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8章 一个个真相

“咔嚓咔嚓。”又是两声,手腕脚腕锁链全部打开,景袖立在半仙和尚三米远处,双手环胸,悠悠又道:“是你说呢还是我逼你说呢?”

和尚纠结了,眼底精慧光芒一闪,就见慈眉善目的脸上开始装委屈,卖萌。

有些像平日的将军问景袖要肉包子,摇着前爪使个劲做“恭喜发财”。

景袖嘴角抽搐,无语,只是这招早就被北云霄使滥,她早已产生了免疫力,再说了,就算你装,那眼里还不是一副贼货样。

景袖不再搭理,转身,把玩着手里银针一边往外走,一边悠悠道:“凤凌,咱们走,这老爷爷喜欢待这就让他待这吧。”

凤凌来回打望一翻,思量一瞬,立马跟了上去,爷爷喜欢待就待着吧,反正他要跟姐姐离开,他还得去找妖妖呢。

“喂喂……”瞧着景袖真不再搭理他,半仙和尚急了,他好不容易把人弄来,就这么走了,他可咋整啊,总不能一辈子被锁在这吧。

“说,我说啊。”

背对的景袖嘴角勾弯起,露出个邪邪的笑。

“那我说了,你保证不收拾我啊。”

“好,我保证。”转身,双手环胸悠道,保证可以,做不做得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月光从窗口上落进,皎皎如玉,照在黝黑的铁链上,泛着森冷光泽。

细语一点点落在月色里,景袖的脸也一点点阴沉下来。

半响。

“你是说那几句神神叨叨的话是你教给他们的,让他们骗我来的。”景袖阴沉着脸道,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让人感觉阴测测的。

“嘿嘿,是呀,我跟他们说了,这几句话出口,你保证乖乖就范,瞧,我说对了不是。”半仙和尚得瑟的道,眉目间神采飞扬,光头上的戒疤都闪着光。

他假半仙卜的卦能卜错了?

“呵呵。”景袖嘴角冷笑着,依旧双手怀胸:“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清楚,否则嘛……”一把薄如残翼的月刃落在手中,这月刃与以往的不同,刃依旧宛如新月,透明,只是刃角上的兰花不再是血色,而是一瓣银晖,一瓣血泽,交替生晖,光泽别是寒冷。

假半仙瞪眼,颤抖着手指连身呼道:“呀呀呀,咱都说好了,不开杀戒,不开杀戒呀!”

“呵呵,是不开呀,只不过打算让你半死不活而已,你想象下这刃口划在腿上,一片片血肉被割下来的模样,血淋淋的,再撒点盐粉,那滋味一定很不错吧。”随着说话,景袖缓缓朝他靠近。

知晓她身魂不一的事,还说什么随意卜卦算出来的,这叫她如何信,怎么信?街上随便拉个傻子出来也不会信吧。

这话一出口,连一边的凤凌都听的牙齿打颤,半仙和尚吓的蹲墙角,眼睛瞪圆,恐惧之色,这女娃可是啥都做的出来,连声道:“冷静,冷静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嘴里慌乱念着,怕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念叨的啥吧。

“呵

呵,成佛,我今儿就送你去成佛。”冷笑,身形一闪,银兰血刃瞬间就要断了半仙和尚脖颈动脉。

“啊啊……”只听一阵鬼哭狼嚎,凄厉的哭喊冲刺在夜里,震的人耳膜欲破。

匐在北云霄肩膀的妖妖唰的抬起头,摇着小脑袋迷惘的看着夜空,咦,好像听见谁在哭呢。

只是一心寻人的北云霄太过焦急,未注意到妖妖的反映。

这方。

景袖看着抓着她裙角哭的稀里哗啦的和尚嘴角抽搐的更是厉害。

“呜呜……就是这样的啊,你是天选凤后,整个银月洲的人都知道凤后会塑魂重生嘛,和尚我不过随口编了一两句……呜呜谁知道你这么激动嘛……”悲痛,凄惨,那模样活像是被景袖**了一番。

景袖太阳穴突突跳的厉害,她该说这和尚是运气好,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瞎编?编的丫的这么准,她还真应了他那句话,乖乖就范的跟来了。

丫的,大爷的!

什么塑魂重生,景袖敢肯定,银月洲所谓的凤后塑魂重生跟她的概念完全不一样,她这是自己糊涂,撞了个凑巧。

气,气的不行,转身便走,解锁?做丫的春秋大梦去吧!

“喂喂喂,别走啊,我的锁,我的锁!”假半仙慌忙呼起,瞧着景袖面不改色的打开大牢门,径直就往外走,半仙和尚再次急了:“呀呀呀,你不能走啊,不能走啊,火凤玉在你身上,这银月洲的势力已经开始找你,你出去会送死的呀!”

这一瞬,刚走出牢门的景袖唰的转身回头,暗夜中,她清澈水眸散着皇者威光,专注的盯着他,里面是俯瞰天下的冷色。

正呼嚷的和尚一怔,身体不受控制唰的后仰。

源力注身,凤威已现,岂是常人能挡。

“你这次最好彻底说清楚,否则……”景袖话未说完,面前的铁柱却叮的一声脆响,就见银兰血刃削铁而过,没入对面青墙又回,而眼前的铁柱在肉眼注视下砰的断裂,碎成两截。

半仙和尚的瞳孔忽地缩的厉害,比之前更甚,眼里的光也变的恐惧起来。

细细低语再次响起,伴着月色不断。

“对,姐姐,我之前也听师傅说过,银月洲的势力派了无数杀者隐藏在苍穹洲和风云洲,只要一有凤玉的消息便会出动。”凤凌拧着小眉说道。

景袖眸光一闪深沉,又转首看着半仙和尚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凤玉,谁说的?”

“霄王,霄王妃,两人都是苍穹洲风云洲的佼佼者,你们的动向自是落在有心人眼里,不仅是你们,这两洲人都在银月洲势力眼里。再说了你以为菩提湾那么好进,当年明镜从银月洲逃走,藏身那处,早就有无数势力盯上,只不过碍于明镜好运气,居然占了一处天时地利布满机关的地方无法攻进,否则你以为现在还有什么明镜?”半仙和尚不以为然的瘪瘪嘴道。

景袖眸光闪烁,又问:“那你说的凤玉又是怎么回事?进菩提湾就有

凤玉了?”

“嘿嘿,这明镜是谁,明镜可是当年凤后身边的第一护将,凤后身死,当年一起逃出后来藏身云相府的翁婆也在一年前被找到杀死,火凤玉还是没有下落,这线索自然落在了最后还活着的明镜身上。”

景袖眼里闪着晦暗莫名的光泽,低首,不让这半仙和尚看见她的神情,脑里思考着这话里的信息。

原来翁婆被杀是这个原因,那么当时的她也是受了凤玉牵连了?半响,又忽地想到什么:“等等,你刚刚说的是火凤玉?火凤?”

“对呀,怎么了?凤后是火凤玉的唯一继承者,当年她逃走后,火凤玉就不见了,这火凤当然是她带走了。”

景袖专注的盯着半仙和尚,似想透过他的神情看出些什么,过了好久,景袖才红唇一启,冰冷的问道:“这天下到底有多少凤玉?”

这一出口,本神情悠闲的和尚脸色忽地一怔,他盯着景袖,嘴里结巴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怎么知道?”他明明没详替凤玉的事,这人却知道凤玉不止一枚,难道难道……

“我问,你答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银兰血刃在假半仙腿上滑过,**裸的威胁。

半仙和尚哭丧着脸,呜呜……他后悔了,后悔施计让这人来救他了,他就应该锁在这里,一直锁着,锁到发霉,也好过把这一个个秘密全叨咕出来。

佛说,出家人老实话说的太多,下辈子容易娶不到媳妇啊,呜呜……

细语不停,道着所有。

景袖一点点听着,这是第一次了解到有关银月洲如此多且重要的信息,所以她格外用心。

凤玉共有五枚,青白紫火蓝,传言凤玉上拥有无尽源力,拥有三枚凤玉者可进入银月洲一个叫“天地道”的地方,“天地道”埋藏了大量财富,且藏有无数可以提升源力的丹药珍宝,更重要的是那里驻守了一支神馗天兵,传了百世,千世,其力可横踏天下江山,当然只有拥有所有凤玉者,才可以调动这支天兵……

故事听起来像神话,给景袖一种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神龙满足愿望的错觉,但是,她心中却万般清楚,这种最缥缈虚无的东西才是最诱人贪念的,无数的财富,力量,还有天兵……景袖甚至能想到那里的人每天都存着一种怎样的心思,寻凤玉,无休止的寻凤玉,而她便落在这个消息风暴的中心。

现在消息应是没有彻底扩散,毕竟私心每个人都有的,若是等消息彻底扩散,她的杀戮之路才真真正在开始。

银丝散着光,随着月色照下,正一点点变色,此时的景袖如仙,身上渡着光辉,即使身处牢狱,也是一身铅华。

半仙和尚眸光闪烁着,隔了好久才嗫嚅问道:“丫头,你是不是凤后遗留下来的……当年传言凤后被奸人害死了腹中骨肉,拖着残身逃走,不过我是不太相信啦,否则那明镜姑婆怎么可能救你,连唯一的藏身地都甘愿毁了,那顽固婆子可是只忠于凤后,若不是新主现身,她会这么决绝?”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