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7章 可真能瞎掰

“呵呵,滚?我看霄王是胆子肥了,不知道天字怎么写了,叫我滚?老子大名红尘三仙,小名小三,乳名三三,知道什么意思么?小三一出,谁与争锋,我烈焰红唇一族早就一统江湖,江湖即天下,这天下都是我小三的,你还敢让我滚,要我说,霄王你赶紧哪来的回哪去,王家村那茅坑可是等你多少年了。”叉腰,怒骂,摇头,兰花指挥舞,泼味十足。

案桌后。

站立在景袖身边的天翼由衷感慨:“可真能瞎掰啊。”

白峰眸光闪烁,低声喃喃:“族长果然不同凡响。”

“Shit!Shit!”只见北云霄似气急语结一般,指着红尘三仙连声大吼。

正淡定喝茶的景袖一口茶水喷出,咳咳咳……

“你这只shit!死shit!臭shit!王八shit……”无数形容词,无一重复。

正洋洋得意的红尘三仙顿时瞪眼:“死男人,你胡诌什么鬼话!鞋踢,老子踢死你!”不管是啥,肯定不是好东西,一边呼嚷,脚风一生,直接朝北云霄兄弟招呼去。

看小三我揣不折你!

瞳孔一缩,北云霄急忙闪身避开,脸色骤寒:“你就是shit!大shit!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逗比,你这死王八羔子妖孽shit……”手里劲风生出,狠狠抓去。

折我兄弟?看老子不拧断你胳膊!

“砰!”交手,内力炸开,惊若雷鸣,冲击的众人衣衫凌乱。

角落。

天翼搂着妖妖语重心长教育道:“小妖们,以后找夫君千万别找这两类型啊。”

四小妖瞪圆着眼,很是慎重的点了点头。

“轰!”角落小松景炸的粉碎。

眼看又是要掀楼的情形,景袖终于忍不住暴力出手。

“唰!”妖兰新月分解而出,两道寒光直逼两人脖颈动脉,极致的角度,极致的寒光,没有丝毫留情。

危险袭来,两人瞳孔齐露惊悚,迫不得已飞身避开。

“唰!”一左一右落在屋子最角,同时,妖兰新月回手。

景袖把玩着手里妖兰新月,指尖在月刃锋口擦过,斜睨两人:“再打,我也陪你们玩玩哦。”淡眉淡羽,却是一身气势。

景袖跟他们打?这……

“不打了,不打了,袖袖,你这是在看啥呀?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好不好?”北云霄唰的闪身坐到景袖左侧的椅子上,转移话题道。

“哼,我跟小袖袖在讨论明天比赛的事,要准备吃的就赶紧,小三儿今晚我要吃燕窝炖螃蟹。”红尘三仙呼嚷,唰的坐到景袖右侧。

吵闹,又是要干上的架势。

“闭嘴!”冷喝,景袖寒光一扫:“再不消停,我让你们未来半月都消停不了。”右手食指在面前茶盏杯口一滑,指甲里的粉末落进茶水里,只是零星一点,便见浓烟冒起,刚刚还香气四溢的茶水顷刻变的发黑,一眼,便知这是毒,剧毒!

吵闹的两人齐齐捂嘴。

景袖冷哼,终于满意,视线又落在手里的名单上。

明日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是舞,可是她们耀天并没有谁有惊世舞艺的,就连云

眉心都撑不了台,反观其它几国,千盛有舞艺超凡的齐沐芯,古临即使南宫容仪参赛不了,也还有位慈亲王的女儿不容小觑,川澜的雁之舞更是三洲一绝。

比不上,耀天完全比不上,可是……她并不想出场,舞,这东西她为了现代执行任务时学过,若是上场,也会惊艳众人,可是,在景袖心里,为这些人起舞她直觉的不愿。

跳一只舞,那必是投注了整个心神,一只好舞,更会将自己的感情倾泻而出,她,不想。

“小袖袖,你明天是不是打算出场啊?你就让我跟你跳吧,今天你都给这死男人敬茶了,跟我跳支舞也不为过啊,咱不能厚此薄彼是不是。”憋了一会,红尘三仙忍不住又小声道。

北云霄瞪眼,要跳舞?他不会啊,可是跟袖袖跳……

“袖袖,我跟你跳,咱们一起跳,一定能得第一。”

正沉思的景袖抬眼扫向两人,定定看着,半响眸里一道绿光闪过,红唇轻勾,诡笑道:“你们想跳?”

呃……来自直觉的一个哆嗦,两人却鬼使神差的点头。

诡笑,就见景袖水袖微动,素指执起桌上墨笔,唰唰勾画两下,耀眼的“北云霄,红尘三仙”几字霍然映上。

“明儿一早把名单报上去吧,另外跟文贤皇商量一下,耀天最后一个出场。”

一旁天翼迅速接过,也不多问,紧揣在怀里。

景袖话落,便起身向着门口走去,朝众人呼道:“走吧,这古临的夜市还没逛过呢,咱们去玩玩。”有了人选,怎么也得准备下舞衣吧,钢管还是芭蕾或者爵士呢?看来得好好想想呢。

听着要去逛夜市,四小妖顿时兴奋:“姐姐,我要去,我要去。”

哄闹,软榻上打瞌睡的将军美人也应声抬起了头,逛夜市:“汪汪……”它们也要去。

夜月醉美,正是纳凉好时机。

从鸾仪宫回来的谷玉正好赶上,迅速禀告一翻,也加入逛夜市队伍,便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宫门口去,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出了皇宫。

古临的夜市与耀天不同,玩的文人墨客的东西要多些,整座城都透露着细腻感,让人待着很舒服。

北云霄尾随在景袖身侧,一路无话,剑眉时而紧缩,显然心有所感。

“你觉得古临怎样?”景袖勾唇道。

北云霄一怔,回神,知晓景袖所问何意,慎重的道:“不容小觑。”

景袖眉眼生笑,对,就是不容小觑,从景袖第一天踏入这个国土,她就领略到了。

古临,看似与川澜结盟,却早形成了自己一种特殊的凝聚感,它们不依附外力,有自己的精神,这个国家的兵力可能不强,可人心却是极强,由这街上人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二,没有焦虑感,没有压抑的神情,他们神态从容,处事井井有条,就连街边卖着小玩意的摊贩都遵循着规则不越过街线。

他们与同行时而笑语,时而交流,时而互相展示下货件,像是在比拼,又像是在学习,总之,这种没有界限的竞争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不只赢了对手,更赢了其它几国。

“来罗,来罗,新出炉的香酥鸭,才二十只,先到先吃,后来就看

别人吃罗。”一小二洪亮的揽客声响起,似乎已穿透整个长街,随着他的呼喊,一阵勾餐人心的香气从楼里飘出。

酥皮的金黄色,香腻的口感,一撕满口留香,那肉味,那卤香……

众人眼前似浮出这样的画面。

咕咕……肚子的馋虫很适时宜的叫了起来。

还来不及想是谁,四小妖猛地呼了起来:“姐姐,我要吃鸭子,吃鸭子。”一边喊着一边去拽景袖,因为店小二那一呼门口竟围了不少人,显然都是慕鸭子名而去。

待景袖被拽进楼里,众人跟上,原处北云霄红尘三仙不自在的摸摸肚子,忽地,又同时瞥见对方动作,神色一吶,两看生厌,哼!

古色古香的酒楼,牡丹花纱幔,壮阔蓝天屏风,八角铜铃,笔法流畅的点餐牌,一切都置的韵味十足。

因为正是晚膳时刻,酒楼坐满了人,最后等了好半会,众人才被排上位置。

二楼,角落,虽然地偏了些,可依旧不影响众人心情,相反,还颇有些偷得繁华半身清的感觉。

菜单很快送上,众人落坐。

许是难得一闲,众人也不客气,每个人都开始点菜,一道两道,那记菜单的小二笑的眼睛都眯成线了。

六大人四小孩,二十三道菜,景袖头疼的想,是不是太奢侈了,不过难得如此,要奢侈就奢侈到底吧。

“上两坛好酒,十年陈酿的吧。”

她一开口,众人纷纷眼亮。

“对,来点好酒,顺便整点好茶,碧螺春还是云茗,得,给人家上两壶龙井来。”红尘三仙呼嚷道,兰花指挥舞,笑的阔气。

“好勒,好勒,客观马上来,马上来。”

“再弄只鸭子,就刚刚那个,香酥鸭。”景袖又道。

小二微愣了下,笑起:“客官这恐怖不行,吃鸭子得自己争取呢。”

“自己争取?”

众人疑惑。

小二笑笑,也不解释,转身便下去张罗了。

下一瞬,众人便明白他的意思了。

只见一楼五六米宽的展台上,一只只烤香的鸭子被逐渐端上,逐一排开在案桌上,就算盖着玉盘都能闻到勾人的香气,瞧这架势,像是要玩点什么活动似的。

一长的身庞体圆,身穿白色绸褂的中年男人走了上来,他小耳脸圆,脸上还长着酒窝,就跟那弥勒佛似的,头上戴了顶白帽子,一副类似现代厨师模样的打扮。

腰间别了把方刀,只见他方刀一抽,阔大的手掌拍在案桌上,离的最近的一张玉盘唰的飞起,他手腕飞舞,快的让人难以看清,不过两个呼吸间,便停下,鸭子还是整只的模样,在场的人却都知道,这鸭子已经分离好,连片都有上百了。

“高手啊。”谷玉瞪眼感慨道。

众人没说话,却是眸光肯定。

景袖淡笑不语,眸里精光熠熠的模样。

“老规矩,第一盘,龙头鸭,众人品尝,猜其中用料,此鸭共用三百九十三种料烤制,猜中十种得鸭。”他呼道,方刀唰的落在腰间。

“猜吃的,我在行呀!”红尘三仙呼嚷道,起身便向楼下走去,那小蛮腰,扭的众人侧目。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