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0章 震场训军

青山连碧云,草色成一线,风声萧萧,鸟鸣凄凄,边境的景总是带着点莫名的哀凉。

就在血霄军众人各自忙活着手中军务的时候,一声可称惊天地泣鬼神的嘹亮之音响起。

“呀呀呀……”

只见,不远处高坡上,粉衣随风狂舞,红尘三仙撤着嗓子嘶唱:“呀呀呀……奴家叫三仙了呀……呀罗喂,小三儿的三了呀……呀罗喂,小仙儿的仙了呀……呀罗喂,红尘有三仙了呀……呀呀呀……”

节奏,韵味,气势……每一样都杠杠的。

歌声嘹亮,传上九霄,惊醒整个军营。

就连正睡得酣畅的将军一个瞪腿吓醒,以为敌军来袭,扯着嗓子对着四周汪汪狂吠。

“玉哥哥,桃花哥哥在干嘛呀?”揉揉困顿的眼,小妖从帐篷里迷迷糊糊走出来。

打着哈欠,谷玉伸一伸懒腰,摸着小妖脑袋和蔼的道:“没事,没事,桃花哥哥失恋了,需要发泄,理解,理解哈。”

偏着小脑袋,眨巴着大眼,似懂非懂。

“喂,要不咱们上去劝劝?”一旁白峰探过头,窃声道,好歹是族民一场,不能就这么断了情分呀。

谷玉拿眼一斜,道:“怎么,还想叛变啊?”

白峰瞬间猛摇脑袋,就要急表忠心,就见刚刚还严肃的谷玉瞬间嬉皮笑脸,一巴掌拍在他肩上,笑眯眯道:“好,我帮你去劝劝啊,你可别忘了我的封口费哦,五百两,一文不少,你记忆的事我可是一个都没说哦。”话落,甩着手,兴高采烈的去找小三。

身后,白峰瞪眼,恶狠狠的样子暗骂:“吸血鬼!”

手心忽地多了柔软触感,就见小妖拉着他眨着灵动大眼道:“白峰哥哥,什么失忆的事呀!”懵懂,单纯,若是细看,就会发现那大眼珠深处冒着精光。

这方。

一曲歌完的小三整理着衣袍,就打算再来一曲小三升级版。

“小三儿啊,咱别唱了行不?失恋不可怕,可怕是失心疯呀。”

转身,粉袍如蝶飞舞出光芒,妖娆的兰花指翘高,小三一脸“你个毒舌嘴”的神情盯着谷玉呼嚷道:“你才失心疯呢,你全家都失心疯,你丫全全家都失心疯!”

抠抠耳朵,谷玉不以为意,反正他从小孤儿一个,全家都不知道在哪呢,手臂一伸,就去揽小三:“好好好,我失心疯,走,哥们我今天教你点爷们儿的发泄方法,别整天娘里娘气的,跟个臭老娘们似的。”

身形一闪,精巧躲过,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谷玉身子忽地一个弯曲,腰上一疼,一个狗吃屎,啪的一声倒下。

撩撩身上粉袍,阳光下,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掩唇,蹲下,一个媚眼横抛,咯咯笑道:“奴家爷们不?”话落,粉袍一甩,摇着小蛮腰,风情万种的往回走。

走了十几步外,红尘三仙似想起什么,俊颜上挂起灼灼妖华的笑,回首,瞧着还在地上的谷玉又道:“人家可没有失恋哦,另外,小三儿再告诉你件事,奴家啊,就是喜欢有夫之妇,尤其

是那种快要成亲的哟,咯咯。”

阳光下,他一身妖娆,风华灼人。

而离他不远处,刚走出帐篷的北云霄则是眸光阴沉,满脸煞气。

就是喜欢有夫之妇,就是喜欢有夫之妇,就是喜欢有夫之妇!

惊世之言,随着风声传遍整个军营。

这一夜不到,战神归来,霄王妃重生的消息也传遍两洲的每一个角落,其中战神一人拿下三十二座城池,霄王妃一人敌百万大军两件事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

当然,随之传扬的,还有霄王妃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有人说,霄王妃其实是仙子下凡,以前不过是遮掩容颜考验有心人,后来,遇到霄王诚心待她,不忍再欺骗,便恢复真颜见他。

也有人道,战神与霄王妃失踪数月,其实是遇见了仙人,得了神力,恢复容颜重新显世。

传言百样,大都是把两人神话,一时间两人名声大震,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天下有个英勇战神,有个银发仙子。

这方,不论天外如何,几副四国地图陈列在账营四周,众将落坐,商议征战之事。

血霄之师及暗王之师的领将各落两方,一边是上首的北云霄,一边是上首的云景袖,另外像四小妖将军美人这些非要插上一脚热闹的则坐在帐营口,这气势颇像是两强国会晤,弱国当炮灰的情形。

谷玉等人看着对面一脸严肃,气宇轩昂,稳重得体的风扬小子们,心口还是一股浊气,这才多久啊,这些个贼痞子,居然跟他们血霄军同起同坐了。

风扬依旧板着一张冰冷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雷霆赤影惊拓木头连那暖男侍卫都是一副严肃商议大事的态度。

两方都是精锐亲兵,现在又同争天下第一神兵名号,怎会生不出比试较量的念头,天翼等人也是一样的心思,众人齐齐脸色一肃,就要端出他们的血霄之威。

“袖袖,渴不渴,要不要给你准备点酸梅汤?这洛风岭的梅子可是出了名的好吃。”

气势刚起的血霄众人心中小人齐齐一个踉跄,“爷啊,不帮忙就算了,咱能别扯属下后腿么?”

这一瞬,像是比胜,风扬等人眉宇间齐生一股傲然之气,哼,瞧着没,连你们首领都对我们暗王俯首,血霄军?算啥?

北云霄才没心情管他手底下这些个将领弯弯绕绕的心思,反正天大,地大,都没有袖袖大,照顾好袖袖,才是他北云霄的毕生目标。

揉一揉太阳穴,景袖拂开战神的谄媚,神情变的严肃:“别闹,开会呢。”

“哦哦。”放下手中茶盏,北云霄立马端正坐下,营帐里气氛又瞬间严肃起来。

“砰!”一拍手边的案桌,突来的巨大一声,众人齐齐吓了一跳,连北云霄也瞳孔一缩,满脸惧色。

就见景袖眯眼,精致的容颜沉下,煞气萦绕,对着众人劈头盖脸的数落道:“三月不到,你们两只队伍是没吃饭么?居然丢了这么多城池,还血霄军,王者之师呢,天下第一神兵?我呸……”

开会,就该有点开会的味道,温温柔柔,哪是开会呢?

顿见,刚刚还气势汹汹暗自较劲的两只队伍,齐齐脑袋一埋,唰唰冷汗。

“都给老娘抬起来,装乌龟呢。”

“唰!”众人脑袋唰的齐抬,生怕慢了,被特别盯上。

正想着,就见景袖开始青着脸点名。

“风扬,你给我说说,我平日是怎么教你的,打仗不用动脑筋吗,还是动了脑筋也把城池丢了,金昊城,这么重要的地方你居然给我三天就失守了,还将整个暗者之师陷入百万大军包围圈里,你是觉得英雄了,可以以一敌千了是吧。”

一想到昨日她赶到的情形,就止不住火气,若是他们没有离开菩提湾,或者回来晚了,她这支辛辛苦苦建立的王者之师就会整个覆灭。

背上的水气越来越重,难为这淘宝楼第一主事居然当着这么多面被训,还得面不改色受着,昨日的情形他确实冲动了,光想着救血霄军,完全把自身安危忽略了,这才落了个腹背受敌的情形。

咕噜几口清茶灌下,景袖手边桌子一拍,吓的北云霄又是心疼那手,又是颤颤。

“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打仗就非得光明磊落吗?拿刀就非得是砍人吗?举箭就非得是射人头吗?还有马,车,盔甲……煮一包香豆子每人带上,打帐的时候朝他们马鼻子前一扔,那些个威风凛凛的战马还能跑快了……”

这一出口,天翼眸眼顿时一亮,好计啊!下一瞬,却变得嘴角抽搐无语。

“那些个士兵又怕啥?又恶心啥?实在不行你们每人撒泡尿装上也能淋他们满头大汗呀……”

呃……营帐里怪异的咳嗦声,连北云霄都眸光漂浮,一想到自己上战场,满地的骚味,那情形……恶寒。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好计,交手,谁胜谁负有时只是一个瞬间,乘着你恶心,老子要你命,大爷我就赢了,虽然下流了点,那效果应该是很不错的。

“我知道你们都是堂堂的血霄军,都是能以一敌百的猛将,都是天下百姓尊敬的英雄,但若你们这人头都丢在战场上了,要这些虚名有个屁用啊,加官进爵?封号赏冢?你丫的带到地狱享受啊!”大吼,怒教,她就是要骂醒这些个有英雄观的将士们,什么荣誉,什么名声,就算天下人都记住你了,要来何用?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而活,为兄弟亲人而活,死了,伤心的是他们,最痛的也是他们,年华易老,享受世间的一切才是最该做的,这不是没有爱国情怀,这只是在爱国情怀上将那些英雄作风抛掉。

爱国,同样爱自己,所以为赢而不折手段!

众人被骂的一愣一愣,只有北云霄眸光发酸,心头沉淀,他的袖袖,这是在告诉他们,不管面临什么困境,都要活下来呀!

天翼深吸口气,好一个英雄之道,他已明白了王妃的用心,她是在乎他们,在乎他们每一个人的性命,所以要他们不折手段,所以要他们抛弃英雄观念。

活下来,才是拥有一切的开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