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5章 出发鬼帝庙

“阿弥陀佛,施主一身杀戮,还请随我们走一趟,洗清身上孽根戾气。”最左边左耳带环的和尚说道,与平日那些满口救苦救难的和尚一样,这人也是一口仁义大道。

景袖清澈的水眸一沉,满脸戾气:“洗清身上孽根戾气?哼,你们是什么东西,有资格管我云景袖的事!”

那左耳带环和尚一听景袖凶语,并不动气,而是转着手中佛珠连声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样子,好像要施展什么法术,就地要把景袖显出原形似的。

景袖一瞧,浑身止不住的火意,哪来的一群秃驴居然在这里神神叨叨,有病是吧!

手里劲风一生,落在面前的银霄长枪三寸外,长枪附上劲风,忽地嗡嗡转了起来,执枪,就打算削了这群光头。

忽见,最中间那和尚忽地闪身一出,整个身子犹如一道金佛虚影冲出,口里微张,犹如自九天而来的梵音瞬入她的耳里。

“尔非尔身,尔非尔魂,身魂不一,杀伐戮天。”

景袖执枪的手忽地一怔,瞳孔放大,那里面的惊色似凶涛骇浪。

就在这一瞬,那双耳圆环和尚身上的金佛之力唰的一下落在景袖手腕,手腕吃痛,银霄长枪碰的一声落在地上,嗡嗡颤抖。

“袖袖,怎么了?”最先感受到不对劲的北云霄唰的飞身上前,轻拥住景袖,满脸担心,刚刚袖袖的神色太过复杂,让他忍不住心头狠狠一跳,居然让袖袖呆怔丢甲,到底发什了什么?

刚刚那一幕,他们并未听到这和尚念了什么,只是看着他的口动了一瞬,袖袖便满脸呆滞了。

景袖神情还惊诧着,被北云霄一唤稍稍拉回些思绪,她并没有回答北云霄的话,而是拧眉成川,死死的盯着那双耳圆环和尚,红唇一启:“你什么意思!”冰冷,寒如刀芒。

那双耳圆环和尚却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闭眼,手里转着佛珠,口里不断喃喃着:“阿弥陀佛。”

用与之相关的东西勾起她的心神,却又不说,这感觉可恨可恨呀!偏偏她还不能动手,因为这个秘密太过巨大,大的她不容有任何意外,如果,如果……她魂散离去,北云霄,淘宝楼,这里所有的一切……怎么办?如何办?

她赌不起,所以……

“好,我随你们走,洗清戾气,除掉孽根!”景袖说这话时近乎咬牙切齿,眉羽间的寒色浓郁成霜,威胁住她云景袖的,这些人还是第一个!

“什么!王妃你要随他们去!”谷玉惊呼而出,天翼等人也是一脸诧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妃会同意,这……怎么可能?

这一瞬,北云霄的神色暗的恐怖,他什么都未言,只是揽过景袖的额头,轻柔一吻:“你在哪,我在哪。”

景袖眸光闪烁,点首轻应:“嗯。”他们本就该在一起。

金阳当空,雀鸟天边飞过。

一行人随着和尚离开,另人意外的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居然是鬼帝庙,那个传闻敛宝到极致的地方,这些和尚居然来自那里,匪夷所

思,实在匪夷所思。

待这方刚刚离开一刻钟不到,血霄军营又迎来几个陌生面孔。

三个男人,三个如画中仙人般模样的男人。

“你们霄王妃呢,叫她出来,我们找她说点事。”温雅又带着点霸道的语气,一身穿青袍的男子道,袍上绣着大片翠色青竹,气韵还算温和。

啸云大将军扶额,汗水不自觉沁满额头,实在是最中间那紫衣男子的气息太过压迫。

邪龙,这是条紫色邪龙,他身上穿着绣着紫鸢的华袍,面上明明没有情绪,他嘴角却好似轻勾着,一头深黑带紫的墨发在空中飘扬,明明什么都没做,他周身的气息已经邪魅摄魂,这是一个由骨子里都散发着邪气的男子。

啸云大将军沉定下思绪,又向紫衣男人身边的人看去,这人穿着白衣,眸眼布满血丝,神情呆滞着,啸云大将军隐隐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若是景袖在此,定是一眼认出,疯子,白衣疯子,那个缠了景袖好一阵子非要神兵的兵器痴狂者,不过后来被景袖以材料不够,需要找材料为由打发走了。

“问你话呢,霄王妃呢,咱们今天就跟她聊聊,探讨下欺骗与人生。”青袍男子又道,语气很是温和,可这细想一下,里面的寒意更是悚人。

擦擦冷汗,啸云大将军还是决定坦诚的道:“走走了。”反正他们也不一定找得到,若是在这翻了血霄军营就不好了。

“走了!”大呼,微微不满,好不容易千赶万赶,还是没碰上?

“去哪,说!”

“跟一群和尚走了,我也不知道啊。”方啸云又道,偷瞄着中间那男人神色。

只见男人神色未变,还是一身邪气,仿佛未听到他说什么一般。

“皇,怎么办?走了?跟和尚走了,说不定是鬼帝庙那群秃驴。”

啸云大将军一惊,这怎么就猜出来了?

只见那紫袍美人拂一拂华袍,薄唇弯起,露出个邪邪的笑容,语道:“既然走了,那就只好再去找了。”话落,转身即走,邪影落在天幕中,自成一道别致风景。

身后,青袍男人一愣,立马转身跟上,走几步又似想到什么,一把拉住还怔怔发呆的白衣疯子,横铁不成钢的骂咧道:“走啦,瞧什么瞧,被人骗了还不知道,还神兵呢,我看就是个捣火叉。”

白衣疯子布满血色眼微微闪烁,露出些不满,也没有说些什么,就这般半拉半就的被拖走了。

天边云色如烟,待过了好久,啸云大将军还盯着那几道身影,似魅似仙,这些人到底有何目的呢?

正思索间,就听一声凄厉的“啊!”唱响天空,红尘三仙一脸阴沉的从远山上冲了过来。

“北云霄呢!北云霄呢!”嘶吼,一身枯草,头发凌乱炸开,兰花指都气的哆嗦,昨儿半夜被北云霄挑衅拼酒,那男人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居然三杯不到,就弄的他脑袋发晕,肚子嗡嗡乱叫。

一夜啊,整整一夜啊,他都在远山上

的茅坑和营帐间来回跑,头沉,还拉肚子,那感觉简直可以用不死不活来形容,后来还直接在远山上的茅坑旁睡着了,当他醒来,看着那一地景色,那滋味,那感受……不可用一言一语道尽啊。

叉他大爷的战神,叉他大爷的霄王,这阴险卑鄙的下流胚子,他小三今儿不摁死他,就不姓三!

再次拂一拂额,啸云大将军心道这也不是个善茬,颤颤惊惊的道:“走了,王爷走了。”一边说一边指着天边。

“什么!那王八羔子走了!去哪了,去哪了,还有小袖袖呢,怎么一个人影都没见着,将军美人呢,这个时候是该做眼保体操了……”噼里啪啦,瞬间念了一串。

啸云大将军嘴角抽搐,慌忙指着天边道:“走了,都走了,走了好一会呢,跟群和尚走了。”

“什么!”小三儿又是惊呼,粉袍一甩,以怪异的姿势飞掠在半空,急追而去,实在是拉的太久,这下身空虚,嘴里还骂骂咧咧道:“靠!丫的别以为躲到和尚庙,老子就放过你了,自己出家还敢拉着小袖袖,连狗都不放过,渣呀,渣渣呀!”

风吹过,即将迎冬的草渐渐失去生机,隐着生晖,等待来年的绽放。

这方,四国边境,众人已经马上进入青洪山境内,那里是古临地界的一方山土,却因为山高及鬼帝庙的势力盘踞,满山方圆百里,没有一处人烟,若是偶尔见到一两个人,那也必是赤脚宽袍行走在山间的和尚。

与和尚一起赶路,自是没有马匹车辆,就算有也走不上去。

五十个和尚各分一半,一半在前,一半在后,而景袖等人便在中间,看起来有些像被发配边疆的囚犯。

“姐姐,还有多远啊?”小妖揉揉困盹的眼,忍不住问道,都走了好久了,连水都没有喝的。

不等景袖回话,一旁的北云霄俯身,一把抱起小妖:“是不是累了,哥哥抱着你走,睡一会好不好。”

怀抱太过温暖,小妖点点头,便匐身在北云霄的肩膀。

景袖看的心疼,刚刚已经知晓如此赶路还的七天七夜,这些小家伙肯定受不了,蹲下,替小小拂去脸上尘埃温柔的道:“小小,要不你们和‘壮志凌云’回军营等姐姐好不好,姐姐过阵子就回来。”

不等小小回话,刚在北云霄肩膀睡着的小妖忽地惊醒,瞪着迷蒙的双眼,急呼:“姐姐,我们要去,要去,小妖不累了,我们继续赶路好不好。”说着,就要挣脱北云霄的怀抱。

“对,姐姐,让我们跟你去吧,我们能走。”小小急道,是姐姐带她们出来,让她们感受到温暖,她们不想离开姐姐,不想再让姐姐受伤。

“是呀,姐姐让我们跟你去吧,我们可以照顾小妖妹妹们的。”其中最小,曾经跟小妖打架的凤云说道。

看着几人眸光里的祈求,景袖哀叹口气,忽又眸生冰寒,望着队伍最前面耳带双环的和尚冷道:“大师,你最好给我说个所以然来,若是到了地方,你还是闭口不语,就小心我云景袖掀了你们的和尚庙!”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