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8章 战事未起,掌控天下

看的红尘三仙脸色一白,忽地取下怀里妖妖的桃心小墨镜:“妖妖乖,先给桃花哥哥带会啊。”诱哄,只是这桃心墨镜本是为妖妖特制,红尘三仙硬要带上,一时间,只能挂个鼻梁,两颗大红心挂在大半张脸上,露出半只眼角时而虚看下形势。

夜空下,银丝飞起,景袖眸中寒色迸发,血裙无风自起,一字一句的道:“我说过,就凭你们这些就想杀掉我们吗!”

轰,似有道惊雷在每个人的心中炸响。

狂妄如此,神抵之姿。

身后的军队已经到了,以风扬为首,众人纷纷下马,单膝弯曲叩拜。

“拜见暗主。”

“拜见暗主。”

“……”

一声一声响彻云霄,犹如九天惊雷,冲上苍穹,宣告天下。

收割人命的十几人闪身而回,他们各个手提头颅,对着景袖叩下,神态恭敬,眸光忠诚。

古临军队静默了。

阎王楼的杀手安静了。

齐沐昭和南宫祁华的心中,惊浪正在翻起。

血霄暗卫瞪着这突然出现的精锐之师愣住了。

红尘三仙虚着半只眼打望。

北云霄的眸光深情未变,这些他早就知道,他的袖袖才是斜睨天下的霸主。

“你你……”谷玉颤抖着手,指着眼前叩拜的小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不是赤影那小子么,出使古临前,他还跟他讨论过易容术呢,怎么变的这么精气十足,这月刃还使的这么溜,天啊!

还有这呆木头,这不是与主子比瞪眼那暴力小子吗?怎么变的这么稳重,丫的,还穿着一身,要不要这么帅。

惊讶的同时,满心的怨气,眼前这一群人各个都是熟脸熟面,可是,丫的,居然变的这么帅气,这么厉害,这感觉就好像昨天还跟他一起斗蛐蛐的贼小子,转眼变成了王孙公子哥。

不爽,不爽啊!

凭什么他还是贼小子,这群人就逆袭了。

抱怨的同时,谷玉坚决不承认自己嫉妒了。

又忍不住溜上去,一把提起风扬奚落道:“哟,穿成这样,到是人模狗样了嘛。”

这话,说的比不是嘲弄,就是兄弟间的打趣,他们彼此熟络,自然明白。

风扬拿眼一横,还是忍不住给对方一拳,瞬间两人,便交手起来。

这一闹,紧张的气氛消散不少,起先还有些拘谨的血霄暗卫齐齐拥上去。

“兄弟,你们这是咱回事,跟我说说?”

“兄弟,这袍子不错啊,哪买的。”

“兄弟,你这月刃使的不错啊,怎么练的啊。”

交谈,气氛轻松,无视眼前古临的大军和阎王楼的杀手。

此时此刻,我们的兄弟已到,还怕你们!

人群中,一道身影穿过人群,缓缓拱了出来,他穿着一身护卫短袍,神情瑟瑟,看着景袖慌忙弯身恭敬的道:“姑娘,小的已经把人带来了。”这人,正是靖王府的那个暖男护卫。

靖王一死,景袖便把这人寻了来,传了个命令,让他去将风扬等人带来。

之前,景袖给风扬等人布置了任务,并不是简单的建淘宝楼,让他们一路向着古临,沿路剿匪抓寇,锻炼实力的同时,招兵买马,之所以向着古临而来,也是断定了这交流会之行不会安生,好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出手。

这会,正是他们发挥实力的时候。

一个多月的时间,用着极致的训练方法,这支王者之师已经初见成效,所以今日这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景袖点首,赞道:“很好。”

憨厚的脸上露出个笑容,仿若被景袖夸奖是多么光荣的事。

身后从雄风阵营里出来,一直跟随着景袖的雷霆一拎暖男护卫衣襟,粗嗓子嚎道:“暗主,这小子不错,咱们把他也收了吧。”起初最先来传消息时,他以为这小子忽悠他们,可没少揍小子,还好,这人硬是给抗住了,真是越打越喜欢。

景袖点首:“嗯,收。”

顿见,那暖男护卫一脸喜色,连连叩首:“谢谢霄王妃,谢谢霄王妃。”

“臭小子,叫暗主。”雷霆一巴掌拍下,教育道,他们的观念里只有暗主,霄王算个屁呀。

暖男护卫恍然反应过来,又拜:“是是,谢谢暗主,谢谢暗主。”靖王一死,他本来就无处去取,弄不好还会被皇令发配到边境做苦力,跟着这姑娘好,姑娘心善,是个好人。

可怜这单纯小子还没认清景袖的真正面目。

齐沐昭的血瞳变的深邃,眼前这只队伍,虽然只有千人,可各个都气息沉练,很难想象,不过两月不到,景袖竟将他们练的如此,从雄风阵营里挑选时,他可是亲眼见过这些面孔,如今,变成这般,简直匪夷所思。

南宫祁华望了眼面前的队伍,嘴角依旧挂着淡笑:“霄王妃未免太自信了些,就这千人就想抵御我万人大军吗?”这些人的实力是很强,可双拳难敌四手,打不过,他用人头也能耗死他们。

他话一出,血霄暗卫刚凝起眉,雷霆等人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不等出声解释,一声清亮的女声便至众人身后响起:“这些不够,那加上我们呢。”

密林间,一道身影款款走出,是红妖,她依旧穿着一身红色罗裙,神色悠悠,荆棘长鞭在手上随意把玩着,身后远山上是整齐的行军声。

眸色一戾,手中荆棘长鞭一甩,一声击空脆响,红妖飞身唰的落在景袖身侧:“即日起,我川澜与耀天结盟,十万大军仍凭差谴,古临,千盛,你们不妨试试,今日血战,看看是你们万人之师厉害,还是我川澜狼军能一争苍穹。”红衣飘飞,与景袖处的久了,身上也是一股狂傲的气势,这个即将为王的女人同样不可小觑。

她抠一抠指甲,悠悠又道:“哦,另外忘了告诉你们,血霄军这会也出动了哟,再过半个时辰,应该就会翻过这琉蒙山了吧,至于你们的围杀阵,不好意思,已经破了呢。”

悠语,却听的南宫祁华心血一翻,他明明传令给川澜了,他们怎么会出兵?为什么要食言?不仅如此,他还派人截杀汉尔·菁华了,这女人又是怎么逃脱杀手的,那同样想要杀害汉尔·菁华夺权的塔里木亲王

又在哪里?

一个个不解,似乎为了告诉他答案,密林间又是狂傲的笑,就见一个手握方刀的人走了出来,这人圆耳凸肚,正是那九龙九凤宴上的笑天虎,身边将军美人随行在侧。

他见着南宫祁华,眸光一片坦荡,豪爽笑道:“不好意思,祁华太子,我笑天虎欠霄王妃一个承诺,他们的事我青云九庄管定了。”

青云九庄是什么势力,是统管两洲经济命脉的龙头,这笑天虎作为青云九庄的第一庄,说话分量自然是重之又重,他说管定了,那还真是管定了。

难怪他派出的杀手没有杀掉汉尔·菁华,难怪这女人说服了川澜出手,有青云九庄撑腰,川澜必定出手。

川澜作为最西边的一国,那里最缺乏的是什么,粮草,布匹……一切生活物资,只需青云九庄一个承诺,三万兵马算什么。

好哇,真正的好哇,难怪有恃无恐的在这里等着他们,难怪扬言杀不了他们,如此一批接一批的势力相助,如何杀?怎么杀?

今夜,霄王妃无恙,今夜,耀天战神仍在。

这一个个局,这一个个准备,精心,巧妙,看似不经意,却将它们紧串在了一起,这个女人做的每一件事早就想好了后路,能攻能退,天下之势,皆在这人眼中,战事未起,她却已掌控全局。

输了,这一局,他们输了。

笑声,回荡在夜色里,天空渐露鱼白,南宫祁华对着景袖拱手一拜:“霄王妃之才,在下佩服。”

齐沐昭未发一语,眼中的光芒却变得深邃,他盯着景袖,就那般盯着,似乎想要从这一身血色里看到她的灵魂。

“你们还截不截杀了,要杀赶紧,老子正想好好干一架呢。”雷霆挽袖,出声道,那架势有些迫不及待,剿匪剿了这么久,还没跟正规军干过呢,正好看看他们的实力提升到什么水平了。

“对呀,来来,打打,看老子削不死你们这群狗东西。”谷玉大吼,青玄剑指着刹羽鼻子,有恃无恐骂道,玩弹弓的臭小子,看爷今儿不削死你。

气势,早已改变,现在谁胜谁劣,一眼便知。

就算动手,一场苦战后,他们杀不了霄王两人,还是败。

月渐从天边退去,光线从天边升起,林间鸟鸣响起,晨露挂在叶稍。

等齐沐昭等人从林间退去,众人非议惋惜应该乘胜追击的时候。

两道身影一先一后的仰头倒下。

“王爷!”

“王妃!”

惊呼,不敢相信。

笑天虎瞬间落在两人面前,把脉。

一摸北云霄手腕,神色变得不敢置信,天啊,这人做了什么,内力抽空,一丝皆无,再望了眼一直护在景袖身后的手腕,瞬间了然,这人……怕是为她输送了一晚上的内力吧。

再一把景袖,神色彻底惊住,喃喃,不敢置信:“脉停了,她脉停了。”

声音,落进每个人耳里。

众人彻底呆住,脉停了,怎么可能脉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王妃……死……

天色,忽地暗了,染了每个人的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