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9章 菩提明镜

一处别具江南韵味的小阁楼,烟雨朦胧的大地,遮了人视线,雨滴顺着房檐而下,滴的每个人心碎。

房间。

“怎么样了,毒医,你倒是说句话呀。”瞧着一直把脉皱眉不言的子马甲,谷玉忍不住催促道。

此时,屋里屋外皆是站满了人,脸色焦急,时不时抬头望上两眼,期盼他们慌张跳动的心能够安稳下来。

把脉的手微颤,望着身边的北云霄,神色复杂。

北云霄依旧一身银袍,粉尘尽沾,猩红的血早就干在身上,阵阵血腥弥漫在空中,有些刺鼻,这人因为内力耗尽昏倒不过半刻就醒了,如今整张脸煞白的恐怖。

“袖袖怎么样了?”干哑,眸光灼灼,期盼,像是秋风中枯败的紫藤,让人心碎。

这一刻,子马甲头上炸开的红发似乎都黯淡了,再一次把脉,检查景袖的身体,期盼有兴许奇迹,可是……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

“妈的,你倒是说话啊!”雷霆暴吼,忍不住冲上来,一把拎起子马甲衣襟,水粒凝结在眼眶里,宛如冰刀凌迟。

这一动作,要放在平日,怕是早就被子马甲毒成人干了,可如今……他突然很希望这人揍他一顿,号称天下毒医,却连一个死脉都救不了,有什么用。

静默,渐渐似乎有人懂了。

“桃花哥哥,姐姐是不是太累睡着了,一会是不是就醒了啊。”怀里,妖妖期盼问着,虽然看不见,可众人的情绪她却感受的最是清晰,懵懂的神色,充满着期盼。

红尘三仙未言,看着眼前景袖了无生息的躺在自己面前,一模一样的画面脑里一闪而过,眸光闪烁,复杂,至深的痛。

笑天虎立在门口,摇头轻叹着,哎,死脉怎么可能有希望,可惜,可惜了。

“唔唔……”

“嗷呜嗷呜……”

角落,将军美人蹲在地上,低唔着,时不时抬头,朝**望上两眼,犬眸里光芒闪烁,悲伤的情绪萦绕。

“汪汪……汪汪……”忽地,将军狂吠了起来,冲过人群,一把趴在景袖床边,嘴里伴着吠叫咬着衣襟不断的拖拽,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景袖喊醒。

众人的眼忽地润了,泪成珍珠止不住流了出来。

红妖捂嘴,摇头,低泣声在风中轻传。

“妈的,你们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谷玉忍不住咆哮,他说话时眼里的泪却止不住唰唰流着。

这一刻,包括最是冷静的天翼眼里都噙着泪花。

其实,他们早就懂,死脉代表着什么,他们也更加明白,毒医的不说话,代表着什么,可是,谁愿相信,谁想相信,这是王妃呀,这是他们的暗主呀。

她布局了一步步,带他们脱离了重围,险境,却把自己……

众人望着那身银袍,心如风车般开始绞痛,滴血。

王妃死了,那主子……

北云霄眼里没有泪,他只是平淡的望着**的景袖,似乎没听见周围半语。

忽地,他弯身,将**的景袖轻柔抱起,银衣在地上拖拽出血光,一步步向着门口

而去。

“主子!”天翼出声,想要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半句。

琥珀色的眸子依旧望着天边,身形没有丝毫停滞,抱着景袖瞬间便出了屋子。

“主子,你要去哪,王妃已经……”谷玉闪身,迅速拦住,口里的话说不出。

银袍在半空划出森冷的寒光,身形闪开,瞬间便落在苑口。

机械,不言一语。

众人瞧出不对,血霄暗卫齐齐落下。

“主子,你要去哪?”呼道,神色担忧,七日未歇,主子身体的内力又枯竭,身体早就虚弱不堪,此时若在发生点意外,后果不敢想象。

“闪开!”冰冷,宛如风霜,煞气扑面而滞。

血霄暗卫齐齐颤栗,却眉羽硬色。

“主子,你休息下吧,王妃已经……已经死了。”惊皓眸光担忧,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王妃已经倒了,若王爷也……

“唰!”银袍一挥,惊皓整个身体犹如流星飞了出去,无法想象,一个内力全失的人,是如何办到的,或者说是不顾一切,耗尽身体本源。

琥珀色的眸子如鹰般锁住墙角吐血的惊皓,薄唇微启,一字一句的道:“她没有死。”

转身,就要离开苑子。

“王爷!”

“王爷……”

“王妃已经死了,你……”

众人闪身,迅速又围了上去。

“唰!”无形的气息凝结,自成风云屏障,扑上来的众人砰砰被击飞。

烟尘肆起,掩了视线。

“我再说一遍,袖袖没有死!没有死!”声音穿过天地,犹如长鹰呼啸,落上九天,血言之誓,肯定。

叶轻动着,凉风入地,烟雨朦胧中,只有那身绝然而去的银影刻在众人脑里。

青山碧水,连绵而展,此时,这处的景色宛如桂林山水间美醉。

水流潺潺,两边是崖山翠松,血霄暗卫摇桨,十几弯竹筏正在二十几米宽的河道上急速前行着,竹筏挑起,画出一个个波纹,像是鱼花,翻跃。

最前首的竹筏上,北云霄怀抱景袖,望着茫茫水色,挺立,身边,谷玉白峰天翼惊皓不断摇桨,如此在水面上行路已经三日了,可这蜿蜒河道像是见不到尽头,蜿蜒曲折,两边依旧是青山壁崖,此时,他们要寻一个叫作菩提湾的地方。

终于,百米外的河道上忽地升起一片浓浓白雾,众人神色一怔。

“主子,找到了。”天翼喜色呼道。

琥眸闪烁,瞳孔深处的光芒终于亮上些许。

十几弯竹筏瞬间冲进白雾,浓浓白雾伸手不见五指,更不说周围景色了,摇桨的动作齐齐停止,竹筏顺水而流,速度猛地加快,此时只需控制好自己身形。

便这样,十几弯竹筏犹如漂流般急速前行了半个时辰,眼前的白雾逐渐淡了,十几弯竹筏安稳的冲了出来。

入眼的景色分外开阔,平静的河面,即使两面依旧百丈壁崖,河道却已宽了百米,首先,两颗宛如参天古木的菩提树一左一右生长在崖壁上,盘根错终的枝干交叉,树纹画出一道道壑

,仿若刻了千百个人生,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树是否已百岁,千岁,翠绿如烟的叶片铺天遮地的生长,遮掩了河道上的大片风景。

筏入菩提,仿若这一刻心也顿悟了。

河道宽阔,水面平静,没有人力控制,众人身下的竹筏却是急速行驶着,向着深处,每弯竹筏彼此间隔一致,成三角形,前进。

这一刻,连血霄暗卫也惊讶着,世人早有传说,天下有个菩提湾,那里生着得道仙人,能控天读命,改变命数,谁若得见观中仙人,那必是有龙魂凤身的天命,如今,他们王爷居然知道这么个地,王妃有救,一定有救!

正兴奋着,前进的竹筏忽地停止了,就见五十米的外的水面忽地翻涌,像是有什么破水而出。

惊愕,水花翻腾,是四根石柱,四根五六人环抱才能围住的大理岩石柱。

石柱破水而出,搅的河面水波不平,伴着震耳的轰鸣声竹筏不停晃动,众人满脸的震撼,这是何等技术,居然在水下造了如此工艺,这到底是人力还是神力,这天下真的有神吗?

众人胡思乱想间,四根水柱已经停止再动,此时水柱高约百米,犹如四道天门紧锁,牢牢阻了众人前进的道路。

正思考着又该如何时,前方的河道上忽地多了四个流影,他们踏水而来,功夫高深不可凡语,空中只留四道青色虚影。

下一刻,四道青色虚影已落在石柱上,分一而站,顶天立地。

众人抬头一望,脸色瞬间更是大变,四个小孩,这竟是四个同小妖们一样大小的小孩,天啊,何时孩子居然能有如此功夫,难不成这真是仙人地不成。

四小孩,竟是容貌精致,着青衣,带着青云冠,脚蹬流云靴,眉间一颗鲜红的火云图,犹如天界仙童,难辨男女,身体虽小,却是气势比天,让人不敢小觑。

“来者何人?”

“轰!”伴着四道脆呼,四根擎天石柱,一声巨响,犹如特殊的导体,将他们的声音放大百倍,响彻整个山谷,不断回荡,落上云霄。

众人震撼,天翼上前,就想出声解释,被北云霄抬腕一挡,他抬步上前,怀里依旧抱着景袖,挺身而立,眸光抬起,一字一句的道:“耀天北云霄前来,望明镜师傅现身一语。”声音虽不如四童洪亮,一身气势却是不输半分,同如神抵。

面向众人,最左边的擎天石柱上,精致小童拧眉呼道:“北云霄,我师傅说了,你身为龙身,凤将显世,龙凤本是一对,你不担其责,罔顾她言,不见!”

几句,把众人打入死道,四根擎天石柱轰隆隆响着,河面上的波浪一下比一下翻滚的厉害,竹筏不断晃动,似乎要把众人驱逐离开。

“唰!”顿见,一道粉嫩的身影拔地而起,是小妖,她身形一跃,落在石柱上,顺着擎天石柱便望上爬,小身子顷刻落上柱顶,小胳膊小拳挥舞,朝刚刚讲话的精致小童狠狠揍去。

“你见不见!你让不让见,我要救姐姐,让不让,让不让!”小孩打架,岂是有理可言。

那小仙童也是意外小妖的出手,瞬间两人在石柱顶上纠缠在一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