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9章 身入鬼帝庙

假半仙喃喃道,起初还问着景袖,后来变成自己喃喃自语。

他话并没有说全,景袖却已明白他的意思,没错,她就是新的凤后,是她娘亲千般护下的骨肉,可是,并不代表她就要将这些告诉他。

起身,冰冷的落下一句:“我没有火凤玉,从未见过。”

她有的只是青凤,白凤,两枚!

转身便往外走,再不停留。

既然是银月洲的隐藏势力,来找凤玉的,那她就乘着这个山沟地域,端了他们的老巢。

银月洲,我为娘亲的复仇,从这里开始!

身后和尚瞪眼,连忙起身,嘴里不断呼嚷着:“我的铁链,铁链啊。”喊了几句,才发现手腕的铁链哐嚓一声,掉在地上。

这是……开了?什么时候开的?他怎么不知道?

疑惑,却又迅速跟上去,呜呜……终于自由了,不容易啊。

三人行走在牢道上,途中尽是三十平的牢笼,或关着尸体,或躺着白骨,还有些腐烂一半的,念佛之地,居然生着这些东西,讽刺啊!

“你是银月洲的?怎么知道这么多?”浅语落在这处。

假半仙抠着脑袋,嘿嘿道:“曾经在银月洲撞过几天钟,当过几天和尚。”他说话时,眼里精光不断闪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景袖自是不会相信:“那这些人干嘛抓你,上次半夜河道上追杀你的也是这些人?”

“对呀对呀,当时我还把你安全送走了不是?瞧和尚我多仁义。”

景袖嘴角又抽,那叫安全送走?扔路边上不管,被人捡走,后来还生了那么多破事,要不是她福大命大,又有本事,换个常人早就进蛇肚子了。

“我问你那些秃驴干嘛抓你?”

刚以为忽悠过去的假半仙小眼一闪,在景袖盯的他头冒冷汗了好半响才诺诺道:“人家不过是看到他夫人洗澡嘛,和尚我又不是故意的,都大半年了,还追杀呢,有没有人性啊。”

他愤恨着,景袖却听的无语,偷看人家夫人洗澡?这都什么破事,但景袖却敢肯定,这人就算说了一晚上不着调的谎话,这句却是真真切切的大实话。

只有偷看了人家夫人洗澡这种深仇大恨,才会被追杀大半年。

想想,一个和尚却有夫人,这和尚还是鬼帝庙的大师,这消息要散播出去,轩然大波啊!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真真假假,自有辨别。

正聊着,前面忽地传来几道声音。

“嘿嘿,听说那新抓起来的女人长得跟仙子似的,咱们兄弟几个试试?”

“试,必须要试啊,我这一炮可是憋了好久,可早就想打出去了。”

“哈哈,我也是,我也是,咱们一起一起啊。”

“……”猥琐下流的话一句接着一句,隐在暗处的景袖便见五个穿着宽袍,头点戒疤的男人走了过去。

和尚,不可动色?呵呵。

景袖眸眼冷色,从暗处走了出来,向对

面的半仙和尚打个眼色:“上!”

假半仙顿时惊恐,双手护胸,摇头,那意思“和尚我不杀生啊”!

景袖眸眼微眯,也不再管假半仙,瞬间闪身而出,想猥琐她,那就得付出代价!

“嗤嗤……”半空中几道流影闪过,砰砰几声,再看时,刚刚那五个满嘴荤话的和尚已经倒在地上,他们大瞪着眼,并没有立马死去,月刃穿喉断了他们舌筋,话语卡在喉头,猩红的血色从口里涓涓喷出。

指尖拂过银兰血刃上的猩红,像是水滴一般,迅速落下,血刃依旧透明,不见丝毫猩红,在暗夜里泛着冰冷的光泽。

收好血刃,景袖转身即走,一头墨丝迎风而舞,虽穿白衣,此时却宛如罗刹,一个倾国倾城从月宫而来的罗刹,美且妖。

身后,五个和尚依旧痛苦着,享受着死前的礼赞。

假半仙瞧着景袖面无表情的从他面前走过,使劲捂着自己的脸,呜呜……不就去了趟菩提湾嘛,这气场杂就变得这么强了。

月如华,流影穿梭,煞神即来。

而这方,那一身邪气的紫衣美男三人也正好立在索桥崖壁上。

“皇,桥断了,我们怎么办?”借着天边鱼白,青袍男人探了探身看了一眼,道。

墨色带紫的发丝飘扬,华袍上的紫鸢泛着浅光,宛如琉璃的紫眸流光转换,一股邪气暗生:“听说这鬼刹山底有个天然温泉,我们去试试,找不到人,享受一番也是不错的。”

青袍男人瞬间眼亮,神采奕奕:“好呀,好呀,正好走了这么些天,累了呢,这和尚住的地,果然都是穷乡僻壤。”

达成共识,忽略对神兵念念不忘的白衣疯子,青袍男人半拖半就着,三人开始寻找温泉。

而这方。

鬼帝庙。

龙飞凤舞的三个黝黑大字刻在一具高三丈的大理灰石上,深凹的字槽里还有些许猩红色,风一吹,鼻口尽是咸腥。

景袖眸光冷色,瞬间闪身进洞,跟在身后的半仙和尚拧眉纠结,他这是进呢还是不进呢?

一旁的凤凌抬着脑袋望他,反正姐姐说了,让他粘着他,如果他出了事,就找和尚算账。

和尚正纠结着,一道银光忽过,再看时,怀里竟又多了个小鬼头。

“照顾好,有任何差池,唯你是问。”冰冷,凌然傲气。

和尚瞪眼,反倒是一旁的凤凌喜色惊呼:“妖妖!”

“凌哥哥。”脆呼,亲人见面,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寻着声音扑上去。

和尚瞪眼,来回扫过,算了,算了,还是不去了,和尚我今儿就做回保姆得了:“走走走,和尚我带你们泡温泉去,这鬼刹山的天然温泉可是出了名的好。”

天渐亮,云雪白,翠鸟轻啼。

这方,景袖身影所过,血刃飞舞,地上的尸体不断增加,一个坑害无数人性命的地方,勿需留情。

这是处随地貌石洞而建造的暗道,暗道一路安置了无数夜明珠,洞壁上

刻着眼花缭乱的彩雕,每一副都是佛图,从天佛到地佛,还有描绘十八层地狱的彩绘……

这一样样若是放到现代,哪样不是价值连城的瑰宝,只可惜了落在这里,注定是要随人而毁。

景袖并不识路,只有随着感觉走,期间遇到叉口,就随意选择,插入根银针做标记,渐渐有低吟声响起,似女人的娇喘。

景袖凝眉,寻声而去,不过半会便走出了错综复杂的暗道,这是处地下殿堂,大约两百平,殿堂四周布置着烛火,夜明珠,所以可以清晰看清满殿的奢华用具。

金镶椅,琉璃灯,雪莲盏,连屏风都是整块玉石所制,果然是敛宝的地方,比她还会过日子呢,景袖心底感慨着,眼里的流光转换,看来她不应该急着杀人,应该先找找这藏宝洞在哪呢?

淘宝楼要发展,自然需要人力财力,为了她楼的美好发展前景,必须的再辛苦辛苦了。

“嗯嗯……怎么了嘛,今儿怎么这么快,是不是牢里关了个仙美人,你念念不忘,力不从心了。”似娇似怨的嗔声,像是欲求不满。

酥麻的声音弄得景袖打了个寒颤,关闭气息,隐在暗处,悄然上前。

不意外的,是个熟人,那左耳圆环和尚。

两人躺在张玉**,**着身体。

“哎哟,我的小美人哟,我哪有念念不忘了,我这颗心都在你身上了,再说了那可是大哥的美人,我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肖想呀。”俗套的哄女人话,他虽然说着,眼里的光却**邪着,也不知是为了怀中的娇躯,还是……

“哼,大哥的美人,大哥不是有嫂子吗?他敢啊。”柔荑在男人胸膛滑动,一如既往的诱人手法,身子还故意贴近些许。

“呵呵,嫂子?嫂子跟那新来的老男人都不知道滚了多少次床单了,大哥还会想着她?要不是看在跟那人合作寻找凤玉的份上,大哥早就杀了她了。”男人眼里的**光果然浓郁了些,一边说道一边俯身。

女人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眼里一闪精光,装似不经意的问道:“那霄王妃真的有凤玉啊?”

本在**的男人唰的抬起了身,他直视着怀中的女人,似要看透点什么,过了好久确定怀里美人无恙才俯身在她耳边悠悠的道:“不该问的就别问,到时候拿着凤玉我们就可以回银月洲了,你乖乖的,我到哪都会带着你。”

女人叮吟一声,面上红潮翻滚:“嗯,乖乖的,一定乖乖的。”

娇吟喘息响起,确定没有可以利用的消息,景袖瘪瘪嘴,手里露出枚银针唰的朝**左耳圆环和尚飞出,闪身,瞬间消失在这方。

而身后,是娇喘不断,隐隐有暴烈的趋势。

两人兴奋着,却不知自己已在死亡边缘。

鬼帝庙。

自然是有刹鬼的,沿路一个比一个高大的刹鬼石雕立在暗道里,借着微弱烛光,那凶神恶煞的样格外吓人,若是换做常人来此,有些胆小的怕是会直接吓死,而这些放在景袖眼里,就不过是一个个玩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