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5章 困境通天

暗夜,角落。

宽大的黑袍轻舞着,袍角的金龙沾着草上的血液,猩红,血瞳凝望着逐渐消失在林里的身影,脑里还是刚刚那人血肉模糊的画面。

看着主子不动,刹羽忍不住出声:“主上,再不下令,就晚了。”

齐沐昭怔了怔,眸光闪烁着莫名的流光,那是她吗?是她?怎么会……

刹羽急的跺脚,转身不顾眼前的齐沐昭,沉声吩咐:“调动所有暗者,截杀耀天霄王一行,不留一命,快。”

空气轻微波动,树林的沙沙声忽地更响了,犹如一片潮水直卷北云霄一行而去。

齐沐昭薄唇微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却终是没有出口。

天色渐亮,这山尖的杀伐才刚刚开始。

金阳从天边露出,灿烂的光线落在大地上,昨夜的血腥在彼此间流传,五国交流会中断,大家心照不宣的告辞离开,没有多余的官方寒暄,也没有假意的嘘寒问暖,若是彼此之间交流上两句,都是想打探彼此的态度。

血,染着大地,古临皇城突然多了一批批深不可测的人,他们顺北而上,一路杀伐,期间,不止一路。

这世间想要霄王妃命的人很多,这世间想要耀天战神命的人更多。

千盛,古临,川澜……甚至耀天。

溪水混着猩红的**渐渐流远,草木染着血色,四周一片腥气,冲围七日,众人的脸都疲倦着,身上的袍子早就划满了口子,血口一道一道,一身狼狈。

草地,众血霄暗卫盘腿而坐,稍作休憩。

瞳孔里布满血丝,北云霄望着怀里伤口结成猩红肉痂的景袖满眼阴霾,用袍角沾上稍许清水,一点点替景袖拭去脸上尘土,可是他一碰,鲜红的血液便从肉痂里流了下来,惊慌,指尖颤抖,北云霄整个身体都颤栗着,举着袍子,不敢动作,眼里是深深的痛。

众人看得揪心的疼。

这七日,景袖只在第一日醒过来一次,如此重伤,只是简单的用了些金创药,众人都明白,若是再这样拖下去,怕是连命都……

携着一身倦气,天翼上前:“主子,前面就是琉蒙山了,翻过就能到耀天境内了。”他道,心中也明白,那里怕早已筑了铜墙铁壁,更大的腥风血雨正等着他们。

齐沐昭出手,岂有放虎归山的道理,不仅他们这里,恐怕刚刚调动的暗楼势力也正被打压着。

那人,就是只豺狼,一但盯上猎物,不死不休,更何况他隐忍多年,早等着今日出手。

现在只盼着朱雀能冲破打压,传令边境,将血霄军调动。

琥珀色的眸子微动,里面是杀伐滔天,银衣混着血色在风中自成冰冷的弧线:“走!”轻柔的抱起景袖,一头银丝泄下,在风中摇曳,如瀑璀璨。

“不。”

轻微的声音,不过是微风一拂般,北云霄却怔住,满脸喜色的望着怀里的人,他轻柔的放下,小心着不碰触景袖背脊的伤口,温柔的如呵护心头珍物。

“袖袖,你醒了。”

他声音颤抖,欣喜着,期待怀里的人能跟他说些什么,可是,他又矛盾,因为

知道现在的袖袖哪怕是说一句话,都会耗费大半的力气,所以他望着她,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将她刻在心上,刻在灵魂里,调动身体的内力,透过景袖手臂一点点传到她身体里,替她恢复些力气。

周围的血霄军一颤,齐齐围了上来。

“王妃。”

“王妃……”齐呼,担心。

角落,也是一身倦气正给妖妖处理伤口的红尘三仙一颤,抬眼望了过来。

眸眼缓缓睁开,依旧清澈如星辰,她看着众人,虽是一身疲倦,眼底的光却依旧傲气不减。

“不,我们不走,不去琉蒙山。”浅声,落进每一个人耳里,清澈的眸子望着天边凄红的太阳,似乎在估算着什么。

暮色,云薄,风一吹,在天边滑过,本是倦鸟归巢的时间,大片的鸟雀从林间飞起,像是有异象发生,叽叽喳喳,惊响半边夜空。

林间剑刃泛着寒光,各方截杀者正在靠近。

这里。

一块空旷的草地。

以景袖为中心,所有的血霄暗卫成圆形围开,他们瞪着眼前的情形,脚肚子颤抖,有些想要上树,一望,满眼惊恐,有些想要后退,却是退无可退。

这是,这是……

蛇,满眼的蛇,树上,地上,草里,青红蓝绿,就连那剧毒蛇物眼睛都来了一片。

天啊,这……

众人惶恐,忍不住再朝景袖方向靠近。

“嘶嘶……”气若游移的声音从景袖口中落出,不断,这是绫罗教她的蛇技,她背靠着北云霄,手里拿着枚银鳞蛇甲,望着眼前的蛇海,不断的发布着每个命令,绫罗说,她得了蛇皇认主,天下所有的蛇都会听她指挥。

蛇潮,蛇战,今日,她要前来截杀他们的人,都藏身蛇腹,有去无回!

“嗤嗤……”林间的声音似乎大了,像是有什么巨物正在靠近,众人心神不自觉提紧,眼睛盯着林间,全神贯注。

“靠!”

“靠!”

“天!”

一瞬,几声惊呼同时而出,小三,谷玉,天翼,连北云霄也是一脸错愕。

这……

三条巨蟒,三条成人腰肢粗细的巨蟒,厚重的身体在林间拖动,所过,连坚硬的青石岩都被碾成粉末,一黑,一白,一红,蛇皮近乎成甲,看着它们出现,周围的小蛇齐齐让路,霸者已现,遵循自然界的强弱规则。

三条巨蟒应该是从各方而来,看着彼此的出现,漆黑的瞳孔里一愣,齐生猩红的戾气。

气氛瞬间凝固,众人握紧手里的兵器,这该不会要打架了吧。

就见,正口传命令的景袖眸中凶光一生,皇者的气势将手中的银鳞蛇甲衬托的更亮。

剑拔弩张的三只巨蟒齐齐一怔,它们弯曲着头,对着景袖缓缓拜下。

动物,永远拥有着最直接的感受。

血统,气势,只需一望,便知深浅。

这一幕,看的众人又是激动又是震撼,这这……

你有见过巨蟒对人低首的吗?你有见过万蛇听人指挥的吗?你有见过以蛇为军的吗?

总之,眼前的画面狠狠的颠覆了他们过去固有的思想,不可思议,传奇,犹如神话,可是它偏偏是事实。

谷玉哆嗦着腿肚子望景袖身边靠了靠,此情此景,就算他长了三头六臂,内力提升百年,也架不住这三条巨蟒啊,心里忍不住暗声嘀咕:“王妃,你可撑住呀,这会可不能昏过去哦,否则,咱们可全都要喂蛇腹了。”

天翼震撼,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要多弄点动物百科看看,这用人打仗还不如学学驯兽术,回头把豹子狮子建个猛兽大军,一上战场就使唤出来,牛叉呀!

众人胡思乱想着,紧张的气氛悄然离去,因为他们知道,这蛇潮是因他们的王妃而来,只要王妃活着,她就有通天的手段,今日,他们一定能冲出围杀,无恙!

轻柔的一吻落在景袖额头,犹如蜻蜓点水,温柔的醉人。

北云霄拥着景袖,就坐在蛇海之中,他望着天边彩霞,心喃:“袖袖,今生得你,何其有幸,今日之后,便让我为你谋算天下。”一颗晶莹的泪滑下,众人不见,却滴落着景袖的脸上,灼热的心酸。

天下不容,那要这天下何用,何不翻苍夺穹,换了这天。

这一刻,景袖的眸光也变的深邃。

天色渐渐暗下,火红的太阳消失在天际,月色带着银纱悄然而上。

林中。

杀手前行的步伐越来越慢,行走在刀口的人,对于危险总是有最敏锐的直觉。

荆条在脚边刮过,摇动,却听不见草丛中半点虫鸣。

刹羽凝眉,手腕一招,身后的杀手停了脚步。

“妈的,跑哪去了,这些个死耗子,遁地了不成。”一旁鬼子拐骂咧道,凹陷的半边脸因为说话,狰狞的恐怖,一连截杀数日,这些个血霄军简直难缠的要死,这次再不灭掉,以后想动手就难了。

拐刀发泄般砍在一旁的杨树上,树枝抖动,唰的一声,从头上掉下团青影。

软软滑滑,正好落在头上,手掌一摸,心惊的发麻。

“靠!”爆粗,瞬间将手里的青蛇扔了出去。

还来不及松口气,四周忽地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身旁的众人齐齐后退,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妈的,你们退什么退,不就是条爬蛇么?”被众人动作刺激,鬼子拐骂咧道。

刹羽满脸凝重,指了指树上,示意不要说话。

莫名,鬼子拐下意识望天,一眼,顿觉天昏黑暗,眸眼发晕。

蛇,满树的蛇,青红蓝绿,吐着森红的信子盘踞在树枝上,怕是随手一捞,就能捞出个十几二十条,它们瞪着猩红的眼珠,寒芒森森的望着众人,似乎随时等待冲下去一般。

天啊,这哪来这么多蛇,都盘在树上,这是准备干嘛?

众人心跳忽地加快,直觉不好,头皮发麻间,草丛间忽地多了嗤嗤的声音,越来越近,成潮水一般涌来。

一望,又是满眼昏暗。

螣蛇,黑灰螣蛇,身上纹路分了几段,它们吐着森红的信子,闻着气息,正对着众人,警告,包围,屠杀之势。

这这……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