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7章 三十二城池

天再一次暗了。

烟火依旧染烧,血腥还弥漫在大地,为时三月的两洲动荡得到暂时的安平。

洛风岭。

离的最近的一处血霄军营。

不断有捷报消息传来,营帐里众人一片喜色。

“王妃,你今儿可太帅了,瞧刹羽那小子被你一箭就射穿了肩骨,连金翼弓都碎了。”惊皓喜色呼道,因为高兴,手不断张扬舞动着。

“就是,就是,还有那双斧王,哈哈,还千斤斧呢,瞧咱王妃这小胳膊小腿,两手指就夹住了。”谷玉呼道,神色兴奋。

“还有那鬼子拐,连拐刀都断了,哈哈。”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喜气洋洋的气氛。

正坐在上首太师椅上,景袖捋捋自己鬓角的银丝,眸眼弯起,新月一般,问道:“北云霄呢,怎么还没回来?他不是早就稳住南平城了么?”

她话落出,众人顿时一怔,忽又彼此交换眼神,抿嘴,贼一样的表情,像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景袖看得疑惑,不解,正想再问,帐营外,一声呼喊。

“报。”

这是传令兵前来,景袖招手,呼道:“进。”

一个瘦小传着盔甲的兵士立马走进,他看着景袖,被绝色的容颜惊艳了一瞬,忽地回神,跪下:“禀告王妃,战神霄王已攻破扬京城,说是让你晚膳先吃,不用等他。”

“扬京城?那不是千盛之地吗?北云霄怎么跑那里去了?”景袖疑惑,刚想再问,坐在帐营口的天翼呼道:“好好,你再去探,定不可错过一个消息。”

传令兵领命,迅速退去。

景袖望着众人,双手环胸,斜睨:“你们这是搞什么鬼?瞒着我什么呢?”

她话刚落,又是一声报。

眸光闪烁,景袖传令召见。

这次换了个传令兵,身形魁梧些,面上全是喜色,不等景袖问话,他已兴奋呼道:“禀报王妃,王爷拿下锦州了,拿下锦州了。”

清澈的眸子闪烁,瞳孔收缩,这几个呼吸不到,就拿下了?

“哈哈,好好。”谷玉拍腿呼道,喜的站起,仿佛那些城池的是他拿下的一般。

“再探,再探。”他话刚落,门外又是一声报。

是刚刚那个瘦小传令兵的声音,景袖挑眉,都不用召见,那人就冲了进来,砰的一声磕在地上,疼的膝盖生疼都顾不上,一脸喜色,呼道:“禀告王妃,王爷拿下阳平了,拿下阳平了。”

景袖黛眉挑得更高,好奇的心也渐渐平稳,她招一招手,道:“哦,再去探探,说不定马上又一座城池拿下了呢。”

她话带着戏虐,却是下一瞬,帐营外啸云大将军兴奋的声音传来:“哈哈哈哈……”声到人未到:“王妃,王妃,金洲城拿下了,拿下了,再过一会,咱王爷就夺够三十二城,送你当聘礼了。”

话落,身影也冲进了帐营。

本是喜色的众人忽地安静了下来,感受到气氛怪异,方啸云瞪眼,咦,咋都不兴奋呢?

纤细的手指拂一拂袖

口尘埃,景袖把玩着几缕银丝,悠悠的道:“哦?三十二座城池?当聘礼啊?”

“是呀,咱王爷说了,那千盛小子灭你三十二座楼,今儿他夺下三十二座城池送你,希望你到时候能同意他的求婚呢,不过,王妃,你与王爷不是拜堂了么?王爷干嘛还要求婚呀,再举行婚礼,那得多麻烦啊。”抠抠脑袋,傻将军自顾着道。

虽是问句,却没注意到他问话的对象已经步出了帐营,抬首,看去,脑袋上猛地一个暴栗子,就见谷玉一脸煞气的朝他吼道:“对嘴,谁叫你说出来的,不知道是惊喜啊。”话落,冷哼一声出了营帐。

“啸云大将军,你还是好好看点书吗?学习什么叫闭口箴言。”天翼轻道,青袍一甩,跟了出去。

只有角落的白峰忽地凑上来,拍着他肩膀一脸神秘的态度说道:“干的不错,偶像是不可欺骗的,继续加油啊。”话落,风云砍刀一背,也出了营帐。

身后,方啸云更蒙了,这都是啥和啥呀?

忽地,像是想到什么?他挠挠脑袋,喃喃:“不是说银虎血王失忆了么?这样子不像啊。”

边境的夜晚总是格外寒冷的,就像是那染过血的刀,不仅冷身,还凉心,因为也许下一刻,他们的命便没了。

景袖站在扎营地的一处高地上,身后便是无数刚刚征战休憩的将士,头顶是皎皎月色。

空中还弥漫着血腥,景袖却不觉得刺鼻,反而觉得此情此景这味道来得应景。

战场,便是如此。

远处,传令兵的呼声又响起了,一座新的城池又被拿下,整个血霄军营里都充满了欢声呼声,连身上的刀口似乎都不那么痛了。

渐渐,景袖眼里变的湿润,眸光深处光芒璀璨。

那人……带了多少兵马?这般不停歇的前进,夺城,报平安,都是为了她,为了她呀。

“汪汪……”脚边,将军不知何时跟来,它摇着尾,整个身体坐立着,对着她不断咆哮,似乎在说着什么。

景袖身子蹲下,纤细的手腕摸上将军脑袋,神情温柔:“你也认可了他吗?”轻声,只听一声汪叫,响透天色,无需解释,众人都懂。

那样一个倾尽全力付出的人,还需要任何怀疑吗?

“报。”

“安锋城拿下,整个千盛平虚关夺下。”一声高呼,这片天空的呼声更加响亮了。

整个平虚关,那可是千盛最重要的门户之地啊。

攻取南平不成,反倒失了整个平虚关,这便是战神,这便是他们的战神啊。

喜色,落在景袖脸上,她一甩袖腕,呼道:“走!”

转身,向着营帐而回,不过半会,一声鼓响震天,景袖立在耀天战旗下,手拿鼓槌,不断挥舞着,待所有的将士注意力集中看来,景袖眸光扫过众人,夹着内力呼道:“今夜,烹羊宰牛,美酒满上,迎战神归来。”

她话落,整个血霄军营猛地爆发出强烈的呼喊:“迎战神归来,迎战神归来!”

一声声,惊响夜空,震的山河颤抖。

落,谷玉也是兴奋,忽地低声纠结道:“王妃,酒肯定够,可这么多将士,你让我们大晚上哪去找牛羊啊?”打仗,本就是吃的白面馍馍,糙米,喝点烈酒,哪弄什么荤腥呀,这么多人,一人一口也得吃掉不少肉呢。

景袖凝眉,光顾着兴奋了,这倒是没想到,忽地,瞥见正在草地上玩耍的将军美人。

“你们,过来。”她一呼,两只立马哈哧着舌头迎上去,不知道溜到哪刚回来的四小仙童和四小妖也蹿了出来。

“姐姐姐姐,要帮忙么?”

“姐姐,我们也可以。”出了菩提湾,四小仙童叫主子的称呼便被景袖改了过来。

一一摸过几个小脑袋,道:“能早到吃的么?”

几双大眼珠一亮,小妖眨巴着眼道:“姐姐,鸟蛋算么?可好了,还有那小麻雀,烤起来也不错,那营帐后有个沟里的鱼也很大呢。”

“还有河笼里的螃蟹,青蛙……”

小嘴一张一合,巴拉巴拉,数着无数能吃的生物,听的谷玉神情一愣一愣,吃货呀,全是吃货呀,这几个小鬼才一天不到,就把这方圆百里都翻遍了么?

景袖点首:“很好。”又抬首看向谷玉:“你去派几波血霄军跟着他们和将军美人去,然后派人生火搭灶,把所有能找到的调料都搬出来,不需要太复杂,就整几口大锅火锅吧。”

吩咐完,景袖转首回营,她也得准备准备迎接战神归来呢。

身后,谷玉瞪眼,挠着脑袋不解:“火锅?什么东西?”

“哈哈,火锅,姐姐要做火锅了。”

“快快,咱们去找东西,姐姐说了,那可是世间最好吃的东西啊。”

“……”小鬼头一个比一个兴奋,谷玉听的瞪眼,忽又响起上场九龙九凤宴上景袖坐的菜,脸色青黑复杂变化着,不会又是什么诡异的菜吧。

夜深邃着,风声呼呼,大地都已入眠,这处却是火光照透半边天。

城墙上,银衣猎舞,手执银霄长枪,俯瞰着下方众人。

“降还是战?”他道,冰冷的声音落在这城池每一个角落。

下方,驻守这方城池的虎将下的瑟瑟颤抖,战神来了,耀天的战神来了。

“降,我们降,降。”不知是谁呼喊了一声,犹如骨诺牌效应,齐齐呼喊起来。

“降,投降,我们投降。”

“……”

一声声,众人迅速叩首,唯一一个齐沐昭心腹虎将还挺拔着身子站立着,他一脸煞色,正想激化众人起来战斗,银霄长枪划过,脖颈间一道血痕,话声卡在喉尖,身子轰然倒地。

琥珀色的眸子淡望一眼,未做任何停留,飞身落如夜幕中。

众人还惊恐着,暗处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丫的,死男子,自己耍威风,让人家做苦力,这该死的家伙,小袖袖怎么可能答应你的求婚,做梦!”

就见一个穿着粉袍,口抹红胭脂的男人走出,他摇着小蛮腰,怀里抱着一块块用布裹抱着的东西,晃眼望去,大概有二十几块,压的他直不起身。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