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5章 南平之危

水花翻滚在筏面上,众人身形晃悠,北云霄景袖并没有应声,而是凝望着他,不知想着什么。

“轰!”一声巨大的爆破,似远处的山佛整个塌下,拉回两人注意力,就见河道两边的山壁唰唰掉落,青石落进河道,水花满天,竹筏更是不稳。

“天啊,快,塌了,山要塌了。”

惊呼,内力齐附竹筏,十几弯竹筏宛如离弦之箭般在弯曲的河道穿梭起来。

山倒,石碎,菩提树陨,天下再没有明镜,菩提湾将会永离世间。

不过几个呼吸间,众人的竹筏便行到擎天石柱上,石柱已经顶天而立,阻挡着众人前进。

正焦急时,便见四根擎天石柱齐齐一颤,下一刻,轰然碎裂,石块落进河道,瞬无踪影。

凤后龙皇重生,岂有不让之理。

十几弯竹筏瞬间冲过擎天石柱。

水域宽阔起来,这里的山也不在颤抖,脱离危险,竹筏行的也平稳起来。

“天啊,快看,那里!”谷玉手指河面,惊呼声响起。

众人顺眼望去,就见河面上水波滑开,不断的打旋,渐渐落出河底的情形,一只遨游九天的银龙图,一只长啸苍穹的血凤图。

画面只是一闪,便散去,水位重新回拢,河面上闪着虚光,一只龙纹,一只凤图,围绕在景袖北云霄身下的竹筏,推着他们急速前行。

刚刚那幕,众人看见的是银龙血凤图,而北云霄和景袖看见的却是一段话。

彼此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此时。

南平城,耀天边境的一处城池,这里位于耀天西面之口,地处山岭平原相接之地,内藏九幽二十三座城池,属于耀天一大要塞之地,简单点说,这里若丢,那么九幽二十三洲城池无需一月,必破。

风吹过大地,南平城上的将士神色一片昏暗,三月,他们的战神已经失踪三月了。

城下是千盛古临强兵的攻击,再不用两个时辰,城门就会破碎,南平城就会被占领,他们更会葬身沙场。

城墙上。

雄风阵营的啸云大将军神色悲戚,手里的长枪紧握着,身上的盔甲被磨得银光森冷。

王爷你在哪,你在哪啊?

南平一战,关系到整个四国格局,此时,齐沐昭南宫祁华两人亲自坐阵。

他们一个黑袍绣龙,一个蓝衣绣海,两人一身闲适,身在万千兵马身后。

盘腿坐在矮榻上,面前一张红木桌子,桌上是一副棋盘,上面早已落了无数黑白棋子。

对弈,两人正在对弈,没有丝毫大战前的紧张感。

黑袍蓝袍轻动,便有黑白子交相落下,也不知道这二人下的是天下局势,还是眼前这场南平局势。

忽地,南宫祁华落下颗白子,眸光随意打望了眼头顶的天色,道:“时候不早了,该收棋了。”

血瞳闪烁着流光,妖娆薄唇轻勾,齐沐昭道:“对,是该收了。”

话落,像是心有感应,千盛古临盟军后忽地两声震天鼓敲响。

“轰轰。”一鼓作气,起势,军

队前行,这一刻一直悠悠撞击城门的兵士忽地卯足了劲开始使力。

只听,城门轰轰作响,整个南平城都在颤抖,那些正迁移的流民听见这声音吓的更是心神胆裂,烟尘,混乱,人心浮躁……

“顶,顶住!给我顶住!”城墙上啸云打将军大喝着,他眸里凝着血色,挥舞着长枪,向着城门而去,剩下的耀天之军,开始拉弓,投石,点火……

战争一触即发,南平城外的空地上,顿时烟火缭绕。

你有弓羽,我有箭矢。

你能点火,我能火烧城墙。

你能投石,我的金盾能破了这青石。

有备而来的千盛古临联盟军岂能这般就退缩,更何况我们是二十万,你们不过三万,就算你们的血霄救援军赶来,也不过再加三万,再说了,他们怎么可能现在赶来,我们主子设的局早已将他们困住,过了今日,这天下再也不会有什么第一神兵血霄,他们都会死,都必须死。

“轰轰。”战鼓再响,震得天边的云雁都身飞不稳,呼着凄厉的叫冲向天边。

原以为能撑上两个时辰的城门不过几个呼吸间顷刻碎裂,箭矢射上城墙,一个个耀天子民掉线。

战场,那就是血染大地的坟场。

“啊,杀,杀!”啸云大将军挥舞长枪踏马出城,即使必死,也不能缴械投降,他们是耀天之臣,他们的亲人都在耀天,今日就算用血肉也要护住这城池。

军队冲出,六丈宽的城门前尘烟肆起,人堆着人,马挤着马,冰刃交锋的嗤嗤声,鲜血散满的城墙。

便在离这千米外的西南方,一支队伍突然出现,他们不过千人,身穿青衣红甲。

“妈的,还是来晚了。”雷霆呼道,一身煞气,猛地驾马冲出,此刻的他一身血气,显然是经历过一场血战。

身后千人一甩马缰,迅速跟上。

这只千人队伍,是遵循风扬的命令准备调师携助南平的,未想途中遭受天御军截杀,本是万人之师被天御军冲散,无奈之下,雷霆只得下命,分散潜伏过城,未想南宫祁华早已算到,布了天罗地网在阳平岭各处击杀他们,如今三日已过,只有他们暗王之师的千人队伍冲了出来。

同样这般情况的还有几处,其中最惨的便是此刻在洛风岭的血霄军,二十万血霄军对战百万天御军及一百八十万古临军队,这是场血战,一场要血霄军永远消失的血战。

瞧着有队伍冲出,正苦战的啸云大将军微松口气,晃眼一望,又见只有千人,喜色还没有升起便消散了。

“你们……”

“妈的,愣着干什么,杀啊,这群狗杂种,就知道陷害我们主子,今日剁一个人头是死,剁两个人头也是死,老子就算死也要多拉两个人头给我们暗主偿命。”雷霆凶恶着脸呼道,手里的铁锤挥舞,狂风大作。

啸云大将军一愣,是啊,剁一个是死,剁两个也是死,为什么不多剁两个,为什么!

“杀!杀!将士们杀,千盛古临用阴险的手段施计陷害我们耀天霄王,霄王妃,举起长矛,报仇,为我们的战神报仇,报仇!”

作为一国大将,怎会不知道如何激起士气。

战神是什么?战神是耀天每个人心中的神,他不可倒,不容侵犯,却被这两国杂碎用卑鄙的手段陷害,不能忍,绝不能忍。

一瞬,耀天众人齐齐红了眼,长久积压的躁气爆发。

他们的战神,他们的战神。

“杀呀,杀呀!”

“妈的,狗东西!”

“杂碎,老子不砍了你们!”

“……”

这一起势,本是攻势凶猛的千盛古临被打得气势退缩。

万人战马后,齐沐昭和南宫祁华挺身而立。

蓝袍在沙尘中飞扬,身边是马匹嘶昂的声音,温润如玉的面上勾起一抹浅笑,南宫祁华道:“听闻沐昭太子手下有个神弓手箭术不凡,今日神弓手不在,不知在下可否一观其主沐昭太子的绝技呢。”

血瞳闪烁,嫣红的血色像是开艳的罂粟,总让人感觉剧毒不可碰触。

黑袍微扬,金龙因为阳光的照射更加威严十足,他手腕对着身后一扬,道:“好!”

身后,立马有人递上弓羽,弓羽黑铁玄纹,箭身黝铁利头,不过是普通箭矢。

就见齐沐昭浑身气势一起,手腕间聚着劲风,拉弓开弦,箭头的目标穿过万千兵马,正对啸云大将军的额心。

这是……这是要灭将啊。

将首一死,这些耀天的军队就再没了主心骨,主心骨一倒,军心一散,这南平城岂在话下,这九幽二十三座城更是囊中之物。

啸云大将军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为靶子,他不断的挥舞着长枪,想要使劲身上每一道力量,屠杀更多的敌人。

“啾。”

脱弦,急速而来的箭身与空气摩擦出火花,它穿过沙场,目标只是一人。

磅礴的力量冲击着战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眼前黑影一晃而过,晃眼间,黑影便不见,而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这是被箭矢之力冲击所制。

“快闪!”最先发现端倪的雷霆大呼,只是身形远离,即使有心也无力,如何救,怎么救?

这箭矢射到城门前的力量已经足以摧毁整个城墙。

啸云大将军的瞳孔骤缩的,他亲眼看见一道黑光朝自己射来,想要动作,整个人却像定住一般无法动弹。

黑光已临,便在众人一片惶恐的神色中,一道银光越过众人,宛如银鸿,瞬至这方。

“叮。”清脆的一声,众人还没看清,就见那携着劲力而至的黑箭飞射向天空,轰然一声,整根碎裂,化作烟尘,散在沙场,风一吹,箭末飘散,更是无迹可寻。

众人身后,齐沐昭瞳孔猛地一缩,俊颜上神色凝重。

南宫祁华也是意外,这黑箭的力量,他离的最近,当然感受最为清楚,如今却整根化为粉末,这是……

捡回一条命的方啸云摸着额心,那里似乎有些疼痛,像是箭尖已经射中,果然,手指尖血液沾上,这是受伤了,真的受伤了。

再摸,额上的血已经没有,显然刚刚的箭矢不过是擦破皮肉而已。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