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3章 蜘蛛疯婆子

这古临皇宫竟有如此诡异的地方,忍住心头翻滚的气血,不自觉的景袖心神提紧,将气息彻底隐藏,神色变得慎重。

指尖的玲珑玉蛇不断扭动,显得很是急切。

身形一闪,向苑角一处屋子靠近。

这屋子已是朽木残瓦,窗户上本是红火的花纸已经泛白破碎,轻风一吹,连着整个屋子都在沙沙作响,似乎随时要倒塌一般。

“咯咯……”诡异的声音从屋里响起,像是在笑,又像在哭,如同阴路上的小鬼,唱着勾魂童谣,让人控制不住的沦落。

犹如新月的黛眉皱起,景袖眸中一闪深沉,好摄魂的声音,若是常人一听,指不定就被这一声夺了魂去,指尖一根银针插进耳后穴,让自己清醒些。

隐身立在窗前,向屋里看去,一望,瞳孔猛缩。

破旧的小屋里,只有零星几样家具,上面铺满厚重的灰尘,不知落了多少时日,半米高的木榻上一女子正呈大字型被摆放在**,红裙,舞带,血色锦靴。

隔着窗户景袖都能感受到那浓郁的血腥气。

一佝偻着身子满头银白枯发的身影背对着她,从背影来看,景袖分不清男女,只知道很瘦,特别瘦,就如同秋风里营养不良的枯蔗,衰败斑驳,不见丝毫生息。

“他”举着一把刀刃,一刀刀在女子腿上划着,像是在肢解。

“啾。”玲珑玉蛇瞬间赤红了眼冲进去。

景袖顾不得其它,妖兰新月泛起寒光,携着惊龙之势出手。

残风吹进,立在榻前的佝偻身影如鬼魅一闪而逝,景袖心惊,一眼便辨出对方功夫深不可测,闪身落到床前,虽然早有准备,可看着绫罗这幅连脸都血肉模糊的身躯还是忍不住心颤,骄傲如她,是用何种毅力才忍受了这一切。

绫罗瞧着她来,一直强撑不倒的意识开始恢复,散开的瞳孔开始恢复些焦距,她只有麻木,麻木着才能忍受这一刀刀凌迟的痛苦。

赤红的眼颤抖,她应该是想握她手的,却没有半分力气,竭尽着身体残存的最后口力气对她说了声:“你来了……”

她的语声未全,干哑,几不可闻,因为久未沾水,这一细小的动作竟扯的她声带撕裂,血色从口里反涌而出。

她却像未觉,勾弯着眸子彻底昏去。

信任,就是这般简单。

景袖深处的灵魂开始颤抖,这一刻似乎回到了亚马逊击杀血尸王的那次,当她穿过九谷尸界,再回到红魔窟的时候,那时,黑疯子便是对她如此说了一句。

一地食肉蚁,一地腐尸,毒蛇,红蛛,阴潮,黑暗……

黑疯子便在里面呆了数月,整整三个月,她不敢想象她是如何活下来的,她也不清楚为何同一个任务,要让她们分路而行。

后来,她明白了,因为黑疯子的存在已经影响到她,为了永远掌控她这个杀人利器,所以暗皇要杀了她,要毁了她。

她也问过黑疯子,为什么

会撑那么久?

她只笑笑告诉她,我若死了,你必定会发疯嗜主,现在的小袖儿不是他的对手,我不能让你有任何意外。

为了要你生,所以求活,为了不许你有任何意外,所以不死。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个理由。

可是,那是红魔窟呀!那是养了无数鬼魅的红魔窟呀!

“咯咯……”诡异的笑声又起,景袖身上死亡之息开始复苏,杀神正在降临。

“香啊,好香啊。”

兴奋的哑声,脸上的皮肤因为干瘦和衰老,深凹了下去,头发分开披散,中心秃了大块,这应该是个老妪,离的近了,景袖才依稀辨出她身上穿的霞帔喜裙,脚上穿着鸳鸯喜鞋,只是因为时间太久,早已看不出本色,泛白,泛黄。

此时她整个人倒趴在窗户上,犹如蜘蛛般躬弯着四肢,布满蛛网般褶皱的脸上双瞳凸起,血色妖红,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渗人。

“咯咯”的笑声,伴着她的磨牙声,似乎准备进食。

“唰!”枯瘦如柴的手臂瞬间伸出,黑幽幽的指甲上泛着白光,让人丝毫不怀疑这手能开肠破肚。

此时,月色刚起,银光如纱铺上大地,一阵大风吹过,摇的四处的青松落下斑驳鬼影,尸鸦从暗夜里来,它们嘎嘎的叫着,有条不紊的落在苑子堆满尸骨的地方,开始它们一往如旧的进食。

环羽阁这方。

天空似蒙上大片的乌云,压的众人踹不过气来。

“霄王,还请给我们个交代,这霄王妃竟然私自离开,是不是怕罪行暴露畏罪潜逃了……”昨日被景袖一招收拾的将军呼道,他脖上还缠着绷带,满眼暴戾之色,敢对他堂堂古临威虎将军出手,贱人。

“唰!”未等他话完,银袍一挥,修长的五指狠狠掐上他的咽喉,犹如掐蝼蚁一般,北云霄缓缓收紧,将他一点点从地面拎起,众人似乎能听见骨头吱吱扭动的声音。

刚刚还满脸阴色的男人瞬间被逼的脸色青乌,瞳孔赤红。

阴寒凌然之色,琥珀色的眸子至深嗜血迸发,他一字一句宣告:“我有没有说过这天下谁都不可以动她?我有没有说过,谁若欺她,我灭天下……交代?这便是交代。”伴着寒气,咔嚓一声,手腕一扬,如丢废物一般,整个被甩了出去。

身骨已绝,死的不能再死。

苑里众人齐齐后退,古临一干将臣更是齐露恐惧。

无视兴师问罪的众人,北云霄转身,对着身后的一干血霄暗卫道:“将暗楼的人全部调出,找!彻查这里的每一个人,谁若反抗,杀!通知文贤皇,找不出王妃,战!”冷色,银袍在半空划出凌厉寒光,向着暗卫所指的方向急速飞去。

什么交代?我耀天才是要交代的人!

天翼皱眉,全部调出,那他们的势力不久都暴露了吗?想着主子刚刚的神色,算了,找王妃要紧,要来天下何用?

等这处的血霄暗卫各自领命行动

,风一吹,伴着月华,隐在苑子角落松影下的两人露出身形。

勾唇,血瞳妖冶,黑袍上的金龙游走苍穹,浅浅月光,与袍角金线重叠,将他渡上一层金辉,如神如抵。

“主子,我们……”刹羽刚出口,邪魅的笑声已经落出:“呵呵,如此机会,怎能错过呢。”暗楼全部出动,开战古临,北云霄,你可是犯了大忌哟。

一瞬,刹羽眸光亮起,冰冷的面上露出些兴奋的色彩。

动手了,主上终于要动手了。

暗夜,一点点深,听完暗卫传来的禀告,文贤皇跌坐在椅上,神情昏暗,能让北云霄毫不顾忌的出手杀人,这定是怒到极致了。

月色,一批批将士出动,开始满城寻找耀天霄王妃。

而此时,皇宫最西侧的后山,几道流影正急速穿梭在暗林里。

“嗷呜……”

“唔唔……”

将军美人一左一右护架,时而停下攻击。

一头银丝飞舞在暗夜里,绚烂如瀑,心脏处的银血正在翻涌,夜风中,景袖素白的长裙开满妖冶的血梅,眸里的光泽犹如冬风里的寒刀,凌迟着月夜。

“居然是你,是你,哈哈哈。”癫疯的呼声,四肢匍匐在地,佝偻的身影如妖物急速穿梭在暗夜里,不顾周边的荆棘,干枯的手臂携着强大的内力一吸,像是有根无形的蜘蛛丝,围攻的将军美人瞬间被吸住,她扭曲到极致的五指,擒住将军美人的尾巴,在半空狠狠甩动。

这就是个怪物,一个同之前蛙人般强悍的怪物,不同的是,这人的功夫像只蜘蛛精。

狂奔中的景袖眸眼发红,忍着翻滚的气血,飞迎而回,此时,妖兰新月早就不知落在何处,她徒手,眼眸如鹰般凌厉,携着要撕人身骨的气势:“疯婆子,老娘弄不死你。”

“唰。”佝偻的身影一滑,身形瞬失,那速度比之此时的景袖更胜。

再现时,已落到景袖身后,枯如柴干的手臂一个反勾,桎梏住景袖脖颈,一个拖跃,景袖始料未及,纤细的身子瞬间被托行十米,缎面的素白罗裙,卷着嶙峋的石块磨蹭,地上的青草变得血淋淋,景袖甚至能感觉到背后已经皮开肉绽,极致的痛楚伴着因死气复苏爆发的银血,让她一时气血翻涌,忍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这血森森黑色,灼烧着地上草木,瞬枯十方。

而就在景袖吐血的同时,那将景袖擒住的蜘蛛老妪趁她虚弱之际,夹住景袖双臂,咔嚓一声,竟生生断了她的双臂。

“啊!”似有凄厉的痛呼响在天侧,现实中的景袖却是未发一语,她全身抽搐,连瞳孔都在抖动,这般极致的痛楚将她整个神经都已催醒。

那蜘蛛婆子却像是不够,两指呈夹钳住她后脑脊椎,咔嚓两声,错了她的脊椎骨,让她动弹不了丝毫,手里不知从哪拿出根沾满血腥的草绳,犹如捆死狗一般,在她脖子上狠狠缠绕几圈,就这般拖着她在夜色里狂奔起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