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7章 险中安

黑幽幽的一片,指腹摩挲的地方还算光滑,感觉像是什么特意修建的密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的眼睛都有点被黑暗侵的酸痛,依稀的白光才时隐时现出现在百米外。

“姐姐,姐姐……”揉揉眼,凤凌急声道,漆黑不见的小脸兴奋着。

“嗯,”景袖也看见,轻应,一把抱起凤凌:“走。”身形加快,仍然如魅,即使黑暗,她也能闻见路的味道,暗王自有暗王的方法。

不过几个呼吸间,两人已到了光口,这是道石门,石门悬空,下面置着圆台,像是现代的旋转门不断转悠着,所以这光线才时隐时现。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门后的景色却不是一致的,一会是间石屋,石屋中心放了口棺材,墙上赫然写着个血淋淋的“死”字,一会又是座阁楼,里面全是些精美器具,墙心刻着个飞龙舞凤的“生”字,感觉就像让人选择,进什么门便是怎样的下场。

“妈的!搞什么鬼!”弄不清这里面的意思,景袖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若是她猜的不错,这门后要么布了什么幻阵,要么就是用什么奇珍异宝折射改变了影像。

她云景袖可没有闲心跟这些玩,放下怀中凤凌,黑暗中,素裙无风自起,裙角血兰开盛,青丝飘扬,双手凝聚雷霆之力,眸光暗沉,携着威严霸气。

选择是吧,她云景袖偏偏不选!

轰!

风云之力冲击,旋转石门碎裂,罡风带起一片尘扬削过,待烟尘散去,哪见什么“生死间”,一道密室,一道近九百平的大密室,像是占了整个山心,宽阔的无法想象是如何能力才造了这惊诡之地。

一把抱起凤凌,景袖抬步便往里走,黛眉冷色,满满的不屑。

哼,生?死?这天下谁也休想给她决定!

拳头大的明珠落在四周,将密室里的景色照的清清晰晰。

石佛,遍眼石佛,这石佛却不像是庙里那般慈眉善目,而是各个手拿利器,一脸煞色,看起来不像是佛,倒像是鬼,一群来自地狱的刹鬼。

地面上刻着无数盘综错乱的纹路,搞不清是作何用出。

景袖淡眼一扫,便知这刹鬼共有七十二具,黛眉一拧,直觉不好,这些石雕刹鬼的眼神太过阴霾,好像正盯着她们。

想法刚落,就见四周的七十二座刹鬼齐齐动了,轰隆声不绝,竟手执利器朝她们逼来。

刹鬼虽是死物,可这七十二具齐动,还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更何况,景袖可不觉得这些死物就比活物好对付了。

果然,就见逼上来最近的一具手执火矛鞭,口张似能吞进山河的刹鬼忽地一道烈火从它口里碰出,烈火嗤嗤,直冲景袖面上。

还好她见势极快,身形一个空翻跃到火刹鬼身后。

却是还没站稳,密密麻麻的箭矢又扑上,后方又是刀刃,流镖……更甚至连噬心毒都有。

绝色倾城的颜阴沉的恐怖,一群死东西就像要她命,做梦!

一手掩住凤凌口鼻,银针插进耳后,瞬时又取了下来。

源力,

冲身而出,煞气逼的地面烟尘噗的一下蔓起。

只听这片轰隆作响,似要震碎这些石刻刹鬼。

却不知这些死物都用什么所做,景袖源力所过,竟未奈动分毫。

惊色,正充斥在面上,只听耳边凤凌脆呼焦急响起:“姐姐,地上,地上的线,这些石雕是依照线走的!”

景袖一望,眸子瞬间亮起,这些不断移动的刹鬼石雕果真如凤凌所说。

手腕力量凝聚,毁不了身,那就断了你们的路!

只见地面似有一道白光铺地而过,烟尘蔓延,咔嚓碎裂的声音,地面开了无数道口子,这些口子又翻卷起,破坏着地上的纹路,不过片刻,地上本来的纹线彻底毁坏,似乎是路线被阻,本移动的刹鬼石雕不断颤抖着,有些碰在一起的,直接互相摧毁。

轰隆隆,视线所及一片狼藉,景袖两人落在角落,正松口气,眸眼又忽地变色,只见地面忽地开了道六丈大口,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急速毁灭着,而洪水惊浪瞬间灌入密室。

两人根本逃无可逃,瞬间就被水浪卷起,随着塌陷的密室,毁掉的石雕不知道沉到何处。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景袖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有抱紧怀里的凤凌寻找踏脚处。

只是水浪翻转急快,又有石块不断砸下,如此自然之力,岂是人力可挡。

其间一道三米长的青石板落下,准确朝两人处砸去,景袖眉眼大慌,水中身子一个急翻,将凤凌牢牢护在身下,以背迎石。

“姐姐……”

水里,凤凌呛着口,依旧惊呼着。

这方,又穿过一道山谷的北云霄忽地停下,他凝望着远处忽然惊飞起的山鸟,心不可遏制的慌跳。

“哥哥,怎么了?”

北云霄未答,而是身如银电,急速的朝那片飞去,映着身后的烈日,身影有些慌乱不稳。

夜色,皎皎月光透在山间,照出的明明是一副隐世仙境的景色,却各人一种森然地狱的感觉。

密室,一地阴湿。

“爷爷,姐姐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沙哑的哭腔。

“没事,没事啊,一会就醒了,那些人可不会让她这么死了哦。”随着说话,铁锁链嚓嚓晃动的声音不断,透过窗口的朦胧月色,只能看见他反着月光的光头和一身漆黑的宽袍。

“咳咳……”

两人说话的当口,咳嗦声传来。

凤凌瞬间迎上去:“姐姐,姐姐,你醒了。”

“丫头,你没事吧,和尚我还指望你救我出去呢。”

景袖脑袋正昏昏沉沉的,耳边是凤凌担忧的声音,没事就好,他没事就好,心刚落下,一道熟悉的声音又落入,景袖脑里唰的一怔,这声音,不是……

清澈水眸唰的张开,透过月色可以亲眼看见里面凝聚的血红杀光:“假半仙!你这个该死的王八羔子!”

没错,假半仙,那个手拿白旗,神神叨叨给景袖算了两次运势的和尚。

难怪她又这么倒霉,难怪她又弄得这么狼狈,这瘟神

,这该死的瘟神和尚!

怒火迸发,身子冲出,手里凝力就要撕碎了他。

嗤拉,铁索晃动的声音,纤细的手腿皆是被臂粗的铁索锁住,动作一滞,又因为受伤,刚刚凝聚的源力散去,而刚刚还蹲在景袖身边的半仙和尚唰的闪开,嘴里连声念叨:“别冲动啊,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啊。”

而景袖的身子冲在离他一米远处,再也无法前行,力量一散,纤细的身子被拖回倒地,实在狼狈。

“姐姐,姐姐……”

“咳咳……”咳嗽,急呼,混在这片,让人分外难受。

待月隐在云中,又从云中落出,光线一暗一亮的转换。

半仙和尚看着地上的景袖再无躁动的迹象,才小心上前,手足间也是铁链晃动的声音,不知道从哪掏出个盒子,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这里还有枚雪莲丹,你赶紧吃了,咱把内伤养好,才能逃出去是不?”

待和尚靠的近了,本安静无动的景袖唰的抬起了头,纤腕聚力,只听夜空上一声凄厉的“啊!”惊响,吓的山间鸟兽逃窜,回荡了好久。

待月再次暗下,这方。

半仙和尚缩着脑袋蹲在肩膀,不断拍着胸脯,嘴里不断念叨着:“幸好,幸好,老朽我早有准备,女人不可信,不可信啊。”

若是可以看见,一定会看见此时景袖阴沉得恐怖的脸,只是,现在月光太淡,只能看见一双泛着血光的水眸,像只潜伏舔伤的暗狼,随时等待出击。

“姐姐,别打了,爷爷挺好的,你瞧,我胳膊上的伤就是爷爷给包的。”凤凌清脆的声音落出,小脸担忧着,他不懂,爷爷还是挺好的,看起来还很担心姐姐,姐姐怎么就这么大火气呢。

“对对,我挺好的,我包的,我包的。”半仙和尚急忙着也道,生怕景袖还发怒,人家不过算了两道实话卦嘛,咋就这么念仇呢,再说了,他卦还是朴的挺准的嘛。

景袖淡眼扫过凤凌手臂上,黛眉微蹙,心神忽地静了下来,闭眼,调息,是她太过不理智了,居然被这和尚气的这般,仔细想想这人好像也没犯什么错,只是被这霉运给逼急了。

不过……下次他这乌鸦嘴再念,她定手撕了他!

看着景袖似真平静了下来,半仙和尚又探出身来,嗫嚅道:“那个……雪莲丹,还吃不,我可是特意为你留的。”

这话一出,正调息的景袖唰的睁开了眼,阴测测的道:“特意为我留的?”

呃……

小眼一缩,半仙和尚忽地抬头望月,啥没听见,他啥都没听见。

地上的景袖忽地站起,一步步向着半仙和尚靠近:“你说还是我逼你说?”

半仙和尚身子一颤,望墙角又缩了缩,没事没事,她碰不到我,嘿嘿。

正想着,铁链晃动的咔嚓声响起,就见站在他面前三米外的景袖不知从哪拿出一根银针,这银针比普通的粗上些许,针头还微弯着,银针插进铁链锁孔,似有清脆的咔嚓声。

就在半仙目瞪口呆中,景袖右腕上的锁链已经取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