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3章 龙凤重生

明镜兴奋着,神色沧桑像是生命随时都会枯败,她的眸却异常明亮,仿佛等待守候一生的愿望终于要实现。

此刻,景袖的心境并不平稳,惊涛骇浪正在翻起,刚刚不过两言三语,她便感受到了那个凤冥所在的银月洲拥有着错综复杂的势力,什么四皇三族,什么凤玉神兵,什么蛊族苗尸……这一件件,犹如一个个荒诞的神话般强行灌入她的脑里。

偏生,她还无法摆脱,整个身体的血脉似乎感应般的滚烫起来,这是种由血脉刻入灵魂的东西,道不清。

“我娘和爹爹……”终于忍不住,景袖还是问道。

刚刚还激动的明镜忽地安静下来,满脸的伤痛,像是一颗干枯的菩提子,失了生命之力,即使埋进泥土,也生不出希望。

“当年我与翁婆护凤后逃出银月洲的时候,云主子被设计追杀,我又与凤后走散,早就不知道彼此身在何处。”她神色昏暗,手臂紧握出青筋,瞳孔里是滔滔杀意,画面仿佛又回到十七年前,那一地鲜血早就染红了整个银月谷。

景袖黛眉紧锁,心里道不清什么滋味,这是个一如既往为争夺权力,皇族仇杀的故事,故事情节甚至没有半点波澜起伏,她也早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有着秘密,虽然早有猜想可能跟凤冥有关,可这一刻想法得到证实,还是忍不住感慨命运弄人。

不过,还好,她有一个为护她倾尽心血的娘亲,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是深爱她的。

还有,她有一个连出生都未来得及见上一面的爹爹,那个爱娘至深的爹爹。

这么想着,景袖心里竟变得期待,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多远,为了他们,她会一路向前。

凤冥,她一定要去。

“还有小主,你的身份一定要守住,千万不可暴露,当年消息传回银月洲,整个银月洲都以为凤后死了,若是你冒然出来,被有心人得知,你这一路便会是血腥不断了。”那里的人不会善罢甘休,那里的人会对她们斩草除根。

景袖眉羽深沉,又道:“当年设计陷害我们的到底是谁?是四皇三族中的一个吗?”

这一问,明镜忽地又静下,她安静了好久,才抬首悲戚呼道:“不是四皇三族中的一个,小主,是整个四皇三族呀。”

清澈的眸子一怔,光芒闪烁,景袖脑里勿地浮现《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父母被天下门派逼死的画面,当初的她当然不会有闲心看这些武侠剧,也是被黑疯子硬扯上看了几集,记得当时她们谈论着这一幕。

黑疯子说:“这一身清白,也难敌众口,用正义之名掩盖自己的贪念,这哪是寻问,这就是想他们死,想他们死呀。”

景袖淡扫一眼,冷道:“杀!”

没错,就是杀,若是她,她不会选择自缢,她会断了这些人的性命,不留丝毫情面,仁义算什么,被天下人逼迫,她何需再顾天下人。

而她的父母便遭受了这样的情形,景袖不知道当初她的父母是如何选择的,或者说

她们就算选择杀戮也翻不过那天。

“小主,银月洲已经动荡了,四皇三族逐一出山,凤玉又遗失大陆,天下风云开始变化,不出三年,这风云洲苍穹洲便会有凤冥国的人插手,到时候,这天下不会再分三洲,只会是一处,它叫作银月,而这新的银月才是征战天下的沙场。”明镜急声又道,声音颤抖,满脸激动,恨不得一气鼓把所有她的嘱咐都道尽。

景袖凝望着眼前的明镜,心中突觉山雨欲来,道:“不,你错了,不会是三年,他们现在就插手了,凤冥国的人已经显世了。”

瞳孔变化,布满皱纹的容颜为这个消息惊讶着,这一刻明镜头上的白发似乎更显沧桑了。

景袖眸光闪烁,忽想起什么,问道:“你认识一个叫云景浩的人么?他是不是也是凤冥国的人?”

“云景浩?”思索半响,明镜摇头,姓云?云主子的手下她都认得,没有这样一个人啊,忍不住问道:“小主,这人怎么了?”

景袖定望着她,薄唇微启,道:“他是耀天国云相,我现在名义上的爹爹,也是想杀掉我的人。”

“什么!”惊呼,明镜满脸的错愕,这个信息来的冲突,让她久久回不过神。

云景浩,云景浩……云家何时多了个云景浩……

风拂过大地,菩提湾上翠叶如烟,交代完小主将玉凤台的力量彻底吸收和银血毒的一些事,明镜才出了密室。

此时的她背脊弯曲的厉害,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背上,喘不过气,怎么也直不起身,她的气息虚弱,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她仰望着星空,神色里带着满足。

天空星子闪烁,独有两颗最明,一颗淡淡银晖,一颗带着红光,两颗星辰闪烁,相携相伴。

“真的是凤后,真的是凤后。”明镜喃喃,眼里的泪又止不住留了下来,这一日,她身体的水分似乎都化成眼泪流出,干枯了身。

正激动着,晃眼间,就见满天星子似乎齐齐一闪,再望时,两颗璀璨星辰旁竟又多了颗星辰,这星辰同样带着点红光,光芒不弱,三颗星辰争晖而耀。

明镜神色怔住,满脸不敢相信,龙星生银晖,凤星带红光,这她当然知道,可为何又生了颗凤星,她的小主不是出现了么?怎么会这样?

便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处山尖上,红尘三仙同样的望着满天星辰,桃花眼闪烁,不知想着什么,便在一阵清风吹过后,红尘三仙宽大的粉袖朝着天幕一拂,就像是变魔术般。

就见那新生的凤星一闪,消失在天幕。

这一刻,明镜眸光闪烁,神情恍惚,她不断的揉眼细看,天幕两颗星辰闪烁,哪有什么第三颗,眉羽凝结在一起,她低头,暗叹自己已经老眼昏花了。

天下只有一个凤后,怎么会生出第二人?是她多心,她多心了。

水浪翻卷,携着各自埋藏在心底的秘密静待又一个天明。

日升日落,风云幻化,玉龙台的力量太过纯粹,这一静心吸收,已

是晃眼三月,翠绿的叶子早就变得金黄,风一吹,犹如成熟的麦田,整个菩提湾都是金芒闪烁。

佛山头顶。

明镜佝偻着身坐在这处,身下是一张佛垫,枯败的身子早就没了元气,她已在这里守候了三月,她知道,今日便是龙皇凤后真正重生的时候,也是她明镜最后的时限,心如明镜,没有半点伤感,瞳孔深处反而放着光。

“咚咚……”她望着整个菩提湾,手里的木鱼敲响,又一遍为她守护的凤族念着祈福咒。

身后,四个小仙童端立,他们神情懵懂,心中却像是明白些什么,直觉有时候比什么都来得准确。

伤色落在精致小脸上,眼眶萦绕着泪花,却是强忍不哭。

又一遍福咒念完,明镜放下手里的木鱼,虚着她的老花眼,用她沙哑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凤凌,凤云,凤壮,凤志,婆婆要走了,你们一定要记得我交代的,守护好凤后,守护好我们的凤族。”

身后,四小仙童唰的跪下。

“婆婆,凌儿,志儿,壮儿,云儿记得,一定记得。”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风吹过,只听对面山头忽地轰隆一声,石门破碎,浩荡之气形成一个龙影,一个凤身,冲上九霄,众人耳里,仿佛听着龙吟凤啸。

明镜虚着眼眸,嘴角轻弯起,瞳孔深处绽放出光彩,仿若看见她们凤氏一族每个人脸上生起笑容。

息雾散去,血霄众人慌忙上前,神情急切,喜色不掩。

“主子。”

“王妃。”

“……”

三月等待,什么安平无恙的消息都来不及此时见着真人重要,他们喜极而泣,还来不及一诉衷肠,瞬间又瞪大着眼,一脸惊悚。

“你你……”谷玉指着一旁的女子结巴呼道,神情惊恐,像是见了什么逆天的事。

这女子肤如皓玉,指如羊脂,黛眉宛如新月,一头银丝在半空飘扬着,浑身一股沉敛不容小觑的气势,重要的却不是这些,是美,绝美,仿若画中仙人踏纱而来,不,连仙人都比不上,她周身的灵韵宛如圣光般扑面而来,沁入众人心脾,只觉目明心静,让人心生舒意。

天啊,这到底是何处来的仙子?

黛眉轻挑,依旧是熟悉的动作,景袖双手环胸,道:“怎么?不认识了么?”

清脆如泉的声音,落入众人脑海,搅起一个个水波,让人完全平静不下来。

“姐姐,姐姐,你是姐姐。”小小一脸喜色,猛地扑了上去。

“姐姐,你好漂亮。”

“姐姐,美,姐姐,美美的。”

“……”

一声接着一声,就连看不见东西的妖妖都扑在景袖怀里兴奋呼道。

轻拥住四个小家伙,眉羽间依然温柔,却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整个人仿若脱胎换骨,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众人晃眼间,似乎还看见一层层白息萦绕在女子周身,就像是仙子的灵气一般。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