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1章 下马威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数落,待整个营帐众将都被挨个点名后,整个大帐已经只剩下惊骇震撼了。

从两洲局势,到各城情形,布军排阵,安马整粮……甚至城中流民百姓的安置,都被她一一道来,如此繁琐复杂的关系,她到底是如何一日便知晓全局,如此深远广博的眼光,居然生在一个女子身上。

巾帼不输须眉!巾帼不输须眉呀!

咕噜灌着茶水,化解喉头干涉,身旁北云霄心疼的揉肩垂腰,连声道“辛苦,辛苦”。

无视已经成为摆设的战神,谷玉腰上青玄剑一抽,赫然站起:“王妃,我这就派一万兵马出战,不出三个时辰,就能断了安平岭的拦截,杀到金昊,收回城池。”

这万般精密的布属,听的他心血澎湃,仿佛只要出手,就能收回城池,凯旋。

众将也是热血,纷纷请缨出战各地。

景袖却身形一靠软榻,手指叩在桌面,一身闲适:“不,我们现在不出战。”

“不出战?那干嘛呀?”风扬疑惑接声。

“等,我们等!”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等?这要等什么?

北云霄和景袖相视一笑,不语,心中却万般清晰。

这一日,整个四国的边境都格外安静,像是战事远去,连练兵声都听不见。

到了暮色,暗王之师与血霄之师直接在营地里干起了架,天下第一神兵,今儿非得分出个主来。

营帐里,全是起哄吆喝声,三千暗王之师对三千精英血霄,这架,公平。

景袖立在不远处,观察着场上情形,心里思考着如何才能把自己这支队伍更加强大,三月战事,已经把他们身上磨练出了雄风,可面对强悍血霄,还是少了点凝聚之气。

血霄军毕竟多年,身边兄弟都谓亲人,自然行动起来都是心有灵犀,要让王者之师做到这点,还是得需要时间的磨练,当日子久了,有了过命的交情,那么就不会分你我了。

“袖袖,你的王者之师身上的衣服都是你制的么?你也给我的血霄军整一件吧,这些小子跟我这么久了,还没几身好看的衣服呢。”身后,北云霄声音落出,这人,也是个爱兵的首将。

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拿出,景袖回首,道:“好啊,一件一千两,看在咱们熟人的面上,打个半折给你,五百两一件,三十万兵马,自己算多少银子哈。”

话落,往主营帐走去,强兵必先利器,乘此机会,就给她的王者之师再好好改造一番吧。

身后,北云霄瞪眼,脑袋唰唰算着。

一道声音先他落出:“爷,是一万五千万两,不多,属下就先在这谢过爷了。”垂首,天翼恭敬的道,生怕他们的无耻主子反悔,转身对着周围士兵急忙呼道:“将士们,听好了,咱们爷要给我们换新衣裳了。”

这一呼,就跟过年放鞭炮似的,整个营地噼里啪啦炸响,有些个激动的,直接飞过来,对着北云霄一拜:“谢谢爷,属下可是想新衣服想好久了,正好若战事年前停了,属下就穿回去给我媳妇显摆显摆

。”

“呃……呵呵,呵呵……”干笑,一万五千万,不知道国库够不够呢。

五百两一件,贵?景袖出手,必是精品,那还真是不贵!

这方,北云霄正为银子的事伤感着,就听一声“滚”咆哮惊天,是红尘三仙的声音,郁闷的心情瞬间转好,倍棒。

正行到这方的景袖,瞧着一群群披头散发,衣裳凌乱从小三营帐里跑出来的大妈瞪眼。

朝一边缩在角落的啸云大将军努努嘴,问道:“这是干嘛呢?”

啸云大将军颤颤惊惊擦掉头上冷汗,回道:“王爷说这三仙公子喜欢有夫之妇的寡妇,所以就命属下去找了些来,这些个女子都是已婚过死了夫君的,不会有什么麻烦,所以就送了过来,哪知道……”他指着正冒煞气的帐篷,意思不言而喻。

呵呵……有夫之妇的寡妇,景袖嘴角抽搐,无语。

夜一点点来,今夜风声徐徐,像是夜里狼啸,似乎昭示着有什么大事将临。

就在众人架火温酒的正香时,一声“报”从天边传来,由远渐近,马蹄一路踏起沙尘,一瘦小个子的士兵单膝对着营帐外的北云霄跪下禀道:“千盛齐沐昭太子来访,送美酒千斤,要求与霄王妃一见。”

他话刚落,天边又是一声“报”,同样来的风尘仆仆,跪下,道:“古临祁华太子来访,送粮草万吨,要求与战神一见。”

身后,帐帘挑开,景袖一身月牙长裙走了出来,薄唇勾弯,悠悠的道:“来了呢。”

北云霄拧眉,点首,忽地眸闪绿光,对着传令官呼道:“你回去告诉齐沐昭,就说美酒太少了,我要钱,八千万两。”

那瘦小传令官一愣,还是迅速领命离开。

北云霄又转首,盯着另一人:“去,你也去这么说。”

那传令官也很快离开。

身后,谷玉戳戳白峰,暗道:“咱爷真是高呀,这么快就把银子弄到了。”

白峰点首,还颇肯定的道:“是呀,不仅如此,还赚了一千万两,发家有道,发家有道呀。”

夜月下,北云霄一口白牙展露,亮蹭蹭的。

景袖暗翻白眼,德性!

皎月,就在众人为齐沐昭太子和南宫祁华太子深夜来访的事惊讶一瞬时,又彻底被北云霄的诡异要求惊愕到了,更诡异的是,两声“好”字回禀,弄得众人彻底不解,这两太子怎么这么老实?

月色,风吹大地。

血霄军整军排列,缓缓分站两边。

以齐沐昭和南宫祁华为首,各自三十人从天边缓缓而来,没有骑马,没有带兵器,更甚至连盔甲都没穿,这般姿态,就像是来休战求和的态度。

风卷着镶金边龙纹的黑袍,齐沐昭依旧一身狂傲邪魅之气,只是血瞳深处的光更红了,精致的眉宇间凝着一团黑气,怎么也散不开,就好像被什么鬼魅的东西附体一般。

他从夜色中来,身后是鬼子拐刹羽双斧王三大副将,几人一脸暗沉,煞气凝聚。

一侧,水纹蓝袍依旧铅华,南宫祁华俊容

上依旧挂着温润如玉的浅笑,只是眉宇控制不住的微皱,脸上的笑容显的僵硬生冷,他的身后尾随着五个女婢,一身百叠罗裙,翠绿烟衫,步态轻盈,所过无尘,让人一望,就知深不可测。

两方前来,虽是一副卸甲求和的姿态,可彼此间的戮意心照不宣的释放着。

随着他们走过,血霄军众人围上,手执长矛,一副杀气汹汹的姿态,恨不得冲上去戳这些人几个窟窿。

主营帐前。

不见北云霄和景袖的身影,反倒是四小妖挺身立在帐营前。

瞧着他们行来,小妖手腕一扬,拦架。

“钱呢!”人小却是气大,整个小脸都是煞气,战神哥哥说了,今儿要到钱了,就教她们一套银霄枪法,到时候让她们也上阵杀敌。

“什么玩意!让你们大人出来说话,我家主上不见小孩。”鬼子拐双手凝聚着劲风,汹汹吼道。

他话刚落,半空突然冲出道两道黑影,是将军美人,只见尖利牙口对着鬼子拐一咬,撕拉一声,那人手臂竟被活活死下块血肉。

将军全身毛发炸开,爪刃勾在地面,双眸凶色,嘴里不断嗷呜着,这是要报仇,报那一刀之仇,敢伤它,敢烧它主人的楼,那就得付出代价。

两犬夹击,四小妖拦架,只是个照面,便见了血。

鬼子拐疼的脸冒虚汗,就像动手灭了这两畜生,身后刹羽一捞,及时拉住,摇头,示意冷静。

妖妖上前一步,小手力量凝聚,对着地面就是一拍,就见百米之内地面忽地摇晃,发出轰轰声:“给不给,不给就滚!”

大吼,虽是小孩,那也是能力震山河的小孩,岂能让人小觑了。

营帐内。

景袖轻抿手中薄酒,向北云霄淡扫一眼,不错,教的不错,就该有如此气势。

收到表扬,北云霄眸光奕奕,那是!

帐外。

南宫祁华的脸微青,被一畜生一小孩给了下马威,这滋味真不好受,反观,齐沐昭像是未见一般,对着身后刹羽招招手,薄唇微启,道:“送上。”

领命,刹羽立马上前,掏出身上所有银票。

八千万两,确实有很厚一沓,妖精捧在手里数了好久,半响,才转身问道:“这是多少钱一张啊,我看不懂啊。”

小小闪身上前,一把兜在怀里:“不管了,先拿着。”又转身朝南宫祁华呼道:“你的呢,给不给?不给就回去,姐姐才不见你呢。”

咬牙切齿,连一向的假脸都忘记装了:“给!”

很快,又是一沓,死个小家伙抱着一堆银票,跑回营帐里。

将军美人嗤呜的对着众人警告一阵,才转身也往营帐走去。

这时,立在营帐两边的谷玉天翼拉开帐帘,对着众人一个招手:“请。”虽是请,里面的寒意却似能凝出冰来。

营帐,灯火通明,将里面的情形照的清晰。

北云霄景袖正坐上首,一脸闲适,不见丝毫紧张,两人绝世风华的气韵却已充满整个营帐,灼的人移不开眼。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