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6章 战神归来

这般情况,居然能拦截下黑箭,忍不住方啸云抬头,想要寻找点什么。

这一刻,在场的耀天将士皆是如此,他们期盼着。

“战神来了,是战神回来了。”

不知是谁,呼嚷了一声,这一语,像是打破了沉静,呼嚷声瞬间此起彼伏。

“哈哈,我们的战神回来了。”

“战神回来了,战神回来了。”

兴奋,呼嚷,虽然还没有看见,他们却坚信着。

耀天士气高涨,而千盛古临盟军一方瞬间变的颤颤惊惊,战神,那个耀天战神,那个能力扫千军的战神。

忍不住收了兵器,退后。

战神**威便是如此。

南宫祁华一瞧,眼底火色瞬间高涨,他一抽身旁将士的青剑,凝着内力将青剑扔了出去。

青剑携着光芒而来,直上城墙,正迎丰飘扬的耀天战旗瞬间断掉,朝地面落去。

“什么战神回来了!睁大你们的眼好好瞧瞧,没有,这里没有!北云霄走了,早就走了,抛弃耀天自己走了。”夹着内力的呼喊,声音传遍整个战场,狠狠击打在众人心上。

这一语,不只要鼓舞士气,更要毁了耀天的信念。

只是,他话落一个呼吸不到,整个战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响起,众人瞪眼,望着城墙,望着那身银衣,不敢相信。

“哦,谁说我走了呢?”

北云霄轻道,手心生着白息,轻盈一挥,就见刚刚接触到地面的耀天战旗猛地从城墙角飞起。

银晖战旗,猛虎震天。

唰的一声插回旗台,迎着风,猎猎飘扬。

他立在城墙最显眼的位置,战场所有的人都能看见他,血红的龙冠束着三千青丝,飞舞,墨光炫眼,他身穿银袍,银袍上绣着暗龙,若不细看很难发现,用血蚕丝绣着一圈圈水纹的束带缠在腰间,身子挺拔,皇威萦绕。

这一刻,天地间的万物都淡了。

苍穹万物,独留一人。

“王爷,这是王爷……”方啸云喃喃道,眼里噙满激动的泪水,迷蒙了视线,他不敢揉,害怕一揉,视线清晰后,眼前的画面不过是梦一场。

“战神,那是他们的战神。”

“他们的战神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

千盛古临的士兵低喃着,身上的气势彻底散去。

人群后。

齐沐昭的眸光深邃,南宫祁华的脸色青黑。

回来了,这人真的回来了。

便在下一瞬,城墙上的北云霄宽大的袖腕一舞,一道银光越过众人落入两方对峙中间。

“轰!”地面炸开,烟尘肆起。

待众人视线清晰,才发现这是一把枪,一把银色长枪。

谁都知道耀天战神的武器是银霄长枪,可谁都没有见过。

此时,这把银霄长枪稳稳的立在地面,枪柄没入地面三寸,枪身稳固,即使大风,战场煞气也未对它起半点影响,银光在整个长枪上游走,有些像龙纹,枪头上用红锦丝做的枪花正随风轻曳着,鲜红的夺眼。

冰冷的光泽游走,它的样式简单,并无特别之处,却让人一望,就忍不住心生

寒意。

正恐惧间,就见银霄长枪猛地飞起,不知道何时北云霄的身形落下,银霄长枪破空而去,整个战场宛如有一道飓风形成。

那人手执银霄,一舞,宛如天神英姿,万马开始嘶鸣,蹋蹄,下一瞬,直接开始后仰,跌倒。

“杀!”夹着内力的一吼,气震山河,那身银衣宛如长鹰争穹般飞了出去,所过,一片嫣红。

身后,还愣怔的耀天众人齐齐一怔,雷霆回神最快,就见他举着大铁锤兴奋高呼:“杀!杀啊,战神回来了,我们的战神回来了,哈哈哈哈……”

他身如猛虎,瞬间冲出,想要收割人命,才发现眼前这条战道上的敌军已经全部被北云霄一枪撂倒。

既然已经冲出,哪有回去的道理,心里发着狠,一脚朝还没死绝的敌军踹去:“叫你丫的欺负老子暗主,叫你丫的算计老子暗主,老子踹不死你,踹不死你。”

回神过来,以啸云大将军为首齐齐冲出,他们士气高涨,心底的那根支柱已经立起,战力难挡。

而这方,北云霄手握银霄长枪已经杀开血路,身形已经跃至齐沐昭和南宫祁华两人百米外。

什么一人之力可抵千军,这是万呀,万呀,不不,或者更多,更多。

北云霄携着满腔煞气而来,琥珀色的眸子寒色滔滔,他说过,伤害袖袖的,他会让他血偿,血偿!

银枪一舞,半空一道银鸿,像是要劈了这天,齐沐昭和南宫祁华也在一瞬冲了出去,他们一个使剑,一个用鞭。

两人又皆是人中蛟龙,实力怎会弱。

便见,战场之心,三道光影飞舞,交手落出的璀璨光芒刺的众人睁不开眼。

以一敌二,北云霄实力本就更胜二人,此行重生,一身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银霄长枪一舞,劈天断地,森冷的杀气冲击得两人一个气血翻涌,噗的一声,鲜血吐出。

不过十招,两人皆已挂彩。

第一次,恐惧从心底升起,他们盘算了这么久还是比不上这人的一己之力吗?

天下为何会有战神?为何他又生在耀天?

不甘不甘啊。

擦掉嘴上鲜血,齐沐昭整个脸色都恐怖着,他以为这一战定无恙的,他以为南平会是他的囊中之物的,为何,为何又变得这般?

忽地,他似想到什么,猖狂的笑了起来:“北云霄,你因为仅凭你的一人之力,就能改了这局势,我告诉你,你们耀天完了,完了,你的血霄军马上就覆灭了,你们耀天的神兵马上就完了。”

银霄长枪锋芒暂收,北云霄望着面前两人,神情冰冷,道:“你以为你们的百万大军就能毁了我的血霄军?做梦!”

大笑的齐沐昭一怔,眸光闪烁,两百八十万联盟军怎么会灭不掉区区二十万血霄军,可是,这人的神色如此笃定,心头一怔,下意识向四周看去,对,那人,那人。

云景袖在哪?在哪?

“云景袖!云景袖!”咬牙切齿,瞳孔里森寒的似乎滴出血来,他并不质疑他们二百八十万盟军的能力,可是若那女子出现,就算他们有千百万的军队,他也毫不怀疑,那人有逆天而胜的能力。

齐沐昭想的没错。

此时,洛风岭上。

鲜血早已染红地面,尸骨一层层掩埋,早已分不清谁是谁,众人望着山岭上仿若散着光芒的女子,眼眸灼烧的厉害。

“那是王妃?”一血霄暗卫喃道,揉着血眸,不敢相信。

风扬望着山尖上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子,她的身形明明熟悉,她的银发也是那般独一无二,可是她的容颜……不识。

山谷两方千盛古临众人也扬头望着。

刹羽,鬼子拐,双斧王,神色凝重。

“呵呵,怎么?不认识了么?”娇笑,招一招手腕,身后威风凛凛的将军美人上前。

它们站在景袖身侧,双目煞气,气势汹汹。

“主子,是你,是你。”

人群中子马甲的声音呼出,他顶着一头火红的头发,眸眼湿润,身上的黑袍挂了些彩,指甲里的毒粉也早就散尽。

“什么,暗主!这是我们的暗主!”惊拓,赤影及一些还未见过面的暗卫呼道。

就见风扬忽地单膝跪地,对着景袖恭敬呼道:“恭迎暗主。”

一语,便道出身份。

什么!这是暗主,那就是他们的王妃,他们的王妃呀。

下一瞬,血霄众人齐齐跪下。

“见过王妃,王妃千岁千千岁。”

“王妃千岁千千岁。”

一声声,响彻云霄。

“呵呵。”景袖淡笑,眉宇间的精致像是画出一样,绝色的容颜落在每个人心上。

她袖腕一扬,宛如玉蝶,轻盈落下山尖,素裙带起的流光,比天边晚幕上云彩还漂亮。

原处,美人和将军对着半空猛地咆哮起来。

“汪汪……”

“嗷呜……”

一声声,像是在召唤什么,两军对峙翻过山岭的地方,众人未见,密密麻麻的大犬正在山林间狂奔而来。

这些,野生野长,虽不及狼群来的凶猛,可是它们的力量也完全够让千盛古临的盟军喝上一壶,更何况,便在犬军之后,无数的蛇群正游移而来,巨蟒,毒蛇,伸至天边镜头。

两军最后方的地方,渐渐有人发现端倪,惊呼,惨叫,不过片刻响起。

不过,百万大军,光是阵营就能排个半边天,有敌偷袭的消息何时才能传到战场前方呢。

两军夹击的血霄军众人,看着那女子飞来,心底的信念复苏,他们的王妃回来了,那个巾帼女子回来了。

无视面前腹背受敌的情形,每个人都笑起,精神永远比实力来的重要。

火红的太阳挂在天边,照透了整个天幕,云霞染成妖娆红色。

战神归来,暗主现世,两方的局势正在天翻地覆的变化着。

危险?不敌?

呵呵,怎么可能!

这一刻,战场的消息随着清风迅速传向两洲的每一个地方。

耀天的百姓变得鲜活生机。

他们的战神回来了,他们的信仰复苏了。

风吹大地,以南平城二十万千盛古临盟军全军覆灭及齐沐昭太子重伤昏迷为代价,盟军战败,南平城守住。

另一方,以百万大军毒伤无数为代价,天御军,古临军急速撤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