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0章 被软禁,谁的局

“唰”景袖身形一闪,芊芊细腕掐上男人脖颈,近一百五十斤的男人就那般被抬了起来,她眸眼煞色,冰冷的道:“我告诉你,是我做的,我云景袖会一字不差的认罪,不是我做的,要我认罪,那就掂量掂量自己脖子。”

芊腕一扬,就快窒息的男人瞬间被扔了出去,轰,巨大的一声,砸碎苑中假山。

有一有二还想三,真当她云景袖不计较,就蹬鼻子上脸了。

雪白的长裙在地上拖出华光,清冷纤细的背影深深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银袍随风扬起,烈烈炎风中,北云霄琥珀色的眸子淡扫过众人:“若不是她为,今儿这场子,我北云霄就为你们记下了。”银袖随意一拂,苑中精美的凉亭咔嚓一声,清脆,众人来不及思考。

“轰!”烟尘蔓起,石屑飞渐。

毁了,就这般毁了。

众人心颤,凉气灌入心底,再望,金晖中,只余那身银衣翩然而去。

“妈的,临走还耍酷。”红尘三仙嚷嚷道,又是不甘,桃花扇猛地从袖里飞出:“我告诉你们,敢冤枉小袖袖,这就是下场。”只见桃花扇所过,满苑奇花异草,唰唰折断,就连苑角的一片青竹也如排山倒海轰然断掉。

摇摇小蛮腰,红尘三仙踏着满苑残枝枯花悠然离去。

众人瞪眼,惶色。

“汪汪!”

“嗷呜!”将军美人跳出,呲牙咧嘴,炸毛挠爪,敢冤枉主人,这就是下场。

轰,只见两只一挠,地上忽地多了两条森森缝壑。

嘶……

这是犬?

正惊色时,又两道白光忽地闪出,就见一男人霸气外泄的舞着两把风云砍刀,犹如飓风惊涛,热浪冲击的众人忍不住后退。

一招威虎出山停下,失忆小老虎满眼煞色,大张着嘴,对着众人猛地摇头咆哮:“嗷呜。”那架势就跟发怒的老虎有何不同?敢冤枉老子族母,剁了你们。

众人一颤,又是无语又是惶恐,有人吓的跌倒在地。

金阳熠熠中,一人两犬霸气离开。

身后谷玉天翼满头黑线。

谷玉眨眼暗示:“咱们不用耍两招吧。”

天翼眨眼回应:“不用不用,咱们是正常人。”

像是得到共识,两人淡扫众人一眼,悠然转身离开,那气韵,风华无双啊。

众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就见刚走几步的谷玉忽地冲了回来,腰间青玄剑一抽,一个龙游九天的招式外加梨花暴雨,密密麻麻的剑光飞舞,最后一招长鹰搏空,唰的砍下,鸾仪宫上好的漆红木轰然碎裂,荡起一地烟尘。

“老子告诉你们,敢冤枉我家王妃,迟早剁了你们这群狗东西,哼。”说完,傲娇扬首,气势十足的离开,哈哈,还是耍两招爽啊。

苑口,天翼脑门黑线森森,没事没事,他不去,坚决不去,他是正常的,正常的。

转身,黑袍在风中扬起,翩然离去,只是没过多久,一道笛音响起,特殊的音律回转在上空,久久不散,众人耳里犹如针扎般忽然疼起。

待烟尘

散去,露出屋里南宫容仪那张苍白的脸,她依旧端坐在楠木椅上,手心紧握,死死的盯着景袖等人离开的方向,眼里是赤红的血色。

环羽阁。

景袖刚回苑子四个小家伙便围了上来,命案发生时,景袖就嘱咐惊皓带四小妖离开,她们还是孩子心性,大人间的勾心斗角还是能避则避最好。

“姐姐姐姐,怎么样,怎么样?他们是不是冤枉你,小小帮你收拾他们。”最懂事的小小急呼道,小身子抱着景袖大腿,精致的小脸满脸怒气。

景袖笑笑,摸摸她的小脑袋,还不等说话,一旁的小妖又呼道:“哪个欺负姐姐,我吓死他!”

“我也要去,吓不死,我揍死她。”

“我踹死,正好用来给大狗狗做包子。”

“……”你一句我一句,景袖听的瞪眼,这么暴力的想法,哪个教的。

“对对,做包子,最好剁细点,否则吃着塞牙。”与北云霄前后脚飞进苑子的红尘三仙嚷嚷道。

景袖眸眼一沉,冷光一扫,还想嚷嚷的小三下意识噤声,茫然,这是怎么了?他犯错了?

就见景袖抱起妖妖,向一旁的北云霄招招手:“过来。”

男人屁颠屁颠立马迎上:“嘿嘿,袖袖,你叫我。”

一把将妖妖塞到北云霄怀里:“喏,从今儿起四小妖给你带,你可给我教好了。”

什么!带孩子,北云霄哪愿,薄唇微启,就要反驳,身子猛地被刚进苑子的天翼谷玉急拽向角落。

“王爷,带孩子好啊,王妃这可是在考验你啊,你想想以后你若与王妃有了小宝宝,这带孩子可是重中之重,你若表现好了,也说明你这人有担当靠谱啊。”谷玉急劝道。

“对对,为了下一代战神,王爷,你先练习下啊。”天翼接声道。

北云霄啥都没听到,就听见那句与王妃有小宝宝,下一代?想象一下一个与袖袖一模一样的小袖袖站在他面前,对他瞪眼,呵呵……那感觉……

景袖不知道那三人在叨咕啥,只知道阳光下的北云霄忽地笑的很傻,一排大白牙露出,跟个二傻子似的。

垂首,担忧的望着面前的三小妖,她这决定到底是好是坏啊。

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转身,回屋,又是一脸煞气,哼,敢陷害她,那就得做好承担她怒火的准备。

本是晴空万里,在午后一阵大风吹过,天空忽地变了颜色,乌云从天边迅速盖上,因为靖王一事,交流会暂停,明日继续。

环羽苑,午时刚过,一批手握兵矛身穿铠甲的士兵便围上,里三层外三层,将环羽苑围的水泄不通,就连房顶上都驻守了一批批古临暗卫。

屋里。

“王妃,群臣请旨,将你软禁起来,文贤皇同意了,另外靖王一案已经交给太子南宫祁华处理,目前正在调查中。”天翼禀道。

“嗯,软禁就软禁吧,不管那些,你们跟我说说南宫容仪的事。”现在冷静下来,景袖才反应过来,那时南宫容仪一系列心虚的动作很明显都是在引诱她,让她故意怀疑上她,又有不是凶手的

证据,这女人到底为何要针对她,这靖王一事跟她有关还是无关?

“南宫容仪?我知道。”谷玉呼道,唰的拉开凳子坐下,屋里北云霄红尘三仙都坐在四周,不同的是,红尘三仙正在涂抹胭脂,北云霄正耐心给四小妖讲着兵法知识,一屋子人,丝毫没有命案悬头的紧张感。

“其实南宫容确实名声斐然,想当初她还差点嫁到耀天,成为霄王妃呢。”谷玉出声。

“什么!成为霄王妃。”惊呼,景袖像是抓住重点:“说清楚。”

“呸!成为霄王妃?也不看看她德性,老子会娶她?眼瞎了,老子也不会娶丑八怪。”北云霄急忙表明立场,他可是从始至终都衷心一片呀,眼角瞄一眼谷玉,警告。

景袖拿眼一横:“闭嘴!”不娶丑八怪,也不知道是谁娶了她这个丑八怪。

北云霄瞬间噤声,老招术,委屈。

景袖懒得理他,转身,对着谷玉:“你继续说。”

“好勒。”无视警告,谷玉慌忙又道,一字一句,将过去的是是非非刨根挖底的倒了个干净。

简单点说,这是个美人惜英雄的故事,英雄救了美人,美人心生感激,以身相许,未想被不解风情的英雄拒绝了,还大肆羞辱了一番。

景袖听的头疼,那这南宫容仪到底对北云霄是爱还是恨呀?为何又针对她?因爱生恨?迁怒?嫉妒?报仇?想不通啊!

“哎哟,想不通就不想了嘛,冤枉你有啥好处?没啥好处嘛,顶多就是想你关大牢,不参加交流会嘛,再或者,两国开战,天下大乱呗,得得,软禁就软禁,明儿看我小三出马,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兰花指翘起,红尘三仙摇了过来。

景袖神情一怔,像是想到什么:“你再说一遍。”

“呃……杀他们片甲不留啊。”

“上一句。”

“我小三出马。”

“再上。”

不等他出声,北云霄忽地站起,袍角被门外的炎风吹起,眸光深邃:“让你不参加交流会,两国开战,天下大乱。”

“对!”一拍案桌,景袖唰的站起,眸里波涛翻滚。

她一直都觉得这场交流会不会简单,这是动手了,暗处的人动手了,拿她开刀,开始他们不为人知的计划,而这场计划的最终后果,便是天下大乱。

难道是齐沐昭?那人可是一直都盼着开战,或者是韬光养晦的古临,想要改变局势了?或者是川澜,总之随都有可能,至于凤冥,那个国家透露出信息太少,难以说清。

众人对视,眸光中一闪深沉。

午后三刻,炎风没吹多久,一场倾盆大雨下了下来,天色暗沉,像是都随时会掉下来一样,轰隆的声音在乌云里翻滚,银电闪烁在天地间,古临派来的士兵却是不离不弃,他们站在各个角落,手持长枪端站。

暮色,千盛这方。

“主上,当时就是这样,确实有人陷害霄王妃。”一女子言道,她身穿牡丹红裙,精美玉杈挽发,等清风吹进,拂起两鬓青丝,露出她姣好的面容,这竟是靖王府那得宠的香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