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2章 残苑,血腥又起

景袖大呼口气,忽又眸亮精光,唰的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有赌哪能没银子,今儿咱三随意玩玩,一百两一把,外加贴纸条,到时候谁纸条最多,谁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缓缓道,忽又瞄了北云霄一眼,加了句:“不许耍赖!”

北云霄红尘三仙对视,互看生厌:“好!”

赢了,他一定要这妖孽脱光衣服去城里裸奔,北云霄狠狠想到。

赢了,一定要把这死家伙挂城门上裸晒三天,小三凶凶念着。

景袖唇角微勾,斜身一靠椅背,对着屋外呼道:“都进来。”

瞬时,屋里唰唰落下几人,就连四小妖都瞪着眼一脸兴奋。

将军美人拱拱房门,悠悠的走了进来。

这群夜猫子,居然都没睡。

“王妃,有何吩咐?”谷玉兴奋的道。

“想赌不?买‘马’,一百两一局,玩不?”清澈的眸子闪着**光芒。

众人对视,齐齐转头:“玩!”唰唰交出银票,就连将军都不知道从哪叼出个肉包子,前爪抬起啪地扔在桌上。

“汪汪……”我也要赌,赢肉包子。

景袖嘴角一抽,不着痕迹的将手边的肉包子移了移。

“好,既然都要玩,那我就先讲讲这规则。”

十指飞动,唰唰的发着牌:“这玩法嘛叫斗地主,一人地主,两人农民,三人玩,其余人买马,赌谁会赢,我也不欺负你们,前三把咱们熟悉下套路,第四把正式开始,如何?”说话间已将牌发好。

看着面前的小纸片,各个兴奋激动:“好!”斗地主,没听说过呢。

月色正浓,咕虫闹的欢快,房里的灯芯一点再点,最后直接找了几颗夜明珠,将屋子照的透亮,气氛不知何时变的紧张,脸上的纸条越来越多,桌上的银票来回流走着。

“主子,出这张,这张。”谷玉杀红了眼,摇着额上纸条紧张道。

“不行,还有一二在外面。”天翼严肃道,头冒虚汗,沾湿了纸条。

北云霄紧握着手中的小卡片,一脸犹豫,出哪个,那二在谁哪?袖袖那他就随便出,若在死妖孽那,他打死都不出。

正紧张着着,外面一片哄闹声,噼里啪啦,隐约还有女人嘶吼的声音。

“王爷,那芸妃来闹了,说什么王妃断了她女儿的腿。”一血霄暗卫门口禀道。

“轰出去!”不等北云霄出声,谷玉天翼红眼齐声吼道,盯着北云霄的牌恨不得盯出两窟窿,都说不要买主子嘛,非得逼人家买,这下好了,就剩最后一百两了。

景袖斜睨了眼两人,悠悠的摸摸手里的二,咋办?要不放他们一局,否则这漫漫长夜就没得玩了呢。

想着,素指一动,桃红二飞了出去:“我压了。”

瞬间,天翼谷玉两人狂喜,哈哈,好了好了,这把要赢了,要赢了,兴奋,就差抱头痛哭。

“哟,二呀,看我的无敌小三炸弹。”红尘三仙呼道,配着嘴里轰的一声,四个三唰的飞了出去。

静默,兴奋的两人忽

地静了,就见红尘三仙兰花指掩唇嚯嚯的笑:“怎么样,我小三儿是不是很厉害。”

剑眉寒光,北云霄捏着手里的猴子大王恨不得让它分身。

夜正当兴时,不见丝毫困意。

惊皓打望了眼屋里情形,很快退了出去。

苑口轰闹的声音渐渐消失,也不知道那女人被轰到何处,反正一夜安平。

天边泛起鱼白,纤荷伸展着腰肢,露出粉嫩的心蕊,沾着晨露,生机勃勃的模样。

被洗劫一空,头上挂满纸条的人犬满脸哀怨,呜呜,果然什么赌钱都是浮云,他们都是王妃手里的小把子,任凭揉捏。

清澈的眸里布着零星血丝,黛眉间携着倦气,瞧着一屋被揉捏了的“小把子”,景袖很是满意,打了个哈欠,悠悠收好桌上的银票:“交流会该开始了,你们自个去玩吧,今儿我就不去了。”

锤一锤肩背,景袖转身向软榻走去,忽又回头,从怀里掏出那两沓银票。

“喏,心灵抚慰费。”一人四百两,分给谷玉天翼白峰三人。

“拿去,零花钱。”给四小妖小兜里每人又塞两张。

又抽了张小十两,拍在将军脑袋上:“喏,给你的老婆本。”

“你的,嫁妆。”塞到美人爪下。

顿时,三人四小孩两犬圆满了。

“汪汪汪汪……”

“谢谢王妃,谢谢王妃。”

“姐姐真好……”

无视另眼巴巴的两人,撑了个大懒腰:“你们可记住哦,愿赌服输,今天不准烦我哟。”终于有天清闲时候了,好呀好呀。

北云霄红尘三仙皱眉,一个铜板都不给?正想说点什么,忽地被身后的人犬拖住。

“爷,走了,参加交流会了。”谷玉顶着两黑眼圈呼道,嘿嘿,家底又回来了。

白峰未言,拖着红尘三仙就往外走,族母为大。

很快屋子静下,景袖水袖一拂,房门紧闭。

软禁?呵呵,正好拿来补觉呢。

天清,云美。

亭台羽楼,歌姬美酒,依旧隆重,无一人提起昨日之事,又像是刻意回避,五国把酒严欢,不见丝毫芥蒂,比赛依旧继续。

北云霄冷眼看着在场众人,满心烦躁,都是群虚伪的家伙,心生厌恶,忍不住就想起身回去,也不知道袖袖睡醒了没?惊皓准备了膳食没?不会饿着吧。

刚起身,身后的天翼立马凑上,小声嘀咕道:“爷,你可是答应王妃今儿不烦她呀,你瞧小三还坐这呢,你可不能输给他呀。”

北云霄起身的动作瞬间停止,一扫正照着镜子直呼“好美好美”的红尘三仙,傲气蹭蹭直涨,他北云霄怎么可能输给这种妖孽。

按下心中躁气,稳稳坐好,脑里想着袖袖的一颦一笑,乘这空闲,他就好好想想他的“小袖袖计划”。

第一步,同床共枕,第二步,水乳交融,第三步……

一旁,红尘三仙嘟着红唇,桃花眼不经意扫过眼冒秽光的北云霄,哼,童子鸡,肯定在意**小袖袖。

不得不说,他还真猜对了,造小袖袖的想法一起,不可收拾。

一觉到傍晚,精力终于恢复,简单梳洗一番,用了些膳食,景袖终于磨磨蹭蹭的出了屋子,瞄了眼院门口正打盹的将士,景袖悠哉的坐在苑子凉亭里。

笔墨,宣纸。

映着天边火一样的云霞,景袖执笔缓缓书写着。

“耀天,古临,千盛……”这是一副五国关系图,寥寥几笔,景袖将其中的利弊一一落出,得了空闲,当然的好好理一番思绪,难不成还真等古临的人替她抓凶手。

另外,更重要的是,她的淘宝楼下一步该往哪国发展呢。

勾画,景袖最后将视线落在凤冥两字上。

凤冥,世人传言是一小国,凤冥洲与其它两洲之间有一道天然的大裂谷断开,两方交流寥寥可数,所有的东西都是传言,这些传言从何而来?是谁传出?他又真正去过凤冥吗?

曾经景袖问过北云霄是否知道有关凤冥的事,他只回了她四个字“无从下手”。

能得北云霄这四字,可见这个国家远远不是想象中那般简单。

既无消息,那为何耀天先皇又要再遗旨中提到凤冥,天下大乱,与凤联盟,他们连凤冥的丝毫都不知,怎么联盟?

这次凤冥那几人又是为何出洲,不参赛,只是看着他们?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正思考间,耳边忽地传来悉悉率率声,这声音来得熟悉,景袖瞬间想起,玲珑玉蛇!这东西几日未见,她倒是忘了。

抬首,便见草丛里,玲珑玉蛇唰的冲出,一望,景袖眸眼忽变,本是通体瓷白的身躯居然布满了血迹,一道一道伤口,像是被利物划过一般。

看着景袖发现了它,玲珑玉蛇大张着嘴,像是在咆哮,嘶吼,尾巴极速的摆动,发出刺耳的嗡嗡的声,转身,一头扎进草丛里。

门口的守卫兵只觉一阵冷风拂过,揉了揉眼,望着空空的凉亭,一脸莫名,咦,霄王妃刚刚不是坐在那吗?人呢?

暗处,血霄暗卫瞧着不对,飞身迅速跟上,禀报。

玲珑玉蛇身形极快,穿梭在草丛间,不过几个呼吸间,便过了几座庭苑,景袖身影更是鬼魅。

不过半会,身后的血霄暗卫便寻不到影子。

一路,越走越偏,宫羽角楼越来越少,早已不见人影,灌木丛生,满地荆棘,路边偶尔几朵零星的小白菊,顽强而生。

终于,行到一处荒废的苑子,玲珑玉蛇停下,对着苑内部不断吐着森红的信子,此时地上已躺了无数蛇尸,断头,断尾,或白骨,哀鸿遍野,显然经过一场大战。

将玲珑玉蛇收在指尖,足尖起点,飞掠而进。

下一瞬,景袖神色大变,眼前的画面触目惊心。

尸体,满地尸体,男女老少皆有,他们断首断肢,内脏流了一地,或瞳孔放大,或一脸恐惧,血色侵红了泥土,一两具尸体上飞满了蚊虫苍蝇,蛆虫不断的蠕动,恶臭弥漫在空中,空中散着特制的药粉想要掩盖臭味,两两相汇,更是刺鼻恶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