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2章 苏醒

众人默默不语,不知道如何应答,这明镜一看就是个世外高人,可这高人的脾性实在难解,谁知道她会不会出尔反尔呢。

“放心吧,师傅答应救了,一定会出手的。”最早跟小妖打架的小仙童说道,神情笃定,师傅虽然固执,可是心还是仁善的,否则就不会收留他们了。

众人眸光闪烁,暗想希望如此吧。

密室里。

此时,景袖的身子已经盘腿坐在玉台上,身后是明镜端坐,有些像电视里输送内功的形式,唯一的不同,明镜不是把手放在景袖身后,而是手挽拂尘皱眉思量着,最后深呼口气,叹道:“女娃,希望你不要让人失望啊。”

话落,手里拂尘猛地飞起,拂尘玉虚脱落,犹如天女散花般,朝四周墙壁射去,本以为玉虚撞上墙壁会掉下,未想细如牛毛的玉虚碰上石墙顷刻不见,就好像整个没入墙壁一般。

只是一瞬,墙壁上凹凸不平的石块开始移动起来,密密麻麻的符文开始散出白色玉光。

力量太过神秘,无根可寻。

白色玉光汇集,打到玉凤台上。

就见景袖身下的圆圈忽地亮起,同北云霄身下一样,散着淡淡白息,萦绕在景袖周身。

北云霄早已是天定龙身,这玉龙台的力量不需借助符文便能使用,而景袖不同,不是凤身,就必须用她们族人特定的方法才能催动玉凤台的力量。

手结法印,明镜就要将白息汇聚灌入景袖身体,忽地,身下玉凤台的圆圈一闪,轰的一声,宛如有道飓风之力骤然凝聚在玉凤台四周,明镜身体控制不住的被冲击落下玉凤台。

莫名,明镜抬首看去,就见刚刚萦绕在景袖周身的白息疯狂的朝她身体涌去,无需任何外界力量,连墙上的符文光芒都淡了。

石屋里,玉凤台圆圈的光芒渐渐变得璀璨,大量的白息弥漫,一点点开始变色,淡粉,浅红,红,森红……最后连整张玉凤台都变成血一样的颜色,景袖身下,正坐的凤图忽地变得鲜活起来,血光游走,像是有只血凤正浴火而生。

地上的明镜一脸错愕,待看清发生了什么,瞳孔猛地发大,她急急站起,似乎不敢相信,眸眼死死的盯着玉凤台的景袖,害怕错过一丝一毫。

可是……依旧是血凤闪光,玉凤台力量释放,大量的白息疯狂涌入景袖身体。

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

骤然,明镜忽地动了,她两手抬起,一股风云之力生在两手,似有一团无形的白息凝出,她双手一扬,对着墙壁四周的符文打去,就见本暗淡下去的符光再次亮起。

符光闪烁,比起先亮上百倍,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而明镜却盯着,死死的盯着,看着北云霄一方的半空中银龙虚影咆哮遨游,望着景袖这处半空中的血凤虚影长啸九天。

“哈哈哈……”癫疯猖狂的笑声响透整个山谷,似跨越长河,传到那极远的地方,里面的兴奋不能一语道尽。

正等的心急的血霄众人一怔,心生担忧,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忍不住众人起身,就想去寻。

“唰!”跟妖妖走的较近的那个小仙童闪身拦住:“密室是不可以进的,即使你们去了,也进不了,那里机关重重,若是一个不慎,会毁了整个菩提湾。”

众人皱眉,不让进?还会毁了整个菩提湾?那他们只能干等着吗?

这方。

明镜满脸的泪水,她跪倒在地上,一脸悔恨,忽地,她一撩脚下青袍,整个人唰的坐在景袖身后,双手结印,猛地打在景袖背后:“小主,老奴等到你了,老奴终于等到你了,银发,银血,老奴早该想到,早该想到了,是老奴的不是,老奴的不是。”

她忏悔间,整个身体急剧变化,挺拔的身体变得佝偻,精气十足的面上皱纹加深,就连矍铄的眸光都混暗下去,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衰老着。

而她的双手间,雄浑的白息凝聚,疯狂的灌入景袖身体,这是本源之力,是她家族传承近三百年的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相当于内力,比内力更加纯粹,强大。

雄浑的源力涌入景袖身体,景袖忽地一颤,整个身体犹如过电般急剧颤抖起来,明镜却一点都不担心,做为凤身,自然有得天独厚的血脉吸收能力。

果然,景袖的身体颤抖一瞬,便停了下来,死脉早已恢复跳动,苍白的唇色变的血红,眉目间的死气散开,变得鲜活。

源力过渡,明镜顺便就想解了景袖身上的银血,动手时才发现,这银血比她想象中来得复杂,凝眉,不解,作为凤身,身中银血并不奇怪,可为何小主的银血不像母体过渡,反而像是多人之血发生了变异,这……

心情变得沉重,手里动作不歇,既然解不了,可是压制不发还是办得到的。

白息萦绕在两人间,一个力量重生,一个力量枯竭。

景袖只觉自己在云中漫步了好久,她看见了过去,今生,看见了初到云相府的那个杀戮之夜,看见自己大红喜服进了霄王府,看见云景浩对她谩骂,举着弯月刀杀她的情形,看着北云霄一脸慌张,心急,愤怒的表情,看见北云岚,看见淘宝楼,看见风扬,红妖,将军……一切一切。

忽地,眼前猛地一片血红,那是北云霄的血,北云霄混身的血,他站在佛像前,跪着铁鼓,一遍遍,血顺着山壁,流进河谷,染红了整个河道,可是他不停,一遍遍继续……

情绪波动,景袖身体开始颤抖。

正输送着最后口源力的明镜感受到景袖的变化,疑惑,就要加快速度,就见面前的景袖唰地睁开了眼,回首,死死的盯着她,这是双怎样的眼啊,似乎凝聚了整个黑暗世界的煞气,森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正惊惧着,就见景袖纤腕一扬,狠狠擒上她的脖颈:“北云霄呢?北云霄呢!”声音干哑,撕裂着喉皮,眸眼深处的焦急,灼烧人心。

虽然不醒,可是该有的意识还是存在的,四周发

生的一切她都知道。

嗜血,杀意,宛如泰山之势压的明镜喘不过气来,景袖清澈的眸子依旧亮如星辰,里面的傲光却更盛了,宛如一个王者重生,凝聚着天地之力席卷苍穹。

胸中恨意迸发,五指收紧。

明镜近乎枯槁的身子哪说的出话来,她抬着极致弯曲的手指向一边,眼里是盈盈水花,没有怒意,没有生恨,反而是激动,欣慰……齐齐涌上。

看得本想拧断她脖子的景袖心生躁意,总算没有下杀手,她手腕一扬,将明镜甩开,整个人翻下玉凤台,急急朝北云霄去。

玉凤台少了她,光芒急剧暗下,顷刻便不见白息。

“云霄。”景袖轻唤,声音沙哑着,眸眼满是心痛,她想要去摸北云霄的双膝,却终是没有落下,此情此景,她当然知道不可妄动,她不允许他有一点闪失,一点都不能,若是他有,她便用整个天下为他陪葬。

这两人,拥有着同样的心思啊。

“咳咳,小主放心,龙皇无碍,无碍的。”一旁,被扔开的明镜咳嗽着道,她满脸泪光,不停的在地上磕着头,身上的袍子凌乱,沧桑的脸满是激动,让人忍不住心情沉重。

景袖拧眉,望着她,不语。

看着景袖看来,明镜更是兴奋,眸里升起盈盈水光:“小主,我的小主,你真的是小主,我的小主呀。”

她呼道,有些语无伦次,自顾兴奋着。

红唇微启,景袖终是开口,问的却不是小主的事,而是:“北云霄怎么样?他的双腿会不会有事?”

明镜一怔,弯曲着身子,急急答道:“小主放心,龙皇虽然用尽了源力,但只要修养数日,将这玉龙台的力量彻底吸收,龙魂重生,到时候自然醒来,至于双腿,玉龙台有修筋复骨的力量,无恙。”

提起的心终于放下,景袖眸光深锁,又道:“你叫我小主?”

内力耗尽,气血不畅,明镜还是激动的点点头,用她此时沙哑干枯的声音道:“你是小主,是我的小主,是我们凤氏一族的小主呀。”

提到凤氏,景袖瞳孔猛地一缩,了解过三洲五国,景袖当然知道,风云洲和苍穹洲没有任何一个凤氏一族,唯一有的,便是银月洲的凤冥国,那个凤氏掌权的皇族。

她是凤氏一族的小主,那么……

“说清楚。”轻道,冷意稍减。

干枯的脸布满沧桑,明镜喘着虚气一字一句道,生怕过了这个时日,就再没了开口的机会。

轻语,落在密室里,讲着一个她用生命守护的血誓。

渐渐,景袖黛眉锁起,忽地出声打断:“你认错了,我是耀天云相之女,不是什么凤后之女。”

明镜一怔,忽地大笑道:“错?绝不会错!这玉凤台便是最好的证明,只有凤氏一族凤后的子嗣才能感应到玉凤台的力量,你能感应到它,你便是凤后,新生的凤后,龙皇凤后重生,这天下有救了,我们凤氏一族有救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