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27章 更好的利器

文贤皇满心躁意,望着地上的尸体心哽难受,死了,他长兄的独子就这般死了,是他不该,是他不该啊。

“霄王妃,你有何话说?”他神色复杂,似不相信,又觉得说服不了自己,这个女子的狂妄完全不将任何放在眼里。

风卷起一头青丝,清澈的眸子犹如深海明珠,水色在里面流转,映出道道深邃蓝光,雪白的裙角仙袂扬起,边角的粉兰绽放,这一瞬,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众人却忍不住心生压迫。

对于这好色王爷,景袖是动了杀意,若是她杀的,这事承认无妨,可若不是她杀的,依旧算到她头上,那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眸光一一扫过众人,冷色,景袖忽地动了,她拖着飘逸长裙向着人群走去,周围的人不自觉散开,目光追随着她,最后,景袖停在南宫容仪面前,她双手背负在身后,纤细的脊背挺的笔直,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南宫容仪,宛如两把慑人的刀,扎进南宫容仪的眉心,下移,至胸膛。

这是一个攻心者惯用的招数,精神压制。

果然,南宫容仪面上一闪慌乱,手心紧握住椅柱。

“霄王妃,为何这般看着容仪?”她嗓音带着点沙哑,似乎在竭力平静。

“容仪公主,你把衣服脱了吧。”未答,红唇轻启,景袖径直冷道。

满苑哗然。

“什么,要公主脱衣服?”

“这霄王妃想要干嘛?大庭广众之下还想侮辱我们公主不成。”

连楠木椅上的南宫容仪也是一脸错愕。

景袖慑人的视线扫向众人,她精致的眉羽间全是冰冷的煞气,一字一句的道:“你们刚刚也听到了,靖王临死前正在**我找的那舞姬,这舞姬胸前可是被狠狠**了一番,那般动作,怎会不留下些青乌,所以嘛……”

楠木椅上南宫容仪的身子一颤,脸色唰白,淡扫众人间,景袖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她话没有说全,众人却已了然,被**,青乌,让公主脱衣服,这是怀疑到容仪公主了?这怎么可能?

“放屁!容仪公主是我们皇族一脉,怎会杀害皇亲,想推脱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这般愚蠢,还称耀天女诸葛,我呸!”一身穿盔甲的中年男人喷道。

对于这种有勇无谋的莽夫景袖直接选择无视,若是每件事都要在意,她早就被气死了,通常对于敌人的冷淡,才是更好的利器。

眸光轻转,向身后的谷玉示意。

那将军看景袖不理他,果真气的脸色通红。

“哟呵,让公主脱衣服,我来!”红尘三仙粉袍一甩,挡住谷玉上前的动作,活动着修长白皙的手指,准备大干一场。

“滚!滚开,谁都不准敢动我容儿,不准!”南宫容仪身旁的芸妃忽地冲了上来,她满脸凶恶,双手撑开,护犊的动作,这是她的掌上明珠,是她大半生的心血,怎么能让人摆布,大庭广众之下被脱衣服,她容儿的名声何在。

这一护子的动作看的景袖心头一颤,酸楚,正难受间,一宽厚的手掌忽地握上她的手心,炙热的温度瞬间传至心窝,景袖下意识转首,便见北云霄一脸无恙的站在身边,他如天人般的俊颜满是冷酷,弧线优美的轮廓在阳光下挂着金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