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9章 惊鸿一曲献井蛙

北云霄大松口气。

齐沐芯脸色变的僵硬,却也早习惯这女人的嚣张狂妄。

“以前听有人传,耀天相府三小姐不仅长得丑,而且胸无点墨,连出个门都能迷路失踪,世人所以冠以‘痴傻丑’的名号,上次得见王妃一面,我以为是传言不实,现在一想,也不定如此,有些人可能就是嫁的好了些,便仗着男人的宠溺嚣张跋扈,如此女人,可叹可悲呀。”她似对着景袖说,又似不是,明明是软语,却是句句带刺。

景袖的眸忽地变的深了,她未言,也未动,只是斜身靠在软榻上。

齐沐芯再挖苦挑衅了几句,景袖却像不见般彻底无视。

《凤求凰》滑下尾音,满场掌声赞叹,连文贤皇也毫不掩饰的夸赞。

“下一位千盛齐沐芯公主《京月飞鸿》。”公公声音呼出。

激了半天都未见效果,齐沐芯狠狠骂了一句“懦夫”,便转身上台,云景袖,今儿我就让你看看这天下也有你比不了的东西。

“袖袖,别气,别气。”北云霄急忙安慰道,这死女人迟早拧断她脖子。

“天翼,去给我找把琴来。”冷声落出,看着已经坐下调音的齐沐芯景袖满脸寒色:“京月飞鸿是吧,老娘让你今儿月经飞红!”

北云霄目露惊悚,却管不住已经兴奋的急忙飞走的天翼,他们就喜欢看王妃嚣张跋扈治小三的场景。

琴音很快开调,《京月飞鸿》,讲的是战争爆发,一将军受命出征,在出征前的那夜,心爱的女子为他在月夜下跳了一曲飞鸿舞,后将军殉国消息传回,女子悲痛不已,便在京城的城墙上跳了一宿,第二日,天色刚亮,坠城殉情。

所以这曲调绵软情长,听的人心碎不已。

齐沐芯的琴艺确实极好,把曲中百环回肠的悲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锵!”一道刺耳的琴音突出,正陷入觞情的众人一怔,回神。

齐沐芯惊的滑落了一个音,抬眼朝发声地看去,顿时满脸青色。

就见凉亭中,景袖端正坐着,一把红楠木琴安置在桌上,十指落在琴弦上,对她露了个极致挑衅的诡笑。

“锵锵……”又两声魔音传出,众人抖了抖。

被魔音惊的唰唰闪到角落的谷玉等人满脸惊悚:“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王妃这是在调音了,调完就好了,调完就好了。”

红尘三仙的兰花指不停哆嗦着,桃花眼里深深的恐惧,调音也不是这么调的好不好。

北云霄僵硬着身子端坐,脸色苍白,心中鼓劲,稳住,一定要稳住,这可是袖袖弹的,袖袖弹的。

“昂昂……锵锵……”接二连三的魔音落出,众人甚至怀疑,琴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齐沐芯眸光深寒,看出景袖这是想要捣乱,眸眼一必,沉心,手下的指法越发精练起来。

“呵呵,不想听么?那么……”诡笑,向脚边的将军美人打了个眼色。

两只一怔,齐齐收到命令,就见两道离弦之箭瞬间从凉亭射出。

“汪汪……”

“嗷呜,嗷呜……”

突来的狂吠,就落在齐沐芯耳边,竟是将军美人一左一右趴在齐沐芯身上咆哮起来。

汗颜,无语,这到底是在玩啥?

摸一模冷汗,红尘三仙翘高着红唇嘟嚷:“女人果然都是惹不得的。”

“锵锵……昂昂昂……锵昂锵昂锵锵昂……”诡异的琴音不断,搅的人头冒冷汗,五脏翻滚。

“汪汪……汪汪……”你听不听,你听不听,咆哮,咬头发。

“嗷呜……嗷呜……”快点听,快点听,呲牙,扯裙。

齐沐芯的脸唰的白了,也不知道是被犬吓的,还是被景袖气的,浑身开始绞痛,胸口气血翻滚,还真是葵水来的前兆。

天龙亭里。

文贤皇神色很是复杂,他心痛,无语,惊悚,心痛的是好好一把琴惨遭魔手,无语着一场琴艺比赛也能闹成这般,惊恐的当然是这凄厉不绝的琴嚎。

公子亭里。

“此曲绝无仅有。”一青衣华服的男子脸色苍白道。

“人间难得一闻。”白衣男人手拂虚汗接声道。

“叹哉,叹哉。”另一人感慨道。

身边南宫祁华端坐,一身浅蓝色的祥云太子服流光奕奕,面上倒还算镇定,看不出情绪。

这四人正是古临“四公子”。

“啊!吵死了!”终于有人爆发。

“别弹了,别弹了!死女人,你别弹了!”骂声开始落出,是千盛的使者。

“霄王妃,你就住手吧,住手吧。”有人指明点姓的开始呼道,是川澜的人。

“哪来的丑八怪,给我轰出去,轰出去。”古临靖王大喝道。

“……”嫌弃声一句接着一句,那些参赛过或者还未参赛的女子更是目露鄙夷,作为女子,不会琴艺也就罢了,居然弹成这样。

凤冥的未语,一张脸却青的可怕,显然在极致忍耐中。

连耀天众人都是缩着脑袋。

“呵,被嫌弃了呢。”景袖冷笑,十指一按,还真的停了琴音,众人只觉眼前忽地美好光明了,将军和美人的咆哮也停止,苑里只余还强撑着的《京月飞鸿》,少了景袖的捣乱,琴音瞬间回了正调,依旧宛转悠扬。

脸上血气恢复些许,齐沐芯冷眼向着景袖扫去,哼,云景袖,就算你捣乱又怎样,比不过我,你还是比不过我!

挑衅,极致的挑衅。

“呵呵,比不过么?”寒色,煞气,诡笑。

以为景袖被这些人的话气着,北云霄慌忙起身就要去安慰。

“叮……”素指一滑,清亮的一道音色响起。

不仅是他,周围的人齐齐一怔,这是……

“叮叮……”又两个音一出,抚琴的齐沐芯瞳孔猛地放大,这是……她刚刚弹的曲子,她弹的曲子!

“叮……”琴音,悠扬,没有半点刚刚的涩躁。

景袖眸眼轻抬,十指翩跹跳跃,眸光扫过众人:“有一种蛙,它常年住在井底,跳不出去,所以它看天的大小,永远都只有井口那么大,今日,我云景袖便用这支曲子送给叫着‘井底之蛙’的……你们。”浅声,讽刺,琴音渐亮。

僵硬,呆滞,心血翻动,众人呼吸不畅。

“叮叮……”

不似刚刚的魔音,一个个琴音跳出,如泉水叮咚,每一下都敲在众人心上

一个转音滑过,彻底冲散了齐沐芯的尾音,她十指渗血,怔在原处。

谁说歃血暗王不会弹琴,谁说她云景袖不会奏曲,不是不会,只是她云景袖不愿罢了。

音由心生,脑中回想着黑疯子说的每一句话,将自己沉寂,沉寂在乐曲中,指法不过衣裳一件,真正决定琴音好坏的还是音魂。

所以……闭眼,周身气息变化,如轻风吹过,天边流云瞬间已化成另一片天地。

“风霜过寒夜,烛光拭泪……”浅声落出,这声音带着点沙哑,像是女子站立城墙,望着遥遥天色伤喃,只是瞬间,便狠狠的撞击到众人心上。

四公子目露惊赞,也不知道是为了这曲,还是这诗。

“纤纤红尘不见归人,潇潇愁,瑟瑟觞,英雄何处?让吾觞,山盟海誓耳边犹,却让人生了白头……”琴音携着柔语不断。

叹伤,似有女子开始拂起舞袖。

她舞,她跳,她一夜未休,只盼心上人再看上一眼,只盼那人从天边出现。

磨了脚踝,血梅开得妖冶,红了城墙。

可是,依旧未有。

这一瞬,景袖的琴音忽地收了,她低垂着头,像是那心觞的女子,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

北云霄心心狠狠一颤,宽厚的手掌伸出,想要摸上依人肩肘。

风吹过,大地噤声,紫罗兰依旧摇曳。

“叮叮……”

琴音又起,心觞的众人齐齐一怔,却不是喜悦,因为知道,将来的才是这曲中最心碎的部分。

白了青丝,舞袖随风飞走。

她未言一句,从城墙飞跃而下。

血,满地嫣红。

中指撩着琴弦,久久未歇,余音颤抖在风中,不愿离去。

寂静,一片寂静。

谁都没有出声,心里的震撼有多强烈,梗塞的便有多难受,他们以为这人不会弹琴,他们以为这人不过是小丑一弄,可是……

“姑娘,在下公子景,恕在下眼拙,刚刚冒犯了姑娘。”公子亭里,青衣男子站了起来。

“在下公子风,向姑娘道歉。”白衣男子站起,拱手道。

“在下公子玖,听姑娘一曲,幸之。”

一一站起,一一道歉,这几人并非庸俗之人,举止也是落落大方。

像是起了表率作用,周围人纷纷语道,赞叹鼓掌声出,不绝于耳。

“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王妃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谷玉兴奋呼道,神情那个得意像是自己被赞赏了一般。

“哎呀呀,果然是咱烈焰红唇家的族母,强,强呀!”红尘三仙摇着小手绢掩唇呼道。

气氛变化,耀天众人这一刻齐齐得瑟起来,瞧着没,我们耀天的人,哼。

无视周围的赞美,景袖起身坐回软榻。

“袖袖,原来你会弹琴啊。”北云霄急忙狗腿凑上去,都是他眼拙,袖袖怎么可能不会呢,咱袖袖只是低调,善良。

“不会啊,谁说我会。”轻道,指尖摸着将军美人脑袋,顺毛奖励。

“呵呵,王妃你别谦虚了,瞧这些人全被你震的,你看那沐美人,被你打击的摇摇欲坠了。”天翼接声笑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