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8章 迎英雄凯旋

风情万种的撩一下衣袍,红尘三仙一脚踹在死去的虎将身上,男人翻了个面,眼睛还大睁着,就见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在虎将翻找两下,终于,一个玉色一样的石头落在手上,他桃花眼一瞪,对着地上的石头骂咧道:“丫的,城印就不能不用石头做啊,用张纸不行啊,不知道老子累死了么。”虽然吼着,却也将玉石收在怀里,摇着小蛮腰,怀抱一堆石头向着北云霄离开的方向追去。

夜空,星子闪烁,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边境,收割着三十二座城池。

风吹过,已是夜中,这方的人却无一人困乏。

大锅已经架起,水已经沸腾,无数的野味一批批送回,留在营帐的将士瞪眼,搞不清大晚上从何处居然找来这么多东西,连野鸭子都有,这些人是去打猎了么?居然晚上打猎,还真是稀奇。

没错,被谷玉派出去的五千血霄军确实去打猎了,不,不算,准确的说是捡猎。

你有见过,一入山林,两小孩对着山林一声咆哮,群鸟唰唰掉落的场景吗?

你有见过,两小仙童,对着河道手腕一舞,就是无数肥硕大鱼飞上岸边的场景吗?

还有那两只大犬,大晚上居然带他们找到了支野羊队,弄得三千血霄军满山追羊跑,不过他们厉害,还是比不上那两只大犬,一声咆哮,就是无数野犬夹击,那速度,汗颜啊!

总之,今夜有肉,今夜有酒,美哉,快哉!

“王妃呢?”一边忙活着手里的调料,天翼一边问道,君子远庖厨,此时的他却做的甘之如饴。

“不知道,刚刚让人帮了几只大鼓到山坡上,没说干嘛啊。”谷玉应道,解剖着手里的鱼肉,他一定要亲自监工,万不可让王妃把稀奇古怪的东西放进去了,或者,他记住哪些放了什么,到时候一定不沾。

此时两人都生着同样的心思,一定要看好这些东西,心里又忍不住好奇王妃到底干嘛去了。

与两人不同,此时,白峰当作苦力,任劳任怨的来来回回。

“王妃,够了么?要不要再弄两只来,那血霄三组里还有两只大的。”轰的一声,放下背上大鼓,白峰眼冒星星问道,对于偶像的吩咐,就得任劳任怨,鞍前马后。

晃眼,数了数鼓的数量,景袖挥挥手道:“够了,不用了,你歇息会吧。”一边说道,一边脚踩上鼓面,似乎在试着鼓的结实度。

“哦。”傻大个白峰应道,身形一闪,蹲在角落,眼巴巴守着景袖,就跟个小狗似的。

景袖看的好笑,忍不住出声,道:“干嘛守在这,去帮他们忙呀。”

“为偶像效劳才是第一大事,他们自己有手有脚,自己忙去。”拍拍胸脯,豪壮的道。

景袖清澈的眸子一闪,脚尖踏着鼓皮,半响才悠悠又道:“失忆小老虎,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啊?”

白峰身子一僵,眸光闪烁,慌忙上前,急道:“偶像,你可千万别把我恢复记忆的事说出去啊,这要泄露出去,谷玉他们会揍扁

我,王爷更会宰了我啊!”想想口抹胭脂,帮着小三追王妃的事,白峰就头大闹胀,他真是要死了,居然加入什么烈焰红唇一族。

景袖眸光闪烁,刚想乘机讨点好处,谷玉的呼声在不远处响起:“王妃,你这是忙啥呢?”他手里还拿着一只解刨一般的鲜鱼向这边走来,整个画面血淋淋的。

景袖开口的话卡住,在白峰一片惨白祈求的眼神中,终是没有开口:“没事,你们玩,我去看看风扬他们回来了没?”说是去帮北云霄收城了,现在都还没消息。

素裙飘扬,银丝挥舞,背影美的梦幻,刻在夜月里。

白峰微呼口气,身形立马就要跟上,却被谷玉手腕一扬,挡住:“失忆小老虎,你刚刚跟王妃聊啥呢,什么失忆?恢复?跟哥哥好好说说啊。”他手里举着剖鱼用的匕首,鱼鳞和内脏顺着手背留下,画面恐怖渗人。

白峰的瞳孔缩的更厉害了。

月色清幽,欢歌笑语不断。

景袖一边处理着手上的香料,一边唱着词。

“你们可都记住了,待会咱们用这战歌欢迎战神归来哟。”

嘴里念叨,复述了几遍,他们这些汉子虽然嘴笨,可要用点心也记得住。

“王妃,你放心,记住了,全都记住了。”方啸云抠抠脑袋,只觉得唱了几句歌,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这战歌写得好呀,写得好呀。

景袖点首,远山上一声报穿过云霄传来,众人齐齐一阵,这是第三十二次传报了,这么说……

兴奋,众人放下手里的东西齐齐站起。

果然,老远就听传令兵撕裂着嗓子喊:“拿下了,王爷拿下了,我们的王爷拿下了。”

“哈哈……”笑声,兴奋回荡在夜空。

景袖清澈的眸子这一瞬光彩熠熠,虽然早知道那人要为她夺城池,可真等这个消息实现,她还是忍不住激动,她云景袖何德何能,居然遇上如此一个为她付出的人,不悔,不悔呀!

素裙扬起,朝着最高地飞掠而去,那里是英雄归来的入口,她要亲自为他取袍卸甲。

火光照亮这天幕,这处亮如白昼,最先进入岭口的是风扬等人,他们骑着红马,精神抖擞,看着站在山尖的众人摇着手中的武器兴奋呼着:“暗主,我们成功了,成功了。”

景袖目露浅笑,手腕一扬,呼道:“击战鼓,迎接英雄凯旋。”

收到命令,山岭两边置好的战鼓瞬间敲响,密密麻麻犹如雨点般的咚咚声袭上夜空,震撼着每个人心。

“哈哈,老子是英雄英雄了。”雷霆呼道,豪气的大嗓门声音穿透半边天。

惊拓赤影也目露兴奋,从未想过,他们三个偏僻之地的小流民会混到如此地步,都是她,都是因为她,给了他们力量,身份,尊重……一切一切。

飞身而起,对着景袖跪下:“拜见暗主。”什么感激的话,都不及这句呼声里面的忠诚来得贵重。

这一刻,景袖眉目傲色,看着眼前的众

人,画面仿佛回到了在现代,她成为暗王的那一刻,不同的是,那时面前的人是对她实力不得已的折服,而现在这些人,是对她由衷感激的佩服。

她手腕扬起,两手间端着碗薄酒,道:“敬英雄。”

话落,酒入喉头,眉羽狷狂傲气。

无数血霄军飞身落下,他们迅速分碗,倒酒,不过半会,山头上酒香浓郁。

月还挂在头顶,星子闪烁,时有一两只晚鸦从天边飞过。

“呀呀呀,你个死男子,辛苦人家这么久,都不感谢下给点慰劳费哦,跑,你跑屁呀,飞那么快,赶着头胎啊。”红尘三仙呼嚷的声音老远都响起,众人精神一怔,回来了。

景袖立马飞身落在她高坡上,眸光盯着下方,不愿错过一个画面。

无视耳边的聒噪,北云霄身如闪电,急速飞掠着,他又没让这人帮忙,是他自己跟上的好不好,他干嘛要感谢他,现在天塌下来也比不上他回去见袖袖重要。

正想着,耳边咚的一声鼓音响起。

大晚上的,怎会有战鼓之音?

正疑惑着,抬头望去,便见无数的血霄军立在山岭两边的山尖上,他们手握兵器,神情严肃,一幅整装待发的姿态。

这是?

不解。

就见半空一道黑影忽地飞下,这是一面黑皮大鼓,鼓有近两米大,从山坡上飞下,落在半空,不断的高速旋转着。

下一瞬,一道素影携着月华从山顶飞下,她两袖间的舞袖飞出,在半空拉出近二十几米远,舞袖素白,宛如两道银鸿,在夜色中格外美幻,如雪白的鸿羽,天桥。

看清来人,北云霄急行的身影猛地停下,他望着半空,眸光呆滞,神情像是被什么幻术勾引。

银发飘扬,这一瞬,景袖飞舞而来的身子落上鼓面,旋转的战鼓一接触到景袖,高速旋转的动作一滞,整个鼓从半空落下,而景袖稳稳立在其上,不见丝毫慌色。

再这一瞬,远处的山尖上,又两道黑鼓飞下,同样的高速旋转,便见景袖身下鼓落地的一瞬,她猛地飞起,向着两鼓而去。

咚咚两声,踏出一种英雄即将征战天下的气势。

雪白的舞袖半空,划起两道雪光。

这是支舞,这是一支战鼓之舞。

景袖说过,若让她一舞,定是重要的人事。

今日,她便用这一只舞献给北云霄,献给她的英雄。

琥珀眸光闪烁,北云霄似看懂了景袖的意思,他挺身而立,眸光追随着景袖在半空踏鼓舞袖的身影,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画面。

川澜的云雁之舞也是鼓舞,可此刻却不及这一支舞的分毫。

何为惊天,何为动地,这些便是。

她舞着雪袖,在半空飞舞的十一枚战鼓上跳跃,舞袖一拂,十一枚战鼓从天落下,轰的一声,与大地接触,发出嗡嗡的轰鸣声。

这一瞬,站立山间的血霄众人开口了。

起调,歌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