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0章 什么玩意

鬼帝庙主殿。

这里有镶龙金椅,翡翠玉榻,血玛瑙屏风……每一样都是极致奢华。

上首,类似龙椅的软榻上双耳圆环和尚斜躺着,此时他身上不再是宽大灰袍,而是烫金色的一件华丽袍子,袍子边上用金线绣着水纹,重重叠叠,分外华丽。

此时主殿只有他一人,眼睛半眯着,似在假寐。

就在景袖考虑要不要一刀直接了结了他时,殿口忽地传来响动,很快一穿着青袍的光头男人便跑了进来。

“鬼王,青傀行者说今日不过来了,若是你逼问出凤玉的下落,就先听着,他明日再与你探讨。”男人跪地禀告着,一脸奴样。

上首的双耳圆环和尚听着,神情没有轻松,反而越加阴郁了,明日再探讨?妈的,连凤玉都不关心了,就知道睡老子女人,臭女人,老子迟早也剁了你个贱货。

他满脸阴霾,眸里是嗜血的凶光:“去,把牢里那娘们带过来,不关心算了,老子夺了凤玉他娘的就后悔去吧,顺便把左鬼右鬼给我叫过来。”

男人命令道,头上的血戒疤似乎更红了。

很快,那奴样和尚退了出去。

气氛忽地静了下来,只有香炉里的香草嗤嗤冒着薄烟。

景袖从殿中角落的殿柱微微探出身形,手里的血刃泛着寒光。

“啊啊,鬼王,鬼王……”呼天抢地的声音忽地响起,景袖身形唰的又退了回去。

是一个全身半裸半掩的女人,白花花的肉分外晃眼,来人正是刚刚跟左鬼滚床单那女子。

珠花掉落,青丝凌乱,一身青紫,明显是极致欢爱后的场景。

“妈的,叫什么叫,死爹还是死娘了!”戾吼,满脸凶色,他现在看着女人就烦,都是妈贪慕虚荣的贱货。

女人被一吼,微吓住,反应过来,忽又一头叩在地上悲戚哭喊道:“鬼王,老左死了,死了。”

本一脸烦躁的双耳圆环和尚忽地变色,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唰的冲了下来,一把拎起地上的女人吼道:“你妈的给老子胡诌什么,老左怎么可能死,你她娘的脑袋犯抽了是吧。”

顾不上对方的凶色,女人又惊慌的哭道:“死了,真的死了,刚刚我们俩在**还好好的,老左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一直停不下来,结果没折腾着几个来回他就他就……挂了。”

起先,她还以为这男人变能耐了,结果没想到,这雄风还没怎么振,就嗝屁了,还是个不中用的废物。

女人心里骂咧道,面上却依旧悲戚连连,正好嫂子变心了,她可以乘机……

正想得美时,身子突然被一把甩开,就见双耳圆环和尚对外大呼起:“来人,把老左给老子抬上来,另外让老右和几个管事的全他妈滚来。”

话落,他又一脸凶狠的瞪着地上女人,那里面的寒色似要分尸了她。

死了,死在**?老左什么身体他不知道,再不济也不会干死在**,今儿最好查出来无恙,否则他定要这臭娘们给他陪葬!

地上的女人胆怯着,歪心思也吓的不敢动作。

殿柱后,景袖瘪瘪嘴,哼,没用的东西,她那针可是帮他一振雄风的,要身体的“雄风”全耗尽了,才会人亡,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不过,都叫来更好,省得她挨个找。

很快,一群人便赶了过来,全是光头和尚,晃眼望去像一片灯泡,区分他们唯一的方法便是头上的戒疤,戒疤分了红青黄白三种,红的除开双耳圆环和尚和他身边的右耳圆环和尚及地上的左鬼便再没有了,青色的有五六人,黄色的十几个,剩下的便全是白色的了,这些戒疤颜色像是对他们等级和实力的划分。

“老左,老左!”右鬼不断拍着地上的左鬼,想要喊出点反应。

只是男人一身**,脸色青紫着,没有半点回应。

“妈的!你个臭贱人敢杀老子兄弟。”确定兄弟是真死了,右鬼脸色忽戾,一脸凶煞的站起,就要去拧断女人脖子。

地上半躶的女人慌忙后退,一脸惊悚,脑袋不断摇晃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鬼王鬼王。”此时此刻,女人在意识到危险,她这个所谓的娇艳美人还比不上他们兄弟重要。

双耳圆环和尚并不作反应,也不出声阻止,任由右鬼将怒火撒在她身上。

女人,就是个贱货。

俯身,观察着地上老左的尸体,这女人虽然贱,有句话还是说对了,这老左不是她杀的,因为……她还没有那能耐。

“怎么样?查出了没?”对对面一青色戒疤的和尚问道。

“鬼王,没有,没有痕迹,这左鬼身上一点痕迹的都没,也不是中毒,只是身体虚空,力量皆散,还真像是精尽人亡。”

双耳圆环和尚浓眉一拧,没有痕迹?可精尽人亡这说法他真不相信。

大殿静谧着,只有一旁女人的哭喊声和右鬼的发泄声。

此时,那女人已被脱的全身**,右鬼在她身上不断折磨着。

“让你个臭娘们欲求不满,老子弄死你。”

一出大戏,却无一人观看,似乎这事已发生了多次,众人早就麻木了。

景袖的眼渐渐变得越来越沉,眼前这群人全都没有人性,残暴,血腥,手段凶狠,这哪是和尚,这就是群恶鬼,原来银月洲养的都是这样的畜生。

心火渐升间,起初那奴性和尚忽闯了进来:“鬼王,不好了,那女人跑了跑了,还有那假半仙,都跑了都跑了。”

他连声呼道,殿里的人齐齐一怔,连正发泄的右鬼也抬起头来。

“贱……唰!”双耳圆环和尚满脸狰狞,口里脏话还没骂出,一道光刃忽地飞出,刃风冰寒,里面的戾气是直断他脑袋而去。

从银月洲出来,能作恶多年,哪没有点本事,这人见势极快,身形忽地翻身避开,血刃断了他身上金袍,却没收了他命,只是可惜了他身后的一群秃头,十几人无一幸免。

情势转的极快,众人还愣怔着,双耳圆环和尚已一脸戾气冲了出去,能在他鬼帝殿藏了这么久,还真是能耐。

景袖也不隐藏,瞬间闪身而出,本来就是来收人性命,躲躲藏藏算什么。

她身如雪鹰,双手微弯,暗杀之姿的冲了出去,手里的血刃化作流光,在殿中闪耀。

众人只见几道璀璨红光眼前一闪,再看,已是一地血色,连那青戒疤的和尚都解决了两个。

惊恐,惧色。

“妈的,都愣着干嘛,摆阵。”一提裤子,那右鬼和尚满脸戾气呼道,此时不用装什么仁善,更不用念阿弥陀佛,袖口里的流星毒镖落在手心,狠辣飞出。

这人,也是个使飞器的高手!

与双耳圆环和尚交手的景袖眸子微眯,满脸不屑,这世上若用飞器她称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

就见她袖口劲风一拂,半空飞舞的银兰血刃突然分解,更薄,更快,更是锋利。

每枚血刃对着流星镖飞去,瞬间削成渣。

哼,流星镖?什么玩意!

“妈的,居然是你个贱女人!”鬼王大呼,神色阴霾如鬼,虽然发色改变,可景袖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即使化成灰他也认得,他正愁人跑了呢,居然就自己凑上来。

来得好来得好,他今儿不仅要逼问出凤玉,还要睡了这女人,这么美的贱人,他可是还没尝过呢,正好用来发泄发泄。

一边想着,眼底的**光便更盛了。

与此同时,身后其她的假和尚开始执滚布阵。

景袖见过那阵法的厉害,当然不允许他们建成,一时间,身如鬼魅,停下对鬼王的攻击,直逼那阵法中心。

至于这畜生,留他狗命一会又如何?

手里源力,化作一把擎天刀,对着阵法中心劈下。

只听轰的一声,刚站定的一群秃驴如滚雪球般唰唰从高处落下,毕竟在殿里,这阵法打斗有限制,他们能施展开的阵法也极少,这一下,直冲的他们元气大伤。

要的就是这个时候,无视身后双耳圆环和尚的追击,景袖目标锁定在眼前这些人身上,她歃血暗王一旦认准,那必是有果才回。

血刃寒光生冷着,如翩跹彩蝶不断在她手指间跳动,快的只余虚影残光,而它却极稳,准确的收割着每个人命。

不过两个呼吸,他的刹鬼阵居然去了大半,双耳圆环和尚周身气息更戾了,就见他本追击的身子忽地停下,虎目冲血,周身戾气狂发:“贱人,我废了你!”

身上金袍砰的震碎,露出他非同寻常的肌肉,犹如金刚一般,那肉不但大,还硬,硬如青石。

“轰!”只听地面一身巨响,竟是他的铁拳震碎了半个殿堂,而他身上已涌出大量的白息。

正杀戮的景袖一惊,自是认得这白息,源力,居然是一个源力雄浑的高手。

气氛忽地变得凝重。

他**的上半身通体黝黑,宛如一座泰山朝她压来,压迫感生,就在景袖打算改变目标先杀鬼王的一瞬,一道银光突飞而来,银光如鸿,瞬间架起一道屏障,直迎和尚的攻击,而景袖的身子被迫飞掠而起,落进一个熟悉的胸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