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1章 要个道歉

众人的视线也随之投了过来,虽然未说什么,可刚刚发生的事大家都有目共睹,正是霄王妃一行闹出动静才惊吓了容仪公主,指责,谴讨……满满皆是。

“喂喂……你们那什么眼神,自己乱蹦站不稳,摔骨折了吧,活该!”红尘三仙摇着小手绢毒舌呼嚷道。

“这‘雪凤展翅’我的容儿跳了无数次,哪次不是好好的,站不稳?你们做错事不敢承认,想推卸责任就直说。”芸妃愤恨道,态度不善。

红尘三仙整张脸忽地阴了下来:“我们推卸责任?这女人受伤关我们屁事,要我说,还真是可惜了,居然只摔了个骨折,没直接摔死!”

“你!”芸妃气的脸色扭曲,忽地,她双膝一跪,对着文贤皇呼道:“皇上,你可要为我们的容儿做主啊,咱们容儿明明可以取胜,如今却弄成这般,他们现在还出言不逊诅咒容儿,臣妾什么都不求,只求皇上做主,让他们跟我的容儿道歉啊……”她悲悲戚戚,脸上挂着清泪,一副为女不平的愤色。

文贤皇拧眉,如今事已至此,比赛只能算了,可容儿确实因为他们受伤,要一句道歉也不为过,可……这是耀天的人,他如何开口……

“道一句歉吧,应该的。”有劝声传出。

“是呀,人家受伤要一句道歉也不为过。”

“大事化小,道个歉就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续有低劝声接二连三传出。

景袖眸眼一一扫过众人,心头冷笑,最见不得这些假仁义的伪善人。

不过……

巧首回转,向北云霄看去:“你要道个歉不?”

男人脑袋高傲一抬:“袖袖,这天下除了你,还没有谁能让我北云霄道歉的。”

景袖眸生笑意,又看向红尘三仙,不等景袖出口,男人粉袖一甩,破空呼嚷:“老子去年在村口拉了泡屎,养肥了一颗白菜,今年那村口的乞丐捡回去吃撑死了,老子是不是还得去他坟上磕两个头。”意思,八竿子打不着关我屁事。

景袖神色一恶,这人……

话粗理却不粗,技艺不精就是技艺不精,怪东怪西不如怪自己。

众人被红尘三仙这一呼嚷,齐齐禁了声,细想一下,好想还真怪不着。

芸妃一张脸更是涨的难看。

“那这比赛怎么办?我的容儿是要夺冠的,不仅这场,舞、棋、书、画……我的容儿都会夺冠,你们说不关你们的事,大错不在你们,难道一丁点小错都没有吗?”

“哟嚯。”红尘三仙袖腕一撩,就要跟这死泼妇来个深刻教育。

景袖手腕一伸,及时挡住,冷眼向硬要赖上他们的芸妃扫去,冷道:“呵,夺冠?芸妃未免太自信了些吧,这是五国交流,可不是只有你古临一展才艺。”

像是早料到景袖会说此话,芸妃嘴角一掀,轻蔑讥道:“五国交流?可你们哪国的女子能比的过我的容儿,她的才华早就闻名天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道你为啥会夺得琴艺第一吗?那是我的容儿让你,她不屑与你一争,所以临时

取消上台,惊鸿曲?你真当自己的琴艺能惊鸿天下了呀!”

她话落完,空气此起彼伏的抽气声,狂妄如此,这芸妃还真是大胆,不过以容仪公主之才确实当得。

“母后……”南宫容仪出声,贝齿轻咬,也不知道是想劝止还是古作矫情。

文贤皇面色微露不适,却也没有出声,如此场合他作为一国之君当然不好发言。

静,谁都没有出声,看着眼前这场闹剧,静观好戏。

景袖面色平淡,看不出情绪,忽地,她转首,向着地上的南宫容仪看去:“公主除了脚扭,没有其它地方伤着吧?”

南宫一怔,轻道:“霄王妃放心,只是脚踝小伤,并无大碍。”

“那好,待会的诗词歌赋,棋书画……凡是不需要用脚的,麻烦公主都上场了,若是你走不了,站不稳,本王妃不介意找人扶着你。”景袖话落,身形一转,对着身后呼道:“谷玉,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守在容仪公主身边,你就是她的脚,千万不可让这有惊华之才的容仪公主磕着伤着,若是再发生意外,我唯你是为!”

谷玉一怔,肃色应道:“是!王妃!”身形一闪,唰的立身到南宫容仪身后,腰间青玄间一抽,煞气直出:“闪开!”

景袖冷眼,水袖一舞,回亭,惊华之才是吧,比不过是吧,让我是吧,我云景袖今儿就看你南宫容仪有何等能耐!

吵闹间,御医早就将南宫容仪的脚踝包扎好,谷玉手腕一撩,瞬间便把南宫容仪置于一张搬来的软椅上,挺身立于身后,护卫之姿。

诡异,南宫容仪神色尴尬,芸妃神色隐忍就想再闹腾两句,却被文贤皇猛地喝住。

这事就这么安歇了最好,闹僵了对谁也没有好处,再说了,他可不认同芸妃的话,容儿的才华确实不错,可也不代表就没有谁能胜过,直觉的文贤皇认为,这位耀天的霄王妃才是不简单的人物,人家不争,可不代表不会。

湖心波纹荡漾,空气中多了些躁意,似乎这场交流会从此刻才真正开始,火药味开始露出,五国的胜负欲逐渐被挑起,这天下只有一个容仪公主?笑话!

盛华亭里。

齐沐昭对着身后青衣人轻语了几句,对方一怔,迅速离开,再出现时,千盛的队伍里忽地多了几位女子,她们蒙着面纱,看不清样貌,却能从那娉婷的身姿和一身不俗的气质看出佼佼不凡。

川澜的队伍里,几个穿着异域风情短裙的女子交耳低语着。

凤冥未动,甚至几场比赛他们都还未派人参加过。

景袖冷眼冷面,场上的局势却是落得清晰。

“把各个项目耀天参赛者的名单整理一份给我,另外标清她们的身份性格特长。”景袖低声道。

身后天翼一怔,迅速领命离去。

“小袖袖,你这是准备玩啥呀?”红尘三仙凑上。

景袖嘴角一勾,笑道:“赌场在赌钱的时候有一种赢法叫着通杀,而我今儿要玩一场通胜!”

这一瞬,青丝飞扬,眼前女子的张扬自信,让人移不开眼。

眸光闪烁,北云霄望着眼前的人笑的风华万千。

很快,比赛再次回了正道,除了小妖另外睡懒觉的三个小家伙也起了床,寻到这处。

亭里叽叽喳喳,热闹起来。

“姐姐,这是比啥呀?喝茶么?那个姐姐为什么倒了茶不喝呀,她在跳什么呀。”小小眨巴着眼问道,神情不解。

摸着小小脑袋,景袖神色温柔,款款的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那里的人很爱喝茶,他们以茶为道,以茶修身,每逢友人相聚,便会参茶款之。茶香百味,或甘,或苦,或涩……要想将每一种茶的味道发挥到极致,便需采用不同的器皿泡法,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各式各样的茶艺。茶艺历史悠久,但最重要的还是四谛,情结,清廉,清静,清寂,清寂、宁静、明廉、知耻。‘敬’万物之本,‘怡’欢乐怡悦,‘真’真理之真。”

四小妖眨巴着眼,似懂非懂,忽地红尘三仙眼睛一亮,呼道:“小袖袖的意思是她们的茶艺抛弃了根本,变得花稍,肤浅,并不是真正的茶艺。”

景袖神色一讪,她说的这么委婉居然都被听出来了,没错,她就是觉得这些人的茶艺太过花哨,空有外表,却忘了待茶的根本。

“妙哉!奇哉!精哉!大胜哉!”惊呼声响起,竟是那四公子中的一位。

那人站在众人身后,眸光灼灼,兴奋的冲了上来,双手一抱躬身一拜:“霄王妃之远见,在下佩服,好一个四谛,茶之精神,可谓如是,在下一直认为古临的茶艺文化太过肤浅,今日得王妃一闻,犹警钟一鸣,恍然惊醒。”他兴奋的语无伦次,连连赞道。

看着眼前兴奋的不正常的男人,景袖嘴角抽搐,哪来的?

北云霄眉羽煞气突生,又一雄性动物。

此时,场上的公公说着结束词,似乎所有的参赛者都已上场完,评师要开始打分。

“等一下。”景袖呼道,款款站起。

众人被呼声吸引,转过视线,这是要……

“耀天添一人参赛,请允许稍做准备。”柔声落进每一人耳里,添一人,难道是……

文贤皇眸光闪烁,轻点了下头,下方公公立马重新改口:“耀天新添一人参赛,比赛继续。”

“袖袖,你会茶艺?”北云霄惊愕着道,她只知道袖袖喜欢喝酒,偶尔喝茶,可不知道还会茶艺呀。

景袖嘴角轻勾,生着浅笑,整个人一种仙袂气质,纯粹美好:“北云霄,今日我敬你一杯茶可好?”

呃……

错愕,眸光闪烁,半响北云霄嘴角轻掀,灼灼风华:“好!”

风过,两人相视一笑,灼灼妖华。

身后,众人面面相觑,红尘三仙看的抓心挠肺的不爽。

阳光落在头顶,已到午时,久坐五六个时辰,众人却无半点不适,这一刻更是兴致勃勃。

亭苑中心。

一红木牡丹雕花的长案桌静置,落地的软榻,北云霄盘腿端坐其上,阳光灿烂,落在一身,他却无半点不适,轻风掀起青丝,如仙人之颜的面上很是温柔。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