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23章 空中芭蕾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放心。”小三眨眨眼道。

“呼……”两人胸腔起伏,似大大松了口气。

眨眼,对视。

“那开始罗,早跳早结束。”

“好。”

飞身顺着木柱下滑,身体平举在半空,待落到中心的位置,两人一牵红色纱幔稳稳停下。

两根木柱,两人分柱而停,斜撑在半空的身体犹如两只彩蝶即将翩跹起舞。

景袖面上依旧冷酷,裙角一扬,回转坐下,两幺蛾子,你们最好给我跳好了。

身后,谷玉戳戳天翼:“这两谁啊?为啥我觉得好熟悉啊。”

天翼用你很眼盲的神色斜睨了他一眼,还未出声,旁边失忆小老虎呆哑的声音响起:“族长和前主子。”

“什么!王爷和小三!”惊呼,声音穿过凉亭回荡在苑心。

“唰!”正要起舞的两人一个冷眼扫来,两道杀气直出,正惊诧的谷玉只觉一股凉气灌顶,冷汗唰唰直冒。

“什么,这两人是霄王和那粉衣男人?”

“不可能吧,这明明一男一女呀,瞧那曼妙腰肢,瞧那傲挺双峰……怎么可能是个男人。”

渐渐,有低议声出,又很快否定。

正欲破茧成蝶的小三大松口气,还故意撩撩胸前:“你们看看,看看,奴家是长胸的。”

坐位上的景袖脸色微黑,好好个祝英台怎么有些妓院荡女的感觉。

这是出改良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空中芭蕾,故事直接从**出发,以倒叙形式演绎,现在正是祝英台出嫁抗婚的桥段。

曲声激昂,针扎,不甘,无助……

小三的身子不断在半空会旋,粉裙飘扬,化出道道流光。

众人心神很快被这舞蹈吸引,看的心神沉醉,品位其中深意。

景袖微呼口气,还好,教了一早上,没白教。

天翼眸闪赞叹,跳的不错嘛,眸光微移,又向此时正蜷缩未动的主子看去,呵呵,耀天战神跳舞,呵呵……

正想着。

一声“轰”声响起,犹如九天惊雷炸响,就见面前的小三忽地停了,他们周身的火红纱幔开始变色,一点点退去嫣红,变的深黑,无数根纱幔忽地狂摇了起来,像是暴风袭来,吹的整个天色都忽地暗了。

曲声暂停,只有琴弦拨转出寥寥琴音。

此时整个亭苑暗下。

观舞的众人心猛地揪紧。

那女子为何不舞了?这男子是她的爱人吗?为何他一身孤伤?

正想着,就见北云霄在木柱上轻转几圈,一个凌空倒翻,众人心猛地揪到一起,生怕他摔下来。

却是下一瞬,他脚腕勾住木柱,身体扬倒,凌霄华服上似染着尘灰,不见光彩,一点点他滑落,下移,身形也仰的更加厉害,像是生命即将陨落,残喘求生。

“轰!”又是一道惊雷,还有银电院里一扫。

众人为眼前布的场景震撼着。

房顶上敲着大鼓,挥舞着锅盖的两血霄暗卫演的卖力,周围无数摇纱幔的血霄暗卫更是起劲。

“王爷要化蝴蝶了,兄弟们加油啊。”

“好,好,快……”

瞧着木柱上逐渐化蝶的北云霄,景袖嘴角轻勾,还算满意,倒勾木柱残生这段太久,需要极好的腰力,只有北云霄才能做到如此。

黑布后,北云霄脸上唰唰冒着热汗,媳妇儿,为夫只能死这么久啦。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