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7章 天降神兵

千盛国曾经有个传言,传闻太子齐沐昭的父皇是个变态,不仅喜欢童脔,还喜欢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他的子嗣每个都遭受过他的毒害,这传闻来的有些荒诞可笑,虽无证据,却一直未停止过,也是等后来的齐沐昭得势的时候才渐渐消停,不过,齐沐昭得势后的第三日,千盛皇忽地暴病而亡,有人传是齐沐昭为报禁脔之仇弑父夺位。

流言蜚语不消,意外的是先皇死后,齐沐昭并未登基,而是转身奉一皇叔昊风王为皇,昊风王登基,也并未废除太子,于是这对假父子便共同执掌千盛权力。

只是三年未到,齐沐昭野心开始倾向天下,昊风王的贪心也逐渐露出,立亲子为昭阳王,颁布虎令兵权,一步步想要吞噬齐沐昭的权力,于是两人便一直假面和气,暗地争斗着。

半路得来的位子总是不正,若想让它变的名正言顺,那先皇唯一还活着的子嗣齐沐昭必须除之。

谷玉这一提童脔,显然是在讽刺他的过去,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你齐沐昭身上因为千盛先皇就是背了张恶心的皮。

偏生,四小妖还不懂,偏着脑袋,疑惑着道:“玉哥哥,什么是童脔啊?”

“唰!”森幽的黑光如长鹰呼啸般破空而来,锐利之色要断了谷玉和四小妖脑袋。

这人,若犯了他的逆鳞,不论男女老少,都得死。

“砰!”桃花扇出袖,粉袍在半空刮起一道劲风,直迎。

因为一路被截杀,血腥不断,红尘三仙又晕血,这几日吐了不少,此时他面色苍白没有血色,这一出手显得有些气力不足。

不足,化解危险到足以。

谷玉身子被天翼一扯,也及时避开。

黑光落空,消散在夜色里。

明明是夏日天,这夜月却冰凉着,连风都透着刺骨的寒。

或许,是人心凉,而不是天色。

两方对立,不让,显然是没有退步的可能。

一方,齐沐昭为首,身后是三大将才,阎王楼三千顶级杀手。

一方,云景袖为首,北云霄,红尘三仙为翼,十三血霄军为将,三条巨蟒护驾。

风吹过,银丝扬起,顶着一脸让人恐怖的肉痂,景袖淡眼扫过对面齐沐昭身后的杀手:“你真的觉得这些就能杀了我们吗?”声音轻柔,平淡的像是闲话一句。

就实力上看,两方相当,谁胜谁败,确实难以一眼决断。

嗜血的情绪已经散去,齐沐昭薄唇勾起,道:“我当然知道这些还杀不了你们,不过,这样呢……”

话落,远处忽地传来整齐的踏步声,像是有大规模的军队靠近,血霄众人神色变得严肃。

一望,众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密林间,缓缓走出的那道蓝影不是古临太子南宫祁华是谁!

他身边站着两个身穿盔甲将军模样的人,向着远处手腕一招。

十里开外,逐渐有火光亮起,一片接着一片散开,集目望去,一眼不见尽头。

这是军队,

古临的军队。

居然是这人出手,众人心惊时,满心恼意,这天下的人都在算计他们,都在!

“古临太子,大晚上还真是闲心呢。”北云霄出声,讽刺道。

男人蔚蓝色的祥云龙袍轻动,光波流转,面上不见丝毫尴尬之色,淡笑悠语道:“听说今晚耀天战神的脑袋会掉,我来看看。”随意,轻松,神态间依然温柔,却已多了龙威之势。

清澈的水眸闪过森冷邃光,景袖淡看着来人,面上无丝毫意外,这表情倒令南宫祁华生出些兴趣。

薄唇一勾,笑问道:“怎么霄王妃一点都不意外在这里见到本太子呢?”

红唇勾起冰冷的弧度,景袖冷道:“意外?本就是蛇鼠一窝的货色,有什么值得意外的!”这天下皇族有几个是真正淡泊权力的,平日越是淡然,那么这人的野心就更盛。

心思剔透的景袖,哪能不明,所以即使这人一早对她送美食示好,她也不作回应。

南宫祁华脸色一僵,无视景袖的粗语,又温柔笑道:“不妄我对霄王妃这般看中,果然是慧质心兰,心思剔透,天下之女,谁也比不上你一分。”

“哼,看中?所以设计靖王之死来陷害我?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下祁华太子的看中呢。”

“什么!是这人陷害王妃的!”景袖一出口,谷玉忽地惊呼,他们还在那纠结谁是凶手呢,原来是这虚伪太子设的局。

血霄众人齐生煞气。

蔚蓝如海的眸光一闪,南宫祁华对于景袖知晓靖王一事也是意外,他可是没露出半点线索,还让南宫容仪故意扰乱,这人怎么猜到的。

想到,便就问出:“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出口,直接坐实了这事,红尘三仙的脸沉的可怕,敢用他小三的名义去设局,该死。

冷笑,黛眉间寒光凝成风刀:“祁华太子,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画蛇添足呢。”

她云景袖从未见过南宫容仪,那女人有什么好针对她的,就算是嫉妒她的能力,也犯不着干杀害靖王这么危险的事来诬陷她,那女人更不是因爱生恨,因为她看北云霄的眼底完全没有那种爱恋的情愫,反而时常望着南宫祁华的眸光复杂,另外,最重要的是,她在靖王被杀那日,飞出去想要截住对方攻势的妖兰新月上涂了点粉末。

这粉末也不算特别,就是提炼的一些用来控制银血的药粉,若是凶手回去换衣沐浴一翻,便会消失不见。

可是,这南宫祁华居然太过自信,自信的把凶手带在身边,他身边的宫女,他南宫祁华的贴身婢女。

所以,那日将军美人的吠叫,她便看出了端倪,找到了凶手,后来的一切,只是为了演唱戏,看看这人想做什么,只是没想到,这戏没唱完,居然生了绫罗一事,如今才被逼的这般。

想到残苑,景袖便想到那疯婆子。

侮辱之仇,欺身之仇,她云景袖说了,她若不死,定要她死无藏身之地!

煞气萦绕在周身,众人望着眼前的女子,莫名心

颤,即使一身血色,这人还是一身光芒,璀璨的让众人移不开眼。

南宫祁华心湖微微波动,说实话,他从见过像景袖这般的女子,之前听闻传言时,他就诧异,忍不住想要见识见识这所谓的巾帼女诸葛,后来,真正见到了,又觉得传言都没道尽她的风采,三日交流会,这人一次次惊艳的才华,折服了三洲五国的每一个人,当然,他也心动了。

可是,她是霄王妃,已经帖上了霄王之名,如何能留?

所以他设局想要一步步禁锢她,只是,局还未开始,她便跳了出去,后来,齐沐昭的联手之邀,他毫不犹豫的选择答应,这天下有一个霄王了,绝不能再有一个霄王妃,若是两人同在,那只有都死。

夜,更凉了,身后的古临军队缓缓靠近,今日这些人必须死。

景袖冷眼,无视眼前的压迫,她红唇微启,道:“我说过,就凭你们这些就想杀了我们吗?”

清冷的话随风散进每个人耳里,连本打算准备拼死而战的血霄暗卫都愣住,王妃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还有什么杀招不成?可是……如此情形,就算再招几波蛇潮来,他们也抵抗不了啊,二十几人战上万军队,他们怎么赢?

齐沐昭南宫祁华眸光闪烁,刚想出声,话声忽地卡在口中。

只听,密林间忽地传来轰轰声,犹如雷鼓般从远方涌来。

轰隆隆……

大风忽地起了,树林摇曳,似远处的队伍带来的风潮。

下一瞬,谷玉猛地瞪眼惊呼。

“天啊,是军队,军队!”

“怎么可能,这哪来的军队?”天翼不解,想不明白这四国边境之地怎会出现军队,凝目远望。

前来的队伍,各个骑着枣红大马,映着月色在暗夜里奔跑,不见丝毫阻隔,他们身穿漆黑短袍,融入夜色中,让人很难发现,短袍的边角绣着各种编号,纹路,图案,像是给这只队伍做了细致的分工,军装,这一套融汇了现代与古风特制的军装,他们腿别匕首,手握刃丝,腰系软剑,连脚上的靴子都插了利刃。

这里各个都是人中龙凤,一眼便看出前来的这只队伍实力不凡,甚至连血霄军都有些地方不及。

可是……这是哪国的军队?

气势已起,雄风震场。

便见本是快速奔跑的马队间,忽地飚出十几道人影,他们低匐着身子,两手分别握着把月刃,犹如夜鹰般唰的冲出,他们没有骑马,速度却是更胜,瞬间便跃至距离众人百米之外。

若是众人细心些,便会发现,这十几人是排着阵法前行。

古学中的阵法,本就精妙,若是精用,必是雷霆之力。

众人晃眼间,那十几人竟已跃过血霄军,瞬间扎入古临的军队和阎王楼的杀手阵营里。

期间,十几人的统一行动,竟然冲散了齐沐昭和南宫祁华的出手拦截。

“唰!”

月刃飞舞,攻击方式与景袖同出一路,顿见血光飘起,地面上一个个人头滚落。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