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4章 谁给你们的胆子

“我说话你听不懂是吧!让你去陪赫天将军,居然还在这,想要是吧,肖想是吧,我今儿就随了你的愿!”脸色狰狞,撕拉一声,将齐沐芯胸前的衣服撕碎,尖口利牙瞬间就咬上齐沐芯脖颈。

血腥,如兽。

齐沐芯大惊,绝美的容颜上又隐隐带的期待。

刹羽几人一见,对视一眼,迅速退了出去。

夜色正是浓郁,草色生着夜寒随着晚风轻曳着。

不过半会,营帐这方便生起异样的声音,只是那语声中又带着凄厉,痛并快乐,冲击着夜色每处角落。

一甩身下赤着的身体,还沉寂在春韵脸色红潮的齐沐芯咚的落到地面,尘埃沾染上雪白肌肤,颇有些觞美人的韵味:“主上。”贝齿轻咬,她款款的道,声音柔的能听出水来,里面的情愫浓的如蜜。

只听,头顶。

“来人,带出去,送到众将营帐去,就说主子赏给他们的,另外把妃儿给我叫过来。”冰冷无情,宛如雪山上埋藏千年的冰石,即使阳光笼罩,也化不开它坚硬寒冷的锋芒。

既然有将军夫人不当,那就做个禁脔玩物吧。

地上的齐沐芯唰的抬起头,眉目间全是不敢置信,反应过来听到什么,猛地磕到地上:“主上,芯儿错了,芯儿错了,主上饶命,饶命。”大力的一下,额头瞬间磕破,鲜血顺着脸颊流下,化着血梅开在身体上。

画面凄厉而美。

齐沐昭的脸色却无丝毫变化,反而瞳孔中的寒芒更甚了。

这一当口,被暗卫传话的妃儿已经走了进来。

她眸光盈盈,身着雪纱长裙,眼角描着兰花,容颜精致,一举一动都是风情,黛眉凤目间又隐隐藏着傲气,若是恍惚一看,竟跟景袖的气质有半分想象。

看着帐里情形,妃儿神情一闪错愕,忽又变得恭敬叩礼:“主上。”

血瞳的光一闪,深邃的复杂,半倚在床榻上的齐沐昭招招手,道:“过来。”

女子很快走上。

“不行,贱人,滚,滚!你不能靠近主上,不能。”地上的齐沐芯受了刺激,就要去抓妃儿,却被女子轻巧一闪,避开,她轻蹲在齐沐昭榻前,唤道:“主上有何吩咐。”

话刚落,身子猛地被齐沐昭一扯榻上,胸膛压上,一吻落在女子跟景袖长得极像的眼角上:“妃儿原来这么漂亮呢。”

画面**暧昧。

被换妃儿的女子正错愕着,一旁一道劲风突来,竟是齐沐芯一跃而起朝她扑来。

“贱人,贱人。”脸阴的恐怖,好似丧失理智的疯婆子。

只是她身形还没碰上,被齐沐昭一个甩手,身子如破碎的琉璃娃娃瞬间飞落在帐口。

“我说带出去,没听到吗?”冰寒,森冷。

下一瞬,帐口刹羽身形落下,一声“是”,拖着齐沐芯**的身体飞了出去。

夜,迷离,远方是凄厉的嘶吼,而这处是娇艳的喘息。

被送给众将,那日子会好过吗?

不一会儿

,在营帐最角落的地方,便传来凄喊。

这可是齐沐芯公主,是绝色美人,哪个男人不会偶尔肖想肖想,如今得了机会,身在军营久未尝雨露的男人还能把持得住。

夜,暗沉着,百样滋味。

到了后半夜,正当齐沐昭揽着妃儿睡的香熟的时候,刹羽声音忽地帐外响起:“主上,沐芯公主杀了十三个天御军,逃走了。”未想到,那女人居然如此刚毅,被折磨的那般居然还能逃出去,他派了十个杀手沿路截杀,居然还被逃了出去,刹羽心头微微惊讶着。

血红的眼唰的睁开,冰寒的恐怖,居然敢从他这里逃走,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半响:“不管。”一个残身女子,还能翻出怎样的天,不让他遇到就好,让他遇到下次可再没性命了。

一夜折腾,天边开始露出鱼白。

此时,便在离千盛营帐百里的地方,一道身影缓缓从坟地里爬了出来,松动的土移开,尸虫沾染了雪白身子一身,腐尸肉沾在她的脸上,她却像是不见,泥土染的深黑的手臂一点点翻开面前的尸土。

血混着腐蚀的味道,空气难闻的刺鼻。

“哈哈哈……”癫疯的笑响在夜空,眸阴暗的恐怖,这是个恶鬼,这就是个从地狱爬出来准备索命的恶鬼。

云雁天边飞过,今日的边境阴冷着。

耀天军营。

“怎么样,有疫情发生吗?”

“没有,暂时没有,南郡十八城池附近都暂无病例。”天翼禀道。

景袖微松口气,心微微落下,就怕有疫病爆发,到时遭罪的还是百姓。

“不过,王妃,据消息说,十八城池昨夜涌进一批武僧,他们执棍念佛一宿,今日早上离开南郡,说是要找王妃你,驱驱你身上的戾气孽根。”天翼又道,连他听到这个消息都莫名,和尚怎么跟王妃干上了,仁义也不是这么仁的吧,那十八城民的死稍微用点脑筋也知道谁放的火呀,怎么就算到王妃头上。

景袖一听这个消息,错愕一瞬,黛眉深深的拧了起来,武僧?要驱戾气,除孽根?有病吧!

正纠结着,帐口唰的冲进道影子,就见白峰喘着粗气,急急吼道:“不好了,不好了,咱王爷跟一群和尚打起来了!”

唰!素白袖腕一拂,景袖惊的站起,天翼也是一脸肃色,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这方。

耀天军营中心。

近五十武僧正舞着长棍同北云霄交手着,他们穿着灰袍,各个光头戒疤,面色严肃,武僧力足,每一个下脚,都有一道劲风带着风云之力震的地面沙尘蔓延,他们排着阵法,力量更是凝固加深,宛如一道斩不开的金钟罩扣在地面,彼此游走的间还带做金光,犹如天佛之力。

就见落在半空的北云霄手中银霄长枪一舞,长枪带起银光狠狠朝地面的和尚袭去。

地上本散开的和尚这一刻身如闪电,唰的站在一起,成八卦圆形排开,手执长棍,舞着“乾坤八卦”的姿势抵上北云霄的攻击。

强力相撞,北云霄的力量

竟像是遇到一面无形屏障,唰的被反弹冲回,琥珀眸光一闪,惊色,身如长鹰,飞身避开。

“妈的,老子弄不死你们,想动我媳妇儿!”手里银霄长枪再舞,幻化着风云之势,力量提升,弑天之招,就要横扫了这群秃驴。

刚刚还是金钟罩的阵营,唰唰变化,飞空,成三角锥形排开,犹如十八铜人阵里铁盾阵,只是这个更大,足有五十,长棍一舞,直迎。

景袖刚到此处,便见着两方相撞,力量宛如两道飓风之力,卷着沙尘满满,九天惊云,一道似金佛坐定,一道似银龙长啸,两个霸者,盘踞在半空,争穹夺势。

“住手!住手!”景袖大呼,眸光变色,急急飞身,就要帮北云霄出手。

只是力还没凝聚,两方已经一撞冲开,就见大地如有一道狂风袭来,那些个营帐的帐篷被这力道冲击撕开,马匹嘶昂,挣缰而逃,士兵翻倒,手里的兵器唰唰砸下。

一片混乱,就连地上的烟尘都弥漫了好久。

景袖瞬落在北云霄面前,一把扶起被金佛之气冲倒在地上的北云霄:“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事?”

“咳咳……”男人不断咳嗦着,不是被伤,而是被这烟尘呛的说不出话来,暂歇了好一会,才喘得过起来,气血顺畅,就见他手里银枪一舞,恶森森的骂的:“妈的,这群死秃驴,看老子不挨个削死他们!”

有力气骂人,那就是没事,景袖微松口气,眼眸忽又寒了起来,只见她纤腕一挑北云霄手中银霄长枪,身如鸿鹰急速飞出,携着雷霆之势对着刚刚站起还未来得及布阵调息的五十和尚一舞,银光越过沙场,冲上,强力化着血凤对着众人一声长啸。

宛如血凤夺天,声喝苍生。

就见天空一道道流影飞起,五十人砰砰的掉在各处,金佛气彻底散去。

一侧,恢复气息的谷玉由衷感慨:“还是王妃够气势啊。”

天翼点首,肯定的道:“是呀。”

身后北云霄瞪眼,心中微微非议,半响又摸摸鼻子,好吧,媳妇儿有气势就是他有气势,无所谓啦。

景袖纤腕飞动,手中长枪在半空化出看不清的流影,待停下时,银霄长枪锵的一声,没入地面,枪声嗡嗡颤抖,整个地面都颤抖着,雪白长袖一拂,双手背负,樱唇冰冷一启,道:“谁给你们的胆子,来我血霄军营闹事!”

这一声,更是气贯山河,震的每个人心中巨浪翻滚。

烟散去,大地只留倾影,风华灼灼,俯瞰天下。

风拂过,五十僧人一一站起,就见从他们队伍身后缓缓走出三人,这三人一个阔耳脸圆,一个方脸尖额,还有一个鼻高目深,三人都穿灰袍,唯一的不同,他们的袍上绣着金线,头上的戒疤也是红色。

其中更让人诧异的是他们打着耳洞,食指宽的金色圆环挂在他们耳上,左边的那人带着左耳一只,右边那人右耳一只,中间的那人则是带了两只。

随着他们走路的动作,圆环沉甸甸的摇晃着,仿佛要把他们耳朵坠下来一般。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