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1章 月夜有情人

“嗯。”齐沐昭轻应,食指扣在案桌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他还没动手,居然有人先他一步出手了,有趣啊。

“主上,那我们还动手吗?”一侧,神弓手刹羽问道,一身劲爽威风,背后的金翼神弓似乎更利了。

宽大的黑袍拂起,金晖闪烁,齐沐昭道:“不。”

一旁的鬼子拐一听,急忙劝道:“主上,现在正是动手的最好时机啊,霄王妃一死,嫁祸古临,到时耀天霄王必会暴怒出兵,我们千盛的天御军也可以伺机而动了呀。”等了这么些年,主子不就等一个机会吗?如今,怎么就不动了呢。

血红的瞳孔抬起,像是饮了鲜血一般,嗜血妖红:“你们能杀掉她?”

处于被动,那女人现在犹如困兽,可猛兽始终是猛兽,你要杀她,她始终会反扑的,他齐沐昭出手必是有完全的把握,不容一点闪失。

被一问噎住,鬼子拐又是不甘,难不成他们就这么错失机会,就算杀不死,也能弄得耀天元气大伤吧。

一旁刹羽上前,摇头示意,转首向齐沐昭恭敬问道:“主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调查靖王一事么?”

手指随意划过桌面,黑袍轻盈,他邪魅张扬的气息丝毫不掩,道:“不动。”他到是很想知道何人跟他有一样的心思呢。

按兵不动?刹羽疑惑,刚想在问些什么,一阵香风飘入,是齐沐芯款款走了进来,她手捧通白瓷碗,里面是绿豆甜汤,老远都能闻见香气,行至齐沐昭面前,温柔的拜礼:“主上,天气燥热,喝点甜汤解暑……”

“砰!”她话还未说完,宽大的黑袍一拂,连人带碗整个飞走,哐当一声,汤渍溅得到处。

“滚出去!”寒声,怒气,齐沐昭整个脸色暗沉,血瞳妖红,像是暗夜里的吸血蝙蝠,鬼魅,渗人。

地上的齐沐芯满脸惶恐,不敢有任何异议:“是是是,主上我这就走。”一边惶恐的道,一边急急退了出去。

静下,殿里的气氛紧张着,谁都不敢冒然出声。

半响,齐沐昭血瞳扫向地上的香妃才道:“摆脱身份,回楼里吧。”

地上的香妃一颤,满脸喜色,慌忙叩首兴奋的道:“谢主上,谢主上。”话落,很快退了出去。

房顶上的雨顺着檐角流下,滴滴答答,映着天边烟色,沉闷。

香妃刚出了屋子,便瞧见屋檐下怔怔发呆的齐沐芯,忍不住上前笑道:“芯姐姐,咱们可是许久不见了,你都不想我吗?”她说这话时,撩着华丽的衣裙,露出胸前大半傲人的双峰,作为棋子,她们的一举一动早已培养的魅惑诱人。

齐沐芯眸闪,回神,并没有出声搭理,浑身依旧一副高冷尊贵的韵味。

“呵。”香妃面闪冷笑,忍不住讥道:“真当自己是公主了,还送甜汤肖想主上。”作为女人,女人当然最懂女人的心思。

齐沐芯一怔,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香妃匐在她的耳边又语道:“我告诉你,芯姐姐,你这只鸡迟早也要遭受万人骑

千人枕哦。”话落,她大笑着离开,满脸得意。

作为棋子,就该遵循棋子的规则,想要跳出棋盘为自己做主,那就是颗废棋,废棋,要来何用?作为一颗聪明的棋子,她当然懂得如何明则保身,呵呵,伺候靖王三年,换一生荣华,划算!

朦胧雨幕中,齐沐芯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肖想了吗?她为什么不能肖想?那是她的主上,是她第一个男人,为什么她不能在他身边,为什么她不能对他好,贝齿狠咬,苍白的樱唇猩红缓缓落出,一道命令,更是把她打入死谷。

“主上吩咐,这次回去,你就下嫁给郝天将军吧。”刹羽冷声道,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冰冷的就好像雪天里的冰雕,永远生不出炙热的心。

夜悄然而至,月色从薄云里探出,清幽。

“什么!你们说我的容儿废了,恢复不了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芸妃嘶吼着,恨不得上前掐死这群庸医。

地上御医跪了一片,满脸苍白惶恐,他们不解,明明前几日才是扭伤,今日却彻底断骨了,就连筋脉都废了,这……难解,难解啊。

“滚!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望着床榻上连嘴角都疼的青乌的南宫容仪,芸妃气的发疯。

一地御医吓的屁滚尿流慌忙逃窜,生怕走的慢了,丢了脑袋。

待殿里静下,只余月光透过大门照进,芸妃像是全身精力被泄,跌坐在地上,她的心血没了,就这么没了,一辈子都完了,半响,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昏迷不醒的南宫容仪恶骂了一句:“废物东西!”脸色狰狞,煞气腾腾的冲出屋子。

她刚离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南宫容仪唰地睁开了眼,满眼的讽刺冰霜,一个自顾自己利益前途的母妃?笑话!

因为刚下过雨,风色有些刺骨。

夜深,环羽苑。

景袖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北云霄。

男人一脸委屈,像是受气包一样鼓着腮帮子定定瞧着景袖,他算是总结出来了,袖袖吃软不吃硬,嘿嘿,他只需从这方面下手,一定能捕获袖袖的心。

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景袖商量道:“改天不行么?”

男人眸子竟冒出盈盈水光:“你答应我的。”

景袖浑身一片鸡皮疙瘩,挺了挺脖子:“好吧。”反正伸头一颗,缩头一颗,早晚都得死!

顿时,北云霄露出一口白牙嘿嘿笑了起来:“来来,袖袖,我这次保证不耍赖。”急忙坐到暗桌前,背在身后的双手拿出,是个棋盒,玲珑玉色棋子迅速摆上。

景袖缓缓移了移,犹如壮士一去不复返兮的磨蹭到桌前,她真是脑抽才答应这条件。

我若跳舞,你就答应陪我下一夜棋。

呸!这第一与她云景袖何干?早知道就不淌这浑水排什么舞。

头疼啊。

执子,落下,北云霄笑得像偷了腥的狐狸,下一夜棋,袖袖肯定熬不住,等会她睡着了,他就抱袖袖去床榻休息,然后在死皮赖脸赖上,与袖袖睡在一

起,他们这也算同床共枕了。

正想的幸福冒泡,门上咚咚声忽地响起。

“小袖袖,是我哟,小三哟。”夜半三更,这味道怎么都有些夜会情人的感觉。

果然,北云霄整个脸忽地暗了下来,一脸冰霜,那寒度是景袖从未见过的。

“砰!”大门一开,红尘三仙刚想进去,看清来人,忽地大嚷道:“靠,死家伙!怎么是你!”又拿桃花眼一瞄屋里,看着景袖头疼扶额的坐在桌前,更是一脸煞气:“死家伙,三更半夜,居然在小袖袖房间,说!你这无耻伪君子干什么了,看小三儿我今儿不为民除害,灭了你这采花贼。”

撩袖,就要干架的姿态。

北云霄正是心火燎原,瞧这架势,冷哼一声:“来得正好。”

内力风云骤起,震的整个屋子的物件都嗡嗡颤抖。

“唰!”一颗白棋飞过,化了两人攻势,景袖头疼的道:“别闹。”大半夜,闹什么闹,想把怎个皇宫的人都惊动过来不成。

十分钟后。

景袖看着眼前两木桩子毁的肠子都青了,她应该让他们打的,打的天昏黑暗只要不烦她一切都好说!

“袖袖,你答应我的。”北云霄微嘟着嘴,水花在眼眶里盈盈打转,像是随时要跑出来。

鸡皮疙瘩又起了一身,景袖很想大吼,你丫的是战神,知不知道!

旁边红尘三仙一瞧,好胜心瞬间蹭蹭高涨,哟呵,死男人,装委屈,谁不会呀。

拂袖,小手绢落出袖子,擦眼,妖娆红唇一嘟,桃花眼里水花打转:“呜呜,你答应陪人家做胭脂的,呜呜,小袖袖说话不算数,呜呜,人家不依,人家不依。”跺脚,扭腰,那小样,那功力,无可比拟啊。

装委屈的北云霄身子唰的一僵,火色滔滔。

屋外,房顶上的谷玉打着哈欠:“王爷果然还是干不过小三。”

天翼点首,无奈:“正室之位危在旦夕啊。”

忽地,身旁四个小脑袋唰唰探出。

“翼哥哥,玉哥哥,你们干啥呢?是讲鬼故事么?”小妖眨巴眼,好奇的道,她就喜欢听鬼故事。

灵动大眼忽闪忽闪,其它三个小脑袋也是一脸好奇。

想着今夜估计难安,谷玉一把将妖妖抱进怀里:“对,哥哥们在讲故事哦,这个故事叫战神逆天而来,大战恶魔小三。”王妃将四个小家伙交个主子教导,他们一定要乘此机会把四个小家伙的三观搬回来。

一旁,天翼嘴角抽搐的厉害。

月中。

一副简易制成的扑克放在桌上。

“我可说好了,今晚咱们三一起玩牌,这跳舞的承诺咱就一笔勾销了,什么下棋、胭脂全都不要再提了。”

红尘三仙瞪眼瞧着桌上的纸片,再望望北云霄一副莫名的模样:“好!一笔勾销。”反正不能让这死家伙在小袖袖屋里。

北云霄额顶乌云,冷哼:“好!”反正他不要这死妖孽跟袖袖待在一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