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1章 对面是北云霄

就见,半空中一道银袍飘飞,一身素裙起舞,四周夜明珠的光打在他们身上,像是渡着一层银晖,两人相拥落下,画面美而梦幻。

“云霄?”景袖轻唤,虽然知道这人会找来,可如此英雄般登场,还是忍不住让人悸动。

轻柔的一吻落在她的额间,自然切浓情,俊颜宛如神抵:“这人我来,其他的你随意,若是累了就在一旁休息,夫君我全挑。”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再配着他眉羽间的傲色,实在诱人。

景袖唇角弯如新月,眸光盈盈看了他半响,红唇微启,道:“好。”话落,身形一闪,就见空中一个虚影晃过,眨眼间,竟没了景袖的影子。

“呃……”藏的这么彻底,北云霄摸摸鼻尖,心中誹腹着:“至少给个鼓励吻嘛。”

心思刚落,耳边景袖悠悠脆声响起:“若是你打赢了,就有了哟。”

这话一出,北云霄脑袋唰的抬起,眸子晶晶亮,袖袖主动吻他,这是多大的**呀!

只见,他周身源力狂放,银袍在空中飞扬如张狂银龙,精致的眉羽间拧着寒光宛如龙息,银冠上的血色玛瑙迸发出夺人红光,宽大的银袖飞舞着,上面的一根根银丝波光流转,连那暗绣的银龙都变得栩栩如生了。

“唰。”身体隐藏的源力提高一层,只见殿中风声呜呼作响。

银龙之威,谁敌?

皇者之势,谁挡?

银光飞舞,神抵亲临,尔不俯首!

一个个光影飞起,是断掉的和尚人头,混着血色,画面魔性的美。

饶是强悍的景袖这一刻也眸光闪烁,忍不住摸着下额思考,这般力扫千军的打法,强威压制的实力,看来她得好好估算下她这夫君的真正实力了。

思量中,耳边突地一声:“呱。”

这声音来得诡异,惊悚,熟悉。

景袖兀地回神,便见对面角落的暗黑处不知何时蹲了个人影。

这人隐在黑暗里,看不太清,只露一双血红的瞳在暗处发着光。

如此熟悉,这不就是那诡异蛙人吗?

景袖心思起伏间,便见那蛙人宛如离弦之箭忽地冲出,目标北云霄。

大慌。

“小心!”一边呼着,身体也冲了出去,手里的月刃朝蛙人双瞳刺去。

“噗!”蛙人诡异的速度一闪,他匍匐在地面,蛙肚一鼓,一口漆黑咸腥的**喷出。

北云霄也看见,不再顾交缠的鬼王,身形反转,一把护住冲上来的景袖就飞掠而起。

即使两人动作再快,也被这黑液沾上了。

银袍素裙上的黑液宛如强硫酸般极速腐蚀着,只是瞬间便要接触到皮肤,还好两人见势极快,飞速的断了身上衣袍,就在景袖微松口气的一刹,鼻口血腥漫上,竟是北云霄活生生撕下手臂的一块血肉。

“你……”惊呼,下一刻便了然,地上被北云霄撕下的血肉正冒着浓烟,黑液侵蚀,瞬间血肉便化作黑水。

景袖满脸呆滞,不敢想象若是刚刚动作慢点,北云霄这整个胳膊或者人会……

“没事。”一揽景袖巧首,轻柔一吻,安慰,北云霄明白,虽然景袖一向都是冷言冷语,关心的话也很少出口,可是她的心意他能感受的到。

有时无声胜有声,彼此间的感觉才是最真实。

比如,此时景袖清澈的眸子满是凶残的血光,手里的血刃泛着冰冷寒泽的冲了出去,这会是一个冷漠心硬的人的表现?

她的袖袖只是不说,却拿行动表达着爱。

“死蛤蟆,老娘剥了你皮!”

血刃飞在半空,化作无数血蝶开锋,素裙飞扬出一道鸿光,护航,她五指成爪,如脂玉的玲珑色却透着浓郁的寒气,这一刻,景袖青丝上别着的兰花玉饰都变得血红,身体里的死气控制不住的外放。

黛眉拧如寒刀,眸光迫人心魂。

这才是暗王,真真正正的暗王!

无人可挡,无人能敌。

芊芊素手以诡异的角度钳上蛙人四肢,右手食指中指间的银针穿脑而过。

即使你是怪物,即使你有铜皮铁骨,即使你的死穴只有一处,她也能从这处开出道口子,撕碎了它。

只听砰的一声,满天血肉,黑液混着炸碎的尸体在地上嗤嗤腐蚀着,而景袖便在安全的地方,一身死气冷冷的看着一切。

敢动他,这就是代价!

一切发生不过瞬间,快的北云霄手里的力量还没放出去。

他看着站在血色中的景袖,明明是一身雪白,混身却似笼罩了层黑息,连源力都不见了,心疼,疼的复杂,她身上的落寞孤傲及焚尽天下的杀气,狠狠的刺痛了他。

这到底是多么残忍的过去才能造就这样一个人呀?他的袖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因为北云霄受伤,景袖情绪波动,迸发出的死气还萦绕在周身,她以为通过吸收玉凤台的源力这东西已经消失了,原来还是在的。

正想着,身上突地一暖,是北云霄拥住了她,本还流连不舍的死气宛如见了皇者唰唰退去,瞬无踪影。

而景袖嫣红的唇上突地多了道温暖。

这温暖来的温柔,爱恋。

像是翠绿烟云的柳絮随着春风轻曳,温且柔,又如晨露卷着池中青荷,不舍相依。

他指尖滑过她的青丝,犹如在拂着心爱之物,轻柔如云,每一丝都缠绕在他心上,生怕断了一丝。

他另一手拂着她的颜,指尖温柔滑过鬓角,黛眉,灵眸……似在描绘,似在雕琢,似在记忆……烙印在心上,刻进灵魂里。

第一次,景袖在死气爆发后,脑里不是曾经那些血腥的画面,她脑袋空白着,什么都不知道,心却咚咚的跳着,随着身体的反应去回应着,这感觉是慌乱,无措的,在歃血暗王的世界里应该永远不能发生,这一刻,景袖却放任,放任自己的心,因为她的对面是……北云霄。

天晴如画,薄云如纱,阳光温柔而不失娇,山里鸟兽各自生息,此时鬼刹谷这方的景色宛如仙境。

不知何时这大殿口站了一排排人,一身血色,一身风尘,面上却精神着,彼此互相打着眼色暗语交流。

瞅瞅,亲上了。”谷玉眨巴眼道。

“王爷终于英勇一把了。”天翼眨巴眼,回应,神色欣慰,亲亲后,就有机会洞房了,洞房后王妃就会生小主子了,有小主子了他就可以辅佐新主子了,总算不用守着抠门无耻耍赖傻啦吧唧的战神了,哎,前途一片光明呀。

倒是白峰剑眉微拧,心里喃喃,怎么不是偶像占上风呢,这不应该啊。

众人正暗自交流着。

“砰!”巨大的一声爆破,竟是殿角高约三丈的玉屏风轰的倒地,炸了个粉碎。

这东西如此激烈的交手都没有碎,如今却碎得这般彻底。

众人连着惊回神的景袖和北云霄都抬首看去。

只见那碎成渣的玉琉璃屏风后,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一脸暴躁吼道:“亲!亲死你俩丫的亲!和尚都跑了!”说完,粉袖一甩,一身躁气的走出大殿。

呃……众人无语,打望四周,那鬼王和尚好像还真不在?

此时景袖脸上嫣红着,眸光不断闪烁,一副女儿家羞涩,只是身在暗处,众人看不太清。

北云霄也好不到哪去,手指去忍不住摸在唇上,回味,越想越觉得那触感实在美妙,不自觉的脸上那傻白笑又露了出来。

众人齐翻白眼。

“走走走,抓和尚了哟。”

他们辛辛苦苦急忙赶上来,人家恩爱着呢,得,没他们什么事呀。

闲杂人等散场,北云霄暗叹这些个小子还算懂事:“袖袖,咱们……”

“你不是说全挑吗?怎么跑了一个?”故作冷声,眸光闪烁,一边说着一边望外走,丫的,她歃血暗王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云袖翩翩,素裙仙袂,只余流光,不落一个回眼。

身后,北云霄瞪眼了,忽地一脸煞气,丫的,他这辈子一定不进和尚庙,该死的和尚,居然敢跑,还有,该死的小三!

天青着,少了血腥,外面的空气极好,一路走,一路毁坏,这世上再没了鬼帝庙。

只是望着连绵钟灵毓秀的山谷,他们地形不熟,要找一个假和尚从何下手,还有那所谓的青傀行者,又是哪方势力,这么大的动静居然都没引他出来。

敌人在暗,她在明,这感觉极不好。

思量间,周围还是投来看戏的目光。

景袖黛眉一沉,翻动着手里的血刃,望着血霄众人,悠悠的道:“眼睛进沙了,不会好好看人了是吧。”敢笑话她。

“唰。”众人齐齐一怔,立正稍息,这是他们主子的招牌动作,每当主子犯错误,王妃拿眼一横,他便会摆出这个动作,到时候王妃就冷冷的瞄他两眼,再不做声响。

刚走出洞口的北云霄一瞧,神色瞬间一狞,死兔崽子们,居然敢做个动作,妻纲是谁都能遵守的吗?

“啊啊啊!”一连串惊呼伴着水花声至远处山腰响起。

正施威的景袖一怔,眸光变化,假半仙的声音,这死神棍又干了什么?

心急,瞬间寻声而去,当然不是担心神棍,而是凤凌。

众人一怔,立马跟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