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20章 比舞开始

“哈哈哈,好好,踩,让你踩。”笑天虎像是换了个人,神色一变,爽朗大笑而起,他就喜欢这样,喜欢让他挑战食物的事,这个女子,他喜欢,很喜欢!

两两相对,相视一笑,都是自信傲然。

“挑战洪福楼九大厨,这姑娘疯了吧。”

“是呀,这九大厨可是被咱们皇上邀请进宫当御厨过呀,九人的舌头早就吃遍天下百味,怎么可能有品不出的东西呀。”

“……”众人议论。

很快,桌上的东西收走,景袖随笑天虎离开,大厅静了下来。

夜渐深,众人却都不愿离开,静等这即将到来的好戏。

月如柳牙,上面渡着银晖,静落在天腰,别致的美。

此时。

靖王府。

一红衣女子正煞气腾腾的从偏苑离开。

“死丫头,居然这么快就脱身了。”

她的身后,靖王昏迷不醒,假学士一脸冷汗的瘫倒在地。

角落的暖男侍卫瞪大着眼,心里思考着要不要赶紧去跟姑娘禀告一番,有个气势汹汹的姑娘来寻仇了。

洪福楼。

不过小半会,菜已全部上齐,十二道菜,再添了把龙凤椅,笑天虎也落坐,十人围在红木桌前,相敬有礼的感觉。

“请。”笑天虎招手,示意开始。

对面景袖点首,浅笑。

“王妃加油加油。”谷玉忍不住上前,替景袖揉捏起肩膀,鞍前马后的态度。

“小袖袖,你说吃哪个?我给你夹。”红尘三仙殷勤道,他可不想刷盘子啊。

刚刚死活要跟去景袖做菜的北云霄不知受了什么打击,脸色刷白,头冒虚汗,像是生了大病,整个元气不足似的。

“主子,你咋滴啦?”天翼小声着道。

眸光一闪,回神:“没事。”只是盯着景袖面前的三个盘子怪异着。

瓷盖逐一掀开,香气顿时萦绕,绿纱侍女迅速上前,交换玉盘。

红尘三仙立马殷勤布菜。

北云霄不知为何,唰的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的天翼瞪眼,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王妃的菜……白白红红很好看呀。

确实很好看,第一盘,透明的乳白色,像是小米熬的粥,仔细一看又不是,清清淡淡的香气很难辨别出是什么。

以笑天虎为首的九大厨也疑惑着,忍不住已经拿汤勺开始盛。

第二盘,浅粉色,还冒着淡光,看上去很鲜嫩。

第三盘,要黑一些,像是被油炸过,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只是闻上去格外的香。

这方,景袖已经一一开始试吃,一边取过手旁的笔豪,开始书写其中的材料。

反观九大厨,无动,个个凝眉深思。

“怎么回事啊?怎么没动静啊。”

“不知道啊,你看他们吃了半天,都不说一句话。”

“不会是吃不出来吧。”不知谁说了一句,众人齐露诧色,九大厨都吃不出来,这……怎么可能。

九道菜已经试吃完,缓缓放下笔毫,将手边的宣纸叠好,景袖斜身靠在龙凤椅上,手指轻扣在侧,发出咚咚的声音,显得很是悠闲。

“哈哈,赢定了,赢定了。”谷玉兴奋呼道,他就知道,王妃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呵呵,呵呵。”桃花扇不断摇着,凉风阵阵,很好,他小三不用刷盘子了。

时间过得久了,久得北云霄都回来瞅了一眼,看着还没结束,又唰的飞身离开。

“哎哟哟,这啥东西啊,容我小三尝尝。”呼嚷,粉袍轻挥,执起桌上玉勺,就去盛。

清香浓郁,入口即化。

小三神色一亮,大赞:“好吃好吃,小袖袖,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厉害。”

谷玉也拿起筷子,忍不住夹起桌上的黑菜吃起,嘎嘣嘎嘣,很是脆口:“是挺好吃的啊。”

天翼瞄了眼另外一盘粉嫩肉,不动,以他多年的察言观色来看,不可吃,不可吃,否则主子也不会这么异常了。

夜风吹进,八角铜铃轻曳,叮叮。

九人齐齐放下手中餐具,愁色。

“服输,愿赌服输。”笑天虎道,神色颇有感触,枉他笑天虎自认有根金舌头,辨天下美食如囊中之物,今日居然被彻底难住,有悲,有幸啊!

轰!哗然!

“什么!没吃出来。”

“天啊,真的没吃出来!”

“天啊,怎么可能。”

齐呼,惊诧,那么,下面就是看她的……

一侧绿衫女子上前,取走宣纸,逐一开始念了出来。

“第一道,红香果,金紫花,嫩荷……第七道,过水三分热,紫叶散开……第八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楼里,随着她的一字一句,九大厨的神情一点点开始变化。

最后。

“哈哈哈,好,好!我笑天虎服了,今日彻彻底底服了。”笑声,充斥在整个大楼,他猛拍着

手,很是兴奋。

“赢了,真的赢了,这姑娘赢了。”

喜色,兴奋,呼嚷,交头接耳,今日洪福楼设宴,款待众客。

“敢问姑娘,可否告知这面前三道菜所谓何物,我这金舌头吃遍天下美食也没辨出,求解求解呀。”笑天虎又道。

“这个啊。”景袖笑笑,也不隐瞒,取过一旁的笔墨立马书写起来。

天翼早就忍不住,立马凑上去,等第一排字清晰落出,脸色忽地变的僵硬。

“怎么?是啥呀?”嚼着黑肉球的谷玉凑上,一望,脸色立马苍白起来,嘴缓缓张开,叼着的黑肉球骨碌滚落。

字迹如银龙飞舞,猖狂霸气,由字看人,好!

“嗯嗯,好吃,我瞅瞅,这到底是啥呀。”喝完最后一勺白玉翡翠羹,红尘三仙就要凑上。

景袖却手腕唰的一收,拍在天翼身上:“写完了,递过去吧,走吧,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给你看完了,弄个上吐下泻,明天谁还参加比赛呢。

天翼惊悚的瞪着眼,唇色苍白,不停的颤抖着,这这这……

谷玉不知发生了啥,啾的一声,飞得无影无踪。

“这,我还没瞅呢,让我看看。”

景袖手腕一揽:“小三儿,走,今晚心情好,我给你做套漂亮衣裳啊,保证你明天美美哒。”

“做衣服?哎呀,奴家喜欢粉色粉色呀。”

“好,没问题。”

声音渐去渐远,天翼再瞄了眼那三张玉盘,倒吸口凉气,还好,还好,他没有嘴馋。

“喏,给你们,自己慢慢看吧。”唰的飞身远去。

九大厨一脸莫名,笑天虎缓缓展开手里的宣纸。

“第一道,玲珑黑凤,挑选刚孵化成形的鸡蛋而制,破壳,轻炸,虽肉色深黑,却是将鸡子营养发挥最盛……”

一怔,众人错愕,没事没事,不就是刚孵化成形没破壳的鸡子么。

“第二道,白玉翡翠羹,取白蛆而制,烹煮半分,刚热,保持原汁原味而上,入口即化,高蛋白……”

苍白唰唰落在九人脸上,有人开始飞走。

“第三道,鲜子肉,取鼠子而制,刚生,未成形,肉色细嫩,沾盐生食,可享肉中香甜之味……”

哇,只见几道流光飞过,那速度,眨眼即逝啊。

楼里食客面面相觑,不解,这是怎么了。

原处。

最镇定的笑天虎脸色苍白着,唇无血色,显然也是元气大伤,半响,他又望望桌上,感慨:“美味啊,还真是美味啊。”

夜风清凉,出来时大部队,回去时就零星二人。

一粉袍,一白裙,悠闲的走在青石长街上。

“小袖袖,他们人呢,杂都不见了。”

“哦,可能吃夜宵去了吧。”

“吃夜宵?靠!这群吃货,还没吃饱呢。”

“呵呵……”景袖笑笑,不语,清澈的水眸闪着星辰耀光,小三身材纤细,面色俊柔,喜欢抹胭脂,要不整个反串吧,跟北云霄跳个情侣舞。

夜,低语阵阵,百家聚,浅化浓情,道着生活滋味。

天色渐亮,云雀落在枝头,喳喳,满苑紫罗兰,花香四溢。

“什么!”一声暴呼,惊天动地,吓的盥洗宫的小宫女手腕一哆嗦,一盆刚洗好的衣服摔落在地。

陆续,又是一声大吼:“我不要!”

隐隐约约,有哄人声响起,半响,又是一声暴喝:“你不要试试。”

晨色,天气晴好,人心暴躁,吓的满苑云雀扑腾飞走。

终于,半个时辰后,也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苑子渐渐安静下来,时有“一二一的”清脆声响起,像是在教导着什么。

听雨闻风,昨日的亭轩苑。

三洲五国的人逐渐落坐。

众人面色极好,精神熠熠,显然休息的极好。

川澜国人群里,一群着异服红装的女子正整理着,显然准备入场。

齐沐芯暂时未出现在千盛队伍里,估计要来个惊艳出场。

古临恭亲王的女儿端坐在古临队伍里,一身华丽彩裙,很是耀眼。

凤冥依旧未动,他们来了十几人,各个身穿黑袍黑衣,从交流会开始脸上就呆板,没露出过其它表情,看上去很是僵硬麻木,他们身上透着股诡异的气息,说不清,却直觉让景袖一直觉得危险。

凤冥,那般神秘的国家,这次现世到底是为何呢?

“王妃,咱王爷呢?怎么还不见人影啊。”天翼疑惑着道。

“还有小三,貌似我也没见着呢。”谷玉接声道。

昨晚吐了半天,他脸色还苍白着,不过,很庆幸,他吃的只是些没出生的小鸡仔,不像妖孽,蛆,一肚子蛆,想想,谷玉胃里就开始翻滚。

哎,真是可惜那人还蒙在鼓里,真是不知者才幸福呀。

景袖未答,暗自想着那两幺蛾子,今儿最好不要给她

出什么差错。

“咚……”锣鼓声敲响,打断沉思。

便见文贤皇携嫔妃太子从苑口走来,陆续落坐。

一翻官方的说辞,宣布今日的交流大会开始。

第一场,舞。

上场的是川澜的云雁之舞,鼓声顿起,大气恢弘,震的众人心咚咚跳快,犹如惊雷从九天敲下,心中生起豪情。

川澜国,是草原之国,这个国家,地域辽阔,风土民情豪放,跟现代的西藏有些相似。

便见,一面巨皮蟒纹鼓从天降下,咚的一声,砸的地面烟尘肆起,它身长宽三丈,很难想象要多大力气,才能将此鼓抬起,果然,不知何时,亭苑各处,十几个川澜大汉落在亭上,他们身形魁梧,微喘着粗气,显然刚刚掷鼓的事就是他们所办。

“咚咚……”密密麻麻的鼓音响起,不知何时苑子四周置了九张大鼓,由九个红裙女子击打着,她们胳膊纤细,却是内力十足,一声一声,狠狠撞击在众人心上。

云雁之舞,虽为云雁,却是大气磅礴,这场舞讲的是云雁在天空布阵掠空的场景。

刚柔相济,实为舞中一绝。

看着那十几个在鼓上跳舞的女子,景袖心中很是震撼,看来,这场比赛要赢,怕是很难呢。

鼓声密密麻麻,众人皆震撼着,川澜众人脸上的神色格外得意,瞧瞧,这就是他们的云雁之舞,瞧瞧,这就是他们的川澜精神,大气,豪放,女子不输儿。

一声一声,袖带飞舞,妖娆,身姿曼妙,极致的角度,她们配合极好,显然已是跳了无数次,眼前就像一群云雁,它们不断变化着阵形,飞过草原,追击浩瀚苍穹。

风过,竹林如波浪般起伏。

鼓声终歇。

“好好!”叫好声,鼓掌声,震撼全场。

久久,待风都停了,那鼓声似乎都还落在心上,余音难歇。

举杯,文贤皇大赞。

回敬,川澜使者谢礼。

“下面上场的是古临金摇郡主。”公公声音呼出。

热闹声瞬间消散,琴音渐起,是四公子中的公子玖拂琴,其技超凡,算古临一绝,此次弹的是《霓裳曲》。

景袖细耳听着,忽地想到妖姬公子,若跟那人比,还是输上一截啊,不知道少了她去听曲,那人是否还登台呢。

胡思乱想间,一阵香风扑鼻,是金摇郡主上台了,只见她两手的舞袖甩出,犹如两条彩霞瞬间遮了众人视线,舞袖长有六米,这女子却舞的极好,转身低腰间,不会落在台上半分。

许是起初的云雁之舞太过震撼,这会众人少了惊艳的感觉,只是摇头晃脑的细品,时而感慨女子舞功非凡。

琴音很快停歇,虽没有掌声如雷,却也还算洪亮。

文贤皇点首,对其嘉奖肯定一翻,女子很快谢恩退下。

第三个出场,便是千盛了,这舞不像其它比赛参加者众多,每个国家只出一支舞,选第一为胜。

静,众人张望,谁都知道千盛沐芯公主的舞艺名动天下,尤其是她的《轻鸿舞》,天下一绝,天下一绝啊。

景袖瘪瘪嘴,显的很是不屑,轻鸿舞?难不成还能轻如鸿毛不成?

“王妃,你别说,这齐沐芯的轻鸿舞确实能称天下一绝。”天翼出声赞叹道。

“哦?”景袖挑眉,能得天翼一赞,那的好好看看罗。

心思刚落,清脆的琴音响起,宛如夜莺,悦耳。

便见,四个身穿白纱裙的女子从苑口走进,飞身,唰的落在四侧,拨弦弄琴,那琴音竟是同时而出,不差分毫,像是一人独奏。

下一瞬,香,满苑芳香,无数白色花瓣飘下,随风轻转,铺满整个苑子。

景袖瘪瘪嘴,暗斥:“祸害!”好好的花瓣,非的摘了,还摘这么多。

身后,正欣赏的天翼等人瞪眼,好吧,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

白,如云彩,如雪的白。

雪色地毯,齐沐芯从半空落下,仙袂飘飘,如仙子从天而来。

“呸!”又是这招,景袖继续批评。

齐沐芯今日依旧纯美,白衣翩然,略施粉黛,绝美的容颜引众人抽气。

她翩然落下,身形却在半空一滞,就那般稳住身形立在半空,手拂面半遮着,如一朵即将绽放的木槿,给人纯美心动的感觉。

众人抽气,为眼前的画面惊讶着,这人怎么立在半空啦?天啊?怎么做到的?

望着那不知何时牵在苑子的三跟透明蚕丝线,景袖清澈的眸子眯起,冷笑:“呵,还真会玩呢。”

白色的木槿花瓣再次飘下,琴音起了,齐沐芯曼妙的身姿缓缓动了。

轻鸿之舞,这个出场确实惊艳了全场。

琴音徐徐,她手中的雪纱袖舞动着,时而低身扬首,时而转首回眸,娇媚连连,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全是在半空而成。

轻柔的动作,便向一根鸿羽,随风,在半空打旋,化出道道白光,如鸿。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