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4章 四副旷世之作,谁赢

只见男人一脸懊恼的悲叹:“失败!失败!枉我自诩画艺超凡,竟然犯了如此大的错误,百花争艳,炎炎夏季,牡丹未开,连花中之王都没有,怎称百花,不符不符呀!”他悲悲戚戚的样子,像是领悟到了什么重要东西,一手再端起桌上的彩墨倾倒而出。

这是……毁画?

景袖天翼对视一眼,错愕,这人不会是听了他们所说受影响了吧。

可叹一副令蝴蝶都流连忘返的《百花争艳图》顷刻消失,浓郁的墨香飘散,只依稀能见雪白宣纸的角落,几片青叶依旧娇嫩。

变况突生,有人感慨,有人理解,文学之士的内心总有一种超乎常人所能理解的情怀。

“咚……”锣音敲响,昭示着比赛即将结束,这么一会已经又有五六幅画卷挂起。

川澜亲王的《万马奔腾》,画的气势磅礴,力震山河,再配上一首豪情万丈的《俯瞰江山》词赋,引得众人连声赞叹。

古临王爷画的是《凤凰展翅》,画功细腻,词赋优美,也能称佳。

此刻,这两幅画卷在众人作品中脱颖而出,排列在前。

下一瞬,齐沐昭与南宫祁华同时停笔,显然佳作已成。

宫女牵起画卷,迅速挂上雪蚕丝绸上。

“嘶……”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连景袖都身躯一怔,微微坐直。

“天啊!快看快看……”

“好啊,好啊!”

景袖说的没错,这两人画的确实是她,就是此刻亭中的她。

一笔一画,精致勾描,把她面冷却又眉中生柔的神韵描绘的淋漓尽致。

凉亭,软榻,她斜身一靠,面前珍馐佳酿,脚边威武大犬,一切……众人看着面前的画卷,忍不住时而回望景袖,像是在对比,众人惊讶发现,这画上的人好似鲜活了一般。

像,极像,真正的极像!

“旷世之作,旷世之作呀……”

画师们呼嚷着,熠熠的眸光显示出他们很是激动。

可是……为何两幅画卷都称为《美人图》呢,是无心还是偶然?或者别有深意?

角落,天翼谷玉眉峰不自觉皱起,很是不爽,这是他们的王妃,这两人到底想干嘛!

黑袍微扬,华服上的金龙游移,金色的血龙冠把齐沐昭浑身邪魅张扬的气息衬托到极致,只见他轻捋宽大的袖口,向着景袖一方看来,道:“不知霄王妃可还满意在下这幅《美人图》呢?”

他说这话时,嘴角牵着几丝温柔的笑,刺激的刚刚换好裙衫,走到苑口的齐沐芯身体一颤,脸色苍白透明,犹如纤柳的身姿像是随时都要倒下。

景袖未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她承认这人画的极好,让她也有些意外,可是……你是齐沐昭,是毁我淘宝楼,伤我将军的人,这些,早已注定了彼此永生敌对的关系,所以……满意又怎样!

似感受到景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漠气息,齐沐昭莫名的心头一窒,瞳孔深处的妖红迸发,暗生出嗜血之意,喃喃:“不满意么?呵呵。”

南宫祁华未语,至始至终他

都站在自己那张案桌前,华丽的水蓝袍随风轻曳着,嘴角轻勾,一身温柔如玉的气质引的不少闺家小姐兴奋低呼。

他眉目浅淡,只是转首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似乎在思考有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这般平淡的态度,就像拿景袖作画不过是心血**罢了。

景袖瘪瘪嘴,并不打算说点什么,你装清高,我云景袖可不会贴冷屁股,另外,宫门干等的帐迟早还是要算的。

沉思间,锣声敲响,宣告这场比赛结束。

不知何时,人群后,北云霄与红尘三仙已经停了笔,由于众人注意力都落在两幅旷世之作上,一时间还未有人知晓他们所画何物。

宫女上前,就想取走画卷。

两人手腕同时一挡,银袖粉袍挥出道劲风,只见桌上画卷齐齐飞起,素白的宣纸在半空滑出几道流光,最后稳稳的落在雪蚕丝绸上。

下一瞬,满场惊呼,连景袖也站了起来。

“天啊,又是她,又是她!”

“是霄王妃,又画的霄王妃呀!”

惊呼不断,没错,风中轻摇的素白宣纸上又是两幅描绘景袖的画卷。

四副画卷,都画着人,而且是同一人,这……

惊叹,众人忍不住读起上面的词赋。

“斜身一靠百铅华,低眸淡看云中雪……娥眉轻扫百媚娇,世间胭粉无颜色……纤细身,玲珑心……卓越卿华胜云仙……”

一句一句,饶是景袖这厚脸皮也被这几首诗搞得眸光闪烁,浑身不自在,这些人是眼瞎还是智商问题?哪只眼睛看见她百媚娇了?哪只眼睛看她生着玲珑心了?还胜云仙?她要是仙子,也是个坠入魔道的仙子。

不仅画作超凡,连诗词也让人品读的韵味十足。

只是,唯一的不同,北云霄和红尘三仙的画名不是《美人图》,而是分别单取“袖”和“云”一字为名,若是不认识这画上女子,很难从表面上看不出画名何意。

嘴角噙着笑意,景袖径直坐下,再靠在软榻上,眉羽间都是自信傲然的神彩,与画上近乎一样。

呵呵,这么心有灵犀呀,那谁赢呢?

这个问题,也正是现在评师犯难的,各个都是传世佳作,画的又都是同一人,虽然小有差别,可都是画功精湛,这面前几人又都身份不凡,他们怎么评?怎么敢评啊!

气氛静默,上首文贤皇也是一筹莫展,在他看来这场比赛最好不要分出什么胜负,否则谁都会得罪,只是……

“你看看他的画技,一看就是三九流手法,屁的传世之作,把他的淘汰!淘汰!”红尘三仙呼嚷道,乱舞的兰花指恨不得掐上北云霄脖子,死男人,居然敢画小袖袖,可恶的家伙。

北云霄未语,却是浑身冰冷的煞气,内力萦绕在指尖,白息时隐时现,像是随时要招呼上红尘三仙一般,说老子三九流,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破画功,要不是看在画的袖袖的份上,老子马上撕碎它!

齐沐昭南宫祁华未语,却是挺身而立,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恕容仪冒昧,作画要写实,作词也应如此,霄王妃之

貌明明……为何几位公子都把诗词题的这般……”她话没点明,众人却都明白她的意思。

明明是副丑颜,为何会被命为美人,还有这一句句诗词,描写的明明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霄王妃就算拥有惊世之才,可这容貌不当,就是不当。

景袖眸中寒光一闪,嘴角生着冷笑。

“你们这群生着死鱼眼的凡夫俗子,我家小袖袖怎么就不美了,人美,心更美,可比你们这些胭脂俗粉莺莺燕燕强多了,哼!”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恨恨道。

“在我北云霄心中,袖袖之貌天下之最,世人谁都不及她半分,若用绝色来形容,本王都觉得是玷污了袖袖。”银袍飞扬,北云霄傲色的道,眸光灼灼,直望着景袖,似乎在昭告天下他的爱意。

心湖一颤,生起波澜,忽想起昨日没认出自己的事,景袖忍不住大翻白眼,你就爱吧,爱吧。

“独一无二。”南宫祁华接声道,只说了四个字,也不知道赞的是景袖的容还是才。

总之,楠木椅上的南宫容仪脸色僵硬了。

“容仪公主,恕属下直言,即使你声名远播三洲,在他们的眼里,你都不及我家王妃半分。”谷玉暗声打击道,神色十分得瑟。

虽然这公主没干什么对不起他家王妃的事,起初还对王妃大献殷勤,可他就是看不惯这女人,一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模样,简直就是齐沐芯第二,果然天下公主一个德性,当然,除了他们耀天的云岚长公主。

也许是知晓自己在自找没趣,南宫容仪禁了声。

“那请评师做出选择吧,沐芯实在很想知道谁能夺的第一呢。”齐沐芯款款的道,脸色恢复些血色,又是一副纯美不容亵渎的模样。

这一出声,空气陷入僵硬。

几个学士面面相觑,一副纠结的模样。

怎么选?要不选那副《万马奔腾》或者《凤凰展翅》?可懂作画的人稍微对比一下就能看出,那两幅虽然也可称为绝世佳作,可对比眼前这四副的技艺还是稍逊些许。

这……难呀,难呀!

“禀陛下,四幅画艺,题词,书法皆技艺精湛,微臣实在难以辨出好坏啊。”一学士出声禀告道。

“什么辨不出好坏!今儿非得给我分出个好坏。”红尘三仙哪依,大声呼嚷道,他还靠这场比赛解决掉这死男人呢。

顿时,众人额冒冷汗,文贤皇也是头疼,这几个都是棘手的主,怎么选?忽地他眼睛偶地瞥见正看好戏的景袖,眸光一亮,森森绿光冒出:“既然这四副都画的霄王妃,那么就由霄王妃自己评选出好坏吧。”一瞬,文贤皇觉得自己简直英明神武,对,就交给霄王妃选,好呀,好呀!

几个学士大松口气,纷纷表示赞同:“对对,交给霄王妃选,合理合理呀!”

淡眉轻扫,景袖清澈的水眸一闪深邃,交给她选,还真是好办法呢。

众人注意力转移,纷纷看了过来。

北云霄和红尘的眸光更是灼热。

自信,两人都前所未有的自信,他是谁,是袖袖最重要的人,袖袖肯定选他。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