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3章 拿云景袖作赌

“好!”景袖轻道。

身后迅速有宫女递上新的茶盏,茶壶,茶碗……

一杯清茶,皇宫最平见的云茗,却泡出了令人心旷神怡的浅香,甘甜入喉,文贤皇整个神色都亮了,毫不吝啬的夸赞道:“绝,妙,天下第一!”

此次,景袖这杯“拜龙茶”便永远记录在了古临的文化史上,传颂多年,堪称古临一珍。

景袖脸上生出浅笑,微点巧首,意思谢赞。

茶艺比赛落下帷幕,结果不言而喻。

公公殷勤的献上金绳,充满喜色的美言了几句,才转身离开。

“来,将军,跟美人戴个情侣绳。”景袖呼道,也不管将军同不同意,手腕一捞,将军爪子便被景袖擒住。

精致的美饰,美美的两只大犬,怎么看怎么和谐。

“哟呵,将军小五,这是定情了哟。”红尘三仙掩口打趣,桃花眼闪亮,对对,就是这样,先攻破族母宠物,再攻破族母心,妙呀,妙呀!

一侧北云霄眼里一闪诡光,嘴角轻掀着。

两只大犬抬首,眸子眨呀眨呀,似乎在思考定情的意思。

忽地,将军棕色的眼珠子一翻,傲娇转首:“哼!”

身边,美人瞪眼,呲牙咧嘴的低唔声传出。

风吹过,苑里清荷淡香飘过。

无数宫女从苑口走进,她们手执玉盘,端着珍馐美味,清酒佳酿,很快,满苑香气。

伴着酒香清脆的锣音敲响。

“下面这一场是书画诗赋一起比赛,要求每位参赛者作画一幅,并附上题字,参赛者不分男女,共同接受评选,取前三为赢……”苑心青衣公公翘着兰花指开口讲着新一轮的规则。

“不分男女?这一轮你们谁参加?”轻抿手中薄酒,景袖随口道,她都赢了两场了,怎么也该男的出出力了。

天翼神色微动,刚想出声说“我”,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急声嚷嚷:“我!我!小袖袖,奴家一定要大展雄风,让你看看我们烈焰红唇一族的厉害。”他话落,激动站起,摇着小蛮腰风情万种的向苑心走去,临走时,还投给北云霄一个极致挑衅的眼神。

果然……

“唰!”银衣一挥,北云霄煞气腾腾的跟上,死妖孽,老子比不死你。

景袖瞪眼,这算啥?战火延续么?

身后,天翼头疼扶额,两位爷,你们可悠着点啊!

苑心,本围站在一起,一脸自信、神色傲然的男男女女变了脸色,这两人上场,那他们……还有机会么?

“北云霄,咱们打个赌如何?”芊白的指节抚过妖娆红唇,一身粉袍随风轻曳着,桃花眼微眯,红尘三仙挑衅的道。

琥珀眸眼一闪深邃寒光,银衣飘扬,一身气势,意思“怕你?”

“呵呵,那咱们就赌我们俩都在乎的东西吧。”红尘三仙又道。

北云霄拧眉,都在乎的?

景袖眼皮一跳,直觉不好。

“小袖袖!咱们就赌小袖袖!谁赢呢就永远待在小袖袖身边,谁输呢,就……他妈的滚的远远的!”粉袍一甩,红尘三仙眼色一凛,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北云霄整张脸暗了下来,他

直视着对面的红尘三仙,似乎要透过那妖娆的一身看清男人骨子里的东西。

亭中,景袖的神色忽地也暗了下来,煞气控制不住得外泄,敢拿她打赌,还真是好样的啊,清澈的水眸扫向北云霄,无声警告,你要敢同意,我……

“好!”银袍无风自起,青丝飞扬,迎战!

黑,黑的不能再黑,是亭中景袖的神色。

狰狞的煞气逼的身边众人齐齐哆嗦,就连将军美人都忽地低下脑袋,一动不动。

有杀气,很危险。

这一刻,苑里觥筹交错的举杯声忽地停了。

他们皆望着苑心,望着一身气势的两人。

周围,自知无戏的男女大片退场,只余零星两三人还在犹豫。

“呵呵,打赌?这倒是有趣,不知可否算本太子一份呢。”嗜血暗哑的声音落出,竟是千盛太子齐沐昭,他说这话时,已经站起,也不管两人同意与否,黑袍飞扬,步入苑心。

“滚!”意外的同仇敌忾,北云霄红尘三仙猛地齐声喝道。

瞳孔血红一闪,齐沐昭满脸冰霜的看着两人,黑衣飘跹,杀意暗生,这世上敢让他滚的,都得死!

“哈哈,如此热闹,我南宫祁华怎么也得赶上一场,至于打赌,若是算我一份,那就更好了。”水蓝色的华袍流光溢彩,南宫祁华一身尊贵气韵走出。

这一瞬,耀天队伍里的云眉心皱了皱眉。

亭中三公子对视一眼,纷纷站起,扬言也要参加比赛。

北云霄红尘三仙一张脸更暗了,这些个该死的家伙瞎掺和什么?

接二连三的出声,弄得苑子格外安静,众人面面相觑,不解,赌云景袖?这女子不已经是霄王妃了么?这些人在争什么?怎么看不懂啊?

最后,川澜的一位塔里木亲王也出场了,古临另有一位王爷也出场,一时间,苑心站着的全是权富倾国的大人物。

椅子上,南宫容仪看着这一个个风华无双的男人,贝齿紧咬,脸色昏暗不明。

轩云亭里,景袖神色无波,已经看不出情绪,整个人斜身一靠冷冷的注视着场心。

天翼四小妖蹲在角落,努力降低存在感。

文贤皇看着场上情形,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可以肯定这场比赛很有看头。

陆续的宫女太监抬着无数长桌、宣纸、彩墨……一一摆放到众人面前。

“咚!”锣鼓声敲响,公公宣布开始。

就见十几个风华卓越的男人各自向案桌走去,公子墨如玉,妖娆灼卿华,尊韵长身立,风流万千星……类型各异,各色都有,这一刻的画面实在养眼,看的不少闺家小姐脸生红晕,激动的兴奋低议着。

无视养眼的画面,景袖的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两人身上,一银衣,一粉袍。

两幺蛾子,你们今儿最好给我赢了,否则这打赌的帐谁也别想逃了!

似感受到景袖的煞气,还对峙的两人齐齐一个哆嗦。

琥眸一戾,北云霄死瞪着红尘三仙:“死妖孽,老子今儿就让你输个痛快!”

“哼!死家伙,我小三儿今儿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小三扶正。”

“唰!”衣袖同时一挥

,两人煞气腾腾的转身。

唯一剩下的两张楠木长桌,刚好排在一起,于是两人又相遇了。

寒气,冰冷的寒气,吓的一旁伺候磨墨的年轻公公腿肚子哆嗦。

“来人,给我搬远些。”同时呼出,两人互看生厌。

静,众人错愕。

瞧着又是要吵闹的情形,景袖眸眼一戾,呼道:“再不消停,都给我滚下来!”别人都动笔了,这两人还闹,闹个大爷啊闹,敢拿她云景袖作赌,还这么不认真,找死!

犹如炸毛鸡的两人齐齐一个哆嗦,鸡毛扑腾扑腾,齐齐焉了。

哼!老子先作画!又是长袍齐甩。

举笔,凝神,神色变得认真。

炎风吹过,苑子只余笔毫擦过宣纸的沙沙声,墨香飘散,素白的宣纸上逐渐生出缤纷彩色。

期间,一两只雪色蝴蝶翩跹而来,落在公子景面前的画上小憩了半会,才不舍离开。

阳光耀眼,宣纸上的彩墨一过便干,渐渐有人额上溢出热汗,洒落在宣纸上,晕开。

轩云亭里,景袖黛眉微蹙着。

从比赛开始,齐沐昭和南宫祁华就不时抬头看一眼她,从举笔的方向来看,他们画的是人像,而且这人像就是她。

这两人画她干嘛,嫌她太丑还要记录下来不成。

直觉的景袖觉得肖像权被侵用,非常不爽。

反观,北云霄和红尘三仙两人一直都是低着头,笔毫如行云流水游走,不见丝毫停顿,犹豫隔得太远,又有人阻挡视线,并不能看出两人画的什么。

计时香在香炉里缓缓燃烧,时间已过大半。

渐渐,有惊叹声落出。

“天啊,快看,好美,好美啊。”是靠近南宫容仪身边的一古临男子赞道。

“梅,是雪梅,容仪公主画的雪梅。”

随着他的呼声,已经有宫女上前,将画轴小心翼翼的抬起,固定在苑子一侧的雪蚕丝绸上。

轻风吹过,画上梅海摇曳,众人仿若置身梅海之中,就连鼻尖都出现梅香幻觉。

“好啊!好啊!”从四国翰林院挑选出来的画师齐齐赞道。

一侧的书法大师及诗词大师也缓缓上前,开始评定。

一群老头子捋着胡须连连点首,显然认为极好。

景袖瘪瘪嘴,对着身后天翼轻道:“你觉得怎么样?”

天翼一怔,迅速评价道:“书法还算可以,诗词能及一阅,至于画……美的过于异常,早偏离实际,所谓雪梅,必是盛雪而绽,容仪公主的雪梅是盛雪而绽,可花瓣花枝上连丁点雪色都不见,涂有妖艳的红,哪还有雪意,名不副实。”

景袖眸生笑意,点首赞同,这血霄军师果然与众不同,一眼就看出这画上的弊端。

空美有什么用,不写实的画永远都称不上精品,世人为何作画,那就是为了将美好的事物永远留在眼里。

天翼声音未掩,直接落进场中,刚刚点评称好的画师齐齐一愣,像是梦中惊醒,再看眼前的雪梅图齐齐皱起了眉,是呀,他们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砰!”墨盘打翻,各色彩墨迅速渲染了整张画卷,是公子景那方。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