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3章 南宫祁华之狠

眸眼轻转,血瞳在暗夜下如妖娆罂粟绽放,扫过刹羽手上的银针,未言,黑袍随风一扬,抬步,没入暗夜中。

这方。

女婢替南宫祁华施针,尖如细毛的银针插进臂腕血脉,就见本漆黑的手臂缓缓变色,深黑消失,恢复血色。

“殿下,有效,有效。”女婢兴奋的道,精致的容颜急切着。

南宫祁华一直阴沉的脸稍微好转,十八座城池换一枚银针,也不知道这买卖划算否?

风吹过,待南宫祁华调整内息确定无恙后,俊美的容颜又变得温润如玉,看得身边得婢女眸光灼热。

“殿下,现在我们怎么办?还跟千盛合作吗?”一婢女温柔的道,眸光凝水。

南宫祁华回首,望着身后的血霄军营地,眸眼微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过了好半响才道:“川澜那边有消息了吗?”

几人一怔,其中一女婢迅速应道:“汉尔·菁华公主已经回国了,下月就会举行王位继承仪式,到时候汉尔·菁华为王与耀天结盟,我们就更翻不了这天了。”

“哼,翻不了这天?就算我同意,你以为齐沐昭会同意!”蓝袍一甩,流光化龙,气息异常冰寒深沉,甩袖离去。

这方。

一边整理着桌上的公文牒,谷玉一般惋惜的道:“王妃,你咋就这么轻松就把解药交出去了呢,要我说啊,应该再刁难刁难他们,上次他们追杀我们时可是一点没留情啊。”

食指轻叩桌面,一边看着地图,景袖一边不以为然的道:“兔子逼急了是会咬人的,你以为这两人就真拿我的毒没办法了吗?他们不是解不了,只是等不及而已,再说了,你以为他们是单纯来要解药的?”

“等不及?不是要解药?”谷玉一脸错愕。

不等景袖回答,天翼就拍着谷玉的肩膀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道:“红妖姑娘要继承王位了,川澜将与耀天联盟,若真等到那天,你觉得这帐还能打起来吗?天下又是三分,至少十年难起战事,他们以解药之名,来探我们虚实,来观我们兵力,来生应局之策。”

谷玉听的一愣一愣,半响才恶狠狠的道:“妈的,阴险啊!”简直就是两狐狸精,也忒难缠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五十座城池呢,还收不收?”

一个暴栗子敲谷玉脑袋上,景袖教育道:“收啊,干嘛不收,屯兵养马,修养生息,有个城住,总比睡荒郊野外好吧,另外,天翼你制定套安民政策,告诉城池里的流民,归顺我耀天后,所有政策一律不变,同我耀天子民享有同样的权利,顺便找批人去安稳民心,散播些有利耀天的流言,你们记住,安国必先安民,得民心才得天下。”

众人听得心血翻涌,一腔热忱,好一个安国必先安民,得民心才得天下,如此仁义之策,堪为大国之道呀。

身后,北云霄不断的替景袖揉捏着肩膀,眸中星星璀璨,他家袖袖,就是这么棒。

“至于我们嘛……”景袖想想,又道:“调兵动身,

出使川澜,恭贺菁华女王上任。”她家的红妖女王登基,她这个主子怎么能不去捧捧场呢。

川澜,草原狼国,她可是很期待呢。

身后,北云霄一听,瞪眼,揉肩的动作猛地停了:“袖袖,咱们说好回去成亲的!”成完亲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生小袖袖了,那多美呀。

呃……景袖眨眼,她有说过吗?

“好啦,成亲随时都可以成,这女王登基可不是每天都有,咱们先去看看好不好?”拍着北云霄脑袋,景袖哄宠物一般道。

琥珀眸光闪烁,水花渐生。

“走,谷玉,咱们过两招,最近我研究了套剑法,好像挺适合你用的。”景袖呼道,逃也似的飞出营帐。

谷玉一听,顿时兴奋了,上次王妃教了白峰一套刀法,那小子实力可是大涨了,王妃还会剑法,好呀,好呀!

两人一前一后,一溜烟便跑了出去,连四小妖也迅速蹿了出去。

帐里,天翼北云霄瞪眼。

半响,天翼安慰道:“主子,没事,王妃没说不成亲了,只是晚成几天,没事没事。”话落,也身形一闪,蹿了出去,上次解婆娑毒,王妃还会控魂术呢,他可得好好跟王妃研究研究。

身后,北云霄盯着摇曳的帐帘半响,才轻叹口气,缓缓坐下,取过一旁笔墨,写道。

便见素白的宣纸上迅速落出笔走龙蛇的两个大字。

“景袖”,由字看心,便知这一笔一画里的情义。

“汪汪……”两毛茸茸的爪子突然伸出,就见将军哈哧着舌头趴在案桌对面,自从菩提湾里,北云霄三跪将景袖救回,将军对这人的态度就改变了些许,能对主人好的,才是它将军值得善待的。

“怎么样?我写得好不好?”

“汪汪汪汪。”还算可以。

“嘿嘿,你一定觉得很好对不对,那是,我北云霄可是堂堂耀天战神,可比你强多了。”

“……”将军无语,一个跳跃翻上桌子,就见毛茸茸爪子墨里一沾,摇头晃脑的在剩下的素白宣纸上蹦跶。

一翻折腾后,身子一跳,落下案桌,甩着尾巴,昂首挺胸的斜睨着北云霄。

“汪!”哼!

那小样,很是傲娇啊!

琥珀眸子轻转,抬眼看去,便见素白宣纸上一副脚踩梅花图,要枝有枝,有花有花,虽然抽象了点,可是颇有一番意境啊,拧眉,心生不爽,丫的,他堂堂战神,居然让只狗比下去了。

月色皎皎,外面剑术切磋的正是兴头,帐里,一人一犬的画梅比赛也很是激烈。

这方,一片宁静之色。

反观,今日南宫祁华刚交出去的十八座城池,却是一片哀鸿。

“烧!”蓝袍迎风而舞,南宫祁华身立城墙,望着茫茫月色,明明是温润如玉的面吐出的字却格外寒冷。

身后,一婢女拧眉,道:“殿下,这些城里的流民还没散尽,是不是等他们……”

“烧。”一字,冰冷无情,买卖,

他也会做,想让他南宫祁华亏本,这世上谁也休想。

女婢拧眉,很快退下,殿下的命令,总是有原因的,今日这十八座城池的亡魂,要怨就怨到耀天霄王妃头上吧。

火色,很快烧起,迎着风,越吹越大,不知为何,到了后半夜,无数身着暗衣的人影落下,他们守在城门口,禁止任何一个人出入,若是强离,那就是挥剑断首。

一个烧死,一个被杀,不留一人活命,总之满城硝烟,人命无数。

南郡十八座城池,古临的一大盛地,硝烟弥漫,掩了曾经的繁华,只留残石焦土,尸香满城。

当景袖等人收到这个消息时,已是第二日的午时了,此时,南郡十八城上的烟火还没散去。

“妈的,狠呀!好狠呀!”白峰愤恨道,手里的风云砍刀不停来回晃悠,神色汹汹,恨不得现在冲到古临宰了那假脸太子。

众人表情也是沉重,十八座城,全烧了,连人命也不放过,如此嗜血的人心,比齐沐昭还来得恐怖。

景袖眸光深处隐隐透着伤色,面上却没有表情,看不出情绪,她早就知道那男人不是善茬,可也没想到会如此凶残,到底是世间人看错了他,还是他太过深沉,隐瞒了世间人。

过了今日,全天下都会知道有十八城池的人因她而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罪名实在太过沉重。

许是天公生怜,到了午时三刻,天空乌云急来,一场大雨浇下。

众人正为此庆幸着,景袖的眸光却变得更加深沉。

看来这川澜还得过些时日去了。

“通知南郡十八城池附近所有城池,立马准备风寒痢疾等药,投井清河,从南郡贯川河流下的水源全部停止使用……”命令一道道颁布,像是风雨欲来。

天翼等人不解:“王妃,这是……”

“如此大规模杀戮后,尸体火烧又遇大雨,三日后必腐蚀生虫,到时候地下的水源会沾染上尸毒,必会产生瘟疫。”古代的瘟疫不好控制,她必须做到防患于未然,否则,以等疫情爆发,就不好控制了。

天翼瞬间便理解到其中深意,神情一肃,急忙命人去办,心中暗叹王妃的心细如尘。

此时。

同样颁布命令的还有千盛一方。

血瞳流光,修长的指尖摩挲着纸上的佳人,齐沐昭嘴角轻勾,道:“真没想到,这祁华太子居然比我还狠呢。”

“主上,我们呢,我们要不要再添上一笔,若是三十二座城池也送上,那这霄王妃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呢。”鬼子拐阴沉着脸道,神色还惨白着。

“呵呵,这怎么行呢,这可是我送给你们未来主母的礼物呢。”

“砰!”话刚落,帐口一阵茶盏碎掉的声音,不知何时,齐沐芯站在帐营前,她神色慌乱惨白着,一边收拾着地上碎片,一边慌张的道:“主上赎罪,主上赎罪。”

血瞳一刹寒光大绽,黑袍一拂,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地上的齐沐芯唰的落在他手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