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2章 谈判,就该有谈判的态度

望着眼前的女子,齐沐昭和南宫祁华的眸眼齐齐变色,惊艳,灼热,深邃……一一闪过,虽然早就听闻她容貌改变的传言,可这一刻亲眼见到,还是忍不住为这倾城之貌悸动。

丑颜时一身才华横溢,惊绝天下。

倾城时一身风华灵韵,更是让人心神追随。

还有那银发三千,落在她的身上,一点都不显得突兀,反而觉得本该如此,她云景袖就该如此特别着。

两人心头忽地生起些怪异情绪,追悔,懊恼,躁意……理不清,道不尽,只知道难受着。

“怎么?沐昭太子,祁华太子大半夜就是来吹凉风的么?若是喜欢这外面的凉风,我让人搬两张软榻睡下可好?”清哑的讽声响起,是北云霄出声,他精致的眉羽间生出团黑气,为两人眼底的情绪不满着。

一怔,两人回神,才发现自己居然失态了,他们身为人中天龙,居然看一女子看得失态,这要传出去,可笑,可笑。

撩起背负身后的袍袖,黑光,蓝晖半空滑过,宛如浩瀚世界里的长鸿,逐一走进营帐。

两方对立,一方稳坐,另一方站立,这营帐里除了上首两把太师椅再没多置椅子,意思不言而喻,就是给你们千盛古临难堪!

营帐的气氛严肃着,却谁都没有出声,仿佛彼此前来,不过是为了比赛对眼,彼此的眸光皆深邃着。

景袖半靠在太师椅上,眸眼微眯,更是不做任何反应,身上的傲然之气挡不住的外泄。

未言气先起,这是她们的场子,那就得按照她们的规矩来!

“妈的!你们什么意思,连点待客之道都不懂么,下人是死的么,不知道搬两张椅子进来么!”最先忍不住的鬼子拐冲出来呼道,他神色狰狞,本就凹陷丑陋的脸此时像个魔鬼一般,让人一望,就觉得十分讨厌。

居然敢这么对他们主上,可恶,可恨呀!

大帐两角,被称为下人的谷玉天翼眼皮微抬,谷玉冷冷的道:“不好意思,我们血霄军穷,买不起椅子,就这两把,各位爱站不站,不喜欢就回去。”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群杂碎今儿是有求而来,还想坐椅子,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没日没夜截杀他们,现在没冲上去捅你两刀,已经很给面子了好不好。

“你!”鬼子拐怒色,就要谩骂,被身边的刹羽一挡,拦住。

谷玉翻着白眼,一脸不屑,有本事冲上来啊,老子正愁找不到理由动手啊。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若你们先动手了,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要坐椅子啊,这我们军营还真是没有,不过草垫还是够的,来人,送两张草垫进来。”把玩着手里酒盏,景袖悠悠开口,低首转眸间,自生一股灵韵。

收到命令,外面候着的血霄军立马哒哒跑开,很快就寻了两张草垫进来。

草垫青灰色,圆形,盆口大,上面还沾着露色,看起来像新编的一样。

两张草垫一一落在齐沐昭,南宫祁华面前,血霄兵很快退了出去。

一个高高在上,一个低匐在地,犹如君

臣之位,俯首为弱。

“妈的,贱人,老子杀了你……”气的红眼,鬼子拐周身煞气直升。

“砰!”

下一瞬,就见一道银光飞过,鬼子拐砰的一声,身子一百八十度翻转狠狠撞在地上,胸血翻涌,噗的一口猩红血液。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的不过个呼吸。

又听,头顶冰冷的声音落出:“养了个畜生,就好好看着点,这狗嘴若再乱喷,我不建议替沐昭太子宰了这狗东西!”是北云霄,他挺身站在上首,俊颜上一片寒光,眉羽间的凌然之气,似乎要把鬼子拐千刀万剐。

敢骂袖袖,找死的东西!

一直蹲在角落的将军美人不干了。

“汪汪……嗷呜……”你丫才狗东西呢,不要侮辱我们狗好不好。

像是理解到意思,一旁天翼接声:“不是狗,连狗都比不上,就是个杂碎,怪胎。”

鬼子拐因为一张半凹的丑脸曾被无数人骂过怪胎,这一出口,气的他心血翻涌,想要说话,却吐不出半字,嘴里涓涓流着鲜血,几个呼吸间,他瞳孔猛地放大,身子颤栗,彻底昏死了过去。

“鬼子!”刹羽急忙上前查看,检查一番,确定性命无恙才对齐沐昭禀道。

微招手腕,刹羽很快命人抬出去。

发生这般事情,从头至尾齐沐昭和南宫祁华神色都未变过,淡然,傲气,仿若未见一般。

上首,景袖瘪瘪嘴,暗叹无趣,这两人太聪明太冷静,那她这戏唱出来给谁看?

“说吧,什么事?”正一正身,景袖冰冷的道,早谈完早睡觉,她可没闲心跟这些个伪君子玩。

瞧着景袖态度转变,齐沐昭南宫祁华眸光齐齐一闪,也不拐弯抹角。

黑袍一拂,自生一股风华,齐沐昭道:“还请霄王妃将解药赐给在下。”

他话一落,帐外帐内的血霄军齐齐一怔,齐沐昭中毒了?

景袖眸光一闪,把玩着几缕银丝,悠悠的道:“哦,这话说的我就不明白了,沐昭太子中毒了么?我怎么看不出来?这解药怎么在我这呢?难不成是我下的毒不成?”

不等齐沐昭开口,一旁南宫祁华沉脸接声道:“霄王妃,明人不说暗话,这是不是你下的毒大家都清楚,还清交出解药,大家有商有量。”

不是?怎么可能不是!与北云霄一战后,他们不出三个时辰就开始气血翻涌,这翻涌来势极快,犹如洪潮一般,一但发作全身抽筋绞痛,更可恶的是这毒也不是一直都会发作,每个半个时辰来一次,折腾的他们几乎是内力衰空了。

一日一夜,寻遍了无数医者,无解,完全无解,就连毒源都查不出。

是他们太过大意,居然中了这一招,可恶呀!

“呵呵,有商有量,怎么个有商有量啊?”指尖轻叩桌面,景袖悠悠的道,交易嘛,她可是不会作赔本的买卖。

角落谷玉天翼对视一眼,眸中惊色,难怪王妃说等,原来是早占先机,压根就不用废一兵一卒就能达到目的,这布局,妙呀!

夜月落

在云层中,微探出头,割地赔款的买卖正在进行中。

南宫祁华温润如玉的脸变得阴沉,咬牙切齿,狠呀,真真正正的狠呀,南郡十八座城池,这人还真开的了口!

“怎么,祁华太子不同意么?不同意也行啊,你若卸甲去袍,背负荆条,在我们营帐外跪个三天三夜,这城池也就不用给了。”点点手边的军用图,景袖悠悠的道,说了要报宫门等候之仇嘛,若要跪了,这城池还真好商量。

跪等?这天下人谁能做到,果然,意料之中,宽大的袖袍一甩,带起一鼓劲风震碎帐角青松盆景,南宫祁华阴沉着脸道:“给!给你!”

景袖冷眼一横,什么如玉太子,道貌岸然的东西,比不上她家云霄个脚趾头。

似感受到景袖的情绪,正挺身站在景袖身侧,作坚强后盾的战神一脸傲色,呸,什么玩意儿!

一旁,天翼谷玉迅速腾笔研墨,宣纸铺开,草书为证,印章,公文,交接……迅速进行。

“沐昭太子呢,咱们怎么算?”转首,又像一旁齐沐昭看去。

血瞳凝望着景袖,光芒流转,深邃,专注的似要看透景袖灵魂。

黛眉微蹙,这人的眸光太过夺人,就好像暗夜里的吸血鬼盯上了猎物,让人身体自发的不适。

便在心躁间,一道无形的气息笼罩住她,似有万般银光越过她唰的冲了出去。

银光撞入血瞳,强者交锋,自是风云之势,就见这方天地犹如地颤般嗡的一声。

交锋来的突兀,去的也极快。

黑袍银衣飞舞,谁也不让。

北云霄的瞳孔深邃嗜血,作为男人,他当然懂这血瞳里面的意思,这齐沐昭生了心思,生了夺人心思。

血瞳微眯,寒光如冰一闪而过,转首,不再看面前的北云霄,对着景袖薄唇一启,道:“三十二座城池,我送你三十二座城池!”

这一出口,连身后的刹羽也错愕了。

三十二座城池,这……

景袖黛眉微拧,对于齐沐昭的做法莫名烦躁着,她是打算对这人狮子大开口,可她的话还没出,这人就如此……这种感觉,就好像千般寻找的东西,突然被别人送到面前来,对方还一脸心甘情愿。

不好,非常不好!

只有北云霄眸里聚起凌厉寒光,周身杀意更加浓郁了。

三十二座城池,他用三十二座城池向袖袖求婚,这人送三十二座城池给袖袖,这意思……不言而喻,不言而喻!

似想明白这其中深意,一旁的天翼也拧着眉。

夜月深邃,人心难猜。

当一系列繁琐的公文交接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未用一兵一卒,一夜未过,就收回所有失地,抬手间,又多得五十座城池,耀天的版图急剧扩张着,隐隐有称霸为帝的趋势。

两强国鼎力的局面悄然发生变化,从势头上来看,此时的耀天已独占鳌头。

“主子,这针要试吗?不会再出问题吧。”月夜下,离开血霄军营三百米外,刹羽担忧着道,那女人不会再施什么诡计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