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8章 众献殷勤,挑衅

“袖袖,你干嘛呢?”瞧着景袖的异样,北云霄忍不住问道。

“没事。”轻喃,眸光凝望着窗外,没有发作,真的没有发作,可现在是怎么回事?黑斑又生出了,什么时候“银血”居然成了这般?

难道是她将毒素加深的原因?想不明白,无法解释。

难怪这人突然认识她了,难怪他们刚刚一眼就叫出了她。

深吸口气,景袖还是决定跟北云霄坦白,不管什么容貌,她都想要让他知道。

“云霄,午时你……”

“袖袖!”

景袖刚刚开口,话声突地被打断。

就见,北云霄似想起什么,一脸惊色呼道:“袖袖,我见着你娘了!对!你娘!就是你娘!午时!午时!”难怪他觉得那女子熟悉,难怪他觉的似曾相识,那副容貌,不正是袖袖给他见的画卷上的女子么,袖袖的娘,那是袖袖的娘啊!

兴奋,激动,比得了金银财宝还来得喜色。

空气扭曲的可怕,景袖脑门黑线高挂,浑身煞气嗤嗤冒出,她娘?说那是她娘!她有那么老吗?有吗!五指力量凝聚,角落的“搓衣板”猛地飞起:“北云霄,你给跪下!”咆哮,狂怒。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屋外众人不知道发生了啥,只知道整个苑子都颤抖了。

行宫,雁翎阁。

齐沐昭站立在苑子中心,望着环羽阁方向眸光异常妖红,女人,原来你来了呢。

“主上。”轻呼,是绝美一身的齐沐芯,她穿着雪白纱裙款款而来:“主上,该歇息了。”芊芊素指落上男人颈边,就要替他整理衣衫。

齐沐昭一闪避开,冷道:“回自己屋子,没事不要乱跑。”话落,华袍一拂,转身就走。

身后,齐沐芯绝美的容颜变的苍白,毫无血色。

今夜月圆,夜色极美,歌舞笙箫不绝。

金阳升起,新的一天。

看着铜镜里的容貌,景袖微叹,哎,没有改变,真的没有改变了,绝色倾城看了些时日,现在再看这张脸,真丑!

心中嫌弃,同时也确定了件事情,她身体的银血不稳定了,随时都可能爆发,到底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她身体的银血?这段时间她接触了什么?

“袖袖。”正沉思着,外面北云霄小心翼翼声音响起,景袖顿时眉眼煞色。

门房吱呀打开。

没好气的道:“干嘛!”

北云霄想了一晚上也没想通袖袖为啥生气,缩着眼,小心翼翼的道:“今天交流会比赛,袖袖去吗?”反正袖袖不去,他就不去,交流?就让他们自个交流去吧。

门房砰的一关,景袖抬步便向外走,懒得搭理这人,否则迟早被气死。

北云霄急忙跟上,狗腿至极。

身后。

“你们说昨儿咱主子跪了吗?”谷玉小声着道,耀天战神跪搓衣板,想想就惊悚。

“肯定没跪,这可是耀天霄王。”惊皓呼道,誓死捍卫王爷最后一点尊严。

天翼白眼一翻:“难说。”以前他也那么坚信,结果呢……

晴天薄云,对于跪与没跪的激辨还继续着,不知怎地,这事悠悠荡

荡传遍了整个皇宫,惹的三洲五国众人齐齐开始议论。

听雨闻风,古临皇宫一处雅姿的亭轩苑。

这里共由九十九座亭台连接而成,每处亭台间相距十米回转走廊,成圆形围拢,苑子东角有一百平的浅湖,浅湖嫩荷,红鲤畅游,整个视野开阔,能将其它亭里的情形瞧的清清楚楚。

轩云亭里。

此时亭桌上摆满了酱香牛肉饼,离了二十多天,每日三张,便欠了六十多张,今日那做饼老头一次偿还,所以……便这样了。

景袖悠哉悠哉的啃着酱香牛肉饼,还招呼身边人一起享用,所以此时亭子里除了咔嚓声,便是咔嚓声。

香味弥漫,飘的老远,与这般静谧美景显得格格不入,周围不断有怪异视线投过来,众人无视。

“你别说,这饼还挺好吃的。”谷玉赞道,满口都是香味。

“好吃吧,我跟你说,那老头的手艺可是天下一绝。”景袖神采飞扬接道,许是因为吃了酱香牛肉饼,心情也好了。

旁边北云霄看在眼里,思量着回头一定要把那老头手艺给学精了。

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小心翼翼撕下一小块,哎呀呀,这么油腻的东西可别把它烈焰红唇给毁了。

“王妃,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这饼啊?不会只是因为好吃吧,有什么其它原因吗?”天翼随口问道。

清澈的水眸一闪,景袖半勾起唇,故作神秘的道:“你们有没有从这饼里吃出点其它东西?”

“其它东西?”众人疑惑,忍不住扒拉扒拉手上的油饼。

“姐姐,我知道,是牛肉,牛肉!”小妖举着手兴奋呼道,一副求表扬的小样。

“呃……”牛肉,这都知道吧。

“哈哈,对,牛肉,牛肉!”景袖笑道,心情大好。

“原来霄王妃喜欢吃牛肉,在下定要铭记呢。”熟悉的声音落出,只见齐沐昭不知何时立在亭口上。

众人瞬间噤声,红尘三仙北云霄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

景袖眉眼淡色,仿若未见,悠哉的啃完手里的饼,站起,随手端起一盘酱肉饼走到齐沐昭面前:“来,送你吃的。”

血瞳闪烁,怔望着面前的油饼。

“怎么?怕我下毒?不敢?”景袖挑衅着道。

血瞳凝望着景袖,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女子,原来如此……香,嘴角轻勾,生起邪魅张扬的浅笑:“霄王妃送的,就算有毒,我齐沐昭也受了。”说着,他便素指接过。

没有想象中盘子打翻,矛盾激化的画面,待齐沐昭行的远了。

谷玉才忍不住低声道:“王妃,你干嘛送他饼啊,这可是一百两一张,那一盘都有七百两了呢。”送给如此狼子野心的人吃,简直浪费粮食。

景袖眸里流光奕奕,却是淡笑不语。

只有桌下的将军咆哮呲唔:“汪汪!汪……”那是我舔过的,我舔过的!

轻风吹过,紫罗兰在苑角摇曳。

接下来三日的交流大会,会以“文”为主题进行交流比赛,今日,是以“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为主的才艺比赛,其中会间插着“茶艺,舞艺,戏艺”等各种小项目,每个

项目分“金,银,玉”奖励,最后等交流会结束,汇总各国的“金银玉”数量,颁布奖励。

景袖稍微了解,便理清了这套规则,这所谓的交流大会,其实就是现代的奥运会,就连规则都近乎一样,只是古代的交流会规模较小而已。

正想着,一个粉衣宫女走了过来,她手托玉盘,款身施礼:“霄王妃,这是太子殿下为你特意准备的‘七彩秀云’,是古临的特色美食,牛肉所制,你一定会喜欢。”

瓷白带青的玉盘,整齐摆放着满满的肉片,香料腌成了七种浅色,香气扑上鼻间,一闻便知是极致美味。

“太子?哪个太子?”

未等宫女回声,天翼已在景袖旁边悄语道:“王妃,是祁华太子,南宫祁华,古临的四公子之一。”

“南宫祁华?”景袖眉眼顿时冷了下来,她可没忘记因为这人一个命令,她在宫门口干等半天的事呢,他干嘛送她牛肉拼盘?

一边想着,一边又忍不住执起玉筷尝上一口,肉香味入口,顿时眼亮:“不错,不错。”

见景袖收下,宫女迅速退去。

离开不过半会,又一个宫女走进:“霄王妃,这是我家容仪公主送的‘云雪醉’,有佳肴哪能少了美酒,王妃一定会喜欢。”

待打发完,景袖望着桌上的美酒美菜瞪眼,这些人干嘛都对她大献殷勤?

“小袖袖,你的名声可真好使。”红尘三仙打趣道,一杯“云雪醉”入喉,他讨厌牛肉,这酒还是喜欢的。

景袖翻一翻白眼。

苑子正心,各国参赛者早已入场,琴瑟渐起,余香入耳,此情此景,好不惬意。

陆续的又有些大人物送来些东西,从最初的莫名到后来的来者不拒,珍馐美味,奇香佳酿摆的满满,后来文贤皇还专门命人给这处添了张案桌,软榻,好不舒适。

“小女子的参赛曲是《凤求凰》,望各位大人喜欢。”熟悉的声音落出,是云眉心,今日她着了身浅粉百叠裙,青丝微挽,显得灵韵十味。

“她弹琴很好吗?”景袖问道,对于云眉心的出现有些意外。

“相府大小姐那是玲珑心,才学女,早就名闻耀天,小袖袖你不知道?”红尘三仙眨巴眼道,眸里深邃光芒闪过。

“我知道她干嘛,跟我有毛关系。”不自觉露出戾气,对于相府的人她是打心底的觉得讨厌。

“对,跟我家袖袖有毛关系。”北云霄接声道,一片誓死效忠的模样。

桃花眼一闪鄙夷,又道:“小袖袖,你弹琴怎么样,还没听你弹过曲子呢。”

他话落,周围一片兴致勃勃的目光透来,对呀,他们无所不能的王妃一定也很厉害。

景袖傲娇抬首,神色自信,只有北云霄头冒虚汗,脸色逐渐苍白,袖袖的琴艺,那是天下“绝无仅有”啊。

“霄王妃即是琴艺高手,何不露上一手,也让沐芯及众人一睹霄王妃风采如何?”不知何时,齐沐芯行到亭前,她怀抱流琴,应是准备上台。

顿时,北云霄头上的虚汗冒的更凶。

“不弹,要弹你自己弹,本王妃可没闲心跟你玩。”要她上台,那得四千万的出场费。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