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0章 三跪铁鼓台

半空中,又是几道粉影飞起,小小们齐齐出手。

瞬间几个小家伙纠缠在一起。

河面上,大人们谁都没有出声阻止,更没有出手,他们是为救王妃而来,岂能就这么离开。

望着面前四根擎天石柱,北云霄眸光异常的坚定,便见他宽大的银袍在半空一舞,身下的竹筏忽地动了。

前进,竹筏速度奇快,在要撞上擎天石柱的一刹,银袍下手腕一招,一道风云之力凝固在竹筏四周,一个浪花打来,竹筏犹如被人力控制,猛地拉起,斜立在水面,北云霄怀抱景袖飞立其上,竹筏瞬间穿柱而过。

一道深壑水花在筏下形成,犹如一条水晶银龙,暗游在水底,推着竹筏前进。

身后,飞落在其它竹筏上的谷玉等人一见,纷纷效仿,十几弯竹筏急速在擎天石柱间穿行。

“站住!你们!”稚嫩声大吼,气急。

只是心急救人,岂有停下的道理。

穿过擎天石柱,小行了半会,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每隔百米便在两山尖有一座亭羽角楼,无数的菩提树种在山头,密密麻麻,树干参天,叶子翠云,长得十分茂盛。

河道渐渐又窄了,再穿过八道谷湾后,只有一弯竹筏可以缓慢在河道上前行,终于,河道尽头的景色也露在众人面前。

这是一道由水面延伸山顶的天梯,天梯三百三十阶,呈近乎九十度而建,让人忍不住怀疑是否可以登上去。

北云霄像是未见这天梯的难度,怀抱景袖踏上天梯,一步一步,他的身形极稳,手里更是极稳,银袍在半空中飞舞,卷出一道银晖,刻在天阶上。

身后众人迅速跟上,互相携助,登阶而上。

“嗡……”一声梵钟之音忽地敲响,像是在耳边,又像从远山传来,回荡在耳里,久久不散。

众人震撼着,心头突地涌出些不适。

思忖间,忽地又一道梵钟之音敲响。

“嗡……”比起初更甚,带着凌厉的气势直入众人脑海,让人耳里嗡嗡作响,这梵天钟音似要阻止他们登上天阶。

众人忍不住捂耳,停止前行。

“嗡……”又是一声,这一声,直震得天翼等人气血翻滚,身形控制不住后仰,有些实力较差的直接落阶而下。

还好,登的不是太高,又落在竹筏上,暂时无恙。

待三声钟鸣消散后,天阶上的血霄暗卫纷纷被震了下来,众人捂耳晃脑,只觉头脑发懵。

“主子!”一声惊呼,是谷玉,他望着阶腰上的身影满脸担忧,只是北云霄一心上阶,听不见丝毫。

琥珀色的眸子静望着怀中的景袖,眸光似包揽了浩瀚星辰,他神色坚硬,似捶不毁的磐石,一步步向上,可他的耳却在流血,猩红的血丝顺着脸颊灌入衣襟。

云色苍茫,大地间只有山水一片。

等众人终于登上天阶后,天色早已暗下,新月挂在天腰,满天星子落在头顶,仿若伸手可摘,四周不见北云霄,不见景袖,也不见任何宏伟羽

楼,众人神色慌乱,就想去寻找。

起先的四个小仙童唰的落在众人面前拦住。

“再乱动,信不信我把你们全扔下去。”最早跟小妖打架的那个小仙童气呼呼喝道,他脸上挂了些彩,许是因为被人揍了,神色很是不好。

“北云霄既然已不再这里,自然被师傅带走了,你们若乱闯,小心惹恼了师傅,把他也轰走。”另一个小仙童呼道,身上唰唰的滴着水花,精致的小脸微黑,显然心情也是不爽。

“小哥哥,那你们的师傅是不是愿意救姐姐了呀?”妖妖抬首,小手拉上一身水珠的小仙童,懵懂问道。

小脸微黑的小仙童一怔,眸光闪过不自在,也没有扔开妖妖的手,只是低声喃喃:“应该会吧。”师傅不会让天下没有龙皇的。

众人一怔,面面相觑,担忧的心情安稳不少,这般与世隔绝的仙人之地,那位明镜师傅应该有办法救王妃吧。

风吹过,映着头顶月色,山尖菩提树摇曳,树叶卷着月色,落在山谷河道上。

这方。

穿过一条菩提道,一间百平大小的阁楼露在眼前。

“请你救救她。”沙哑,银色袍子落着一道道鲜血,浓郁的腥气弥漫在空中,让本静谧舒心的夜色显得沉重难受,北云霄望着眼前的屋子祈求的道。

无动,阁楼里只有星火烛光随着清风不断的在窗户上跳跃着,屋里传来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敲着木鱼,为了洗净世间繁俗。

“请你救救她。”北云霄又道,声音灌注本源内力,一口鲜血吐出,双腿砰的一声磕在地上,墨丝上的发冠滑落,遮掩了半张容颜,整个人道不尽的苦痛。

“砰!”刻着菩提叶纹的楼门忽地打开,便听一声怒吼:“你是想死了是吧,内力枯竭,还敢动用本源之力!北云霄,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嘱咐的,如此作践自己,你当真是不顾天下生灵了是吧。”

这是个手挽拂尘的老者,她生着一头白发,鬓角长满皱纹,宽大绣着菩提叶的翠色道袍穿在身上,从面向上看,这应该是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可她的背挺的笔直,眼里的光异常明亮,似乎能够看透天下命数,一身沉敛的气息宛如大海般深不可测,只许一眼,便知这人不同凡响。

像是未见老者的怒气,看着这人出来,北云霄眼里露出喜色,对着面前的人再道:“明镜师傅,请你救救她。”

明镜气的胸腔起伏,怒目随意一瞥北云霄怀中景袖,大喝:“如此杀孽深重的女子,还敢送到我菩提湾来,死脉,无救,滚!”她手里拂尘一拂,空中突生劲风,卷起地上的北云霄景袖唰的甩出三丈。

北云霄神色大慌,半空身形变化,急急护住怀里的景袖,身形磕在一颗菩提树下的青石上,又是一口鲜血,而怀中的景袖未伤及半分。

明镜看得心火澎湃,就想动手灭了那女子,却瞥见北云霄紧张的神色,一口火气不上不下,只得扬尘离开。

“等等,我跪铁鼓台。”北云霄沙哑声出。

明镜眼中寒光

大绽,回首:“你说什么!”戾气,滔天,这一刻,山谷间河道上的水花似乎都翻涌的厉害了。

轻柔的整理好景袖乱掉的三千银丝,北云霄抬首,望着明镜,在满天繁星下,清晰的道:“我跪铁鼓台,请你救救她。”一片菩提叶随风飘来,在半空卷着月色打着旋,缓缓落到北云霄身边的银袍上。

“好啊,好啊,你跪铁鼓台,现在这副样子,你还要跪铁鼓台。”明镜怒言道,气急,话语不断重复着:“你跪,你给我跪,今日三跪你要把铁鼓跪破了,我就救她!救她!”

北云霄的眸忽地亮了,他的袖袖有救,有救。

星子在天空闪烁,月儿挂在云间,菩提林里,一只只萤火虫飞起,一闪一闪,犹如一层荧光衣,穿在整个菩提湾身上。

这方,血霄众人静坐在山尖的亭羽里,望着眼前景色,心生感慨,如此美幻之地,心中再多的烦恼似乎都能消散了,剩下的就是一颗明净之心,滋养着灵魂深处的畅想。

离众人二十多米的地方,红尘三仙挺身而立,身下是水声滔滔,粉袍随着山谷的风不断起舞着,他的桃花眼少了平日的戏光,显得格外的平静,望着茫茫山水之色,不知想着什么。

“咚。”一声鼓鸣忽地响起,大地好像一震,连飞舞的萤火虫都似停滞了一瞬,便见无数道亮光从各处打出,众人这才发现,这山壁之间竟安了无数夜明珠,也不知道用着何种方法,夜明珠光芒聚集,纷纷落到一处。

透过光亮,众人这才发现,佛,一道佛像出现在众人眼里。

佛像高约百丈,是用一座山谷整体修建,山便是佛,佛便是山,佛身与水相接,不知道在这里镇守了多少岁月。

众人正感慨这鬼斧神工间,四个小仙童纷纷站起,他们一脸严肃,像是要发生什么恐怖的事。

“震山佛怎么开了?”

“不知道,难道有谁要跪铁鼓台?”

“这……不可能吧,那铁鼓怎么可能跪破。”

“……”

四人你一言我一句讨论着。

“小哥哥,什么是铁鼓台啊?”妖妖拉着小仙童手,问道。

“铁鼓台是我们菩提湾的一个规矩,任何人三跪破了铁鼓,师傅便会许诺他一个承诺,只是到现在为止,无一人跪破,上一个跪铁鼓台的人只是一跪便废了双腿……”一一解释道。

天翼忽地站起,他心中升起浓浓的不安,像是为了印证他的预感,便见那山佛的胸口忽地轰隆作响,一处百平大小的圆台从佛心处缓缓延伸了出来。

而一身银衣猎舞,万千光束照耀,不是他们的主子是谁?

“天啊,居然是他。”

“师傅怎么……”惊呼,小仙童也不解,师傅不是说天下将乱,只有龙皇凤后才能救天吗?这人若死了,不是……

风吹在山谷间,身下的水花翻涌,像是水龙咆哮。

“袖袖,等我,一会就好。”一吻,落在景袖额间,梳理好她的银丝,轻柔的将景袖放在一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