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0章 一巴掌呼死你

澈眸轻抬,淡扫了眼面色苍白的齐沐芯,像是打击不够,景袖红唇一启,道:“我真的不会,不过是看她弹了一遍,学一下而已。”她声音未掩,所以直接落进众人耳里。

寂静,一片寂静。

“什么!王妃你说看她弹了一遍学的!”不敢置信,天翼忍不住惊呼,隔了这么远,王妃只是看着她指法学的,天啊,这……

“对啊,不过我比她弹的好是不是?我可是加了自己的感受,不像她弹的要死不活的对不对?”抠抠手指,景袖悠闲的道,她云景袖是模仿,可模仿出来的那也是自己的,谁要超越,那还得练上一练呢!

这一刻,众人皆为眼前这猖狂聪慧的女子赞叹着,到底是怎样环境,才生了如此灵慧妙人。

霄王府是相府三小姐,视线转移,众人纷纷向着耀天云相看去。

男人面色僵硬,心情复杂。

“好,好她千倍万倍!”北云霄兴奋呼道,他手腕一揽,将景袖整个公主抱一般抱在怀里,转身,自己坐上软榻,遏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猛地亲了上去,这是他的袖袖,天下绝无仅有的袖袖,哈哈……

呃……

气氛静下,谷玉几人不自在转过脸,主子真不害臊,大庭广众秀恩爱。

景袖瞪眼,感受到额上的炙热和身后温暖的胸膛,面上一闪呐色,两鬓生起嫣红。

“呀呀呀!”兰花指颤抖:“死男人,死男人,你个该死的,该死的,敢抱小袖袖,敢抱小袖袖……”胸腔气氛,被刺激的说不全话。

“汪汪汪汪……”放开,放开我主人,死男人,死男人。

北云霄琥珀眸子一闪,暗生煞气,他抱袖袖怎么了?这是他媳妇,关你们屁事!

暧昧的气息一瞬无踪,变得剑拔弩张,火色十足。

“听过一遍便能弹的如此,霄王妃真当聪慧。”齐沐芯声音传出,此时她已下台站在轩云亭前,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手心管不住的颤抖,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打击。

明明是赞美的话,却被她说的格外刺耳。

战火被打断,景袖斜睨一眼,冷道:“我聪不聪慧用不着你评判,烦请你离我远些,我这人见不得苍蝇,若是再在我面前乱飞乱叫,我一巴掌呼死你。”这话说的不留半分情面,对于讨厌的人,景袖永远都来得直接。

身后,谷玉戳戳失忆小五:“瞧着没,咱王妃还是这么有素质,连动手都要先警告一番。”

傻大个眨巴眨巴眼,望着景袖的背影神色微微动容,这感觉好熟悉呢。

齐沐芯脸色已青黑的厉害,翻滚的气血随时都要涌出,只要有景袖在,她这个绝色美人的光彩似乎永远都会被踏在脚下,可恶,可恶呀。

把玩着手里的酒盏,景袖眸光闪烁,这次见面,这女人似乎变的不一样了,不再故作纯美,对她针锋相对的态度也不藏着掖着了,呵呵,有意思呢。

“沐芯公主,恭喜你得了第二。”又是软语响起,竟是云眉心落落大方走来。

此时,场上琴艺比赛的分数已经打出,齐沐芯与另一古临女子第二,云眉心第三,意外的是那些乐师居然把景袖的曲子算了在

内,打出了第一的高分。

公公迅速上前递上“金绳”,这是每一个获胜者都会给的东西,金绳是个小物件,就像一个小手链一样,但这金绳却是真正的金丝所制,由七十二个秀婆花了三个月所制,所以这东西不但珍贵还漂亮。

景袖把玩了一下,眼里到是喜欢,算了,看在这小金绳的份上她就勉强接受这突来的第一吧。

相比较的就是齐沐芯手里的银绳,云眉心手里的玉绳,不过云眉心显得并不介意,向景袖北云霄施了个礼,道了声恭喜,便转身走了。

原处,齐沐芯还立在亭前,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天生犯贱还是怎么滴,一直盯着景袖狠不得把她盯出个洞来。

“怎么,想要?”冷笑,景袖仰一仰手里的金绳,反正都刺激了,干脆刺激到底。

“我会要你的东西!”齐沐芯怒道,她话还未说完,就见景袖忽地低头:“来,美人抬爪。”

浅紫色的眸子眨巴眨巴,听话的抬起前爪,就见金绳穿过毛绒绒的爪子,稳稳带好,那感觉就像暴发户家的狗带着金链子,刺激的穷人吐血三升。

气氛静的可怕,大笑轰然响起。

“哈哈哈哈……”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高赞:“呀!美,真正的美,这才是美人配美饰呀!”

阴沉,寒色,齐沐芯整张脸扭曲的可怕,手里的银绳一摔,携着满腔怒火走了。

“哼!自找没趣!”景袖冷道,跟她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

笑意落在每人脸上,气氛极好。

天龙亭里。

文贤皇嘀咕:“早知道,今年就不弄这么贵重的奖品了……”

盛华亭。

“主上……”齐沐芯嗫嚅着道,她苍白着脸,额上冷汗。

黑袍倾泻在软榻上,金龙游走,齐沐昭未语,眼里的杀意已经说明一切,通常,对于没用的棋子,只有一个下场。

似看清了那血瞳里的意思,齐沐芯吓得匍匐在地,还未来得及多语,身后丫鬟忽地惊呼起来:“公主,你你……”她颤着声,手指指着齐沐芯背后,神色惊慌。

拧眉,齐沐芯下意识看去,绝色的脸上顿时又是羞涩又是恼怒。

嫣红,一片嫣红,什么时候她来了葵水居然不知道,难怪肚子绞痛,难怪身体难受,如此模样,她到底在大庭广众之下站了多久。

周围异光投来,窃窃私语响起。

齐沐芯一张脸青红紫的变化着。

“还不滚下去!”恼道,齐沐昭神色隐忍到极致,若不是时机不对,他一定会立马要了这女人的命。

“是是……”匆匆,丫鬟相携,急忙退了下去,隔了许久都能听见一两声议论。

轩云亭。

景袖手指尖的粉末散去,低喃:“说了让你月经红嘛。”

“袖袖,说什么?”北云霄凑上,努力增加存在感。

此时,景袖还被他抱在怀里,这一靠近温热的气息直接拂在面上,顿时又恼又羞的道:“大热天的抱什么抱,你不嫌热呀,给我坐边上去!”手上使力,瞬间就挣脱怀抱,把北云霄拖了起来,自个坐下。

静。

红尘三仙止不住的得意,瞧着没,小袖袖不喜欢你抱。

谷玉摇头,哎,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啊。

天翼眸光闪烁,心里感慨道,这要是想有个小主子得何年何月啊。

北云霄紧抿着唇,一脸委屈,他盯着景袖,就那样哀怨的紧盯着。

苑子中心已经在进行茶艺比赛,景袖却看得浑身不自在,终于,耐不住这人哀怨的眼神。

“好啦,好啦,你坐这。”柔荑拉上宽厚的手掌,将北云霄拖回软榻,虽然不是抱着,可好歹也坐在一起。

顿时,只见北云霄满口白牙一亮,笑的傻啦吧唧。

“丢人!”谷玉斥道。

“我不认识!”天翼翻白眼。

白峰瞪眼,疑惑,他好像……认识。

红尘三仙不干了,只见他红唇一瘪,满脸哀怨,盯着,也那样哀怨的盯着。

景袖顿时头疼不已。

北云霄眼色一戾,脚腕生风暗地就横扫去:“死妖孽,敢学我。”

粉袍一撩,避开。

脚下生风,回踢:“我坐不成,你也休想坐!”

此时正是容仪公主在表演茶艺,今日用的是“雪凤展翅”,气势磅礴,动作唯美,一身凤裙更是把她衬的非凡。

琴瑟悦耳,飞跃,跳起,翅展,正当**……

“砰!”巨大的爆破声炸响,惊的琴音打断,容仪公主飞在半空的身形不稳,跌落,只听一声脆响,好似骨头被扭,下一瞬,容仪公主便满头大汗的跌坐在地上,她红唇紧咬,两手按着脚踝,好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容儿!”一女人呼道,正是南宫容仪的生母芸妃,她脸色大变,从凉亭匆匆跑了出来。

“容儿怎么样?你怎么样?”

“母后,没……”她想要说没事,却疼的说不出话来。

“快!宣御医,御医!”大吼,急切。

惊变突生,苑子乱作一团,文贤皇也急急上来查看。

轩云亭里。

望着已经毁的粉碎的软榻,谷玉小声着道:“应该跟咱没关系吧。”

天翼点首,严肃着道:“嗯,没关系。”这种时候,有关系也绝不能承认啊!

景袖青黑着脸,没好气的暗瞪两人一眼,瞧瞧,你们干的好事。

两人摸摸鼻间,动作意外的相似,神色讪讪。

御医很快传来,五六个老头子匆忙摸骨检查伤势,景袖一行也步出凉亭上前。

“回皇上,公主胫骨大伤,怕是要修养数月。”

“什么!我的容儿还要参加比赛呢,这怎么行!”芸妃惊呼,神色很不好看,她做为芸妃,就靠这个女儿为她争脸,一翻心思也全在她身上,这次交流比赛,她的女儿几乎会参加所有女子项目,放眼三洲五国,除了她的容仪有夺金之才,谁还有。

如今御医如此诊断,显然是判了容仪公主死刑。

地上的容仪公主脸色忽地苍白,她穿的是一件雪凤百叠裙,如此神色,像极了一只被折了翅的雪凤,让人不觉心叹,大感惋惜怜悯。

这么严重?景袖凝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