中的呢?或者是苟延残喘的凤族?总之,还神秘着。

就在他思量的一瞬,面前的青衣人一直垂着的指尖动了动。

忽地一声“呱”叫,双耳圆环和尚面前竟多了道黑影,更诡异的是这黑影竟是从崖壁上蹿上来。

他们讲话时,本就站在崖壁边上,这突来的一下,使的他一个不稳,就要后仰跌倒,却是动作一滞,身子竟猛地一个前冲,同时,他心脏处狠狠一痛。

竟是面前的青衣人五指没入他的心脏,撕拉一声,双耳圆环和尚甚至能听见自己胸膛撕开的声音,便这样,他大瞪着眼,胸前一个硕大的血窟窿向山崖下倒去。

“没用的东西。”青衣人冰冷的道,露在黑布外的眸子满是血腥,只见他手腕一抛,手心里还鲜活跳动的人心向蛙人落去。

血口一张,蛙人瞬间吞入,咀嚼的声音在秋风里格外悚耳。

“呵呵,还是喜欢养这种怪物呢。”忽地,一道悠语响起,便见远处红尘三仙手执桃花扇妖娆走来,他桃花眼眸光平淡,粉袍上流光盈盈,周身沉淀如海的威严气息。

青衣众人齐齐一颤,除开站直的青衣人嘴里齐齐呼道:“叩见南皇。”态度说不上恭敬也算不上无礼,更多的像是一种刻在骨子里遵循的本性,臣见皇,本该如此。

无视,这些人的态度未在红尘三仙眼里掀起半点波澜,他只是盯着站立的青衣人,冰冷的唇一启,妖娆着道:“你做你的事,最好别碍着我,若是误了我的事,我要你……”

他话未说完,眸光忽地一戾,就见能一招挖了鬼王心脏的青衣人居然一口鲜血喷出。

血染着山石,妖艳着。

警告后,身形一转,粉袍边角桃容绽放,落满山道。

待远处,红尘三仙的粉光彻底消失,躬弯着身子抚胸的青衣人才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擦掉唇上的鲜血。

这是张熟悉的脸,云相府的一府之主,云景袖的爹爹,耀天国的一朝宰相,云景浩。

只是,此时,再不见他眼中那种贪恋权势的俗光,而是冷色,极冷,仿若雪霜。

行走在山岭道路上,景袖忽地想起鬼帝庙的藏宝阁她还没找到呢,下意识回望,忽见远处山尘蔓起,像是块幕布,遮挡了大半个天空。

拧眉。

“怎么了?那山怎么榻了?”

“地震了么?我怎么没感觉?”

“……”

一个个议论响起,忽地就听假半仙再后面神神叨叨的念道:“据我一算,今日劫难未过,天象异常,必遇大灾大灾呀!”

景袖眼皮突突的跳,恨不得回去拧了他脖子,心头却猛地跳快。

抬眼,观望那浓烟一瞬,眼色突变。

“妈的,跑!快跑!”一把抱起妖妖,身如雪鹰,唰的冲了出去,那神色是众人从未见过的慌张。

急色凝在眼里,像是刺刀。

众人一见景袖如此,心咯噔一跳,也不管三千二十一急忙跟上。

顿见,山道上无数道身影如电,闪烁在山间。

身后,华容一脸莫名,就算要抓他们回去神羽阁,也不用这么积极吧。

正思量间,身旁一道身影飞过,竟是那半仙和尚**个上半身甩着个脚丫子狂奔。

“赶路也不用这么急吧?衣服都不穿?”抠着脑袋,不解,身旁忽地一道紫光白光闪过,华容眼瞪的更大了,他家皇何时居然也这么急着赶路了,就连这小疯儿也变得这么不正常了。

“轰!”一声巨响,犹如天雷劈下打断他的思绪,便见面前唰的掉下个指粒大的石头,石头落在草丛里,嗤嗤两声,竟冒起白烟。

下意识回望,这一眼,华容只恨不得生出四双手臂,六双腿,不,不要手臂,只要腿。

呀呀呀,山焰爆发,居然是山焰爆发。

什么劫难未过,什么天象异常,什么必遇大灾,丫的,就是山焰爆发呀。

即使你有三头六臂,即使你内功深厚,在自然之力面前,永远都只有俯首称臣。

他们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居然见着这千年难遇的景象。

果然,和尚就是天生一张乌鸦嘴。

众人慌跑在山间,而破坏了鬼刹谷机关,身入藏宝洞本想夺取宝贝的一群青衣人也正在逃命着,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这山焰到底是天灾还是人为呢?

一连十日,他们除了跑,就是跑,身体未能有半分歇息,比在古临被截杀时还来得凄惨,终于在确定第七次山焰喷发后会短暂歇息时,众人靠在树边稍作休憩,天空不见阳光,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景袖不断摸索着手边的青草,辨别着树色,感受着地面的颤动频率……她忙活着,不敢歇息,因为赌不起。

背脊上突来温暖,是北云霄将源力一点点过渡到她身上,这人脸色都青白着,还如此。

转身拉住他的手,温柔的道:“不用,没事了,幸好是小火山,不会再爆发,方圆三十公里的伤害范围,不会有事了。”

她一出口,众人提起的心终于放下。

“砰砰……”血霄军不断倒地的声音,下一瞬,便是浅呼响起,就连白峰谷玉几人都睡的酣畅。

既无危险,怎能不睡?

此时,唯一清醒的就只有景袖北云霄及容华和邪美人了,就连白衣疯子都栽倒在地上呼哧声作响。

如此直接,没有半点怀疑的信任感惊的容华眸光诧色。

他喘着粗

气,哆嗦着手指有气无力的道:“你怎么知道就不会再爆发了?也不怕害死人。”

精神高度集中了这么久,这一躺下,要醒可就难了,万一那山焰又喷出,就彻底逃不了了。

斜睨一眼容华,景袖并不搭理,揽住怀中早已昏厥的小妖唰的躺地。

干嘛?睡觉!

她云景袖这会可没力气给这人讲自然百科。

一旁北云霄看了一眼,也躺下身,拥住景袖,很快睡去。

他媳妇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一地的躺尸人,容华瞪眼,这这……他也好想睡啊,呜呜……

“睡吧,没事。”清哑的声音道,这人即使一身狼狈,仍是邪魅无双。

“皇,那我睡会啊,你有事叫我啊。”熬不住,容华嗫嚅道,话落,精神猛地一放松,轰的就倒在地上,那样不大像睡过去,倒像是晕过去。

晚幕中,清淡的光华落在这里每个人身上,破有一种劫后重生的安宁感。

紫眸盯着地上的景袖好半响,才身子一靠树干,眸眼闭上,紫鸢染着尘埃,依旧邪魅张扬着。

月渐来,天空的浓尘一点点散去,像是印证景袖的话,一连三日大地再没了动静。

期间众人偶尔醒来找点野果充饥,山林的鸟兽都因为这突来的灾害逃的不知去处,所以只有野菜野果。

第四日晚。

香气弥漫在林中,铁器里熬的是野菜汤,不知从哪捕了十几条肥鱼烤在火架上,夜正浓,吃了这一顿,又该上路。

不知怎地,众人忽地心有所感,齐齐对望一眼,望着彼此的灰头土脸,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情,只有在劫后余生后才知。

笑声充斥在林间,满是畅意。

吧唧着手上烤干的鱼肉,一边回味,谷玉一边蹲在景袖身边问道:“王妃,你怎么知道那山焰要爆发啊,还有你怎么知道它会停了,王妃,你杂这么厉害?我怎么感觉你跟活菩萨似的呢……”

一个个问题,又是疑惑又是感慨。

“对对!王妃呀就是降给我们耀天的活菩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天下呀就没有咱王妃摆平不了的事!”惊皓呼嚷道,手里拿着根鱼骨挥舞着。

正窝在北云霄怀里给妖妖整理头发的景袖眼皮微抬,说的却不是活菩萨的事:“这鱼你们意思下就行了,火山爆发,火山灰定也落入河道中,鱼吃了火山灰,你们吃了鱼,小心肚子里长石头。”

她话一落,顿见满地呸呸声。

“偶像,你咱不早说啊,我这都整了大半个了。”白峰哭丧着脸道,好几天没吃顿好的了,好不容易见着荤,若不是见着鱼少,兄弟们都馋,他还忍着下手,否则都能整个十七八个了。

肚子里长石头,会不会死啊?

将妖妖交给北云霄,景袖拍拍身上尘土,不以为然的道:“没事,我到时候开刀帮你取出来就行了。走吧,乘着今晚月色好,咱们继续赶路,锋阳城应该离这里不远了,咱们争取明早赶到,吃顿好的。”说着,便动身。

开刀?取出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