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6章 和尚,慈悲

最前首的双耳圆环和尚一怔,眼里闪过晦暗莫名的光泽,未言,只是低首转着佛珠嘴里连声念着佛偈。

景袖双眸一眯,暗生煞气,她这辈子上辈子都最讨厌这些自许为道的“佛”,什么天则,什么不可为,什么罔顾生灵,满口仁义道德怜悯天下,可实际上就整天坐在庙堂上,随意念两口佛语,收着无数百姓的血汗钱,实际上他们为天下苍生做过什么?

真正的佛不是这般当的,至少不是说着仁义大道行着鄙陋之事。

山间的路总是难些,青石斑驳,荆棘灌木,华贵的衣袍逐渐落了些彩,众人却去无心顾及。

日升日落,连行七日,期间皆是丛林休憩,只是偶尔瞧着一两处草屋的地方,众人会歇歇脚。

这草屋应是鬼帝庙的势力所建,因为守屋的人皆是一个个和尚,看着这五十僧人迅速跪拜行礼。

青山壁崖,险栈暗道,穿过一个又一个,轻云雪雾,景致虽美却也险。

此时,众人又站在一处铁索桥桥口,铁索桥不过半米宽,手臂粗细的铁索,两边用两根铁索作护栏,下方仅用一根铁索作垫,忽略那些缠在铁索上近乎枯朽的木板,也就是说这整个桥才三根锁链,这哪是过桥,这简直就是走钢丝。

更重要的是这桥上烟雾弥漫,视力可见的地方不过两三米,下方山谷里的风啸声正呜呜传来,可见其高其远其深,阴冷危险的气息充斥在众人心中,眉羽狠狠皱起。

“妈的,你们这什么鬼地方,上个山还要走这破玩意,这要一脚踏空摔下去怎么办!”白峰舞着风云砍刀大喝着。

这一语道出众人心声,如此索桥,若是走上去,不说能不能安全过去,万一这些个死秃驴想动手灭了他们,只需手腕一挥,这铁索一断,他们哪还有命。

“阿弥陀佛,施主莫躁,这索桥定是能过的。”左耳圆环和尚道,他低喃间,转首向一弟子示意,只见那宽袍弟子点首,足尖一点,落上索桥,踏着轻盈步伐,缓缓步入浓雾中,索桥未摇晃半分,定如神针,更重要的是那弟子是双手合十,没碰两边铁索护栏半分。

这……

众人眉羽皱的更深,不是为了这索桥,而是为眼前这群和尚,光是一个弟子就有这般本事,试问,若是现在真打起来,他们可有胜算。

这也是景袖所想的,黛眉深拧,浓浓的不悦,她的直觉是自己掉入了一个坑中,想要抽身却已难了。

“天翼带所有人回去,马上!”难,不代表不做,明知有险,却让他人送险,她,做不到!

“王妃!”天翼惊呼,满脸不敢置信,都走到这了,让他们回去,是不是真的有危险?这些秃驴是不是真想害他们?

只见景袖眸眼微眯,盯着眼前的双耳圆环和尚一字一句道:“我们不去了,谁也不去了,有些东西不知道也罢,烂在肚子里也挺好的不是。”

想让她乖乖就范,做梦!一个异魂秘密罢了,她就不信这天还真能收了她!

那双耳圆环一怔,精光矍铄的眼唰的睁开,宛如有道佛力,要压住景袖的戾气。

“对对,走走,不去了,都不去了。”谷玉呼道,就要赶人,身后的血霄军也开始往回走。

“唰!”一道光影突来,快的不过个眨眼。

“妖妖!”天翼惊呼,就见一道暗影众人身后一闪,瞬间遁入铁索桥上,消失无踪。

“找死!”景袖满脸戾气,手腕凝聚风云之力,就要冲出去,一道身影先她而出,银光一闪,顿见北云霄消失在雾色里,急追那抢走妖妖的武僧而去。

下一个呼吸,就见桥的三根铁索猛地摇晃起来,欲坠。

“云霄!”慌呼,景袖身形如光,瞬间也闪身消失在铁索桥上。

“主子,王妃!”惊呼,天翼等人脸色大变,也要追去。

就见定立在原处的双环圆环和尚双手聚力对着血霄众人拍下:“今日接客已到,众位施主请回。”同时,他身后的五十僧人犹如潮水般退去,他们不是踏上铁索桥,而是隐入雾中,好像从山尖上跳下山谷了一般。

宽大的灰袍一舞,双耳圆环和尚瞬入浓雾,不见踪影。

一切快的不过电光火石间,最尾上反身往回走的血霄军还未弄懂怎么回事,便已成定局。

茫茫雾色,哪见景袖北云霄两人。

“他娘的!”粗口,煞气汹汹,白峰一脚就要踏上铁索,却被天翼眼疾手快一捞,大呼:“小心!”

只听远处一声脆响,摇晃的厉害的铁索砰的一声碎裂,就好像是被内力震碎,断成了无数块,索块落在山谷间,带起的呜呜风声传了好久,久的都辨不出下面是何地形。

“主子!王妃!”嘶喊,响透山谷,众人神色呆怔,还是天翼反应最快,连声念道:“没事,一定没事,他们就是想引王妃来,不会让他们出事的,找,快找,断了索他们也没法过来,所以一定还有路,一定有!”

谷玉一怔,恢复些理智,对,不会出事的,有路,有路,找,找!

众人忙活起来,在这片翻找,过了好久又响起白峰惊呼声:“凤凌呢!”

一血霄军一怔,不确定的道:“我刚刚好像看见他去追那个抢妖妖的和尚了。”

惊色,弥漫在心中,慌忙行动,容不得半点耽搁。

这方正手捏一秃驴脖颈的红尘三仙满脸凶色:“说!带哪去了,老子可没心情再继续赶路了,你们让他们上山来干嘛,给老子说清楚。”

走走走,都走了七天了,胭脂都用完了。

和尚被掐的喘不过气,却是满眼通红,一脸硬色:“不不……知道。”

“呵呵,还是个硬骨头呢,不知道是吧,老子让你不知道。”桃花眼煞色,五指间忽地生出股白息,白息透过僧人皮肤,瞬间蹿入身体,下一瞬,和尚满脸青紫,整个心脏处一涨一缩着,好似被吹着气,又抽着气,那诡异的起伏,让人忍不住怀疑似乎下一刻,这人的心脏会彻底爆开。

极致的疼痛,让僧人瞬间瞳孔放大,缴械投降,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死前的折磨。

“说,我说……”

“呵呵。”红尘三仙冷笑着,没染

胭脂的薄唇一样血红,透过密林缝隙投下的阳光,显得异常冰寒。

一把甩开,红尘三仙背手而立,桃花眼暗沉着。

地上身体扭曲的僧人喘着微弱的气息说道:“去去……鬼刹谷了,金俑大师带他们去鬼谷了。”

“目的?”

“霄王妃手里有凤玉,所以所以……”

不等僧人说完,红尘三仙瞳孔唰的放出寒光,纤腕一撩,僧人又落在他手中,他擒着对方衣襟,满脸戾气的道:“你们怎么知道!”寒,寒的可以冻了人骨,麻了人灵魂。

“半半月前……一群衣服绣着月亮的人上山,找了师傅,师傅……”

不等他说完,红尘三仙指尖一收,白息刺入心脏,那僧人轰然倒下,眼珠之还大睁着,依旧是刚刚讲话的神情。

没见血色,却已收了人命。

密林透下的暗影中,红尘三仙一张脸阴沉的恐怖。

待风静,云止,阳光暗下,地面只留一具尸体,荒凉的躺在林间,似乎已闻到死人的味道,三两只尸鹫盘旋在上空,等待肉腐。

这方。

被断了铁索桥,景袖身子不断下坠着,怀里抱着凤凌,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手里的匕首不断在山壁间划出道道深壑。

妈的,能掉两次崖估计也只有她了,更可恶的是这次比上次惨,完全看不见周围的情形,就连她每次下刀的地方都要思量好久。

身形一点点减缓掉落的速度,下方依旧听不见见底的石音。

就在这一当空,似有一道:“起。”穿谷而生。

景袖眸色一寒,居然是那双耳圆环和尚的声音。

下一瞬,便见她们身子一滞,似乎落在了什么蚕丝网上,蚕丝网兜住了她们,忽地掀起,把她们如粽子般裹了起来,景袖强忍住挥匕断网的冲动,她道要看看这些个鬼到底想做些什么。

网抓住她们,在半空三百六十度翻转了几圈,拐了个方向,猛地一滞,回弹,顺着某跟铁索急剧滑动起来,景袖抬眼看去,是一个圆形环叩,她们犹如坐山车般被急速送到另一方,只是这山车滋味不太好受。

待景袖两人停下,视线所及是一片黑暗,分不清是白日还是黑夜。

“姐姐,这哪呀?”怀里凤凌浅声问道,声音也不算害怕,只是好奇。

断了身上的蚕丝网,景袖一点点站起,这些人应该是没想用网困住她,否则也不会用这么简单的蚕丝网了:“不知道,我们走看看。”

拉起小身子,一点点摸着四周前进。

凤凌是四小仙童的老大,平日也格外成熟稳重,跟着景袖一点点前行,也不喊累。

这方,北云霄望着地上的和尚尸体,一脸冰寒。

“云霄哥哥,我们怎么办,姐姐会不会有事?”怀里妖妖问道。

轻拥,安慰道:“不会有事,哥哥不会让她有事,我们去找姐姐,一会就能见到了。”转身,步入山洞,那里阴沉沉一片,洞口还摆放着干枯的白骨,不知放了多少时日。

和尚,慈悲?呵呵,笑话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