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6章 神弓手,脱靶

诡异的情形,众人愣怔在原处,怎么回事?这些蛇怎么回事?为什么包围他们?

做为天御之师,刹羽反应最是迅速,包围了,他们被包围了。

来不及思考这诡异的现象,一声命令:“杀!”只有杀,现在蛇物还不够多,如果强冲,定能离开,若是原处等待,那必是葬身蛇口。

众人反应过来,瞬间,剑刃寒光飞舞,映着月色照的这片眼花缭乱。

血腥瞬间蔓开,只是他们忘了,强冲,那是蛇物聚集不够多的时候,若已囤积满山,那么还有强冲的可能性吗?

下一刻,刹羽等人便看清了眼前的形势。

满眼的蛇,吐着血红的信子,占了视线所及的每一个地方,他们斩断一片,想要飞身而起,却是无处落脚。

逐渐有人倒下,蛇潮攻击,哪能容你随意放肆。

蛇物虽小,可若每只咬上一口,也够让人整个神经疼的衰弱,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有十几人倒下,刹羽见势心思转的其快,金翼天弓出箭,箭羽带着呲呲火花,啾的一声射在前方不远处的枯木上。

“轰”,伴着干草,枯木瞬间燃起,火花拔至一丈高,刹羽脚腕一踢,将燃起的枯木踢飞在半空,顿时,呲呲火星犹如天女散花般唰唰落下。

万物遇火,那都是退避三舍,这一瞬,攻击的蛇群气势消减,逐渐后退,众人依葫芦画瓢,瞬间造火烧蛇。

空中顿时弥漫起焦香。

“妈的!老子烤不死你!”一根染火的木头狠狠戳在一条螣蛇上,眼里尽是凶狠血光,鬼子拐煞气呼道。

他这辈子啥都吃过,就是还没吃过蛇肉,正好累了这么些日子,今晚吃顿蛇餐。

“烤!兄弟们给我烤,今晚吃全蛇宴。”呼嚷,一把擒住一条螣蛇,滋的一声咬开,咀嚼,顿见满口血腥,鬼子拐吃的起劲,满眼都是兴奋的红光。

“香!真他妈香!”

暗处。

谷玉等人看的一脸煞气。

“妈的,这群玩意,看老子不弄死这群狗东西。”青玄剑一握,就要飞身杀鬼。

景袖手腕微动,阻止,此时她坐在一凸出的山壁后,身后是北云霄轻拥,起先命众人寻了些药草服下,虽然依旧一身血气,精神却已恢复不少。

“既然是全蛇宴,那就让他们吃个过瘾!”清澈的眸子一戾,景袖煞气的道,声音虽小,却是气势十足。

嘶嘶声传出,潜伏在石岩间的响尾眼睛动了。

嗡嗡的抖尾声,在这夜色里显得格外清晰,烧蛇的众人齐齐一愣,心惊肉跳,眸眼紧张的看着暗夜。

“啊!”一声惊呼,只见身边的一人忽地脸色铁青的倒下,只是一瞬,便口吐白沫而死。

刹羽的眼忽地深了,下一刻,只觉得心神胆裂。

黑白纹路的响尾一圈圈围来,赤青黑纹的眼睛蛇扬着头游移而来,盘踞在杨树,青松,在各个角落对着他们吐着蛇信子。

“哈哈,吃呀,你们倒是吃呀,不是要吃全蛇宴么?没有这蛇中毒王

两类,怎么叫全蛇宴呢?”

谷玉狷狂的笑声落出,他显身立在一颗青松下,挑衅的对着刹羽等人,脸上是冰冷的寒霜,妈的,穷追了他们这么些日子,总算能出口恶气了。

此时,谁优谁劣,一眼便知。

这些蛇居然是他们召唤而来?这些蛇居然为他们卖命?何时,这血霄军居然有了如此通天的本事?

诧异,刹羽眸光一凛,手腕取出背上的一支金箭就要断了谷玉脑袋。

金箭寒芒,凝的是风云之力。

谷玉却像未见,依旧一脸悠闲的站在树下,双手环胸,摆明了挑衅这群狗东西。

拉弓,弦紧,金箭就要脱弦而发。

“嘶……”突起的厉吼,震耳欲聋,众人来不及看清形势,一股犹如巨浪翻天的气流忽地刮到面上,身体控制不住的被卷起,所过,排山倒海之势毁灭,而刹羽的金箭便在这波冲击中偏离了走向,啾的一声,射向了深冷的夜空,带起一片璀璨金光。

千盛的神弓手居然脱靶了,这事……可笑!可笑!

“哈哈哈,还神弓手呢……”

“我呸,垃圾玩意!”

狷狂的嘲笑声响起,林间血霄暗卫的身影一个个落出,他们就要嘲讽,他们就要奚落,这群王八羔子,想要截杀他们,该死的狗东西!

一箭射空的刹羽脸色骤青,这人一向冷脸冷面,呆板的没有其他情绪,如今被气的这般,众血霄暗卫只觉的爽!太爽!

“千盛有个人呀,自称神弓手呀,一箭放出去呀,去找星星了呀。”

嘲笑,不知谁编了个顺口溜,忽地唱起,一人起,众人唱,夜空中回荡,久久不消。

阴寒,暴怒,气的失去了冷静,拉弦,想要再次出箭,身后却猛地一声爆响。

“轰!”树石皆碎,众人飞起。

“啊!蟒,巨蟒……”

“不……”惊呼,只吐出半字,血盆蛇口一张,整个吞了下去。

暴怒中的刹羽这时才看清身后的形势。

蟒,三条巨蟒,他们瞪着漆黑的眼珠子,甩动着力达千斤的蛇尾,犹如在收割麦子一般,一片片放倒。

为了截杀霄王等人,他们古临的势力已经倾巢而出,这七日,截杀这些人和打压血霄暗楼,更是折损了近三分之一,如今这一下,直接又搅得他们元气大伤。

妈的,什么时候,血霄军改驯蛇了,这群该死的东西。

刹羽满脸寒气,眸光偶地瞥到凸起的山壁处,神色忽地一沉,这般气息,不是……

最后两只金翼箭出手,搭弦,浑身内力灌入,身后鬼子拐护驾,这会,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要把这两箭射出。

看清刹羽金箭对准的方向,血霄暗卫神色忽地一变。

“垃圾东西,看老子不毁了你这破玩意。”谷玉大骂,青玄剑出鞘,飞身而上。

正驱着蛇物的鬼子拐一闪冷笑,手上的拐刀一扭,咔嚓一声,分成两半,手腕挥舞,空中顿见刃光旋转,虚影化成一朵雪色光莲,截了谷

玉的攻势。

天翼白峰脸色一寒,飞迎而上,只是这刹羽的金箭出势极快,已经脱弦射出,空中顿见两道金光一闪而过,惊若游龙,气比长鸿。

血霄众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轰!”金翼箭穿山而过,竟毁了这凸起的半壁山石,可想这灌注内力的两箭来的多么恐怖。

“唰!”银袍一挥,就见烟尘弥漫的山石后,北云霄挺身而立,他不过是袍袖一舞,随意的像是拂去尘埃一般,两支灌注内力的金箭便落在他手中。

琥珀色的眸子因为血丝变的更加让人胆寒,他冰冷的看着刹羽鬼子拐两人,眼中寒芒大绽,就见他随手一抛,刚刚那两只金翼箭竟反向飞回。

其势,藐视苍生。

其力,可夺日月。

其光,惊鸿长宇。

鬼子拐刹羽瞳孔猛缩,身形想要急速飞起,却被两道金箭的煞气冲击的动弹不了分毫。

金鸿一过,要的是两人心脏三寸,死!

一切不过瞬间,转势极快,惊的众人都来不及反映。

夜月长鸿中,一道黑光忽地夺势而出。

“噗噗!”这光虽然来势奇快,却也架不住北云霄这一手,两只金箭准确的没入两人身体,只是一个腰肢,一个肩肘,错了心脏。

半空,黑袍猎猎而舞,齐沐昭像是从月中降落,金龙猖狂的在袍上飞舞,还带着熠熠金晖不散。

望着身边中箭的刹羽和鬼子拐,血红的瞳沉了,显然北云霄这一出手的力量已经出乎他的预料。

身后,千盛天御军的双斧王带着新的杀手已经赶到,他挥舞着两成人高的巨斧瞬间与三条巨蟒交战在一起。

天御双斧王,以斧为器,每把斧头均为千年玄石打造,其力可劈山凿海,削天断地,为齐沐昭军中一大前峰猛将。

三大巨蟒的眸光变得慎重,它们蜷缩着身,抬高着脑袋,不敢轻易出手,显然是知晓遇上强敌。

景袖打望了眼那胳膊比女人还细的双斧王,眉头深皱,真没想到这齐沐昭手中还有这般能人将才。

“霄王,霄王妃别来无恙啊。”齐沐昭出声,依旧是邪魅狷狂的样,眼底的嗜杀之意变的浓郁坚定,七日,显然他已理清自己的心思,或许他是对景袖生出了点兴趣,可是这样一个不为他所控的女人,就算得到又怎样?天下,江山,你一个云景袖还比不了,既然你铁了心站在这男人身边,那么我只有送你去死!

北云霄的眸色寒冷着,轻柔的扶起地上的景袖,弯腰,撇去景袖血裙上的枯草,显然不打算同齐沐昭讲话。

红尘三仙温柔的抱着妖妖,缓缓站起,身边三个小家伙挺立,皆是一脸冷色的注视着他。

被无视,齐沐昭脸色忽地难看,眸中血意更甚。

“小妖们,你们可记住了,坏人呀,就长这样,以后出门一定要注意了,可别被骗去当童脔了。”谷玉阴阳怪气的道,手里握着青玄剑,缓缓走到景袖几人身边。

这一出口,齐沐昭眸中的血色彻底绽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