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2章 美男出浴

碧蓝的水湾,如画,氤氲的热气,弥漫半空,空着带着浓郁的香气,是角落的仙客来开得正艳,这是处天然温泉,泉形如月,占地千平,泉池四周生着天然形成的暖玉,好一处享受盛地。

众人感慨着,因为热气蒸腾,众人还未发现池中情形。

景袖北云霄却不一样,眸光盯着热汽间,不知看着什么。

红尘三仙再那一呼后,又不知道跑到何处。

“皇,这温泉还真不错,不过比咱阁里的清心泉还差点。”一道温雅声音伴着水花声从热气中依稀落出。

正感慨的血霄众人齐齐一怔,有人?

目光如炬,众人缓缓上前。

风缱绻吹过,淡淡的花香飞扬而来,吹开氤氲的热气,露出池中的情形。

众人眸眼恍惚,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一派的浓香,一派的艳色,泡澡,竟是在泡澡。

众人眉羽间露出讶然之色,有些怀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整个鬼帝庙都血流成河了,居然还有人这么闲情在这泡澡。

池边琉璃花,花中有仙池,池中卧美人。

只见面前的温泉池中,一美人微枕在岸边说话,冰棱玉指在面前的水面搅动着,他身上近乎透明的青色蚕丝袍因为他的动作滑落,袍角落进水里,牵起一圈圈水波轻烟。

这人,一眼便知人中精英,非凡夫可比,浑身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当属卧虎。

若说这人是卧虎,那么另一人便是龙了,一条紫色邪龙。

他浸泡在水里,深黑带紫的发丝松松散散的披散在肩头,身上松搭着一见紫鸢雪云华丽长袍,袍带松开,露出他白皙迷人的胸膛,水珠顺着胸线滑下,满是**。

他一手执着透明水晶杯,摇转着里面艳红的**,像是在品尝红酒一般,邪魅摄魂。

画面美且冲击感十足。

心中惊诧,景袖眉目微拧,脑里迅速过着《天下名人志》,翻找着这二人身份。

正沉思着,眸光陡然为眼前的画面惊讶起来。

只见岸上的白衣男子轻唤一声:“皇。”他指尖捻起一旁琉璃碟里的糖梅,紫袍邪美人转首,嘴角挂着邪邪的笑,自然的接过,却是没有咬下,含在唇齿上,轻尝香甜。

岸上的青衣男子一瞧,娇柔轻笑两声,修长的指尖在邪美人唇上滑过,娇嗔道:“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

身后血霄众人连带着几个小鬼头都看得一脸错愕。

这般暧昧的气氛实在让人纯洁不了啊。

像是未见景袖这方众人的反应,紫袍美人薄唇弯起,邪邪的露出一个笑容,一手在青衣男人脸上拂过:“华儿喂的真甜。”声音低哑而沙,好似蕴藏了无尽邪魅,偏生又生着性感,让人忍不住一窥。

青衣男人低低笑了起来,目露几丝娇媚。

这是……

景袖曾活在地球二十一世纪那个开放的时代,当然知道这些存在,这样的,她也见过不少,暗界那些个贵族哪个没有特殊爱好,只是未想这异时空的三洲五国居然

也有这般风气。

脑补完两美男的爱恨情仇,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这是在偷看人洗澡。

眸光闪烁,就要带人离开。

一阵轻微的“吱唔”声忽地引起她的注意力,抬眼一望,景袖瞬间又是无语又是嘴角抽搐。

就见对面离温泉三米远的地方,一团白花花的肉被几根布条紧捆成粽子。

氤氲的热气遮挡着视线,景袖还是能准确辨出这是那半仙和尚,瞧那贼精的小眼,瞧那蹭亮的光头,嘴里不知道被塞了啥,不断扭动着身子朝她这方拱,像是要引起她的注意。

更凄惨的是这人被脱的精光,只留一个大花裤衩子穿在下半身。

景袖忽地很想笑,这假神棍居然落到这种地步。

只是不是笑的时候,还不见凤凌妖妖呢。

景袖也没急着救人,而是目光再次落到池中两人,若没猜错,应是跟他们有关。

身后,一直未语的北云霄剑眉忽地凝了起来,面上神色说不清是凝重还是轻松,似乎为在这里看到两人感到奇怪。

气氛静谧着,随都没有出声打破,只是不断有窃窃私语在血霄队伍最后响起,似乎在讨论着这青衣人与邪美人之间暧昧的事。

似乎觉的少了点趣味,池里的紫袍美男终于抬起头来,看的不是景袖,而是对着北云霄悠语了一句:“北云霄,好久没一起泡澡了,不下来回味下?”

呃……

此话一出,连着景袖都是一脸错愕,瞪着两大眼珠子诡异的扫着北云霄,身后血霄众人就更不用说了。

实在是这话太过暧昧,起先又将这邪美男定型成了好男风,这会邀请他们主子一起泡澡,听话意,好像还一起泡过,深想一下,咦……顿觉主子的过往不同寻常。

众人这怪异的视线太过火热,北云霄被盯的浑身不自在,心火一升,这群兔崽子,都给他乱想什么。

又瞥见景袖怀疑的神色,顿时训人的话卡住改口解释:“袖袖,你听我说,我不是……”话出一半,又觉得多次一举。

他堂堂战神怎么可能是弯的!

景袖尴尬笑笑,其实她是不相信的,只是忍不住意**了下北云霄与这邪美人的画面,实在很有奸情感呀!

一个霸道战神,一个邪气美人,两人都亦攻亦受,呵呵……

谷玉等人当然更不会相信了,那一掷千金唐公子的故事还摆在那呢。

“怎么霄王,见面不认人了?那‘千银甲’你还差一千万两债款还没付呢。”青袍男人声音落出,明明是温雅的语气却总给人一种很有深意的感觉。

这一说,血霄众人的目光更复杂了,瞧瞧连银两都牵扯上了,还是一千万两大额,这要没有点相爱相杀的过往,会这般藕断丝连不清。

还好,北云霄听不见众人心里的嘀咕,否则定是银霄长枪一舞,一群兔崽子,全给老子滚回去上阵杀敌!

不过,现在也气的不清,偏生他还不能出口,这一千万两的债款还真有那么回事,若是出口,这会问他要银子,他在袖袖面前

不就更丢人丢大发了么?

北云霄却不知,他这种无声沉默在景袖心里渐渐变了味,这简直就是痴心受怨负心攻的狗血剧情呀。

嘿嘿,恕她实在纯洁不了。

正一正脸色,景袖板着脸对着泡澡的两美人道:“他一千万两我替他还了,改明儿你们自己派人去我淘宝楼取吧。”

这话说的,大方呀,谁叫她云景袖魅力大,抢了人家男人呢。

一千万两?抚慰情伤,少数,少数。

偏生,池中两美男并不领情,尤其是岸上的青衣美男,只见他脸色忽地一阴,斥道:“还?还屁啊还!敢欺骗我们家小疯儿,弄座金山银矿也抵不了。”

他说话时,缓缓站起,手腕一拂,也不知道从哪飞来件青竹华袍,笼在身上,顿见青光流转,连里面的蚕丝青衣也干了,几个呼吸间,墨丝上水珠皆离,一身干爽,除了那隐约飘出的泉香,不见丝毫沐浴过的痕迹。

“小疯儿?”景袖莫名,右眼皮直觉的跳起,一下一下,没有停下迹象。

水珠顺着紫丝流下,滴在紫袍上,只是轻微的起身,便见邪气慑人,他眸中紫光流转,像是闪烁在暗夜的萤火,给人一种梦幻但却遥不可及的感觉。

华袍上还滴着水,他没有做任何烘干的措施,平举着手臂,任由身后的华容为他理衣整襟。

“皇,好了。”华容轻道,温雅的神态中透着恭敬。

“嗯。”邪美人轻应,这才向景袖看来:“霄王妃,请吧,有些事咱们该聊聊呢。”

他说话时,紫袖一拂,只见温泉上方氤氲的热气全部散开。

众人这才发现,温泉最东边的角落竟定着三个人,之所以说定着,是因为他们身上没有一点束缚,连衣服都穿的好好的,只是他们坐着,泉水漫到脖颈边,似乎被强制泡着温泉。

“叫你听话泡澡非要找什么神兵,活该吧。”华容一边拍着白衣疯子脑袋一般说道,那神色不见凶怒,反倒有点训小情侣的感觉。

这瞬,景袖瞪眼,心里正翻着波浪,若说之前还想不明白,这会也依稀整理出来了。

疯子,白衣疯子,居然是那个纠缠了她好久要神兵,被她以材料不够先找到材料为由打发掉的疯子,白衣疯子跟他们在一起,那这两人就是神羽阁的罗,看这青衣人称他为皇,那么这邪美人便是神羽阁的阁主罗。

神羽阁的老大跟她说有些事聊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为白衣疯子讨公道来了,难怪说什么欺骗小疯儿,清楚了,一切都清楚了。

青天白云,花香鸟啼。

在景袖自觉亏欠白衣疯子又迫于解救不了凤凌妖妖以及北云霄的巨额欠账的压力下,一行人无奈的向着神羽阁出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红妖女王的登基礼,他们何时能去?

待众人离开鬼刹山,这片山岭最高的地方。

一群身着青衣,袍角绣着黑月图,脸上蒙着面巾的人跪地,他们的最前面挺身站立着两人,一个同他们一样打扮,另一个则是那双耳圆环的鬼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