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7章 躁动交流会

银龙茶盏里茶水随风扬开一圈圈细波,香气弥散,两人端坐,一银衣,一黑袍,未有任何要端起的迹象,至始至终连眸眼都未转动半分。

南宫容仪面上僵硬一闪而过,抚一抚裙角,款款向着齐沐昭而去:“沐昭太子,可是这茶香不对胃口,若是这样,容仪为你换上一杯可好?”

鲜红隐在瞳底,墨色的眸子轻转,抬首,宽大的黑袍拂动,修长白皙的指节端起面前茶盏:“茶香,人也香,甚好。”话落,便扬首而饮,嘴角掀笑,暗生邪魅。

南宫容仪一怔,眸子深处流光滑过,忽又微整裙袖,对着齐沐昭款款拜礼:“谢沐昭太子妙赞,容仪心悦。”

话落,又款款向着北云霄走去,每一举一动都是礼仪得当。

谷玉天翼顿时心头哀嚎,容仪公主,你可离远些吧,我家主子这会可没心情喝茶。

果然,同样的话语,同样的礼仪,北云霄却是满身煞气,一张脸黑的难看。

气氛陷入僵滞,耀天来的使臣头抹冷汗,王爷啊,你可正常点吧。

文贤皇皱眉,齐沐昭玩味,川澜凤冥疑惑。

“霄王?”南宫容仪似看出眼前的男人正在走神,试探着再次出声。

只听“砰!”的一声,面前茶盏猛地飞起,就见北云霄对着身后的天翼谷玉怒喝道:“你们哪个王八羔子说的交流大会开始就能见着袖袖!”见,见个屁!这都开始三个时辰了他连袖袖影子都没看到,瞧这些莺莺燕燕,脑满肠肥的家伙,哪个像他家袖袖了!

静,静的可怕。

天翼谷玉哭丧着脸,就差没跪地痛呼,爷,不带你这么找属下茬的呀!

耀天众人齐齐缩着脑袋,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

气氛静的诡异,谁都不敢冒然出声,袖袖?难不成是那白衣医仙,巾帼女诸葛云景袖,战神的霄王妃,耀天正盛的风头人物。

众人不敢问,自有人敢,就见南宫容仪红唇微启,道:“霄王可是念的景袖王妃?”她神态从容,忽略桌上已经倾倒的茶杯,显得落落大方。

听见有人念起袖袖,北云霄眸子终于抬了抬,给了她个眼角,薄唇微启,道:“关你屁事!”

“哐当。”有耀天的文臣吓的打翻了茶盏。

静,又是静的诡异。

天下谁都知道,耀天生有霄王,战神之名,风华之姿,一身绝冷的气息更是令三洲女子心仪,战神未娶妃前,此人那是夜夜入闺家小姐美梦,战神娶了丑妃后,宠妃之事传遍大陆,这人的名声变的更胜,现在谁都知道耀天霄王那是温柔如水的大好男人,民间甚至排了个夫君榜,此人早已稳居榜首,甩开第二名“浅枫公子”大大的一截。

如今却这般……粗俗。

饶是一向自认粗鄙的川澜汉子也纷纷汗颜,他们粗俗,可也没把屁字挂在嘴边呀。

南宫容仪的脸色扛不住的青白交替变化着。

文贤皇的脸色也变的有些难看。

“呵呵,不过是未见到一女子,霄王居然变的如此暴躁,若是这女子就此从世上消失了,那霄王是不是会灭了整个天下呢。”悠闲的把玩着手中茶盏,齐沐昭似玩笑似严肃的开口道。

谈到天

下,气氛瞬间紧张,天下之势,众人了然,这战役迟早开始,只是看谁先成为那个众矢之的。

北云霄眸色陡然变得冷戾,只见他鹰眸凛然的寒光扫向齐沐昭,道:“若是她消失,这天下灭不灭我不知道,但你,必须死!”

轰!

满堂哗然,五国交流刚刚开始,两强国已经杠上,火药味十足,压的大殿众人喘不过气。

这方,剑拔弩张。

环羽阁却显得格外静悠。

气了一会,景袖已经恢复了不少理智,怪只怪她的容貌变化太大,那人又太过愚笨,她干嘛跟一眼盲心粗的人计较,不过……心里还是不爽,浓浓的不爽,自己耗了一晚上的功夫,居然就被无视了,还让她滚,北云霄,今儿这搓衣板你跪定了。

一边想着,手里的动作便更加起劲。

这是块木板,景袖正用妖兰新月在上面刻出一道道凹槽,搓衣板,那就该有点搓衣板的样子!

风色,混着躁意,金阳一点点滑过半空。

此时的大殿,已经变成了三个男人一台戏。

“哎哟哟,敢咒奴家的小袖袖,你个红眼怪物胆子不小嘛,要小袖袖消失?奴家先把你碾成人肉胭脂。”依旧粉嫩的一身,兰花指舞的妖娆,那眉眼一举一动都是风情万种。

齐沐昭的脸沉的可怕,哪来的妖孽,敢骂他!

北云霄本来还欣喜着有人跟他一起收拾这“找死”太子,一听红尘三仙那句奴家的小袖袖,心火止不住的狂放:“你个死妖孽,给老子滚远点!什么你家小袖袖,那是我的,我的,袖袖名字是你叫的,你给老子闭嘴!”

“臭男人,你说什么,哟呵,几天不见,胆又肥了哟。”叉腰,泼妇骂街般挥舞着兰花指。

“……”

你一句我一句,众人听的头脑发涨,上首的文贤皇更是发蒙,这是在闹啥呀,闹啥呀。

“吧唧吧唧。”啃着桌上的小点心,四小妖吃的欢畅。

“妖妖,来,哥哥喂你吃这个。”无视大殿的情形,谷玉半蹲着身子,照顾小朋友。

天翼摸摸白峰脑袋,一脸叹息,看这傻白样,一看就知道还没恢复记忆。

“嗷呜嗷呜……”美人在桌子底下啃着鸡腿,犬眸兴奋的眯起。

文贤皇扶额,太阳穴生疼。

太阳落山,浅月悄然而上。

剑拔弩张的战场终于在北云霄煞气腾腾离开划上句号。

环羽阁。

“爷,咱们先离场是不是不太好?这晚宴刚刚开始呢。”苑口谷玉声音落出。

端坐在案桌前的景袖黛眉轻抬,呵,终于回来了呢。

“哎呀呀,哪不好了,你没看见那皇帝听我们说要离开大呼口气么,好啦好啦。”北云霄还未出声,红尘三仙已经接话道。

天翼戳戳谷玉,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再指了指前面的北云霄,意思“少说话,小心惹火上身”。

谷玉瞪眼,了然,没见着王妃,爷已经要大开杀戒了,他们还是躲着点好,却是下一瞬惊呼而出:“天啊!这是遭雷劈了吗?”瞧这一苑废墙,谁干的?

“哎呀呀,定是某些人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遭老天爷警

告了呢。”红尘三仙阴阳怪气的呼道。

“滚!”暴虐,怒吼,北云霄忍无可忍。

战火就要爆发,在苑里打了一下午盹的将军猛地狂吠:“汪汪……”主人回来了,偶主人回来了。

本就心烦气躁,北云霄顿时怒吼:“再叫,老子炖了你!”找不到袖袖,叫个屁。

“吱呀。”门房打开的声音。

只见苑子顿时一片安静,只余将军凶狠的呲牙声。

“哦,这是要炖了谁呢?”她悠闲的道,双手环胸立于门前。

只听。

“王妃!”

“汪汪!”

“嗷呜!”

“姐姐!”

“小袖袖!”

惊色,众人呆滞。

冷眸扫过以北云霄为首的谷玉天翼三人:“哟呵,这会认识了呀。”

她话还未落,身子忽地被人一拥,就听门房啪的一声,紧闭,整个人被北云霄抱进屋里。

反应过来的红尘三仙四小妖顿时冲上:“臭男人,放开奴家的小袖袖。”

“姐姐,姐姐,我要见姐姐。”

“汪汪,汪汪……”主人,那是我主人。

“谁给我把他们架走,以后薪银三十倍!”

只见,犹如下雨般,血霄暗卫唰唰落下。

“来来来,小妖们,哥哥给你们买糖葫芦罗。”

“将军,走走,跟美人妹妹培养会感情……”

逐一架走,轮到红尘三仙直接是武力压制。

双拳难敌群手,门口瞬间便没了声音。

房间里,被北云霄紧抱在怀里的景袖又是恼意又是羞涩又是无语。

“放开,你给我放开!”

“不放不放,我的袖袖,我的袖袖!”

“谁是你的,老娘是自己的,敢让我滚,给我跪搓衣板去!”

“跪,跪,抱完就跪。”紧拥,语气紧张激动,生怕眼前的人又消失不见,他的袖袖,原来拥有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男人的气息太过炙热,渐渐,景袖的火气也平静下来,哎,心叹,手腕搭上男人腰间,北云霄,我好像越来越依恋你了怎么办?

感受到景袖的动作,琥珀色的眸子异常闪亮,这些日子以来的担忧,不安,全部化为烟尘消散,剩下的只有对眼前人的疼惜。

月色清幽,化不开的浓情。

半响,北云霄忽地疑惑着道:“袖袖,你说我让你滚,什么时候?”他怎么可能对袖袖说这个字,还有袖袖居然穿了红裙,好漂亮。

景袖眼皮微抬,娇哼道:“不是你说的谁说的,怎么?还想赖账?”

剑眉深拧,一副不解的模样,他怎么可能对袖袖说这个字?

景袖眸光淡然,轻转,偶地瞥见桌上的铜色玲珑花瓶玉器,神色陡然一怔。

玉器泛光,将她的模样隐约落出,黑斑,这是……

挣开北云胸怀抱,急急去看窗外月色。

圆月,十五,圆月十五,这……凝眉,气息微调,检查身体的“银血”,没有发作,可这脸上的黑斑……青丝沾染上茶水,仔细搓揉,没有变,一点都没有变,不是染上的黑色。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