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2章 一场惊世茶艺

苑子角落,南宫容仪眸光轻闪,忽地想到昨日她为这人拜茶的情形,不耐,烦躁,不满,心狠狠一梗,一种难以道清的滞塞堵在胸口。

众人紧望着,时而回头看向霄王妃消失的方向。

“我敢说,这场茶艺定会是惊世传奇。”公子亭里,公子风笃定的道,他站立在亭前,不敢错过任何一幕。

其余三人莫名,搞不懂这人为何出个恭回来就变的神神叨叨。

“叮叮……”一声铃音突起,清脆悦耳,狠狠撞在众人心上,回神。

是个精致的小女孩手执铃铛从苑口跑了进来。

她看着苑子正心的北云霄,惊奇了一下,忽又转身对着身后激动呼道:“姐姐,来客人啦!”小脸笑靥生花,小身子溜到北云霄面前,摇头晃脑的转悠,咯咯的笑着,像极了一个调皮捣蛋的鬼精灵。

这是……一幕戏,一幕关于茶艺的戏,独特创新的表现方法,将众人心思齐齐勾起。

“叮……”声音又起,这次是琴音,只见角落的乐师拨动了一下琴弦。

众人便随着这一声琴音又调动了心神。

苑外忽地传来。

“姐姐姐姐,我帮你拿茶盏。”

“姐姐,我帮你拿茶壶。”

“姐姐姐姐,客人喜欢喝什么茶呀。”兴奋的娇笑声,却始终未听见女子出声半句。

苑里又多了三个小家伙,一个穿着小裙褂,一个梳着马鞭,一个戴着小墨镜,很快,他们围拢在案桌边。

“哥哥,你喜欢喝什么茶?”

“哥哥,姐姐泡的茶很好喝哟。”

“……”

安静,苑里只余四个小家伙的娇笑声和北云霄一脸的温柔。

“叮铃……”是铃音伴着琴声齐出。

“姐姐来啦。”她们呼道,齐齐噤了声。

风忽地停了,众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这般千呼万唤的姐姐到底……

“沙沙……”似脚步走动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急促,似乎为迎接客人匆匆赶来。

只需一眼,大地突然静止,眼前的所有只有那一人。

齐沐昭面前的酒杯忽地打翻了。

红尘三仙手中的小手绢忽地掉落了。

文贤皇屏着呼息,不敢有任何移动。

就连南宫容仪都呆滞着神色。

北云霄惊瞪着眼,他手心一握再握,强忍着没有冲上去。

翠色,像春天青柳刚发出的嫩芽,而此时,景袖便穿了如此一身,它是旗袍,一件特制的旗袍,虽然衣上依旧绣着青棠百叶,可该有的样式一点未少。

紧束腰,领口半开,珍珠玉峡的锁骨,裙角是微敞的,叠叠坠坠拖着层翠柳薄纱,青丝挽成花苞,耳边轻垂几缕,飞一吹微微摇曳,一根翠色兰花玉杈修饰。

她脸上带着薄纱,只余一双清亮的眼露出外面,薄纱下的容颜若隐若现,能看见她唇上勾起的浅笑。

整个人恬静美好,就像烟雨中的江南水色,让人忍不住沉醉,仿佛,那些黑斑也淡了。

惊艳,弥漫了人眼。

她手里端着个玉盘,与心平齐,上面摆放

着大大小小的茶具,微垂着眼,款款动了,她的步伐不快不慢,不大不小,似每走一步,脚下就开出一朵莲花,众人的心随着她的每一步都牵动着。

似有大片的江南美景在眼前走过。

一步一曳,手上的玉盘端的极稳,未见有半分移动,女子的眼始终落在茶具上,似乎极其紧张这些。

这一刻,众人心忽地掀起波浪,似乎懂了些什么。

公子亭里,公子风怔怔,嘴里轻声喃喃:“对,茶心,这便是茶心,对待友人的以茶之心。”

素影立在北云霄面前,微呼口气,似乎在为没有打翻茶盏庆幸,缓缓地,她弯下身,手里的玉盘始终拖在心口位置,脚腕轻叠。

叠脚而坐,未听见半点声音,轻盈的不过是朵雪花落地。

北云霄怔望着景袖,心里波浪未歇。

玉盘静放在案桌,景袖对着北云霄浅浅一笑,似乎在道:“公子,欢迎你的到来。”如葱白羊脂的指节捻起一旁细长的圆竹筒,素指轻转,取出里面的物件,这是根正燃着轻烟的红香,红香插进桌上的八角玲珑灰鼎,顿时,这处香气缭绕。

公子亭里。

公风祁喃喃:“燃香,静气,为客舒心。”

素指轻拈上瓷白陶瓷茶盏,轻柔,像是匐身拈花一般小心翼翼,茶杯轻解,围绕茶口轻转三圈,散去浊气,蚕丝玉色的绢帕轻柔抚过茶身,为客人拭去茶盏尘灰,慎重,细心,每一个动作都温柔至极,像是在欣赏一件精工美玉缓缓成型一般。

众人的心神早已被牵引,眸光灼灼,害怕错过丝毫。

五个茶盏一一拭过,轻柔的放在茶碟上。

低眉浅色,微风轻轻拂过,女子的素指又落在茶壶上,轻柔微倒少许热水,水润茶盏轻转,洗盏。

不知何时众人半张着嘴,探起身,紧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从茶荷取出少许青茶,放入茶碗,热水过叶,洗茶。

众人呼吸浅落间,女子眉羽润色,轻柔的将洗好的茶依次放入茶盏,热水蕴开,正是恰好的温度,素指摸上茶盏,既不烫手又不冷指。

五个茶盏,第一件放在北云霄面前,正心位置,不差分毫,低首的一瞬间,耳畔青丝摇曳,仿若有茶香已拢上鼻尖。

另外四件,依次放于四小妖面前,每一次动作都一模一样,像是看着回放,偏生这又不是。

她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神色都格外虔诚,薄纱后兰息轻吐,似乎怕污了眼前的茶香。

四个鬼精灵似乎早已被感染,这一刻格外安静,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位置。

茶水呲呲,叶片缓缓散开,众人似听见杯里的茶花正在绽放,下一刻更是惊奇,香,极致的香,这香来得淡雅,却久而不散,茶的味道,一闻便知沁心。

垂首低眉间,女子神色格外温柔,只见她微匐一匐身,像是娇兰在风中轻点,柔语轻道:“公子,请用。”

静,连呼吸都浅淡了,满苑景色,只闻茶香。

银袍翩袂,紫玉冠上的琉璃闪着浅光,北云霄神色怔怔,从浅语中惊回心神,修长如玉的指节摸上面前茶盏,轻抿,茶水滑过喉头,心间,直下,满口

留香,只觉得一刹,整个心都醉了。

众人不自觉的薄唇轻抿,似乎那茶水也落上了他们喉间。

沉醉,久久无法自拔。

风吹过,大地静声,茶香却依旧缭绕。

“叮……”突兀的一声琴响,像是要打破这种静谧的气氛。

众人眨眼,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沉迷了几时,心狠狠一颤,想要说点什么,却被鼻尖的浓香惊的化不开思绪。

“呀呀呀!人家要喝茶,要喝茶!”轩云亭里,红尘三仙呼嚷声突起,摇摆的腰肢,跺脚的动作,像极了一个在撒娇耍赖的小孩子。

天翼嘴角抽搐,赖的搭理这人,唰的闪身到苑心,对着景袖高高竖起拇指:“王妃,此艺绝世之作,此茶万金难求。”

“旷世天下,极!妙!”公子风冲出亭子,接声呼道。

景袖眉羽温润,嘴角生着笑意,轻启:“可能比得过容仪公主的‘雪凤展翅’?”

公子风一怔,还不待他说话,一旁的南宫祁华已经接声道:“容仪不及姑娘一分。”

“对!比不上,比不上,一分不及,不及!”公子风又兴奋呼道,这才是真正的茶艺,这才是真正的茶心,没有那些花里胡哨,没有那些故作雅姿,简单,纯粹!

谁说这天下只有容仪一人!

谁说“雪凤展翅”不可比拟!

谁说金绳就是容仪囊中之物!

肤浅!庸俗!鼠目之光!

这一刻,被谷玉护在身前的南宫容仪面色微变,透着层青暗。

身后,谷玉瞄了眼她紧握着椅子的手腕,白眼一翻,轻蔑的道:“真当自己多了不起似的,一颗青葱就装大蒜,切!”

南宫容仪顿时一僵,神色昏暗不明。

“这表演的什么,有什么厉害的,不就泡一杯茶么,有什么好赞叹的!”芸妃不死心的呼嚷道,在她眼中除了自己的女儿就没有谁能更好。

这一刹,不仅是耀天众人心生不满,连古临的文学士也忍不住出声道:“芸妃娘娘,这姑娘是只泡了一杯茶,可这里面的一举一动都是围着茶展示,从上茶迎客,对茶具的小心翼翼,爱护茶具,泡茶,洗茶,上茶,满茶……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极致完美,茶艺要的并不是那些跳、转、舞的花哨动作,要的是对待客人,对待茶的真挚之心呀!”

被自己人反驳,芸妃一张脸顿时阴的可怕,就想出口训人,身边文贤皇猛地厉声喝道:“住嘴!不懂就别说话,这里容不得你胡闹,若是不满,就滚下去!”嫌丢人不够,还想争第一,蠢货!

被一喝,芸妃吓的颤抖,皇上一向好脾气,可发起火来,那绝对是谁也扛不住。

被喝止,苑里顿时静了,只余依稀还赞叹着景袖茶艺的声音。

文贤皇上前,离的近了才发现这茶香更是浓郁,妄他自诩文化治国,居然在一小小的茶艺上就偏离了本心,可叹,可思呀!

“霄王妃,朕可能得你一杯清茶?”这话说的突兀,却又真诚。

景袖一怔,凝望着面前的文贤皇,这人给她的感觉一直就是圣贤明君,如此一句,更是让景袖心中的想法肯定,为明君拜一杯茶,当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